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票房破6亿!大火的《八佰》,能救巨亏近40亿的华谊吗?

十一 2020-08-23 15:27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十二,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两天票房破6亿!

21日正式上映的《八佰》,目前票房已经突破6.73亿。这部对于2020年电影行业有着非凡意义的影片,终于凭一己之力,将疫情关上的影院大门再次打开。

作为影院复工后首部定档上映的国内商业大片,《八佰》的成绩有目共睹。

8月14日晚,《八佰》开启点映。到20日,《八佰》的点映票房已经突破2亿,创下了中国电影市场点映票房最高纪录。

在《八佰》的带动作用下,《姜子牙》《夺冠》两部春节档大片先后宣布回归,定档国庆。

制片人王中磊在8月14日的云首映上数次哽咽,他说,为了《八佰》这个首映,已经等了 463 天。

这部曾作为2019年最受关注的影片,在历经撤档风波、发行争议等重重困境后终于与观众见面。而在这背后,《八佰》前后历经10年的筹划,影片成本高达8000万美金,超过5亿人民币。

10年经营下的《八佰》为何走上一条坎坷的上映之路,又为何在面世之际因发行策略引发轩然大波?最终它能替华谊兄弟打赢这场“翻身之仗”吗,在国内电影发展史上,《八佰》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或许,可以让《八佰》再“飞”一会儿。

撤档危机刚过,又陷“霸王条款”风波,

《八佰》到底怎么了?

《八佰》取材于1937年沪淞会战的最后一役,讲述了中国国民革命军第三战区88师524团团附谢晋元临危受命,率领400余名官兵(外界称“八百壮士”),坚守上海四行仓库,以少敌多抵抗四天四夜的故事。

该片由导演管虎执导,黄志忠、张俊一、欧豪、张承、王千源、姜武、张译等主演,值得一提的是,它也是全球第三部、亚洲首部全片使用IMAX摄影机拍摄的商业电影。

在制作上,据新京报报道,为了还原四行仓库的那场战争,剧组在苏州某地按照1:1的比例复制了“四行仓库”,共完成了68栋建筑、30多万平方米的搭建;并挖出一条长达200米的“苏州河”,1:1还原了1937年的上海苏州河两岸。

在视觉上呈现了苏州河“北岸战场悲壮惨烈,南岸租界歌舞升平”的强烈对比。

而《八佰》背后的出品方,也是星光熠熠,集齐了老牌影业公司和互联网巨头,其主要投资方为华谊兄弟,联合出品方包括阿里影业、光线传媒、腾讯影业、英雄互娱等公司。

巨头齐聚一部影片,这样的盛况曾在2019年的献礼片《我和我的祖国》中也出现过。只是与《我和我的祖国》相比,《八佰》的上映之路显得艰难得多。

2019年4月17日,《八佰》发布定档海报,宣布于当年7月5日正式上映。此外,2019年6月初,上影节宣布《八佰》将在6月15日电影节开幕片。

在那个暑期档,《八佰》在灯塔平台收获了近30万的想看指数,在微博和抖音的电影话题榜均位列第一,无疑成为2019年最受关注的影片之一。

然而就在大众满怀期待之时,这两个计划接连流产。就在上影节开幕前一晚,《八佰》宣布因“技术原因”被紧急叫停;接着10天之后,《八佰》官微又宣布撤档,也并未公布新的上映档期。

此后《八佰》曾两度被传上映,但后续也没了消息。直到今年8月2日,在影院复工、市场普遍处于观望的情况下,《八佰》宣布定于8月21日全国上映,此刻它的命运才尘埃落定。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在《八佰》确定上映之际,还选择8月14日提前点映,而点映发行除了传统的分账式外,还新推了买断式(即小地方、票房低的影院需要向片方支付一笔钱来获得放映权,超出的票房部分归影院所有),其创新发行模式的成为业内的舆论焦点。

这份发行标准的内容是这样的:

  • 2019年票房在1000万元以上的影院可参与8月14日的点映;

  • 8月17日—19日,部分票房在200万以上的影院可参加点映,且每天只有1—2个厅,只能放映1—2场;

  • 到21日正式上映时,2019年票房超过200万元的影院将实行正常分账放映,票房在200万以下的影城,则需按上年实际票房的3.5%核定保底金额,并在8月19日前将该笔保底费用预交给发行方指定账户,才可放映《八佰》。

  • 部分在上年度因截留票房等被处罚过的影院,无论票房高低,都必须按比例预交保底金额。

第四条则是引发争论的焦点。因为这也就意味着,对于票房收入200万元以下的小规模影院而言,一方面是疫情过后可能无法交出保底金额;另一方面在于交出保证金后,不敢保证自身的票房。

