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40年城市印记:从小渔村到智慧城市

Alter 2020-08-26 07:36

编者按:本文为专栏作者Alter聊科技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从偏居华南一隅的小渔村,到雄踞粤港澳大湾区核心的国际性大都市,深圳用了不到40年的时间。

可能在很多人眼中,深圳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城市,“奇迹”的内涵不只有被称赞的“深圳速度”,还有深圳从未停下脚步的城市变迁。

正如美国城市规划学家沙里宁的观点:“城市的生长,并不是单纯的疆域扩张,而是传承历史创新未来的过程,使其焕发出全新的时代能量。

在岁月的洗礼中,深圳一直在进化,从定格了集体记忆的城市工厂,到重新激活生命力的旧城改造,再到无数创业者心潮澎湃的创新之城,深圳不仅是中国城市现代化的缩影,也是城市更新迭代的标杆。

就在深圳正是被确立为“经济特区”的第40个年头,乘风破浪的深圳有了一张新的名片——智慧城市。

01 中国的“巴塞罗那”

每每谈到智慧城市的话题时,南欧的巴塞罗那常常被赋予特殊的地位。

2011年巴塞罗那开始谋划战略转型,同时启动了品牌营销的系统工程,典型的动作就是每年一度的“巴塞罗那全球智慧城市展”。自此巴塞罗那成了全球智慧城市理念、模式、技术、项目的荟萃之地,并且为巴塞罗那的数字经济创新与实验提供了源源不竭的动力,彻底走上了数字化转型之路。

过去九年的时间里,巴塞罗那不断输出智慧城市的新理念和新样板,最终被视为全球智慧城市的风向标。

其实中国的智慧城市浪潮绝不亚于欧洲,全球1000多个智慧城市试点项目中,中国城市的数量占比过半,深圳正是其中的佼佼者。根据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所发布的《第九届中国智慧城市发展水平评估报告》,深圳连续多年位列第一;麦肯锡2018年为全球约50个城市在智慧城市领域发展打分,深圳同样名列前茅。

意大利中欧数字协会主席鲁乙己,曾将深圳成为中国智慧城市标杆并跻身世界一流的原因,归结为两点:

第一,作为1980年开始崛起的经济特区,深圳没有被保守和传统束缚,从贫穷小渔村到全球制造业和创新重镇的转变,意味着在深圳一切皆有可能;
第二,不同于欧洲城市对全球供应商的深度依赖,深圳拥有上万家国家级高科技企业,包括华为、腾讯、平安、中兴等科技或金融巨头,本身就是智慧城市的策源地。

诸如新冠疫情之类的灾难,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果,却是检验城市韧性的契机,也是考验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问卷。

当全球无数城市被迫停摆时,深圳让外界看到了智慧城市应有的“抗疫力”。身为国内最大的移民城市,深圳在春节后有1200多万人陆续返城,200多万家企业等待复工复产,无疑是一场棘手的硬仗。从结果来看,人口流动频繁的深圳并未出现规模性感染,20个行业在4月份已经实现正增长。

深圳在抗疫中的成功突围,离不开“智慧城市”的科学谋划。以平安智慧城市的复工复产指数监测平台为例,基于电力、税务、返岗等多维大数据构建了复产指数评估模型、经济及企业影响评估模型,帮助政府全面掌握企业、行业、工程的复工复产情况,并对经济及企业影响进行监测和评估,继而科学制定帮扶政策,加速经济重启复苏。

作为中国的“巴塞罗那”,深圳向世界传递了积极的信号:当不确定事件出现时,“智慧城市”已经成为人类的同盟军。

02 用科技治“城市病”

“抗疫”不过是城市的小概率事件,智慧城市的初衷是为了根治“城市病”。

美国著名城市规划师简·雅克布斯在《美国大城市死和生》中给出过这样的忠告:“设计一个梦幻城市很容易,塑造一个活生生的城市则煞费思量。”

到大城市去可以说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但大城市远非梦幻中的城堡,拥挤的人口、堵塞的交通、污染的环境几乎成了所有大城市的标配。城市规划师们在落笔时需要考虑种种潜在的问题,智慧城市的建设也不例外。

深圳也有这样的问题,确切的说每一次进化都是为了应付大城市病。而深圳最终找到的方法论,大抵就是“科技治城”。毕竟科技已经是深圳的城市底蕴,华为、腾讯、中兴、大疆等毋庸赘述,就连平安这样的金融巨头也是被低估的科技主力军。

1997年平安集团引入麦肯锡后,第一次提出了用科技变革体系的思路,利用IT技术实现了数据库的集中;2000年平安建设了中国内地第一个统一的电话中心,后来成为金融机构的基本配置;2002年平安促成了改造金融流程的“第二次科技革命”,用IT技术打通了前台营业厅和后台的数据运营;2008年平安的IT部门独立成平安科技,如今将精力投入到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前沿的科技创新研究中。

