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发文,在线教育要“有序发展”,K12的赛道还香吗?

张栋伟 2020-09-23 14:40

编者按:本文为专栏作者张栋伟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新华社北京9月21日电: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以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型消费加快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国务院发文,在线教育要“有序发展”,K12的赛道还香吗?

《意见》明确提出四个方面15项政策措施,其中在第一方面“加力推动线上线下消费有机融合”,有一句“有序发展在线教育”的表述。

“有序发展”出现在政策文件中,一般是指该领域出现了日渐突出的安全威胁和风险,并有向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领域传导渗透的趋势。

存在需要“有序发展”的领域,一般都是管理工作存在一些短板,比如:体制机制有待完善,法治建设仍显滞后,政策扶持力度不够,自主创新能力不足,核心技术亟需突破,管理基础相对薄弱,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安全策略不完备等等。

一般对于“有序发展”的前缀,还往往有“稳步”的要求,即行业可能存在过度超前、盲目发展或者重复建设。

在线教育,存在这些问题吗?

一、

在线教育即e-Learning,或称远程教育、在线学习,现行概念中一般指的是一种基于网络的学习行为,与网络培训概念相似。

2014年被称为在线教育的元年。2014年年初,YY(欢聚时代)“颠覆新东方”的口号让整个国内教育培训市场感受到了教育线上化的冲击。此后,国内在线教育机构以每天平均2.6家的速度快速成长,随之而来的是资本市场对于在线教育市场的追捧、热投。

国务院发文,在线教育要“有序发展”,K12的赛道还香吗?

目前,在线教育领域投资主要涉及外语教育、K12教育、早期教育、IT教育、出国留学、职业教育和综合平台等七类。

其中,职业培训、K12和英语教育属于在线教育行业细分领域中排名前三位,早教、语言学习、母婴社区、兴趣教育等正在快速崛起。

2020年的特殊时期,在线教育迎来了历史性的爆发,不仅仅传统的在线教育企业获得了巨大增长,传统线下教育机构也开始线上转型,大中小学校的“网课”更是实现了全民在线教育的“普及”。

同时,伴随着猿辅导的各种洗脑广告,在线教育的隐忧和风险,也在浮出水面。

二、

在线教育的积极面,在此不展开,成年人自然明白利害取舍。

本文主要关注的是K12教育,实际上行业里理解的在线教育,也是主要指K12、职业教育和英语教育。其他的素质教育并不在主流讨论里。

职业教育目前由人社部统一管理,有推荐(指定)的在线培训平台,只有在这些平台完成课业的学员,才能拿到政府承认的证书和补贴。

而K12教育目前尚未有统一的机构管理。

不得不承认,很大一波在线教育用户,是被2020的特殊情况被迫上网的。

从教育的角度,“在线”和“教育”是矛盾的,是彼此对立的。

教育是一个体验过程,是一个交流过程,如果把教育简化为背诵知识点,或者答题技巧,只能培养出考试的高能儿,同时是社会的低能儿。

此外,在线教育意味着学生必须面对电脑、手机、平板等电子设备,被动接受电子屏幕对视力的损害,并且进一步强化对电子设备和网络的依赖。

越来越全能的“AI课”,貌似解放了教师、家长等监护人,实际上剥夺了师生感情、父子母子感情和同学交往,对社会总体是长期巨大且不可逆的伤害。

比如作为家长的我,就明确反对校方布置只能通过电脑来完成的家庭作业。

教育部9月7日起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前教育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幼儿园不得教授小学阶段的教育内容,不得开展违背学前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的活动。

幼儿园不得向学前儿童及其家长组织征订教科书和教辅材料,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

校外培训机构等其他教育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开展半日制或者全日制培训。

国务院发文,在线教育要“有序发展”,K12的赛道还香吗?

而早在2018年8月,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财政部等8部门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

《实施方案》既对家长提出了要求,也对学校、医疗卫生机构、学生、政府部门提出了要求。《实施方案》还明确,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

《实施方案》还要求把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

另外,大批的社会企业加入到K12教育里,这些企业以追求上市、追求利润最大化为目标,把教育做成了生意。

如2019年,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联合多个部门展开核查,查处了“互动作业”、“小猿搜题”、“纳米盒”等20余个违规的学习类APP。

这些APP为了增加所谓用户粘度和经济收益,甚至不惜涉黄!至于处处设置付费陷阱,推荐玩游戏之类的比比皆是。

虽然2019年1月教育部发布《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对教育类APP的监管,从内容到准入门槛,再到收费以及学生数据隐私保护已然升级,但是学校缺乏监管力量,校外APP则不受管制,是真实的现实。

三、

蓝鲸教育智库团队近日有报告揭示,随着YQ的常态化,在线教育也迎来了新的问题,家长的信任危机和产品同质化的困局,学生和家长对线上教育的需求也逐步理性,线上教育迎来了新的挑战。

截至发稿,易观千帆数据中心更新至2020年8月末,统计显示,2020年8月末教育领域学习类APP共1126个,几乎包含我们听过见过的所有此类APP,活跃用户42342万,占全网数字用户比例41%,将近一半的用户都是教育类APP的使用者,与2020年第一季度末该赛道45,023万用户相比,减少了2681万用户,下降幅度约6%,与2020年第二季度末该赛道43,153万用户相比,减少了811万用户,下降幅度约2%。

暑假期间在线教育延续了二季度常态化回落。其中“作业帮”跌出亿级应用榜,“腾讯课堂”“学习通”跌出千万级榜。

包括投放了无数广告,貌似正在冲击上市的“小猿题库”也环比下跌了15%,“猿题库”则下跌了11%。

关于详细报告信息,涉及版权因素,读者可以自行搜索“蓝鲸TMT”有关内容。

国务院发文,在线教育要“有序发展”,K12的赛道还香吗?

随着全国学校的陆续复课,在线教育的“泡沫”会被大幅挤出,此时政府有关部门开始介入,出手治理整顿行业乱象,规范制定行业标准,正是恰当时机。

尾声:

社会所有行业的数字化、网络化,都是不可逆的大趋势。

惟愿教育行业的从业者,能少一些资本气息,多一些人文气质,少谈融资上市,多讲身心健康,此善莫大焉!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