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商汤科技徐立:AI技术突破非连续性,质变存在偶然性

深网 2020-10-16 14:30

编者按:本文来源腾讯深网,作者马圆圆,配图来自摄图网。

科技公司云集的上海漕河泾中环路旁,有一栋坐落于两个锥形基座上的清水混泥土建筑,远远看去就像停放陆地的太空飞船。这栋造型独特的建筑内部同样充满未来感,从进门安检、打卡到室内购物、支付,都连接上了一体化的视觉识别系统,位于三楼的体验馆,则展示着这家公司如何将AI技术应用到各个行业。

大楼属于人工智能独角兽商汤科技,过去六年,这家专注于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原创技术的公司,获得了超过40亿美元融资,估值预计达到百亿美元。

快速成长的企业难免遭受质疑,“商汤科技何时上市?到底值不值百亿美金?”38岁的公司CEO徐立不得不面对诸如此类的争议,过去一段时间,关于“上市与否”的传闻一直萦绕在这家公司之上。

和外界想象不一样,从实验室走出的徐立目前工作重心并不在技术研发。一位徐立身边的同事告诉《财约你》,他很少有时间在公司,更多时候是在全国各地推进商业落地项目,一年中很多时间都在飞行中度过。

8月下旬,《财约你》在上海深度对话了“难得出现在公司”的徐立。疫情下的特殊时期,徐立商务出差的频次有增无减。

对话期间,有商汤员工在一旁的行政前台领取电影票,当时正值《八佰》热映,公司创始人汤晓鸥和徐立请全公司员工看这部电影。

“商汤处在一个需要长期深耕的行业,现在的阶段,就像坚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徐立对《财约你》说。

学院派的商业冒险

商汤的故事始于2014年,那年年中,徐立和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汤晓鸥一起创办了这家公司。公元1600年前的商汤时期是中国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朝代,创始人希望以这个朝代所具有的开创性,寓意公司的技术原创精神,这是商汤科技名字的由来。不过,还有一个流传的版本是,“汤老师”从商,所以叫商汤。

这种民间调侃背后,是商汤创始团队独特的学院派气质。商汤的很多中层员工都是汤晓鸥的学生,时至今日,公司仍会定期组织员工阅读论文,这些论文主要出自公司内部和联合实验室的作者。

徐立和汤晓鸥都相信长板理论,成立之初,商汤就希望通过大量招聘顶尖人才打造护城河。知情人士告诉《财约你》,这种方式早期曾遭遇投资者的拷问,因为商汤更像是一所研究院,而不是一家公司。2016年后,AI行业的火爆让招聘技术人才的费用水涨船高,商汤早期的人才投入为公司打造了第一道竞争壁垒。

与很多从实验室走到商业市场的创业者一样,徐立也必须面对身份的转变以及由此带来的挑战。学者型创业者往往陷入重研发、轻市场的困境,徐立对此看得清楚,创新型企业的估值来自预期的增长,作为企业管理者,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对增长负责。

“实验室项目是为了自己的研究去做,企业必须制定清晰可执行的目标。为了定下的目标,必须让渡部分的自由。”徐立觉得这是从实验室到企业的最大区别。

技术在实验室诞生和将技术产业化是两码事。人工智能并不是新技术,1956年夏天的达特茅斯会议,开启了全球人工智能研究的起点,此后,尽管人工智能热潮在全球范围内数次爆发,但很长一段时间,人工智能都只是一个学术名词,而非一个产业。

徐立提出了“工业红线”的概念来解释这种现象。过去60年,人工智能很难跨越这条工业红线。直到2010年,神经网络开始崭露头角,到了2014年,很多垂直领域做到了超过人类的准确率,这意味着人工智能具备了行业应用的可能性。

徐立告诉《财约你》,这种判断是商汤创立的核心理由,商汤要做的是坚持原创技术,并把技术做到超越工业红线。

“外星人的启示”

技术突破往往带有强烈的偶然因素。芝加哥大学社会学教授詹姆斯·伊万说,AI其实不是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而是Alien Intelligence(外星人智能),也就是说AI需要有一步跳跃促成质变,就像外星人突然之间的启示。

