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毕业生当女主播,4年赚6套房后崩溃:我就是个直播界民工

电商报 2020-11-08 09:08

图片来源unsplash

编者按:本文来自电商报(ID:kandianshang),作者电商君,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1. 赚了6套房的女主播

很多年以后,主播荔枝拿着一串硕大的钥匙去收租的时候,一定会想到自己还是个微不足道的淘女郎的遥远时刻。

那时,她来到西湖边上拍纪录片,记者问她有什么愿望,她满怀憧憬地说道:“如果有一天,我能在杭州买一套房子,哪怕是很小很小的一套,我就知足了。”

荔枝没有想到自己的梦想实现得这么迅速。4年前,她从淘女郎转行当带货主播,银行卡余额的数字开始暴涨。

最终,她成功在杭州买了6套房子,实现了“躺赚”一般的人生。

在大多数人拼死拼活十几年攒积蓄,甚至押上父母的养老金才能勉强供一套“老破小”的时候,荔枝轻轻松松就走上了人生巅峰。

这次,她又来到西湖边上,与团队一起跨年。对着漫天的烟花,她大喊道:“我实现了这个愿望,还超额完成了!

她张开手臂,神态天真快乐如小女孩。

直播带货这个行业,最近几年正爆发出其无穷的潜力。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的用户规模已经增长到了5.04亿人。就是说全国有差不多三成的人都在看直播。

就拿李佳琦和薇娅这种头部主播来说,一个晚上能创造接近70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还有人算了算,李佳琦和薇娅各自入账10亿元左右。

直播带货这个行业变得无比风光,仿佛广袤无垠的沃土,你随便挖都能淘出金子,无数人趋之若鹜。

然而人们眼中这条快速致富的捷径,真的有这么好走吗?直播大时代下的每一个个体,又是否如外界传言的这样光鲜亮丽?

对此,荔枝应该深有体会。

“只要能赚钱,我什么苦都能吃”

纵观荔枝的人生历程,她能够成功,离不开她个人的努力、胆识与时代赋予的红利。

荔枝其实是毕业自211高校法语专业的天之骄子。毕业找工作的时候,面试官问她:“你能不能吃苦?”

荔枝斩钉截铁地回答:“能!只要能赚钱,我什么苦都能吃。

于是她成功进了一家国企,被长期外派到了非洲做法语翻译,月薪达到12000元。这个工资水平已经足够让大多数人羡慕了。

在国企工作,就约等于稳定,是无数人挤破头都抢不来的职业。可是最终,荔枝还是顶着巨大压力辞职了。因为她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比所谓的一份稳定工作还要多得多。

家人不解,她便承诺道:“我一定会挣到比我在这家企业更多的钱。”

为了能实现这个诺言,荔枝当过淘女郎,开过淘宝店。比较幸运的是,她在途中踩中了直播带货的风口,最终实现了衣锦还乡。

那时还是四年前。直播约等于“不正经”,不少女主播在镜头前卖弄着姿色,打着擦边球,这个行业被无数人看不起。

荔枝倒是想得很清楚——有钱赚就行了。

那个时候,薇娅接到一通淘宝小二邀请她做主播的电话,以为对方是骗子。李佳琦刚刚入行,在直播间内还会手足无措,害羞紧张。与他们同期的荔枝,已经能够在直播间内游刃有余了。

在直播间内,她笑靥如花地冲着镜头喊道:“39块9,买不买?”

因为之前当淘女郎积攒下来的粉丝,荔枝拥有一定的人气基础。再加上她的勤劳能干,她的工作逐渐步入了正轨。

在旁人看来,直播带货无非就是动动嘴皮子就能创收,非常简单。但其实并非如此。

换作平常人,能够坚持一个小时不停说话就算不错的了。而一次线下商场的带货直播里,荔枝就不间断地工作了10个小时。

暗色的灯光下,她对着镜头持续试用面膜、护肤品、燕窝等各种商品,不断地介绍着。

10个小时下来,她脱妆了,声音也变得嘶哑,但脸上还一如往常地保持着笑容。

最终,她在全场人中销量最高,拿到了一万块的佣金。

旁人问她挣了多少钱,她的手潇洒一挥:“辛苦钱,不值一提。”

2. 繁花似锦中的一把辛酸泪

按理来说,直播带给荔枝如此多的红利,荔枝应该非常热爱这个行业才是。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一则,荔枝似乎一直在承受着“女主播”这个职业带来的偏见,以致于她内心压力重重。

一次醉酒,她借着酒意喊道:“我不需要别人的理解!真正牛的人,是不会有很多人理解他的。”

话里话外,都有平时不被理解的辛酸与苦楚。地位低、没尊严……这也许正是她的工作常态。

二则,荔枝感觉自己的工作不太高端,也感受不到直播带货的价值。

她说道:“直播无非就是网络销售,是最原始的销售方式。限时、限量、秒杀、打折、清仓,其实就跟实体店的套路是一样的。换个场景而已。”

在她看来,直播虽然有价值,但不是她想要的价值。

她甚至自嘲道:“我就是个直播界民工。”

三则,荔枝甚至对这份工作产生了深深的疲惫感。

跟朋友出去吃饭的时候,荔枝问朋友:“疫情来了,为什么直播能够不受影响?”

朋友还没回答,荔枝便自言自语道:“因为这个行业已经习惯了被隔离。像我们这样的主播,基本上过了n年的隔离生活——隔离社会,隔离正常的生活。”

的确,主播的日常就是对着手机屏幕说话。一天下来,其实根本没有个人时间,也没有精力做别的事情。直播间的一方小小天地,就是荔枝数年以来的隔离间。这样的生活,无疑是漫长而枯燥的。

甚至连荔枝非常骄傲的6套房子,也让荔枝陷入了深深的空虚中:“我买这么多套房,其实全部都空着。我从来不住,因为我觉得那里不是我的家。

“我在杭州待了10年了。但杭州不是我的家。”荔枝失落地重复道。

一片火锅的热气中,我们看不清荔枝眼中的情绪。

可见就算已经小有成就,但荔枝如同所有人一样疲惫迷茫。她根本找不到这个职业的方向,甚至已经萌生退意。

跨年那晚,对着在夜空中绽放的烟火,荔枝表示,过完年,就要退出主播这个行业。

3. 结语

不得不承认,直播带货行业的确带来了巨大的产值,让无数人改变了命运,是一个划时代产物。

但荔枝的经历,绝不止是个例。

也许这一刻,就有无数主播顶着厚厚的妆容,在美颜灯下卖力地奉献着自我,同时了失去了自我。

我们需要反思的是, 主播的工作是否存在不合理的地方?到底是腾飞的机会还是压榨人的机器?

荔枝作为主播其实已经足够幸运, 那有些还在苦苦挣扎着等着熬出头的年轻女孩呢?

她们是否面临着更多的困局?她们的青春,是否如同茶叶一般被蒸腾,被过滤?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