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App横行、用户借尼泊尔信号登录:印度封禁TikTok60天

志象网 2020-08-30 20:46

编者按:本文来自志象网,作者刘莉莉,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距离TikTok被印度封杀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6月29日开始,莫迪政府先后将106个有中国背景的应用软件驱逐出印度市场,尤其是短视频领域,留下了巨大的真空。2亿印度用户,还有那里的120万创作者,只好寻找新的平台。

同时,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印度出现了超过100款大同小异的App,可以说是鱼龙混杂。然而,仍然没有任何一款应用可以取代TikTok的位置,这些App在用户体验和影响力方面很难相提并论。创作者们艰难地寻找新的平台,曾经的努力被付之一炬。阶层、种姓、贫富差异,这些人与人之间的屏障一度被TikTok的多元性所打破。现在,种种裂隙再次浮现。

网友们也在尝试各种方式继续使用TikTok。据Napal Times 报道,印度北部边境地区的年轻人借助尼泊尔电话卡继续使用TikTok。由于疫情的缘故,当地实行封锁管制,然而对交流的渴望仍然在虚拟空间中得以持续。

山寨App大爆炸

6月29日,也就是TikTok被封禁后的当天,印度本土短视频应用Changari服务器崩溃了。大量TikTok用户流散到这里,超出了这款产品的承受限度。首席产品官苏米特·戈什在Twitter上解释说,“每小时下载10万,请耐心等待!我们正在调试服务器,会尽快启动并运行!”

细心的人会发现,包括Changari在内的很多印度App,在页面功能和用户体验上几乎复制了TikTok。对此,苏米特·戈什做了专门的“解释”,“当原先的TikTok用户转移到Changari,我们不希望他们还要适应新的用户体验,只是想让他们感觉跟原来熟悉的一模一样。”

吊诡的是,当印度政府以安全之名封禁TikTok之后,这些本土App却纷纷被爆出存在安全隐患。一位网络安全研究人员发现,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任何一个Chingari的账户,获取其详细信息。而另一款应用Mitron甚至没有明确的隐私政策。

7月2日,也就是TikTok被封禁的第三天,Mitron获得了20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投资。这款App于今年4月上架,四个月来,在Google Play上的下载量超过3300万,一度跻身商店排名榜首。印度通信和信息技术部部长普拉萨德对Mitron的创始人表示了祝贺,将这款App称作“伟大的平台”,是对TikTok的有力回应。在一个重视种姓的国度,连应用软件也按照类似的逻辑进行了分类,“印度制造”成为了一种数字血统。

然而,印度政府所引以为傲的“印度制造”却遇到了尴尬的现实。有印媒报道,Mitron的源代码是从巴基斯坦软件开发商Qboxus公司购买的打包版本,源自这家巴基斯坦公司开发一款叫TicTic的山寨应用。联合创始人Shivank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了此事,公司起初只有2人,为了尽快上线App,直接从某个平台购买了代码模板。

同时,谷歌应用商店里还出现了100多款大同小异的山寨App,TokTik、TikTik、Tik India、TkaTak、TakaTak,这些名字足够以假乱真。在印度,这样的山寨策略的确能取得一定效果。在TikTok被封禁的第一周,TikTik India和TiK Kik下载量都超过了200万。然而,很多人并不看好这些本土App,它们都只是为了复制TikTok而已。

以假乱真的印度山寨产品

在这些应用的Google Play评论区,最常见的赞扬是“TikTok的完美复制品”,“跟TikTok一模一样”,而吐槽的问题则五花八门,比如无法登陆、无故闪退,还有垃圾广告。还有很多App。

相比于野蛮生长的印度本土App,来自美国的短视频产品显得有些惨淡。7月11日,Facebook刚刚关闭了模仿TikTok的短视频平台Lasso,旗下的Instagram又在印度上线了Reels功能,截止到8月16日,Instagram的下载增速与Reels上线前一个月基本持平,用户日活量也没有发生变化。而对于Reels的用户体验,吐槽也有很多。

“用 TikTok,我能在 15 秒内就发布一条有趣的视频,在 Reels 上,我得花 5 分钟。”一位媒体记者谈及使用感受时这样说。

等待TikTok

在TikTok被封禁之后,很多印度用户仍然在尝试各种办法,试图重新登录这款App。据统计,虚拟网络服务商ExpressVPN的印度访问量增长了22%。而据Napal Times 报道,在与尼泊尔交界的印度边境小镇,例如乔格巴尼、西里古里、拉克苏尔和苏纳乌利,当地的年轻人借助尼泊尔的 SIM 卡继续访问 TikTok。

一些创作者也试图继续留在TikTok。Geet是TikTok上的一位社会工作者,拥有1000多万粉丝,英语教学和励志演讲是她的主要内容。由于脊髓损伤,Geet一直与轮椅为伴。短视频平台给她的生活投来了新的光束,励志的经历也鼓舞了很多人,特别是偏远地区和贫民窟的青少年。TikTok被封禁后,Geet仍然在想办法继续在TikTok上创作教育视频。

TikTok曾让很多印度人的生活被看见

但大多数创作者还是只能选择寻找新的平台。高拉夫·简恩是一位TikTok创作者,视频作品主要跟精神健康有关。他今年25岁,粉丝数刚刚达到100万。一家初创医疗企业联系到他,希望进行商业合作,制作科普内容。然而,突然的封禁让刚刚形成的内容市场化为泡影。现在,简恩的TikTok账号已经停止了更新。

“那件事之后,大家都觉得很困惑,有的去了Chingari,还有的去了Roposo。我的粉丝可能分散到这些新的平台,任何一个App都无法达到原来那样流行的程度。不光是我,对于很多创作者来说都是如此。”简恩说。

8月中旬,印度媒体曝出消息,早在7月底,印度最大的私有企业信实集团就开始与字节跳动开始了接洽,可能会投资TikTok的印度业务,目前谈判处于早期阶段。信实集团的拥有者是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与印度政府关系密切。

一旦与信实集团合作,TikTok将有可能重返印度,这无疑给很多TikTok的用户和创作者带来了希望。根据市场研究和数据分析公司YouGov最近的一项调查,超过60%的印度人仍然希望政府解除对TikTok的禁令。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