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疯狂薅猪毛,“花小猪”能成为滴滴的“小香猪”吗?

蓝鲸浑水 2020-09-04 16:45

编者按:本文来自蓝鲸浑水(ID:hunwatermedia),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撰文丨李彤彤

内容总策划 | 郭 楠

最近一个打车品牌风靡朋友圈等社交圈子,打开不同的手机软件,同样的开屏广告吸睛十足。

郭麒麟作为这款“花小猪打车”(以下简称“花小猪”)的品牌形象代言人,自带流量属性,微博话题#郭麒麟自己画海报代言#阅读量一度达3.1亿。

7月22日,花小猪以滴滴旗下的新锐打车品牌身份正式亮相,目前APP在苹果、安卓应用商店皆可下载。

品牌与明星跨界合作带来的破圈效应,助力这款打车软件更快地走向了大众打车市场。

作为滴滴新推出的品牌,花小猪定位年轻用户市场,致力于打造实惠出行。“花小猪打车,打车可以更便宜”的slogan,简单明确表明了要走的亲民路线,同时也为广大司机创造了更多的收入机会。

早在今年3月,花小猪就已经在贵州遵义、山东临沂等城市测试运营。

然而近日,花小猪争相被媒体报道并因为负面新闻频登热搜,起因是花小猪涉嫌非法营运,遭多地交通部门紧急叫停。

后疫情时代,花小猪作为滴滴在其商业布局上的一张新牌便因此受阻,不得不面临着接下来新的焦虑。花小猪能成为滴滴未来的“小香猪”吗?

一、疯狂薅“猪毛”,打车界的拼多多?

形象可爱的小猪logo配合高饱和度的紫色背景冲击着用户的眼球,花小猪的logo视觉形象如同“小猪存钱罐”,省钱、存钱的寓意正契合了打造实惠出行的品牌调性。

除了定位年轻的打车群体,花小猪还主攻下沉市场,实行“一口价”模式,这也是它与其他打车软件的最大区别。

所谓“一口价”,是指平台系统通过预估乘客订单的里程和花费乘车时长,进而按照基础计价的规则计算出订单所需的预估价,再根据供需等因素做出一定幅度内的价格调整。

对于司乘双方都是采用“一口价”计费规则,按叫车时显示的价格计费,乘客不需要担心因司机绕远路、堵车所产生高额车费的问题。

▲花小猪打车软件页面

蓝鲸浑水下载花小猪打车APP打开后,软件页面出现了“送你新人大礼”的提示,拆红包后会获取优惠力度不等的新人立减券、折扣券。

注册用户每人邀请1名好友得10元现金,分享好友最高得10元券。

另外,在每次的订单行程开始后,乘客可以把行程分享给微信社群、好友,邀请外部好友助力,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助力,可以领取更多应有的打车津贴。

在订单结束支付完成后,每一单还能享受现金返现,直接自动转到绑定的微信零钱账户里。

总结来说,花小猪的省钱模式体现在用户可以通过完成多种难易程度不同的任务如签到、邀请好友、分享推荐等领取奖励,因此诞生了众多互助薅猪毛的QQ群、微信群,而这种社交型裂变营销的方式也被业界戏称为“打车届的拼多多”。

在司机端,花小猪同样用补贴的方式拉拢司机加入,包括新人签到奖、高峰冲单奖、全天冲单奖,司机完成特定任务,可以领取10元-50元不等的现金。

有使用过花小猪的网友表示打车时真的享受到了优惠。“前期推广送了好多券,首单还免费”、“花小猪也太香了,来时滴滴用完8元券要43,回家时叫到了花小猪,一口价23,真香”。

也有网友并未因此买单,司机态度差、来车慢、绕路、车速快,平台垃圾短信骚扰、客服形同虚设等问题让一部分用户体验感极差,并因此弃用回归滴滴出行或其他平台。

二、滴滴新布局,花小猪能否变“小香猪”?

