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RTE2020教育专场:实时互动如何帮助在线教育提升效率和体验?

创业邦 2020-11-12 15:20

疫情催化下,在线教育加速发展,众多线下机构教育企业转型现象,渗透率认知率直线上升。相关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6月,我国在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4.5亿,较2018年年底增长了2.5亿人。在线教育行业的蓬勃发展,也推动了在线课堂教学场景的多元化。从一对一、小班课、大班课、双师课堂到AI互动课堂,超级小班课的有效提升了在线课堂的教学质量。

10月22日,“RTE2020实时互联网大会”正式开启,此次大会由声网Agora主办,共计持续四天,全面覆盖实时互联网技术、行业、创业、生态等话题。

其中,“教育行业专场”于10月23日在线上开启,邀请到声网Agora教育行业产品负责人仇媛媛、顺为资本合伙人李威、伯索云学堂创始人兼CEO 陈志飞等嘉宾进行主题演讲,Noon Academy 联合创始人及COO Abdulaziz Alsaeed、Pulse,LLC CEO Jeffrey Maguire、

Hallo 联合创始人及CEO Joon Beh、PandaTree 创始人及CEO KrisTina Klausen、火花思维CTO单泽兵、少年得到高级技术总监祖冠群、伯索云学堂创始人&CEO陈志飞、51talk技术总监陈震等嘉宾参与圆桌讨论。

声网Agora教育行业产品负责人仇媛媛:新班型、新玩法提升教学互动体验

在线教育发展到目前的阶段,更加追求效率和效果的平衡。在声网Agora教育行业产品负责人仇媛媛看来,为了追求效率,用更少的优质教师资源去覆盖更多的学生,在线教育班型变得越来越丰富,从1v1、小班课到互动大班课,再到中班、超级小班课等等。另一方面,为了提升教学体验和效果,场景也从传统的录播、直播课,发展到互动直播课、AI直播课。从而,互动的形态也变得越来越多样化,包含了音视频互动、白板/课件互动、答题互动等等。

在线教育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各机构也在互动教学的环节设计上下足了功夫。仇媛媛认为,通过一些新班型和新玩法可以提升在线教育互动体验,盘活在线课堂,从而帮助平台提升留存。例如20-30人的班型,为了增加互动性,可以设计分组PK的环节。一些机构探索了超级小班课模式,实现3v3 PK模式。还有的机构在互动大班课基础上增加了小班分组,通过组内PK互动答题,增加课堂竞争氛围和教学趣味性。

为保证教育行业客户的使用效果,声网现已提出对实时互动体验质量的评估方法、质量保障等级以及相应的赔付方案,推动RTE的行业走向标准化和透明化。声网希望通过XLA体验质量标准,让实时音视频像水和空气一样清澈透明。未来也将不断的迭代XLA标准,推出更贴近教育行业业务的一些质量保障体系。

顺为资本合伙人李威:教育出海是目前的一个短中期机会

顺为资本合伙人李威将其投资逻辑分成了4个板块:探索并抓住新品类的红利;抓住新人群新观念的红利;紧紧沿着短期推动力和长期推动力的道路前进;同时要不断寻找新的产品形态,抓住升级的机遇。

对于在线教育的技术革新,李威认为,现在的很多AI、VR以及MR技术都不是非常成熟,或者使用成本过高。这需要技术层面实现真正的转变,而这个转变有可能在3年之内完成。

在他看来,教育出海是目前的一个短中期机会,海外的华人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其竞争环境也会较国内更友好。但是海外市场的用户比较分散,需要解决低成本获客的问题。

伯索云学堂创始人兼CEO陈志飞:科技让在线教育提升效率和体验

“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之前的教学状态了。”伯索云学堂创始人陈志飞认为,教育机构之所以要做OMO有两个因素至关重要:第一,做OMO是由教育行业属性决定的。教育行业是服务性行业,科技手段可以提升服务效率,巩固教学效果,提升服务粘性。

