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天空们的乐队经济玩法

金融外参 2020-10-16 09:42

编者按:本文系专栏作者投稿,来源金融外参,作者侯正阳,配图来自Canva。

终于,第二季《乐队的夏天》落幕,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依依不舍的夏天也终于过去。而随着这届乐夏的hot5出炉,乐队背后最大的赢家也逐渐浮出水面。

今年的hot5包括了重塑雕像的权利、五条人、达达、大波浪以及joyside,尽管音乐风格不同,成立时间也有长有短,但是五支乐队的背后却都有着同样的背景——摩登天空。而这也让乐迷调侃,今年“乐队的夏天”可以叫做“摩登天空的夏天”。

在一片火热之中,摩登天空也推出了其会员业务“登登登”,向会员提供优先购票和入场的权利,享有站内商品优惠价,并享有专属活动、商品及内容的特权,以及不定期惊喜的放送。

浮出水面的乐队经济

乐队文化一直被当做是小众文化,在国内尤其如此,虽然一直有其固定的流量群体,但是相比动辄几千万几亿流量的流量明星而言,几乎就是九牛一毛。而一些乐队的主要收入来源,也只有音乐节出场费和巡演门票收入,更是和大牌明星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是在这个娱乐情绪占据主导的时代,再小众的文化也有机会在一夜之间成为新的流量洼地,就像连续两年在夏天播出的综艺《乐队的夏天》,就帮助很多乐队从小圈层逐渐走进了大众的视野范围之内。

这种变化最明显的体现就是,《乐队的夏天》中参赛的部分乐队,在节目结束之后的流量有了很大程度的提升。并且这种提升还具有快速的特点,巨大的流量往往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可以获得,而这种流量增加自然也会带来更多的商业机会。

举例来说,今年乐夏之中最受观众欢迎的当属小镇气息浓厚的“塑料味”乐队五条人了。在参加乐夏之前,除了一些资深乐迷,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支用海丰方言唱歌的乐队。而第二季乐夏期间,五条人几乎贡献了整个乐夏的头条热搜,流量也与日俱增。

这种流量带来的影响就是,前两年在各地livehouse举办巡演的五条人,每场的观众并不多,门票永远有剩余,而如今五条人的线下演出已经是一票难求。另外,淘宝上的“五条人士多店”也在8月31日开张之后,三天内就突破40万的营业额。

同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去年乐夏夺得冠军的新裤子乐队,俨然已经成为国民级乐队,一首《你要跳舞吗》也成为金曲,总会在各种场合听到。另外,从大山走出来的九连真人在参加完乐夏之后,甚至受到了当地政府的慰问表扬。

这些例子都说明,连续两年的乐夏,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乐队经济浮出水面,让更多的流量进入其中,也让更多的商业机会显现。而从创立之初就身处乐队文化之中的摩登天空,也在这个火热的时节,抓住了机会。

刺激消费的会员制度

1997年,想给清醒乐队出张专辑的沈黎晖成立了摩登天空有限公司,自此之后摩登天空也一直将自己定位成一家新音乐独立唱片公司。如今,摩登天空已经成为中国独立音乐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旗下的草莓音乐节更是众多乐队登台演出的不错舞台。

而集结了众多优质乐队的草莓音乐节在帮助摩登天空吸引了更多的关注以及粉丝用户的同时,也贡献了摩登天空近60%的收入。但线下演出也有诸多的风险,场地、资金等都是问题,意外也总是出现,比如今年的疫情就让线下演出直接停摆。

充满不确定性的线下演出业务线,让摩登天空不得不寻找新的收入渠道,而这次推出的会员业务自然就是一次尝试。而这种会员制的做法,自然是想对消费者进行一次分层,并且将优质消费者巩固在自身体系之中。

举例来说,办理会员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在正式售票之前提前买票,降低自己抢不到票的风险,现在正在各地举办的草莓音乐节,就是采用了会员提前五分钟购票的做法。

而登登登会员的售价是199元/年,购买了会员的乐迷自然想让这二百块更加物超所值,于是就会在平台内寻找另外的演出去购票。这就帮助摩登天空刺激了这些会员的消费,提高复购率,从而拉动平台收入。