在深圳用科技治“城市病”的进程中,时常可以看到平安的身影:

针对大城市人口拥挤导致的乱象,平安智慧城市打造了城市服务智能平台、BCID城市数字码中台、城市服务智库AskBob技术中台等服务,比如BCID已经对“i深圳”APP进行赋能,医学住行、生老病养等均可在线上办理,极大地提升了城市治理的效率;

针对城市中普遍存在的交通拥堵难题,平安智慧城市与深圳交警联合成立了“数字交警联创实验室”,其中平安“轻微事故远程处理平台”可以通过视频通话、手机拍摄等方式快速处理轻微事故,平均5分钟即可撤离事故现场,民警的处理效率提升了40倍;

针对污染防治中最棘手的监管环节,平安智慧城市帮助深圳打造了基于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的生态环境大数据平台。如果居民发现周边存在空气、噪音等污染现象,可以通过APP进行投诉举报,系统会自动识别污染问题,并将投诉数据加密传递给相关部门……

一连串落地生根的项目背后,科技正用细腻的笔触改变着城市的肌理,让深圳迸发出勃勃生机。

03 “叠”一座智慧城市

需要警惕的是,科技是智慧城市的基石,但智慧城市不应该是科技的堆砌。

世界经济论坛物联网、机器人技术和智慧城市负责人杰夫·梅里特曾经如此评论全球智慧城市的现状:“最聪明的智慧城市是那些将技术当作工具而非目标的城市,最愚蠢的智慧城市是在不了解自己实际工作的情况下推出技术的城市。为了技术而使用技术可能适得其反,甚至是危险的。”

智慧城市至今都没有统一的定论,但从不缺少失败的经验。

有些智慧城市重技术轻模式,在项目中采用了前沿的技术,最后发现压根行不通;有些智慧城市重设计轻建设,看似理想化的通盘设计,结果只能停留在图纸上;有些智慧城市重数据轻应用,漫无目的采集了很多数据,却习惯性忽略了应用的场景……智慧城市注定是技术、设计、建设、应用等多元融合的产物。

而深圳恰恰是一座拥抱多元化的城市,华为、腾讯、平安等智慧城市PATH格局中的三强都在深圳的智慧城市建设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不同于华为、腾讯身上鲜明的科技先锋形象,平安属于稳重的综合性选手,早在“智慧城市”的概念提出之前,平安的产业布局就涵盖金融、医疗、交通、房产等多个领域。凭借足够的技术实力和实践经验,当智慧城市的序幕被拉开时,平安给出了“1+N+1”架构的一揽子解决方案。

第一个1是智慧信息或云平台,属于智慧城市的数字底座,涉及平安的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等核心技术。尽管是金融起家的企业,平安集团过去十年的技术研发费用却高达500亿元,拥有了不输于互联网巨头、硬件巨头的技术能级。

第二个N是智慧化的应用场景,技术和需求的耦合才能创造价值,长于需求洞察的平安智慧城市已经推出智慧政务、生活、财政、安防、交通、口岸、教育、医疗、环保、养老等多个应用场景,并且可以随着城市的需求无限扩容。

第三个1是平安的“城市智脑”,相当于给智慧城市装上了“操作系统”,在打通城市数据的基础上,搭建了一个供预测、决策、指挥、预防、应急的可视化指挥系统。智慧城市不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先知、先决、先行的治理新范式。

做一个对比的话,平安智慧城市的解决方案与阿里、华为、腾讯等玩家不乏思路上的不谋而合。

可能因为平安本身不是纯粹科技企业,在技术和产品领域没有沉重的包袱,对智慧城市的理解理性而务实:先厘清智慧城市的脉络,既要满足自上而下的决策,又要迎合自下而上的需求,然后将技术当作工具进行场景化改造,让智慧城市在科技的数字底座下由点及面不断外延。

没有过度迷恋技术的深圳,避免了过程和目标本末倒置,最终在多元的场景中 “叠”出了一座智慧城市。

04 写在最后

“不惑之年”的深圳,所担当的除了改革开放排头兵,在中国全面城镇化的历史转折中,还被赋予了新的使命。

四十年前,城市的标志是林立的高楼大厦,钢筋水泥被定义为城市化的标志;四十年后,我们对城市已然有了新的理解,一座城市的生命力不在于有多少摩天大楼,而是城市的管理效率和市民的生活质量。

所幸,冲在智慧城市第一线的深圳依然精力充沛,在新基建的浪潮下踏上了未来城市的探索之路,正一步步迈向人们心中的理想都市。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