随着互联网经济的飞速发展,我国广大群众已经养成了网约车的出行消费习惯,网约车市场持续增长。

根据交通部数据,全国巡游出租车日订单量从6年前约6000万单下降至5000多万单,逐步实现传统出租车“巡约”一体融合、出租车与网约车实现双向流动逐渐成为行业发展方向。

2016年,我国出租车行业(含网约车)总收入达6700亿元,2020年我国出租车行业(含网约车)总收入将达8121亿元。

▲来源:易观、前瞻产业研究院

据CNNIC数据,截至今年3月,我国已有140多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了经营许可,全国合法网约车驾驶员已达150多万人,日均完成网约车订单超过2000万单。而在网约车市场,滴滴并非一家独大,嘀嗒出行、首汽约车、曹操出行,以及以平台模式切入的高德、美团,都在分食着网约车市场。

受2020年疫情“黑天鹅”的影响,今年上半年国内市民出行需求减少,从传统城市出租车到网约车,都不得不面对订单大幅缩减的事实。

随着疫情防控工作的有序施展,各地疫情响应不断降级,市民打车需求随之回升。国内竞争激烈的网约车市场加之如今的疫情形势,从下沉市场寻求增量突破,成为滴滴当下不得不做的事情。

▲来源:网经社

2020上半年,滴滴出行大动作频出,先后上线了滴滴跑腿、货运业务,成立小桔国际旅行社,宣布开放顺风车夜间出行服务等,对于滴滴来说,这是刺激的一年。

而后疫情时代下“花小猪”打车品牌的出现,无非可以再次为滴滴提升估值,成为滴滴目前拼命想往外打出的一张牌。

蓝鲸浑水通过天眼查发现,“花小猪打车”的所属公司是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易博”),公司成立于2019年4月,赵意波是唯一持股人和法人,其另一个身份是滴滴副总裁。

▲来源:滴滴出行微博

通过投资,鸿易博先后控股了多家网约车公司。今年3月,鸿易博全资收购辽宁途途网约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从而获得了对方在100多个下沉城市的网约车运营资质,途途网约车APP更名为“花小猪”。

采用低价战略的花小猪,打出了“全网超低一口价”、“百亿补贴计划”的口号作为最大卖点吸引着来自下沉市场的价格敏感型乘客。

可以看出前期走的仍旧是网约车平台通过烧钱圈市场的老套路,也不排除在扩张阶段的资金投入可能让滴滴在网约车业务方面再次陷入亏损。

从资本角度考虑,要想在国内这片网约车红海市场继续厮杀下去,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保持业绩的持续增长,就需要寻找新的增长发力点,才能持续获得资本关注,为日后上市做准备。这张牌,滴滴不得不出。

三、已被多地约谈叫停,涉嫌违规运营?

据了解,2016年交通运输部网约车新政出台之后,网约车企业要在一个城市合规运营,就要实现“三证合一”:网约车企业要在当地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司机要考取《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司机驾驶车辆需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

在花小猪打车乘客端里,客服表示,为保障乘客的出行安全和体验,在车辆和司机方面,花小猪只对现有滴滴注册车辆和司机开放,且采取了和滴滴同样的安全和合规标准。

相关信息显示,花小猪司机每天出车前需人脸识别,行程当中全程录音,乘客可以在花小猪APP内进行行程分享、紧急求助及报警等操作。

▲花小猪打车(司机端)

然而蓝鲸浑水发现,花小猪打车实际对新入驻司机的门槛要求较低。司机注册条件主要包括:驾龄三年以上、无犯罪记录、连续三个记分周期内均未超过12分。该门槛比滴滴平台司机入驻的门槛要低很多,且没有相关运营资质。

那是否在滴滴注册过的司机即使评分低甚至受过滴滴平台的处罚,但只要符合花小猪的要求就可以入驻?这成了有待考证的问题。

▲来源:青岛交通运输微博

据网上公开信息,8月18日@青岛交通运输官微发文称,“花小猪打车”平台涉嫌违规,未在青岛取得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不具备网约车经营资质。

交通执法人员表示,“花小猪打车”平台上的公司、车辆、驾驶员存在无资质非法运营的情况,存在营运车辆年度审验和检测、驾驶员从业资格、背景情况审核把关、教育培训等管理缺失,无法投保承运人责任险等问题,有较大安全隐患,乘客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

截至8月28日,青岛市已累计查处通过“花小猪”打车平台涉嫌非法营运的车辆50余部。

据蓝鲸浑水不完全统计,近一个月来已经有包括青岛、北京在内近十个城市认定花小猪涉嫌违规。多地交通主管部门均表示,花小猪打车未取得相关资质即开展网约车服务。而对于花小猪如今被多地叫停的遭遇,滴滴方面暂未公开回应。

网约车市场发展到如今,曾发生过多次警醒世人的安全事件,从行业整体发展考虑,网约车规范化依旧是重中之重。

花小猪能否成为滴滴的“小香猪”还有待观望,但可以确定的是,确保乘客安全、全平台系统合法合规,是其接下来的必经之路。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