第二,科技发展让在线教育学的效率和体验感得到了有力保障。由于移动互联网和触屏技术的发展,让人机交互的体验感和效率得到了极大提升。

对于教育机构怎么做OMO,陈志飞认为,“思考规划要系统、复杂,但实践操作要简单、具体。”具体来说,要从实际操作层面结合自己的某一个场景的具体问题入手,用互联网工具去有针对性的解决,例如像课前的场景,老师的教研备课可以通过线上的方式来实现,来形成自己的教研标准化和内容沉淀。

圆桌讨论:怎样吸引用户参与到学习中来?

Noon Academy Co-founder&COO Abdulaziz Alsaeed称,“对于青少年来说,有个同龄人陪伴他学习是个很有动力的事情。在同龄人面前,他们感到犯错的压力较小。如果允许学生们们匿名向老师提问,这样不仅提高了学生们的参与度,还消除了他们的心理障碍。

Pulse,LLC 的CEO Jeffrey Maguire则倾向于从行为变化周期的角度构建度量标准。学员的参与的频率如何,他们最感兴趣的是什么,他们是如何相互交流的,这些行为数据可以帮助机器深入了解用户行为,还可以从行动中看到趋势的变化。

Hallo 联合创始人及CEO Joon Beh分享道,很多英语学习者所面临的首要挑战就是找到开口的机会,而仅facebook上就有超过5000万的英语学习者在寻找练习和说话的机会。目前Hallo在Facebook上有超过一百万的粉丝,在不花任何钱做广告的情况仍然实现了持续增长。

对此,他建议创业者找到用户经常出现的地方,并通过社交媒体将产品的势能不断放大。

PandaTree Founder&CEO KrisTina Klausen

在谈到成人与儿童的学习方式有何不同时PandaTree 创始人及CEO KrisTina Klausen说道,在语言方面,儿童是从自然环境中习得语言的,而成年人则是通过与第一语言的对比中进行语言学习的,成人在寻找语法规则和结构,而儿童则对这个毫无兴趣。

针对这一特性,PandaTree开发了一个学前教育项目,通过歌曲视频和动画来吸引4岁的孩子投入学习状态。

圆桌讨论:疫情后的线上教育模式思考

对于OMO的发展,伯索云学堂创始人&CEO 陈志飞认为,未来的OMO应该是百花齐放的状态。从长远来看,OMO还应该有更多好玩业态模式。当一些线下的场景真正去映射到网络场景的时候,就会出现真正的翻天覆地的重构。但这并不能脱离一个基本原则,即教育行业本身是个服务性的行业,甚至是一个本地属性很强的服务机构。

对于传统的K12培训机构来说,如果能把本地化服务做好,那么谁也挤压不了他们的生存和发展空间。而OMO则会让教育的业态更丰富更多样。

在谈到技术推动业务成长的话题时,火花思维CTO 单泽兵谈到,实时互动首先实现的就是个性化教学,AI和行为识别等技术,都一定程度上强化了个性化教学的能力;此外,这还解决了教育公平性的问题,通过AI和实时互动技术的加持,打破了教学的空间和时间限制,大大提升了服务的承载能力。

少年得到高级技术总监祖冠群认为,线上教育很大的弊端就是无法完全模仿线下的互动和氛围。而且线上教育也非常考验学生的自制力,这都对实时互动技术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他认为,实时性是线上教育的一把钥匙,它可以不断打破与线下教育之间的壁垒。

51talk技术总监陈震认为,OMO是 Online merge offline。我认为整合的过程中是线上和线下边界逐渐模糊,逐步一体化的过程。教育的本质还是服务业,在线教育服务的是老师和学生,不能只侧重一个人群的服务。

在他看来,线下体验店的价值在于降低获客成本,和家长之间建立一个亲密的联系。这对于流量的转化、品牌的建设以及用户群的维护,是一举多得的。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