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茶学到凡尔赛学,社交tag制造新文明?

吴怼怼 2020-10-12 07:22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吴怼怼,作者咸鱼鱼。

网生时代内容消费很快,以至于活在当下的你,还没学习完热搜上挂的新新话题,便又被新的梗推搡着向前。

而今,仅在阴阳怪气这一件事上,互联网就衍生出千姿百态的学习取向。

林有有茶学余温未过,凡尔赛小组就一跃而上,往前,还有各类阴阳家们留下的复杂操作——不得不承认,补课,正在成为当代人上网冲浪的日常。(毕竟,对游走于社交媒体的我们而言,指不定哪天就撞上了迷惑行为现场。)

从六学、茶学到凡尔赛,这些藏在tag里的文明,正在以「璀璨」的语言逻辑,击溃朋友圈酷盖们的诗和远方。

01

朋友圈酷盖们的模仿秀

有关六学、茶学的前世今生,同学们想必熟悉非常,而所谓凡尔赛学,懂的都懂,不懂的——我解释解释。

凡尔赛学,又称作凡尔赛文学,专指一种互联网文学体裁,核心致力于表演高级人生。具体来说,是将某种贵族精神进行到底。

至于有多贵,可以翻开小时代系列鉴赏一下,典型如出中环就呕吐的顾里,非典型则是去美特斯邦威的楚雨荨。

这套别致的话语体系,源起自微博博主「小奶球」儿童时期看过的一套漫画《凡尔赛玫瑰》。

这是一部被纳入20世纪70年代三大不朽杰作的少女漫。故事发生于繁荣的波旁王朝,一个辉煌的凡尔赛宫殿,主要讲述了十六世纪法国玛丽皇后和贵族少女奥斯卡之间的一系列爱恨情仇。(当然,这不重要)

因为画风华丽,人物设定高贵,凡尔赛玫瑰被博主「小奶球」名词活用,成为一种互联网文学体裁,并由此衍生了对应的微博tag——凡尔赛文学研究与实践。而熟练掌握这一门学科的人,则被称为凡人,或凡学大师。

以微博为发源地,这股凡尔赛学风潮迅速席卷豆瓣小组,知乎回答,B站教学区,而吃瓜网友们在研习凡学精神后,迅速将理论投入实践,并以朋友圈、小红书、大众点评等社交媒体为第一研究样本进行学术观察。研究结果则发表在微博tag「凡尔赛文学研究与实践」,或是豆瓣「凡尔赛小组」中。

甚至还有人总结了凡尔赛文学写作指南,从入门凡到高级凡,分门别类地介绍了凡学创作的进阶守则。

而创始人小奶球,则简单直接地用10分钟短视频来了一期凡尔赛公开课,把凡学创作的基本功梳理成理论三要素输出。从最基础的明贬暗褒,到进阶版的活用评论,再到第三人称视角的灵活使用,甚至还给出了加分项:emoji表情和朋友圈定位。

古语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而今凡学以如此严谨的学术体系而闻名,观察者们就算不能「我上我也行」,但至少也掌握了将朋友圈酷盖们对号入座的本事。

而相比前度流行文学——六学、明学、茶学等,作为后继者的凡尔赛文学显然观察样本要更丰富具体,更为重要的是,比起解构社交媒体上的权威个体,显然是观察朋友圈里触手可及的真实案例要更刺激。

从六学渊源,茶学复兴,再到如今的凡学光大,中文互联网的表达与观察在沉淀中进化,时至今日,言必成学,几乎没有什么是当代冲浪人不能解构的。

02

tag里的文明

事实证明,不仅仅是各类学说,中文互联网的tag里,藏着无数文明,而在围观之下,任何分享、聊天、评论都可以发展成行为艺术。

所以,除了以上体系化的文学表达,在大众语境里还存在着另一种交流风潮。

如果你擅长网上冲浪,是个5G玩家,那你一定听过这些句子:

「不会吧,不会吧。」

「就这?就这?」

「他急了,他急了」

「你品,你细品」

这类复读机式的短句,近年来莫名出现,也莫名走红,吃瓜群众们可以在互联网任何一个角落里看到它们的存在,进而学习、使用。而对句子本身来说,像所有互联网黑话的流行,它们在走红之后,也迎来了无比繁茂的模仿期,由此导致的直接效果是,小众玩梗进一步出圈,成为大众语境里的通用语义。

