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牛与房产,新旧阿里的两幅面孔

蓝媒汇 2020-09-17 22:36

编者按:本文来自AI蓝媒汇(lanmeih001),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作者|韩小黄

迈入2字头的阿里近期大动作频频。

先是解开了秘密开发三年的新制造项目——犀牛智造厂的神秘面纱,紧接着又宣布成立天猫好房事业部,正式进军房地产。

外界开始猜测,互联网巨头再次将手伸进传统行业,阿里的打法由轻转重。

真的是这样吗?或许,这两个看似相关的动作,背后体现的却是两条互不相关的逻辑线。管理层新旧交替的第一年,阿里也在一系列大动作的映衬之下,同时走向了两条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

情理之中的犀牛

先说犀牛,虽然在近期种种大动作中,犀牛工厂算不上最抢眼的一个。但如果实打实从阿里核心战略出发,你会发现犀牛智造工厂才是最符合阿里核心电商逻辑的一环。

因为它的逻辑,还是围绕马云提出的新零售脉络。

在这里首先要澄清一个误区,很多人都将犀牛工厂理解为阿里要将手伸向制造业,从互联网的转向实体经济。

讲真,这你也是想多了。阿里是互联网公司,做的永远是“信息”的生意,是利用数据算法撮合交易,绝不可能把手伸向制造业这么重投入的领域里。所谓的新制造重点不在“制造”,而是在“新”。

从目前公布出来的资料可以看到,犀牛智造工厂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从客户需求出发,运用云计算、IoT、人工智能等技术,连接销售预测和柔性制作的工厂。

简单来说,就是利用算法和数据,让供需两端以更精准更高效的方式促成交易,尽可能地避免库存积压和长期缺货的情况发生。

以阿里官方率先选择的服装切入点为例,犀牛智造工厂里的业务会根据C端用户的真实需求或需求预期进行“系统派单”,厂商也根据系统给予的相应数据进行接单动作,然后按需生产。

这个模式与现有的天猫撮合零售交易、菜鸟撮合物流交易、饿了么撮合本地生活交易、飞猪撮合酒旅交易等模式完全一致,本质上就是通过系统分配订单,从而中转订单、调节平衡、提高效率。

换句话说,犀牛要做的不是“制造”的生意,而是要做制造的“生意”。未来平台成熟之后,国内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工厂、商户、作坊都将成为犀牛的用户。犀牛要赚的,是制造业企业主的百万黄金。

当然,权利与义务对等,赚制造业的钱也就意味着要为制造业提供新的服务。就像外卖平台一样,犀牛需要承担起为工厂找到用户,为用户找到工厂的双向信息疏通任务,在这期间完成信息展示、筛选、匹配的工作,最终依靠信息费和佣金获得收益。

这样看来,三年秘而不发的犀牛项目就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神秘了,他的核心逻辑清晰而简单。对阿里自身来说,始终是以天猫为原点,打通整个新零售供应链上下游的“算法化”和“系统化”。

简单讲,未来你在天猫淘宝买到的每一条裙子,很可能从制作(犀牛)、销售(天猫)、运输(菜鸟)各个环节都出自阿里之手,且每一个交易环节都没大数据算法牢牢把控。

阿里的目标,是新零售的星辰大海。

意料之外的房产

所以,犀牛的秘密孵化,虽是意料之外,但是情理之中。包括今天在云栖大会上发布的智能机器人小蛮驴也是服务于零售体系,符合马云多年以来核心商务的发展脉络和扩张逻辑。

但房产,是外界没有想到的。

9月16日,天猫宣布正式成立房产部门,与易居联合推出“天猫好房”,并共同发布“不动产交易协作机制”(ETC)。据悉,天猫好房将推出独立App,首期投资达50亿元,阿里占股85%,易居占股15%。

至此,国内互联网两大巨头站上了均踏入了房地产的传统各领域,由腾讯投资的贝壳与阿里和易居领衔的两大“互联网+房产”正式开启对垒模式。

与此同时,和所有互联网新兴项目一样,补贴是它能带给用户最大的诚意。阿里称“天猫好房”至少在未来的3年内不赚钱,所有收入100%补贴购房者。

丹唇未启笑先闻,仗还没开始打,就已经要引发新一轮的烧钱大战。确实,有内味了。

但问题在于,阿里为什么要入局房产?虽然从商业逻辑来看,天猫好房依然是延续信息服务、撮合交易的经营方式,竞争直指互联网房产第一股贝壳找房。

但说到底交易的核心产品变了,生意就远没有阿里想象的这么好做。

一个不争的事实在于,阿里这些年除了在零售这一条逻辑线上始终具备护城河以外,其它产品领域的业务扩张都并不顺利,比如本地生活、比如大文娱。

说到底,就算是经营模式类似,但不同的商品有不同的属性,小商品交易起家的阿里本就熟悉零售百货,对一条裙子、一个手机壳的生产销售流程熟稔于心,但对餐饮外卖、影音娱乐产品还始终处在摸索成长的过程中。这也就造成了阿里成立20年,最能打业务的还是“女人的生意”。

从2020财年阿里年报可见,本地生活、菜鸟物流、数字媒体及娱乐等业务板块的营收占比依然很小。

所以,参考本地生活、大文娱板块的经营业绩,外界难免质疑,阿里真的懂房产吗?

撮合手机壳交易与撮合房产交易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前者依赖销售渠道,而后者更多依赖真实房源,投入和运转成本会更重。

以上市公司贝壳为例,其真实的核心竞争力来自链家时代就已经积累下来的房源,算法和系统对于贝壳来说是第二阶段的互联网化结果。但阿里即便是互联网行业中当之无愧的巨头,但在房源争夺上还是个“新手”。

还是那句话,撮合手机壳交易与撮合房产交易需要撬动的资金和资源,差距还是很大的。很难想象,阿里已经做好这样的准备了吗?

当然,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天猫好房的成立某种程度上补足了阿里衣食住行体系中最后一块“住”的空白。至于结果如何,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外界也只能静待子弹飞个几年。

无论如何,从犀牛智造工厂,到小蛮驴,再到天猫好房,面对新势力的蚕食与愈发多变的竞争格局,进入2字头的阿里必须面对讲述新故事的资本大考,即便它在二级市场已经表现得足够优秀。

但复盘下来我们仍然能看到,不同的战略布局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犀牛更像是马云逻辑下的一笔“退休资产”,而天猫好房代表的则是继任者张勇的新思路。

同时宣布的两个战略看似有着向传统企业进军的相同点,但真实的情况是新旧交替的阿里已然站在了战略布局的岔路口中。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