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油巨头金龙鱼十年一“跃”:从叔侄斗法到联手上市

2020-08-12 13:36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 lengjing_qqfinance),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经历了十余年的辗转,粮油巨无霸金龙鱼上市在即。

2020年8月6日,深交所创业板第13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申请获通过。

这家粮油巨头在A股没有全然相同的对标对象,拟上市的中国业务2018年和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是1671亿元和1707亿元。如果以营业收入看,这是规模上秒杀茅台的企业,但粮油利润在毫厘细微之间,最近3年益海嘉里净利润均为50多亿。

以8月10日收盘市值计,算宁德时代是创业板市值一哥,市值4675亿元,市场分析预计益海嘉里的到来可能改变这一排位。

益海嘉里身后的郭氏家族财富故事亦引人瞩目。嘉里一系的创始人郭鹤年,除了是亚洲糖王,还是酒店大王,产业包括香格里拉、嘉里物流、嘉里建设、联邦物流等;2020年,97岁的郭鹤年在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以96亿美元身家位居第141名;而益海一系,由郭鹤年侄子郭孔丰创办,富豪榜上郭孔丰以21亿美元身家居第1001位。

目前丰益国际间接持有益海嘉里99.99%股权,本次发行上市后,持有股份也预计不少于80%。而丰益国际背后的四大主要股东是美国粮商ADM、郭孔丰、郭鹤年和郭氏家族的Kerry Group Limited 与Kuok Brothers Sdn Berhad,上市将带来叔侄与家族财富的再增长。

益海嘉里从有意愿上市到成行,走了11年,从中意A股,到操作港股IPO,再回到公司总部所在地深圳的创业板,其中的曲折与执着,却并不仅仅是为了融资这么简单了。

巨无霸诞生:叔侄从斗法到联手

益海嘉里集团董事长郭孔丰

2018年,深圳市颁发了一批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其中之一是郭孔丰的。郭孔丰是出生于马来西亚的华侨郭鹤年堂弟之子,这对叔侄在竞争又联合中创下的两份家业,就是如今的益海嘉里。

1988年时,郭孔丰为叔叔郭鹤年工作,主要处理中粮全资子公司香港鹏利(Top Glory)有限公司与嘉里集团合资公司的业务,这家公司主要从事食用油精炼,也在深圳赤湾有小包装工厂。郭鹤年对郭孔丰评价很高,“这是第一次,我在几个侄儿中发现一个能力与我不相伯仲的商人,看起来孔丰是郭家下一代中最有才干的人……只有孔丰具有特殊的创业天赋,能够发现机遇并将它转化成无限商机。”

1988年第一次到深圳时,郭孔丰走街串巷的满大街找粮油商店,他发现那个年代,中国家庭主要食用散装油,烹饪时油烟很大。叔侄二人十分看好小包装精炼油的市场,郭孔丰后来回忆说:“改革开放前,中国基本不进口食用油,后来进口。国内主要(食)用的是散装二级油,当时我就想建立精炼厂生产小包装,跟叔叔说,他立刻批准,1988年(有了)第一个项目。中国那时候发展非常快,粮食市场也是(最大的),中国的工厂得是最大最先进的。”

1991年,郭孔丰离开了叔父郭鹤年的企业,在印尼创建了自己的企业丰益控股,通过油棕种植、棕榈油贸易成为全球最大的棕榈油集团,淘得创业第一桶金。

在国内,与郭鹤年一样,郭孔丰同样选择与中粮旗下企业合资,做食用油精炼。直到1998年,因为对市场前景判断不一致,郭孔丰与中粮分手,开始单干,在秦皇岛、烟台等地建立了自己的榨油厂和精炼厂,并在2002年整合在国内的资产,创办了益海集团。

创业之初,选择从事棕榈油贸易的郭孔丰其实走了一条捷径,更多地从事B2B业务,而叔父郭鹤年在国内的粮油业务走的是B2C路线。

金龙鱼问世时是属于郭鹤年的嘉里粮油,毕竟是同一个市场,郭鹤年、郭孔丰叔侄二人事业的竞争也很激烈,金龙鱼跟鲁花在市场上短兵相接,正当嘉里粮油占据上风、鲁花败退之时,市场上有说法称,郭孔丰曾出资帮助鲁花支撑了下来,继续跟金龙鱼搏杀。

