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圆桌对话:新时代、新商业、新变局之下的中国创投新趋势

创业邦 2020-10-19 16:40

10月17日~18日,由创业邦主办,成都市科学技术局、成都市博览局、成都市投资促进局、成都市新经济发展委员会指导,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管理委员会支持的2020 DEMO CHINA创新中国总决赛暨秋季峰会在成都举行,峰会聚焦“大健康、大消费、金融科技、企业服务、5G”五大赛道,分别设立专场DEMO SHOW和专业领域探讨,希望通过聚集创新力量,开启智慧经济新时代的内在逻辑。

在闭幕式上,博远资本创始合伙人陈鹏辉、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首席投资官李家庆、红点创投中国基金主管合伙人袁文达和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围绕《新时代、新商业、新变局之下的中国创投新趋势》展开讨论,犀利观点如下:

1. 从项目本质来说,主要是从模式创新向技术创新转变,越来越多的项目以技术创新作为底层逻辑,这是过去一到两年间中国早期创投的一个大趋势。

2. 如果更多的年轻人不遵循红利思维、跟随思维,或者说弯道超车的思维,而是以换道超车的思维去思考问题,能更好地推动整个创新的氛围。

3. 今天很多创业者都是成功创业后再次创业,起步比以前显著提高,所以投资金额也随之显著提高。

以下为演讲实录,由创业邦整理:

陈鹏辉:今天讨论的话题是新时代的新商业和新变局,请在座的各位简单做个自我介绍。

朱啸虎:我是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我们主要做针对互联网的早期投资。

袁文达:我是红点创投的袁文达,我们关注技术驱动型的早期创业投资。

李家庆:我是李家庆,来自君联资本,我们的投资主要聚焦在项目的早期和成长期投资,聚焦行业包括先进制造、新材料、医疗健康和消费、企业服务、互联网等多个行业。

陈鹏辉:大家好,我是博远资本陈鹏辉,博远资本是专注于投资医疗的基金,发掘创新的生物医药、器械诊断,及医疗方面的新的商业模式。

基本上每年都离不开一个新字,2020年又的确是非常独特的一年,我想先听听各位大咖对今年新时代,新商业和新变局有什么新的理解。

李家庆:新时代是肯定的,内外部环境变化都非常大,但在一些技术层面上新的东西并不是很多。从创业的角度来看,一些新的技术也好,新的需求也好,我们看到的并不多。对于创业企业而言,最好企业所在行业是在一个快速增长的、新的场景、技术等红利不断产生的环境里去创业,现在的环境本身对中早期创业并不是很友好,越是这个时候创业者越需要有一个比较强大的生存能力。

袁文达:这次疫情对于企业在数字化和云化的影响非常大。首先在美国,疫情以后,股市反弹最强劲的是科技股中强调云概念的公司,未来十年数字化和云化的进程被压缩到了9个月至12个月左右。在国内,我们最近接触到的很多创业公司、企业客户都把数字化和云化提上了日程,大多客户去年还没考虑上云,现在已经开始做这方面的计划。

另一方面,今年很多外贸企业的订单显著降低,这些产能反而很好地利用到国内新的消费品类当中去。

朱啸虎:今年国内创投非常火热,反弹很猛烈,大的趋势也明显,现在我觉得未来20年一个非常大的趋势是企业服务。五年前很多企业公司上市的市值二、三亿美金,今年普遍在百亿美金以上,五年间涨了几十倍。

根据统计,在美国超过十亿美金的企业服务公司有200多家,领域非常广泛,如果聚焦在百亿美金上市的公司就相对比较集中,比如销售营销领域和协同办公。在这些领域里面,中国同样有很多机会。然后我们看消费端,中国还是有很多机会的。虽然千亿美金不好说,但百亿美金在消费端机会还是越来越多。疫情给很多线下商业重新洗牌的机会,在中国内需市场这么庞大情况下还是有非常多的创新机会。

陈鹏辉:我有同样的感觉,我是90年代上的大学,老师说21世纪是生物医药的世纪,等了二十年好像也没有等来。这次疫情之后突然来了,短短几个月生物医药成为非常火热的行业,不仅二级市场火热,一级市场也火热,不仅A股火热,美股港股一样火热。包括创新药,检测技术,疫苗公司,和做手套、防护服的公司都一起顺势而上。

医疗行业也面临非常新的机会,创业者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在医疗行业,原来看到是四五十岁的创业者,现在也开始有二三十岁的创业者。那么,新一代创业者和三五年前的创业者有区别吗?还有什么样的特质是不变的呢?