以上年票房收入为200万的影院为例,3.5%核定保底金额即为7万。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总票房在200万以下的影城,全国合计超过4000家。

此次《八佰》实行的小影院买断+大影院分账模式,有些小影院势必无法拿到《八佰》的放映权,这对它们无疑是又一次重击。更让行业人士担忧的是,这种发行模式如果延续下来,地方小影院将很难拿到大片的放映权。

与此同时,市场上也有不同的声音出现,有人认为这种创新的发行模式将加速地方小影院生态的洗盘,有些偷票房、出盗版的重灾区小影院将面临淘汰的结局。

21日晚间,电影《八佰》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对华谊兄弟“霸王条款”一事作出回应。声明称,华影天下此次为《八佰》制定的发行模式旨在保护电影市场的正常秩序,打击偷漏瞒报这一长期存在的行业“毒瘤”。

声明还指出,未获得《八佰》放映密钥的影院存在两种情况:被行业协会公开处理过的存在偷漏瞒报等违规行为的部分影院;不接受此次发行模式的影院。

同时,《八佰》的票房结算遵守影片院线发行正常结算流程,不存在发行方向影院直接收款的行为。

目前看来,这种买断式放映在未来是否会延续下去,以及是否会对地方小影院造成规模性的伤害,这一切都有待时间的验证。

而对于出品方华谊兄弟来说,这却是一笔不亏的生意。最直接的影响,便是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华谊兄弟现阶段的资金周转。

据界面新闻报道,按照目前公开数据,全国年票房200万以下影院超过4000家,如果按半数影城上缴此笔保底金额来计算,华谊兄弟可直接获得过亿现金。

冲击25亿票房,让《八佰》的票房再“飞一会”

对于《八佰》而言,承担着国内电影业复苏重任的“救市之作”,目前围绕在它身上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它的最终票房会是多少。

有消息称,该影片从筹备到面世耗资5.5亿元,票房需要超过15亿元才能回本。华谊兄弟以及市场也对《八佰》寄予厚望。

据国家电影专资办8月22日晚发布的数据,《八佰》以超1.9亿的单日票房成绩领跑当日大盘,它也是迄今为止2020年唯一一部单日破亿的新片。

在排片方面,各大院线也似乎“独宠”《八佰》,今日(23日)排片超过60%,远高于第二名票房的《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就《八佰》目前的体量来看,在受到疫情影响以及上座率没有完全打开的情况下,其正式上映3天取得累计亿的成绩也有些让人出乎意料。

有豆瓣网友透露,由于《八佰》的电影票太过抢手,已经有影院干脆不控制上座率并取消了隔座观影,观众在买票时也发现这场电影已经全场放开,隔开座位用的塑料绳也成了装饰品。

目前,市场上有关《八佰》的最终票房预测也截然不同。根据拓普数据预测,《八佰》的最终票房为25亿元,猫眼专业版预测19.8亿元票房、灯塔专业版票房大比武数据平均数值为18亿元,而有些业内人士则预测其最终票房将落在15亿。

对于25亿票房的市场预期而言,得天独厚的档期优势是支撑其预测的关键因素。

如今整个电影市场百废待兴,《八佰》成为市场上唯一一部商业新片,与之能竞争票房的新片只有9月4日诺兰执导的《信条》,以及国庆档上映的《姜子牙》《夺冠》等大片。

如果《八佰》能按照同样火爆的势能上映,那么它将独占这个市场空白期。

而在市场上,也有人将《八佰》与同类型的《战狼2》《红海行动》进行对比,军事题材在近两年大火,《战狼2》更是登顶国内票房第一。同为大制作的《八佰》是否能吃到这波市场红利,也是影响其最终票房的重要因素。

只是与《战狼2》上映时的一片叫好不同,《八佰》因发行策略引发的负面舆论,在一定时期内也会波及其口碑,并将持续一定时间。

而上映之后,《八佰》又因“删减传言”在观众群体中产生了不少负面声浪,目前其豆瓣评分停留在7.8分。这也成为影响《八佰》最终票房的不确定因素之一。

另外与《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近几年大火的现象级爆款作品不同,《八佰》仍缺乏吴京、徐峥等有着强劲票房号召力的演员。

这些都将是影响《八佰》冲击25亿票房的隐患,而《八佰》的背水一战,也是华谊兄弟能否能回往日辉煌的关键。华谊兄弟,在近两年的电影市场上,已经缺席太久了。

一部《八佰》,能“救”起华谊吗?

