这家曾被美国封禁的公司,是如何熬过至暗时刻的?

2020-08-11 13:59

编者按:本文来自冯仑风马牛,作者毛洪涛,主编王滔,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Tik Tok 最近的遭遇,让人不禁想起有类似经历的俄罗斯企业卡巴斯基。

2017 年 9 月,因为怀疑卡巴斯基与俄罗斯政府有秘密往来,美国国土安全部宣布全面封杀这家全球著名的杀毒软件制造商。在对外文件表述里,美国政府使用的词语是,「可能的数据泄露」,没有确凿的证据,仅仅因为「可能」,卡巴斯基花费无数心力开辟的北美市场就将毁于一旦。

卡巴斯基是为数不多被全球消费者认可的俄罗斯企业之一。千禧年前后,个人电脑在国内开始普及,病毒、木马横行,由于杀毒性能卓越,卡巴斯基成为中国初代网民钟爱的网络冲浪伴侣,伴随着标志性的「杀猪叫」,中国网民开始接触到神奇的万维网世界,开启了轰轰烈烈的互联网创业。

进入 2010 年,由于免费杀毒软件的冲击,卡巴斯基的市场占有率开始下降,公司全力攻占企业级市场,成为全球排名前三的网络安全供应商。2017 年,遭遇美国全面封禁后,卡巴斯基并未消沉,保持技术优势、开拓其他市场、起诉美国政府、怒斥媒体泼脏水, 3 年过去了,卡巴斯基仍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网络安全供应商之一。

不管是面对黑客攻击,还是商海沉浮,卡巴斯基展露出的「战斗民族」的基因和挣扎求存的本能,让这个公司的的发展史显得格外引人瞩目。

01

美国政府对卡巴斯基疑虑重重,最关键的原因,在于该公司的创始人尤金·卡巴斯基。

尤金·卡巴斯基,生于 1965 年,从小就对数学和技术无比热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学霸。16 岁,尤金就考进了一所高等技术学院,这所学院专攻密码学、电信学和计算机科学,师资力量一流,由苏联军方和情报机构克格勃资助。

毕业后,尤金一直在军方担任软件工程师。有一天,尤金的电脑感染了 Cascade 病毒,研究明白病毒的作用机制后,尤金自己编了一个杀毒程序,修好电脑。从此尤金爱上了这种和电脑病毒作对的事业,他搜集当时能找到的 40 多种电脑病毒,以此作为数据库,写了一个反病毒软件,只给身边的朋友们使用。

1991 年,苏联解体,尤金提前结束服役生涯,转业到一家私营企业 KAMI 工作。在那里,尤金拿出他的反病毒软件,和同事改造一番之后,就借公司的渠道对外销售了。当时,俄罗斯正经历着激烈的社会变动,卢布价值忽高忽低,尤金没指望国内有什么好机会,卖软件一开始就瞄准了欧美地区,每个月能给公司带来好几百美元外汇。

尤金的数学和计算机技术十分卓越,但如果没有妻子娜塔莉亚的帮助,他的成功之路会坎坷许多。

娜塔莉亚和尤金一样,数学天赋很高,毕业于有军方背景的莫斯科学院,她的毕业论文主题是「关于核反应堆冷却系统的数学模型」。但在苏联解体后,娜塔莉亚完全没了用武之地,只好成为 KAMI 公司的销售员。

1994 年,娜塔莉亚休完产假回到公司,发现尤金组织的反病毒软件销量很好,但渠道完全依赖公司,没有任何售前售后服务。娜塔莉亚脑筋灵活,立马请命,成为这个项目分销部门的负责人,只花了 3 年时间,从无到有,搭建起了一个独立的分销渠道和技术支持网络,主攻俄罗斯之外的国际市场。

在娜塔莉亚主导下,软件的销售额从最初的的几百美元,狂飙到 1997 年的 100 万美元。这时,娜塔莉亚意识到,是时候单干了。她鼓励尤金辞职,两人共同创建了「卡巴斯基实验室」,尤金主管技术,娜塔莉亚担任 CEO 。