袁文达:从项目本质来说,主要是从模式创新向技术创新转变,越来越多的项目以技术创新作为底层逻辑,这是过去一到两年时间里中国早期创投的一个大趋势。我觉得这蛮像十年前的硅谷,2008年以前,硅谷VC所投资的项目大多都是To C的项目,08年开始有一个明显转变,今天硅谷的VC投资的项目80%在To B领域,20%是 To C。

朱啸虎: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现在的创业者比以前年龄更大一些,比如做企业服务的公司需要经验,有行业积累,年龄与消费互联网相比普遍较大。需要线下基因的消费端创业公司,同样需要很多积累,要去和物业谈判,具有拿下店面的能力,年龄也会普遍偏大一些。

李家庆:现在整个环境下To B显然是一个大的趋势,尤其是技术驱动。不管最后是否实现,这些创业者本身已经开始用这样一种思维路径去创业了,而不是简单地去模仿别人。如果更多的年轻人不遵循红利思维、跟随思维,或者说弯道超车的思维,而是以换道超车的思维去思考问题,能更好地推动整个创新的氛围。

陈鹏辉:在医疗这个行业看到创业者有年轻化的趋势,以前没有在国外或者国内的大公司干超过十年,也不好意思出来创业。年轻创业者有更新的思路和打法,医疗行业开始有公司成立三年就上市,从几千万美金很快上涨到几十亿美金。那么在座的三位都投出过很多成功的案例,你们觉得投资的打法在新的环境下有什么新的变化吗?

李家庆:短期来看的确有变化,因为对于不确定的环境要有一些基本的判断,在单项目上投入的金额比以前大,投资项目的数量有所减少,总金比以前更多。

朱啸虎:首先现在创新机会真的很多,尤其是消费品牌的创新机会。以前看十亿美金的公司很了不起,现在都在说百亿美金,对于VC来说重要的不是钱是时间。另外,今天很多创业者都是成功创业后再次创业,或者从大公司里面拆分出来,起步就比以前显著提高,以前可能A轮估值两三千万,现在很多公司起步价五六千万美金,所以投资金额显著提高是比较明显的一个变化。

陈鹏辉:起步价变得越来越高。对于投资决策有影响吗?

朱啸虎:这很重要,因为失败的成本变高。第一轮好融资,第二轮难融资,失败案例很多,真的是同时考验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团队。

袁文达:特别在技术领域,中国还没有很大的退出案例。硅谷在过去10年间,大的退出基本上都来自于To B行业,能够达到数十亿到数百亿美金的退出规模。对于早期投资人来说,就能够接受比较高的入场价格,早期项目的估值可以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美金。而中国To B行业还没有很多的退出,特别是软件、SaaS和商业化方面还面临很大的挑战,没有看到几十亿、上百亿美金的退出案例,对于投资人来说,一亿美金估值的起步价会是蛮大的挑战。

陈鹏辉:未来三到五年这个情况会改变?

李家庆:大家对于未来三五年还是很有信心,今天的创业、投资和资本市场门槛在快速提高,包括二级市场,名义上门槛降低,实际门槛同样大幅度提高。未来三五年时间从创业者角度来说要求变高了,可能不再是一个全民创业的状态,对于技术的唯一性、稀缺性,包括团队的资源整合能力,以及最终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或者说最终能够做成的企业规模的要求都相当大。

陈鹏辉:的确是这样,对投资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以前一个行业里面的前五名甚至前十名可能都有好的机会,现在越来越向头部集中。在医疗这个相对比较碎片化的领域里面,资源和人才同样在快速向头部集中。希望通过参加创业邦的活动,能够帮助这些创业者找到更好的商业模式,能够帮助他们看到更多的行业里面的新机会。

李家庆:所以创业邦的加速很重要。

陈鹏辉:好的,谢谢。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