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的“奉旨”限制出口

2020-08-31 23:18

编者按:本文来自政事堂2019(ID:zhengshitang2019),作者顾子明,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8月28日,商务部、科技部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

8月30日晚间,字节跳动称已经关注到这一消息,将遵守相关规定处理技术出口业务。

一时之间,随着国家的出手,tiktok的出售再次出现变数,不出意外,这笔交易得拖到美国大选之后了。

今天政事堂就从底层逻辑上,谈一谈为什么tiktok的技术也会被限制出口。

就像大家敷个面膜要是不及时洗净,脸上的细菌群就要四世同堂,人类刚把新冠疫苗研究出来,病毒却已经提前开始变异了,正是这些超高速的迭代和进化,创造了生物的多样性。

同样,袁隆平早年在海南研究杂交水稻,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海南的水稻可以一年三熟甚至四熟,育种的过程中可以通过加速迭代来获取基因的多样性。

甚至人类驯化猫狗不过万年,但是猫狗却在人工培育之下,形态外貌以及性格都形成了巨大的差异,在于猫狗一年左右就可以性成熟,之后每年也能生三四窝,在基因多样性方面,吊打培育他们的主人。

而用研究生物基因序列的方法来看数据代码之后,就会发现中国在凡是非多样性的领域,从半导体产业链到基础代码领域,被美国甩出去几十年的距离,目前也很难看到反追的希望。

但是,中国在多样性的领域却开启了一路的反超,阿里腾讯跟亚马逊脸书斗的旗鼓相当,抖音tiktok甚至令美国政府都产生了恐慌,这背后,就是生物多样性和高速迭代的一种体现。

中国自1999年大学扩招以来,每年提供数百人的应届毕业生,为中国后来发展的互联网公司源源不断的提供996式劳动的员工,得以把人力变成了一种消耗品。

西方国家一个项目白天8小时,但是中国这边却会一直工作24个小时,对面迭代一次,我们这边的系统已经迭代了三次。

而且,从当年的三个微信团队到如今的抖音西瓜火山,对标欧美的一个项目组,我们这边往往通过赛马搞了三个项目组,甚至为了保证多样性的优势,我们这边的消耗品在35岁脑子变慢之后,也会被手动迭代。

这背后依靠的,都是中国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在生育、教育方面累积下来的人口红利。

所以我们换个角度,无论是马云搞的蚂蚁,还是张一鸣搞的抖音,本质都是用大量的人力去模拟谷歌的AlphaGo,通过人口红利带来的海量数据和反馈,去喂一个人工智能,通过不断的堆积代码,推动这个人工智能的进步。

因此,可以预料的是,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我们的迭代速度优势也将下滑,如果不能在红利期建立比较优势与护城河,未来面对的局势将会变得非常复杂。

而以tiktok为代表的软件,是少数几个真的能通过初期迭代速度优势,建立起来一个如AlphaGo一般自循环的人工智能。

用电影黑客帝国来对比,抖音和tiktok的APP,就是Matrix主机对无数人脑进行的一次无线连接。

大家脑子接受的每一段视频信号后的反应,最终都会通过停留时间、点赞转发等触发机制,把大家的选择返回到Matrix主机。

Matrix通过对大量返回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就可以对自身系统进行一次次的更迭和修正,系统就会比上一代更加强大。

而通过一次次的迭代,明白了大家想要什么之后,张一鸣和抖音就会更进一步清楚,究竟什么内容,可以把他的受众们留在头条抖音的虚拟世界里面。

甚至有一天,当AI升级到足够高的程度,通过不断的意识强化和催眠,抖音也可以驯化他的APP使用者,利用多元化的分发机制,给予每个人想要的蓝色小药丸。

而有趣的是,张一鸣能够逆袭,一个重要的关键的就藏在黑客帝国里面。

美国人过于迷信代码,阿里过于迷信机制,腾讯过于迷信赛马,这些在现实世界中都是对的,但是这些真实的动作在虚拟世界中的效率就大幅下滑。

因为人性是多元化的,一部分人支持就必然会有另一部分反对。

就像电影里面,真正能够推动Matrix虚拟世界不断更迭的,不是设计师完美的代码,而是由一个个负责交互体验的先知。

而张一鸣的成功,就在于其团队里面人数最多的不是设计师,而是那些负责跟踪一个个真实尼欧,并进行引导反馈以及手动打标签的先知。

然后,在这些先知的引导之下,愿意呆在Matrix里面的人呆在Matrix,不愿意呆在Matrix里面的人去Zion,大家能够和谐的并行相处。

但实际上,无论选择红药片还是蓝药片,最终都是在虚拟的世界。

再加上中国十亿级脑后插管的被观察者,漏洞百出的隐私管理机制,廉价到可以当消耗品来使用的高素质程序员,这意味着哪怕是海外的竞争对手想明白了张一鸣的套路,也很难去复制抖音tiktok的成功。

所以,最便捷的手段,莫过于直接拿走已经迭代了几十个版本之后的Tiktok的源代码,这也是为什么一个还没有怎么赢利的公司,却能够价值几百亿美金。

因此,tiktok不能轻易卖。

就像政事堂小时候玩的单机游戏大航海时代2,一共100个港口,每个城市都有十余种特产,也就是说要从5000条以上航线内的几十万种买卖方式中去寻找最合适的交易。

再考虑到每条航线还需要计算距离、风向、洋流以及海盗威胁和新产物等问题,一个单机玩家摸索几个月都很难找到最优解。

可只要有人告诉你了,花费了无数人试错后得出的雅典至伊斯兰堡等“黄金航道”,那么就不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时间去浪费和摸索,只要在两个港口之间倒腾个几十次,就可以组建一支庞大的舰队几个小时通关了。

所以呢,明白了基于中国人口红利高速迭代产生出来的tiktok价值之后,就会知道国家不会允许tiktok贱卖,就算要做交易,也得由11月的胜利者来完成。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