如果不是尤金和娜塔莉亚的前苏联受教育背景,卡巴斯基不过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夫妻店,「女主外、男主内」,在 20 世纪末风起云涌的创业潮里,这家公司和其它所有初创公司一样,抓紧机会发展壮大。

然而他们完全没想到,最考验公司发展的不是安全技术突破,而是市场策略和政治信任。

02

进入 21 世纪,卡巴斯基的技术优势让公司发展得顺风顺水,至关重要的一次转向,来自于中国市场的碰壁。

1997 年创立之后,娜塔莉亚马不停蹄地在中国开设办事处,向一线城市推销卡巴斯基反病毒软件。彼时雷军的「反病毒研发小组」才刚刚组建,未来搅乱整个杀毒软件市场的周鸿祎,还没推出著名的「3721 上网助手」,整个网络安全市场一片蓝海,卡巴斯基凭借强大的数据库和防护功能,在中国攻城略地。

由于卡巴斯基数据库太过庞大,架构臃肿,中国网民们一边享受着它的防护,一边无奈地给它取了个昵称:「卡吧死机」。即便如此,卡巴斯基仍然是中国杀毒软件市场最有力的竞争者。

娜塔莉亚快速将营销触角伸向亚洲、欧洲和美洲的同时,尤金也没闲着。他是天生的技术型人才,对「反病毒」这种具有强烈对抗性的工作十分热爱,招揽了一大批人才,组建出一支强大的研发团队。

此外,尤金还经常以研发主管的身份,公开发表一些卡巴斯基实验室关于电脑病毒的研发成果,在业内打造出极专业的形象,引来许多国际组织发出合作邀请。

也就是说,娜塔莉亚为卡巴斯基开拓了市场,而尤金稳坐幕后,把卡巴斯基拔高成了世界级的网络安全供应商。但他们都没想到,精心打造的卡巴斯基战舰,将因为非技术原因,在中国市场遭遇创办以来最大的挫折。

2008 年,奇虎 360 发布 360 杀毒,用户可以免费下载,完全颠覆了此前「杀毒软件必须付费使用」的行规。尽管深陷多家老牌杀毒软件的讨伐声,「免费」这把利器,还是披荆斩棘,从高手林立的杀软市场抢下了一块肉。这时的卡巴斯基犯了倔。

在尤金看来,研发团队投入大量精力,夜以继日地维护数据库,保障用户的电脑安全,这项服务是必须要收费的,如果免费,这就是对研发团队劳动的不尊重,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接受卡巴斯基免费下载。

免费还是收费,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商业逻辑。尤金的逻辑,是典型的「谁受益,谁付费」,这也是杀毒软件业内都默认的逻辑,否则大家怎么活下去呢?

但周鸿祎的逻辑并非如此, 360 杀毒免费只是一个引子,用户被「免费」吸引过来,安装 360 的其它软件,例如 360 浏览器,当用户数量足够大之后,流量就是金钱,「谁使用流量,谁付费」,这是另一种也能走通的逻辑。

消费者的逻辑更加简单,大家不关心什么行业发展健康的问题,在一群收费软件中,出现一个免费软件,看起来也没有太大问题,那还白白花什么冤枉钱?

于是,一条鲶鱼搅动了整个池塘,几年之内,收费杀毒软件迅速败退,卡巴斯基也不能例外,只好凭借多年来的良好口碑,开发企业用户,毕竟这一群体对网络安全的要求更加严格。

这一次碰壁让卡巴斯基明白了,个人电脑网络安全市场终归不稳定,对价格的敏感性更高,而尤金追求更加完备的技术,卡巴斯基只能走好 To B 市场,抢占更多话语权。

03

2006 年 2 月 22 日,英格兰银行发生抢劫案,劫匪抢走了大约 4000 万英镑现钞。当时金库里还有 1.5 亿英镑现钞,但重达 8 吨,劫匪无力带走,只好作罢。尽管如此,英格兰银行金库大劫案仍然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银行抢劫案之一。警察根据现场痕迹,很快就抓获了犯罪嫌疑人。