招股说明书就显示,2003年-2007年,益海嘉里前身曾与鲁花集团合资建设了周口鲁花、常熟鲁花、内蒙鲁花、莱阳鲁花、襄阳鲁花;在化肥、航运产业,叔侄俩的产业也有竞争。

截止到2019年底,益海嘉里母公司丰益国际与鲁花、中粮合营、联营情况列表

1990年-2000年,郭鹤年的精力投入到房地产与酒店,也已经移居香港多年,而郭孔丰的粮油事业迅速壮大。在分开15年之后,郭鹤年伸出橄榄枝,表示希望入股郭孔丰的丰益。很快,1500万美元入股的想法变为更彻底的合并。

2006年12月,叔侄联手。郭孔丰问郭鹤年合并公司该用什么名字,郭鹤年回复,“你定。如果你喜欢丰益这个名字,就用它好了。”于是,国内的益海集团和嘉里粮油合并成为益海嘉里集团,母公司丰益国际也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郭孔丰打理这些业务,而郭鹤年一方的郭氏集团在丰益持有股份。

并购重组完成后的2007年,益海嘉里集团下辖的食用油粗炼和精炼厂达到24家,大豆日压榨能力3.4万吨,特殊油脂生产厂5家,灌装油生产厂20家,大米厂2家,面粉厂5家。

2012年,丰益国际在美国《财富》杂志500强公司排行榜中上升至223位,跻身全球三大粮油集团。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中,国际农产品市场是由欧美企业主导和控制的,这是第一次有华人主导的粮油集团打破了这一格局。

11年前启动上市:不为融资

少了竞争的消耗,庞大的企业有了更好的规模效应,也有了新烦恼。

2008年左右,郭孔丰发现,支撑丰益国际半壁江山的中国市场有些不一样了。在当时全球粮油价格上涨的背景下,中国的粮食安全备受关注;益海嘉里和来自美国的农业巨头嘉吉Cargill、邦吉Bunge在油脂行业占据了很大份额。一时间,对外资粮油企业分享中国粮改蛋糕的争议声涌起。甚至有观点认为,粮油价格上涨是外资企业人为操纵的。

在敏感的国家粮食安全的背景下,益海嘉里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那一年,益海嘉里发现,自己无论是涨价还是降价,都会被外界“指指点点”:当时,一种流传于市场上的说法是,益海嘉里旗下的金龙鱼小包装食用油占据国内市场40%-50%的份额,并带来它在定价方面极大的权力。

压力不仅在外部,运行中成本上涨和整个行业过剩的产能,也让益海嘉里承受业绩压力。

2008年,应稳定物价的要求,益海嘉里等企业不得涨价。那年,益海嘉里集团为此倒贴20亿元。涂长明是当时益海嘉里集团董事兼油脂贸易总监,也是政府关系协调人,他曾对作者回忆:“往西藏供应(粮油),是用了汽车先送到西安,再往西藏运。有的司机(扔下车)都跑了,重金再找司机去。”

此后,国内还出台禁令禁止新建大豆压榨厂,以解决行业产能过剩问题,并限制外资在食用油行业市场不断膨胀的份额。油脂行业的“天花板”,让益海嘉里意识到,在这一板块已经没有太大发展空间。

于是,在小包装食用油之外,益海嘉里构建了另一片庞大的版图。除了出现在普通家庭的快速消费品,益海嘉里还大量为国内食品企业提供原料、为日化企业代工。

1992年,益海嘉里开始把产业延伸到特种油脂产品,这包括起酥油、人造奶油、氢化油脂、酯交换油脂等焙烤食品专用油脂,以及婴儿配方奶粉、速冻食品等的专用油脂,服务对象是食品巨头雀巢、卡夫、肯德基等。

益海嘉里的油脂化工业务从2003年起步,产品应用于橡胶、塑料、纺织、造纸、医药、日化、食品、涂料和烟草等行业。益海嘉里贴牌业务的客户名单上,包括奇强、立白、宝洁、联合利华等。比如皂类产品的原料天然油脂,原本就是益海嘉里产业链的延伸。

早前益海嘉里集团消费品事业部总监陈波这样解释公司的生意逻辑:集团旗下消费品事业部几乎在每省都拥有一家分公司,要让这些通路上跑更多的“车”,而不再局限于粮油,例如调味品、豆浆粉、薯片、玉米片、杂粮。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益海嘉里开始考虑在国内A股上市的事宜。

