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互联网出海2020:大变天、进化和硬核闯关

出海瞭望 2021-01-13 11:00

图片来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出海瞭望,作者出海瞭望,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2020年的互联网出海行业,会是什么?

很多人最直观的感受是“惨”。今年6月,印度宣布禁用TikTok(抖音海外版)、Kwai(快手海外版)等59款中国软件,之后这个封杀名单几度增加,前后有超过200个中国App被波及,其中不乏腾讯旗下PUBG MOBILE、阿里UC、欢聚旗下Bigo Live等出海头部应用;7月,TikTok在美国直面被迫“卖身”的难题,并自此上演海外“绝地求生”的曲折剧情。

突然间,互联网出海领域风云巨变,前路似乎充满了风险和挑战。

回看十年前,完全是另外一副景象。

2010年,久邦数码推出GO桌面,并在海外迅速走红,不到两年其全球用户数量达到2.39亿。得益于GO桌面系列的出海成功,3年后,久邦数码成功登陆纳斯达克。

彼时,凭借工具产品在海外称霸的还有猎豹移动、APUS、赤子城科技、触宝等一众出海公司,这些玩家在海外的探索掀起了互联网出海的第一波热潮——工具产品出海。

此后,互联网出海行业几经嬗变,工具退潮,以Bigo Live、TikTok为代表的娱乐、社交产品成为新的排头兵。这一过程中,伴随国内互联网流量的见顶和海外巨大红利的显现,包括阿里、腾讯在内更多巨头和创业者也将目光转向这一领域,“出海”也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新热词。

然而,到了2020年,形势急转突变——充满不确定性的政商环境,明星出海公司的受挫.......中国互联网出海的乐章在激昂了近10年后,进入低潮。

这一年,出海人的日子不好过,整个“出海”行业仿佛一直和“下架”、“被围猎”、“大撤退”等词汇紧紧绑定。只是,一切真的如大家想象中那样“糟糕”吗?

转折

2020年,互联网出海行业原本会以一种更辉煌的姿态载入史册。

回到这一年开头,疫情黑天鹅并没有阻挡住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出去的脚步。

3月12日,在字节跳动成立8周年之际,张一鸣发布内部信,宣告公司组织升级以及中国、海外区业务的正式分离。张一鸣表示,作为字节的全球CEO,自己将把精力放到欧美和其他市场。

此后,字节在海外频繁招兵买马与拟成立TikTok海外总部的计划,更是明确宣告着其推进全球化的决心。作为当下最受关注的互联网新贵,字节的出海决心无疑具有风向标意义。

几乎在同一时间,快手在海外的动作也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旗下短视频产品Snack Video正式亮相外,快手还上线了内嵌“网赚”模式的短视频应用Zynn,并一度登顶美国App Store下载榜单。

一系列动作背后,快手国际化业务明显加速。此前,在快手海外版Kwai推广停滞、海外团队被曝收缩之际,快手曾表示海外业务是公司战略重点,“会无比坚定地走下去”。

“坚定走出去。”在过去一年,这不只是属于巨头的故事,也是众多中国创业者在2020年初定下的信条。

比如,在某社交出海公司负责南亚市场的章磊(化名),年初就订好了前往印度的的航班。

此前,章磊公司的产品早已经打入了印度市场,团队的计划是2020年进一步提升在当地的市场份额。而印度之外,团队还计划继续拓展北美、日韩等地区的业务。

“当时,疫情的形势并不明朗。但我们判断,无论情况如何,人们都需要社交娱乐。我们还是想卯着劲在海外拼一把。”章磊说。

这并不是盲目乐观。事实上,疫情导致“宅家经济”在全球爆发后,游戏、社交、内容等出海赛道进入快速增长通道。

根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0年5月,腾讯PUBG MOBILE吸金1.06亿美元,同比增长33%,刷新国产手游出海收入记录。此外,《万国觉醒》(莉莉丝)、《荒野行动》(网易)等国产游戏海外收入也实现了快速增长。

在社交娱乐方面,根据欢聚集团财报,2020年Q1,BIGO的收入达到近21亿元,同比增长99.3%,而这主要得益于海外直播业务Bigo Live收入的增长。

更值得注意的是,字节出海旗舰应用TikTok此时正势头凶猛。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Sensor Tower,2020年上半年,TikTok下载次数达到6.26亿次,超过Facebook、Instagram、YouTube等应用,位列全球下载榜第一;同一时间段,吸金4.21亿美元的TikTok在全球非游戏类应用中收入排名第三。

此外,《原神》还被苹果官方评选为iPhone年度游戏,这是中国手游首次获得苹果年度应用奖项。

这些成功案例再度证明出海市场依然有巨大潜力。

当然,对出海人来说,前方的道路充满不确定性。

一些市场的打压还在继续。2021年1 月 6 日早间,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本周二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公司和美国人与包括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平台、QQ 钱包、微信支付,以及 QQ、CamScanner、SHAREit、VMate、WPS Office 在内的八种应用程序进行交易。

此外,伴随着出海红利期逐渐结束,接下来的出海难度也将加大。

正如一家出海企业的海外负责人所说,“相比4、5年前,最初的海外流量红利期过去,加上国际关系中的不确定性,如今出海的难度确实提高了不少,对中小团队来说风险也更大。”

但依旧有新的市场等待探索,也会有新的海外机会等待挖掘,中国互联网出海的步伐不会停下。

远航的号角依然在吹响,2021年,我们继续前进。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