徐立也认为,“技术突破其实是非连续的,很多情况下并不是量变引起质变,而是因为突然的某个因素跳跃到质变。”

人工智能技术发生质的飞跃之前,商业落地注定不易,这也是所有AI企业面临的现实。

谷歌AlphaGo击败李世石的2016年,是国内人工智能行业发展的分水岭。此后,资本的热潮裹挟着大大小小的创业公司一路狂奔,似乎在一夜之间,所有公司都想与人工智能沾边。

随着技术的神秘被揭开,资本的热潮褪去,生存成了首要问题。一个显著的变化是,到了被称为AI商业落地元年的2018年,无论资本还是创业公司,都从单纯关注技术转变为更加关注人工智能的商业落地。

商汤一直对外强调自身“1(基础研究)+1(产品及解决方案)+X(行业)”的平台化战略,并提出利用AI赋能百业的目标。根据商汤官网介绍,其业务已涵盖智慧城市、智能汽车、智能手机、泛文化娱乐、智慧商业和金融、智慧医疗、广告、教育等多个行业。

徐立并不避讳谈及公司业务面临的挑战。2020胡润中国独角兽排行榜上,商汤是前二十中唯一的To B类企业,徐立直言这类企业的最大特点就是“缓慢、难做,你要慢慢修炼”。

徐立和《财约你》聊起了一段武侠故事,《倚天屠龙记》里谢逊要去杀武当派宋远桥,故事开始,谢逊很可能成功。但多年后,当张无忌再看到宋远桥时,他已经觉得谢逊不能胜过宋远桥了。宋远桥学的是武当心法,往后,谢逊与他的武功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作为“金庸迷”,徐立用武侠体系解释了他的企业治理逻辑。“心法”“气”这些内功代表底层技术,都需要长期修炼,越往后壁垒会越高。而目的性太强,太看重短期利益,往往适得其反。

“《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和《射雕英雄传》里的杨康,两个目的性很强的人,在武侠世界里都是反派。”

AI不会完全取代人

徐立对童年时看过的电影《回到未来》印象深刻,在智能手机还没有发明的年代,这部科幻片就展示了人们通过电视视频通话的场景。

徐立觉得这说明人的认知有一定的连续性,先前的理解可能会影响下一代产品的发展。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推动技术发展的是想象力,而AI本身就是一个想象力加速器。

“想象力某种意义上是取决于个体,通常情况下,你知道的边界越多其实想象力就越低。因为有了AI对于数据归纳型的可能性,所以AI其实把想象力放大了。”

爱好科幻的徐立喜欢天马行空的想象,他也在思考“人工智能会不会取代人类”这样的终极问题。

在一次与《三体》作者刘慈欣的聊天中,徐立得到了一个特别的答案。这位知名科幻作家对他说,即使有人工智能发展出智慧的一天,真正毁灭人类的一定不是我们今天设想的对抗模式,历史上与疾病、战争的对抗,已经让人类习惯了这种模式。人工智能的危险可能是我们想象不到的模式,比如当人类安逸于享受人工智能带来的服务时,人工智能耗尽地球资源,最后耗尽的那一刻形成一场资源浩劫。

“现阶段的技术,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其他科技,更多还处在工具阶段。”徐立觉得,“如果机器真的培养出自己的智能和意识,那一定不是现在大众所理解的人工智能完成的。”

徐立相信AI并不会完全取代人,但企业发展技术应该同时关注伦理治理的问题,在技术层面,需要把选择权和公平留给用户。“未来即使有无人驾驶车,你还是可以开越野车当成一种娱乐项目。自动驾驶并不会剥夺人的驾驶乐趣,选择永远是属于个人。”

商汤一直在推动自动驾驶的研发,没有驾照的徐立则在等待这项技术早日落地。

徐立喜欢天马行空,创业之后,他必须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公司治理上。有时候,徐立也会回味过去,但他更相信前方有更多的可能性。

徐立与《财约你》对话结束当天,上海商汤员工都到了虹桥区的一家电影院。电影结束后,徐立和汤晓鸥出现在了商汤员工的合影区里,两位创始人没有站在人群中间,前方的横幅上写着“披荆斩棘勇担当,家国大义两肩扛”。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