有接近交易人士表示,益海嘉里母公司丰益国际本身已经是新加坡上市公司,现在从里面剥离中国业务再上市,如果单纯为了上市融资,其实可不必大费周折,因为新加坡的融资成本也较低。公司如此大的体量,这一次选择在创业板上市,不是单方面决策的结果,而是经过了多方沟通协调;公司也是在表达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营商环境有信心。

现为益海嘉里金龙鱼公司总裁的穆彦魁在当年给媒体的说法则更为直接——益海嘉里在国内上市,融资并不是主要目的,而在于上市之后,益海嘉里便能顺理成章变身成为一家地地道道的国内企业,摆脱掉“外资”的称号和限制,也是实现益海嘉里在华业务进一步扩张的基础。

在理顺各版块生意逻辑后的2009年,上市被首次提上日程。

大象的软肋:微利中高速运转

回过头来看,2009年公司过得不算好。丰益国际2009年年报显示,粮油价格暴跌的冲击导致营业额下跌18%到239亿美元,净利润18.8亿美元。

涂长明回忆那一段从外到内的困境时曾解释,中国油脂、油料的需求对外依存度高,同国际市场基本上是联动互动的关系。国际市场上的大涨大跌必然严重影响国内市场的涨跌,任何一个企业和某一个财团都难以左右和影响中国的油脂油料市场。粮油加工行业是一个微利行业,企业能否生存发展主要取决于工厂的加工规模,开机率和风险管理。不论外资企业还是内资大型粮油加工企业,基本上都本着开满机、跑满车、快进快出、加速资金周转,利用国外和大连期货市场严格套保的方式来运作,很少出现囤货和赌市场的现象,来避免市场风险。

虽然中意国内上市,但当时作为侨企,程序和政策有些困难,益海嘉里转而选择在香港上市。中银国际是上市的独家保荐人,中银国际、高盛及摩根士丹利为其联席账簿管理人。但通过聆讯后,上市再无进展,2010年,益海嘉里方面证实,因时机不佳暂停上市计划。

一等就是十年,直到2019年。

2019年7月,益海嘉里转战创业板,首次发布招股说明书。在这久违的上市进展之前,一个容易被忽略的重要消息来自官方。

2017年1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取消了油脂加工外资准入限制。而此前的2008年,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促进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严格控制大豆油脂产能扩张,并对油脂加工企业外商投资进行了限制,中粮、中储粮、九三等本土企业崛起。

相隔十年后,外资进军油籽压榨市场的限制解除。

益海嘉里的主营业务是厨房食品、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截至 2019年年底,拥有161家境内控股子公司、18 家境外控股子公司、22家主要参股公司以及42家分公司,员工总数2.9万人。这一次IPO益海嘉里拟募集资金138.70亿元,将主要用于主业相关项目建设、扩充产能,包括在兰州、青岛、潮州等多地的项目。

2017年、2018年、2019 年,益海嘉里营业收入分别为 1,507.66亿元、1,670.74亿元和 1,707.43亿元,但净利润不算丰厚,分别为52.84亿元、55.17亿元和55.64亿元,连续三年净利润率仅为3.3%-3.5%左右。

有从业者对作者这样评价行业微利状况:“中国是最大的油脂消费国,压榨和精炼产能都足够,这些年消费者享受的食用油品种最多、质量最好、价格也最低。这是基础消费品,行业也(充分)竞争,价格不会离谱,没有行业暴利。假如说市场缺油了,马上能大量进口的,像从南美,肯定能及时平抑油价。”

在他进入行业的90年代,菜油每吨1万出头,2010年之后基本降低到每吨数千元;而20多年间的通货膨胀等因素下,其他商品价格早已有天壤之别。所以这些年粮油企业都在尽力产品创新,精耕高端产品、高附加值产品,因为每个家庭的油米面的消费量基本固定,终端降价并不会带来销售量明显上涨。

益海嘉里主要业务构成

小包装食用油市场份额对比。数据来源:尼尔森

益海嘉里引用了尼尔森数据,以解释其产品在国内地位:小包装食用植物油行业,按销售量统计,其2017年-2019年的销售份额分别为39.5%、39.8%和38.4%;相同年份,包装米现代渠道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6.4%、17.9%和18.4%;包装面粉现代渠道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9.1%、26.5%和26.7%。

益海嘉里本次机会发行股数不超过54,215.9154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全部为新股发行。本次发行上市后,丰益国际持有的益海嘉里股份预计不少于80%。

至此,金龙鱼完成了身份认同的关键一“跃”。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