华谊兄弟已经等了《八佰》太长时间了。

2018年,崔永元在微博上公开举报范冰冰“阴阳合同”,涉嫌偷税8亿,之后明星签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等各类行业黑幕接连曝光。

作为《手机2》出品方的华谊兄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股价一度大跌。更为直接的影响是,范冰冰参演《手机2》无法上映,而这只是水逆的开始。

同在2018年,华谊唯一选送春节档的电影《西游记女儿国》票房报收6.1亿元,而当年同期上映的《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和《红海行动》都已跻身10亿俱乐部,后续被寄予厚望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票房表现也均不及预期。

华谊兄弟电影业务上的接连受挫,直接体现在了当年的业绩上。2018年,华谊兄弟营收38.9亿,同比下滑1.4%,并且由盈转亏,当年扣非净亏损11.8亿。

到了2019年,华谊在电影业务也未有爆款作品面世。

《八佰》宣布撤档,元旦档的《云南虫谷》票房仅1.5亿,《伟大的愿望》则经过了改名、阉割、撕番等操作后艰难上映,票房勉强过亿。由冯小刚导演的《只有芸知道》票房仅1.56亿,也未能成为将华谊拉出泥沼的救命稻草。

2019年,华谊兄弟业绩再次大幅下滑,营收21.9亿,同比下滑43.8%,同时扣非净亏损扩大至39.7亿。

此时,华谊兄弟大主营业务板块实景娱乐表现也不尽人意。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华谊兄弟迄今在实景板块投资已超过500亿元,但据财报显示,2019年实景娱乐只为华谊兄弟带来了3400万元的收益,毛利率从2011年-2015年的100%,下降至28.59%。

到了2020年一季度,华谊兄弟营收2.29亿元,同比下降61.4%,其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剩2.68亿元。

为解决资金难题,华谊也在四处奔走,欠下了“巨额”债务。

  • 2019年一月,华谊兄弟向多家银行获得总计33亿元的授信,期限一年。但在今年还款期,华谊兄弟又向主要贷款银行申请了展期。

  • 今年1月24日,华谊兄弟发布公告,阿里影业向华谊兄弟授出一笔7亿元人民币的借款,借期为5年。

  • 4月28日,华谊兄弟计划通过向阿里、腾讯等九名战略投资者定增筹集资金22.9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

  • 7月31日,招商银行宣布拟向华谊兄弟提供15亿元授信用于华谊的影视项目开发,覆盖眼下直到2023年华谊预计推出的30部影片。

为了将“负债累累”的华谊拖出泥潭,2018年,王中军就曾将自己手中收藏的名画以1000多万卖掉,而今年6月5日,据港媒报道,王中军又将自己位于香港半山的豪宅,以2.2亿港元的价格进行出售。

目前,王忠军的股权已质押91.67%,王忠磊质押了99.98%,若无法解决资金问题,王氏兄弟将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此时,华谊兄弟的股票也遭受了重创,一路从最高10.8元的价格跌至今年4月的3.21元,跌幅一度超过70%,市值从巅峰时期的800亿元缩减至如今的189.5亿元。如果2020年华谊兄弟继续亏损,将面临退市的窘境。

此次上映《八佰》,对深陷债务泥沼的华谊兄弟而言,至关重要。据国内中型券商传媒分析师分析,假设《八佰》总票房为14亿元~22亿元,华谊兄弟出品占比为45%-60%,预估《八佰》可为华谊兄弟带来2.92亿元~6.12亿元的分账收入。

无论如何,《八佰》若能取得较好的票房,对华谊兄弟的经营状况和资本估值,总算是个好消息。

自8月2日《八佰》宣布定档后,华谊兄弟的股票更是一路上扬。自8月3日至8月21日,区间股价涨幅高达42.56%,总市值暴涨约44亿。

写在最后

如今,上映两天的《八佰》票房仍在持续增长,我们无法预估它的未来。但无论是对于整个电影市场还是华谊兄弟,这部电影都有着独特的意义。或许当我们以后回忆起2020年,想起的可能不只是一场新冠疫情,还有那部隔着座位一起看过的《八佰》。

参考资料:

为拍出四行仓库保卫战风采,幕后数字远远不止“八佰”,新京报

《八佰》“动议”发行规则,动了院线整合的“表面和平”,东西文娱

先付钱再给片!华谊兄弟"霸王条款"惹怒中小影院,界面新闻

《八佰》能否让债务缠身的华谊走出危机?,第一制片人

《八佰》的“霸王条款”意欲何为?,财经早餐

《八佰》的25亿概率,壹娱观察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