这种会员制的做法是从日韩娱乐明星公司借鉴而来的经验,国内不少的流量明星也都有这样的会员机制。比如TFBOYS是298元/年,ONER是120元/年,乐华七子NEXT的VIP是199/年,SVIP则是299/年。

但是这种模式却让很多的乐迷不待见,觉得这是在将这些乐队包装成偶像团体,逐渐向饭圈靠近,玷污了自己心头的“白月光”。乐队文化天生就带有了一定的理想主义,而如今摩登天空推出的会员制度,则是将乐队文化推到了理想主义的对立面。

而这也让摩登天空的核心优势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被冲击的核心优势

如果说摩登天空核心的优势是什么,自然是自身厂牌旗下的众多乐队,以及去看这些乐队演出的乐迷。好的乐队吸引来更多的乐迷参与到现场演出之中,乐迷的支持让乐队逐渐积累名气,从而获得更高的出场费。

沈黎晖曾表示,在乐夏之前新裤子的出场费约40万,痛仰约45万,只要唱够20场,年收入都可以接近1000万。正是乐队和乐迷的双向促进关系,帮助这两支成立都已经超过二十年的乐队获得了如此高的收入。

而想要将这种双向促进关系发挥出最大的效果,摩登天空作为中间的纽带就显得至关重要,一旦这个纽带有了什么新动作,对于乐队和乐迷都将产生一定的影响。

但是除了这次推出的会员业务,近年来乐迷对草莓音乐节的吐槽也越来越多。不论是对演出阵容的不满意,还是对场地选址及交通等问题的不满意,很多方面都成了乐迷的槽点,而最主要的是,乐迷开始觉得摩登天空“变味”了,变得充满了“铜臭味”。

乐迷觉得摩登天空“变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原来承载着理想的平台,现在的商业化气息也逐渐加重。比如把音乐节定位成潮流文化场所吸引新青年打卡,还是请来流量歌星参演音乐节,都引发老乐迷的不满。

而反观同样是老品牌的迷笛,这些年一直专注在比较纯粹的音乐领域,也让迷笛音乐节成为了资深乐迷心中最适合乐队和乐迷的地方。

摩登天空商业化程度的加重,是增加收入的不断尝试,但是这种尝试难免会对乐迷产生一定的不良影响,从而影响到乐队与乐迷之间的双向促进关系,更进一步影响到摩登天空的两项核心优势。

核心优势遭到冲击,对于一个企业而言并不是一件小事。但是对于摩登天空而言,用爱发电并不可行,商业化是必须要进行的,问题是该如何做。

理想要有,面包也要有

对于文化艺术行业而言,最大的敌人不是商业化变现,而是在金钱之中迷失方向。

其实不只是摩登天空有这样的商业化苦恼,只要想将一种非主流文化当做盈利的手段,那么商业化路上的困难就必不可少。B站就是最好的例子,从最开始的二次元社区到如今的大平台,这些问题都是B站所经历过的。

现在乐迷对于登登登会员的讨论,或者说对于摩登天空的是不是真变味了的讨论,其实本质上还是在期待一件事,就是在商业化之后,能不能得到比之前更好的服务和体验。这方面的需求有了保证,乐迷当然希望商业化的进行。

乐队文化中的理想主义并不是和商业化天生八字不合,有了面包填饱肚子才能有力气追逐理想。不论是乐队还是摩登天空,抑或是乐队经济之中的其他平台,道理都是一样,解决了生存问题才能谈论理想问题。

但是理想主义和商业化拉锯中产生的阵痛期,却是必须要经历的。

五条人的仁科在接受采访时开玩笑说到,他当然想和国外乐队一样有自己的私人飞机,但是现实却是他们还得为了生计奔波,跑演出上综艺。

同样,对于摩登天空而言,商业化是必须的,但是如何在商业化的过程中,找到自己合适的商业化途径,不在金钱中迷失自己,让乐迷继续感受到“家的味道”,才是最重要的。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