而社交媒体上的tag,就是这些新新词汇的秀场。

最终,这些句子被灵活运用在数字世界,贴在各种话题的评论区里,以「杠」为中心,以逻辑自洽为切入点,进行着无差别攻击,自然信徒们一边复刻经典话术,一边在隐秘的角落里热烈分享。

有人乐在其中,把这当做最潮流的表达式,有人厌恶非常,难以理解这些句子,认为这简直让人尴尬到头皮发麻。

在使用者看来,比起条分缕析地反驳交流,复读机式输出短句更能够在短时间内鲜明展示立场与情绪。更何况,这些句子还充满了适用性,既能以不变应万变,放置于所有社交语境,又能让语言的攻击力暴涨,性价比十足。

而在另一部分人看来,这甚至连模因生产都算不上,这些短句的诞生与传播并没有编码和解码的过程,乃至于对使用者们来说,这连认知门槛都没有,它们所传达与承载的仅仅是一种名为「阴阳怪气」的情绪而已。

Tag里的文明一轮一轮滚过,原本简单的词汇在一层又一层转述后,原本意义淡去,新的释义涌出。

而今,比起现实景观,互联网世界里的语言表达要锋利的多,这可能就是网线的魅力。

03

当阴阳怪气成为一种显学

正如硬币有两面,这种以阴阳怪气为核心的互联网模仿秀在带给一部分人快乐的同时,也蚕食着一部分人的快乐。

换句话说,在这样一种交流风潮中,语言在不断通货膨胀,这会使得原本的交流贬值。

「当人人都在言说上帝,传到后来,「上帝」这个词不仅会贬值,而且还会面临嘲笑和解构的命运。」

最直接的反应是,在漫天遍地的复读机与田野观察实战中,分享与表达不再是个人情绪的释放,而是对公共空间的侵占。

豆瓣凡尔赛学研习小组的简介上,就挂着这样一段话:

「凡组的作用也许就是把侵扰日常生活的炫耀+自恋型人格的毒用一种滑稽化的方式排解掉,自我感觉良好的炫耀式发言实际上是有外部性的,正常人不会留言直怼,作为沉默的大多数往往不胜其烦。如果凡学发扬光大也许就不会看到那么多套路化的炫耀方式了,也算是净化网络和言论空间。」

然而,事实上,凡学真的有上升到如此高的价值层面吗?恐怕没有,大多数人只是在围观与玩梗而已。

就像「不会吧,不会吧」之类的垃圾话不能为交流带来信息量一样,凡学、六学、茶学们的流行也不会带来超越玩梗本身的纵深,它充其量只是个略新鲜的风洞,时不时穿行一些新气味而已。

而今,在社交媒体的推动下,这种新气味的流行更加快速了。新的学说不断诞生、崛起、风行,进而变得大众和普通,最终,迅速过气。

04

表达欲的雷曼周末

数字世界并不是希望之城,网络用梗也有阴暗面。

在互联网黑话弥漫之前,我们可能会相信「好的阅读要冒巨大的风险。它会使我们的身份、自我变得脆弱。」

然而,在数字世界漂流一圈后,才发现,比起阅读,网络时代的交流才是杀伤力的集大成者,当阴阳怪气大法一启动,谁也不想再开口。

更进一步来说,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互联网话术与各类民间显学的进一步传播,本质而言并不是对「分享」这一行为的友好反馈。

相反,从诞生之初,它们的核心要领就是要隔绝交流。而从结果来看,当社交媒体上的分享被吃瓜群众们玩成了模仿秀后,人们很难不勒紧表达的窗口,即使在公共讨论空间里,说理与论证也是战胜不了垃圾话和套路的,更何况是对个人情绪表达的消费。

《未来已来:大变局时代发展指南》的作者迈克尔·麦昆曾强调,「只有意见不同的交流,才能达成真正的辩论和思想的交换。」但如今的社交潮流并非如此。

从最普通的评论复读机,到更进一步的网抑云嘲讽,再到现如今的凡尔赛研究,虚拟世界的避难所属性不断被压缩,生活在此中的我们也不得不开始精心计算与网络友邻们的社交距离。于是,朋友圈三天可见,微博关注7天才可评论,连碎碎念也流亡至小众社交平台。

或许,一段时间后,当社会学家观察起此刻的冲浪文化,会忍不住感叹,这是表达欲的雷曼周末。

而对于当下忙着扑向新梗的吃瓜群众而言,不管是身先士卒自挂赏味样本,还是跟风学习钻研核心精神,网上冲浪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勇敢的心」。

否则,你还没体味到网络狂欢的趣味,便先因高敏人格而陷入不间断地自我反省。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