这是现实世界的犯罪,血腥、暴力,夹杂着对金钱的无限渴望,而在网络世界中,这样的犯罪有增无减。

2014 年,卡巴斯基实验室曝光了一群名为Carbanak的黑客,这群人利用一种植入式广告,从俄罗斯、美国、德国、中国、乌克兰等地银行窃取了 9 亿多美元,然而银行方面一无所知。类似 Carbanak 的黑客组织,不管国籍如何,卡巴斯基曝光了很多。

通过卡巴斯基,全世界各地的人们窥见了互联网最不为人知的一面,但关于卡巴斯基的质疑,却始终围绕着国际政治展开。

在卡巴斯基的业务版图中,美国占比大约 25%,欧洲占比约 40%。由于常年为美国许多大企业和国际组织提供网络安全服务,卡巴斯基不得不接受来自俄罗斯国家安全机构的质询,尤金本人就被指控说他与外国有可疑联系,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去解释,卡巴斯基提供的到底是什么服务。

而在俄罗斯之外的市场,卡巴斯基也常常受到质疑。彭博社和《纽约时报》都撰文表示,卡巴斯基确实对外曝光了许多网络攻击事件,但对俄罗斯本国的网络犯罪,卡巴斯基却显得「很宽容」。对于这些质疑,卡巴斯基一一回应,直接甩出被质疑不久前发表的 11 份关于来自俄罗斯的恶意程序的报告,激烈反驳这些媒体只是「编织了一个反俄故事,却把事实抛诸脑后」。

2017 年,美国国土安全部宣布全面封杀卡巴斯基,卡巴斯基立马回击,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尽管最终卡巴斯基还是失去了美国的政府采购份额,但仍然得以保留 To B 市场。得益于多年前在中国市场的失利,卡巴斯基的 To B 端建设已经十分出色,把公司的整体损失降到最低。

多年来,卡巴斯基的运营都像创始人尤金一样,追求技术上的极致,一切以解决问题为导向。

国籍被质疑之后,卡巴斯基在欧洲、美国分别设立了透明中心,并注册成为了一家英国控股、总部在莫斯科的公司。尤金和娜塔莉亚在许多场合都再三强调,卡巴斯基是一家以保护数据安全为己任的公司,向任何政府坦露数据,对公司百害而无一利。不仅如此,卡巴斯基还频繁和国际刑警组织等国际组织合作,全力在市场上塑造一个中立、专业的企业形象。

尤金和卡巴斯基实验室长期以来的对外经营的形象是有用的,在网络安全的世界里,即便各国政府因为政治原因心存顾虑,但卡巴斯基不断对外披露的报告证明,它的实力仍然处于全球顶尖位置,在 5G 和工业 4.0 时代,越来越重视数据安全的公司们,都更倾向于选择公信力和技术手段更强的供应商。技术,仍是最好的护城河。

在卡巴斯基官网上,有一段很有意思的介绍:技术团队每人一张大头照,自信满满望向镜头,身后是卡巴斯基标志性的绿色背景,配合卡巴斯基的口号「Green for you」,一股网络安全卫士的气息扑面而来。尤金本人却显得玩世不恭,他没有一本正经地穿西装打领带,而是穿着连帽衫,站在海边回望镜头,白发被海风吹得四散,眯着眼睛,似笑非笑。

两种迥异的气质,在卡巴斯基完美融合,联想到多年前卡巴斯基宣布「坚决不上市」的消息,可以看出这家技术一流、特立独行的企业,自有一套适应市场规则的办法。

福布斯记者采访尤金时,问他怎么看待俄罗斯人,尤金的回答颇具深意:「俄罗斯有最穷凶极恶的黑客,也有最好的数学家。」这是最为数字化的时代,但也是「数字化割裂」最严重的时代,卡巴斯基努力想维护网络安全,却不得不面对来自政治局势层出不穷的挑战。但话又说回来,哪个企业不是历经风波才能成长的呢?

找到护城河,熬下去,才能触及未来。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