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的月之暗面:边缘地带,五城崛起

罗天昊国与城 2021-01-12 07:43

图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罗天昊国与城(ID:luotianhao99),作者 三虎,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人们只能看到59%的月球表面,所以有“月之暗面”一说。

从消费互联网增长放缓到产业互联网快速崛起,中国互联网行业正在进入新周期。

中国互联网明星公司阿里、腾讯、华为、美团、小米等,更多的聚集在北上广深杭,这里是闪亮的舞台。

无论是头部大公司,还是创新独角兽,也大都拥挤在这些城市。

强大的虹吸效应,让人才、资金、机会都往这些城市汇集。

这让人担心马太效应——得到的还会继续得到,失去的仍要不断失去,远离舞台中心的企业如何荒野求生?

月之背面的互联网企业在做什么?

在边缘地区挣扎的互联网企业,因地域不同,每个企业从当地血脉继承的顽强各有不同,所以各自的“挣扎”也有不同的味道。

而这些企业背后的城市,也都在焦灼地寻找自身在互联网产业里的位置,生怕因此“失去十年”或更多。

一、山东故事:老乡,回来送你上市

山东人很自豪,他们总算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家上市互联网企业。

“赤子城科技”(09911.HK),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

作为GDP相当于“泰国+菲律宾+越南”三个国家总量的经济大省,山东仍然为有了第一家互联网上市企业而兴奋不已,山东的各大主流媒体也争相报道。

赤子城这家企业的成长过程,显现了处于边缘地带的互联网企业的长成之路,以及地方政府的野望。

赤子城创始人刘春河,是一个地道的小镇青年,出生在山东滨州黄河岸边的农村。

10年前,在济南北园大街一处不足10平米的出租房内,刘春河开始了创业生涯,之后他选择搬到北京图谋更大发展。

而山东政府想得很简单,打造山东的互联网经济,需要“无中生有”,山东人创建的公司,为什么不能回到山东?

所以,山东政府找到了刘春河:

老乡,回来!

在北上广深你只是配角,

回老家你就是“第一”。

刘春河说,回乡可以,能帮着我解决当前的“关键一跃”——上市吗?

招商的人说,回来你就能知道,家乡现在的服务水准不一样了。

刘春河先试着在济南设立赤子城山东分公司,很快感受到了家乡的诚意与渴望,随着营商环境的改善和数字产业生态体系的完备,山东赤子城正式升级为全球总部。

而赤子城科技回归济南后,上市关键一战,济南政府很给力,后来政府的总结是,拿出了“互联网速度”与“旋风式服务”。

从业务模式看:巨头林立之下,赤子城科技其实是边缘求生,被逼出海。

2013年,刘春河判断国内的流量红利很快会枯竭,而且会越来越集中在腾讯、阿里等巨头手中,求生欲使他把目光放到了海外市场。

海外有着巨大的人口基数,而且中国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已站在全球前沿,有些国家的移动互联程度甚至落后中国10年以上。

然而,那时决策出海的他,甚至还从未踏出过国门,团队也是些“土鳖程序员”。

土鳖公司开辟洋市场,却一下打开了局面。赤子城科技首款产品Solo Launcher,一经发布便在硅谷科技论坛走红,6个月内收获超百万用户,后逐步登上了89个国家及地区应用商店个性化下载榜榜首。

现在,赤子城科技已打造超过70款产品,积累了近8亿用户,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与地区。

除了自主研发APP出海,赤子城科技还搭建了广告平台,帮助中国企业走向海外。2019年上半年,为超过129万款应用提供了变现服务。可以说,赤子城科技已成为中国互联网出海的关键港口。

一个国家崛起的背后,一定会有很多企业走向全世界。

而互联网的伟大,就是重构物理世界的时间与空间,也给了刘春河这样的中国小镇青年以全球机会。

二、重庆故事:猪八戒网的搏命一年

赤子城科技在2019年最后一天跑步上市了,2020年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

这让很多正冲刺上市的互联网公司羡慕妒忌,比如说远在重庆的猪八戒网,一头超龄了的独角兽,也渴求这个“关键一跃”。

赤子城科技是幸运的,疫情是分水岭,2020年许多企业都经历了炼狱般挣扎,苦战求生。

2020年,对猪八戒网也是如此。

2月3日,无法复工,猪八戒网创始人朱明跃开了一个线上大会,告诉数千名员工,账上只有1.5亿现金,仅够发三个月工资,共克时艰,有钱一起花,没钱一起死。

接下来就是拼死一搏。

每天三张表——经营会计表、现金流量表和人才评估表,管事、管钱和管人。

各个部门每天都会拿着三张表检查与复盘,分秒必争,锱铢必较。

背水一战,猪八戒网开了挂,2月份收款就达到了六七千万,是全体员工在家办公实现的;在淡季的3月份实现了单月盈利1500万元,史无前例;4月份开始,每个月盈利规模都是千万级。上半年猪八戒网平台成交量同比增长375.8%,服务商产品销售创2019年以来新高,网站访问量同比增长130.2%,服务商注册同比增长116.8%,全国园区会员销售同比增长36.7%。

2021,新年已至,猪八戒网或许能交出一个更好的答卷。

坊间一度讨论猪八戒网没有竞争对手。

因为最初的“威客”概念出来时,全球都还只是在尝试,朱明跃就一头深扎了进去,漫漫15年!

猪八戒网偏居西南,一直深耕服务交易领域。这个战场巨头们看不见,也看不起。

朱明跃自己也说,他们做的是世界上最烂的生意。

有趣的是,华为在感叹进入了无人区,而猪八戒网可是一开始就进入了无人区。

猪八戒网做成了这个领域的中国最大、也是全球最大的企业,找不到标杆去追随,而同期的竞争对手也都被熬死了,猪八戒网孤独而迷茫。

边缘地带产生的互联网企业,为了冲出重围,往往不走寻常路,苦熬,进化。

猪八戒网一直在折腾,朱明跃的N次腾云计划,不断颠覆自我,不断寻找突破,把公司上下折腾得死去活来。

现在猪八戒网特别爱提,他们能提供高大上的服务,有许多政府、大企业的订单。

但不管愿不愿意承认,中小企业其实才是他们最重要的金字塔塔基。

猪八戒网一直在做的,是一件最有价值的事,就是降低中小企业获取数字化服务的成本。

可以说,猪八戒网就是中小企业服务领域的美团,也是五环外企业服务下沉市场的拼多多,帮助一线服务资源完成下沉,满足低线市场的数字化服务需求。

而中国经济大河奔流,不断涌现的企业,也是他们发展的巨大动力。

一个个企业生生不息,从成长到壮大,围绕创意、营销、开发、知识产权、财税等各种需求全面开花,猪八戒网提供“一站式全生命周期服务产品”,如影随行。

现在,猪八戒网也成为一个互联网重要的基础设施,注册用户2800万,孵化出10万余家公司,带动了100多万人就业,还在全国发展出100余家众创空间。海量的中国实体企业经由猪八戒网线上、线下的基础设施,获客、赋能、变现。

猪八戒网不是没有竞争对手,而是围绕企业服务交易,分别进入到很多领域,也遭遇了各种对手。多线作战,但又自成一体。

2020年8月20日,李克强总理考察了猪八戒网,总理说,猪八戒貌似平凡笨拙,但拙中有智。平凡人有上上智,如果能汇聚起大量平凡人的上上智,那将会成为我们社会和国家多么巨大的财富。每个人悟性不同,各有各的智慧,合在一起就能创造难以想象的奇迹。

2020年是猪八戒网搏命的一年。

重庆,像山东一样,也太需要自己的上市互联网企业。

另外一家在重庆创办,主要创始团队来自中科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院的AI独角兽云从科技,也在冲刺上市。

但令重庆人尴尬的是,已经申报科创板的云从科技,归属地址已经变成广州。

出走了一只独角兽,重庆不想再失去猪八戒网。

三、贵州故事:五线城市开出异样的花

边缘生存,真的很难。

更魔幻的是淘手游这样的企业,这个全国最大的手游交易平台,蛰伏在贵州的兴义。出人意料。

兴义地处贵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可谓五线城市,互联网的“界外之地”。

这里有穿着色彩艳丽的少数民族在节日里载歌载舞,有狂野奔放的斗牛,有高山流水的喝酒。

许多当地人不知“手游”为何物,也不知道这家公司是干嘛的。

无奈之下,创始人杨鹏立了一条规矩,转正的员工必须把自己的爹妈带到公司来参观,请他们看下自己孩子的工作环境,这是一家正经公司。

淘手游就是手游界的“淘宝”,通过这个平台,可以让充进游戏里的钱,在练成高等级账号之后转售他人。

这就像是二手房、二手车一样,是“全产权”交易。

游戏二手交易,特别是账号类交易,是这个行业里最苦、最累的活儿。

其实,淘手游就是“网络富士康”,流水线作业,简单,重复,定时定量。

你只要玩排名前100的游戏,你只要上了服务器排行榜,一个月内淘手游的人最起码找你讲十次话:账号现在值一千了,什么时候卖,你找我啊。

淘手游推广团队的主管,根本不懂游戏,但都是在富士康干过三年的“线长”,管理十几个人,经验丰富,善于监查和质检。

当然,比富士康好的地方是,这些年轻人不用背井离乡,挣得也不少。

2017年,淘手游获得赛伯乐集团1亿人民币B轮融资。

赛伯乐看好手游市场的高速增长,当然赛伯乐也有自己的算盘。

赛伯乐投资集团合伙人黎和生,在谈到为什么投淘手游时,除了赛道、模式等许多高大上的理由外,还透露:

淘手游从贵州起家,成本低,适合当地的就业和创业,且受到国家扶贫政策支持,将来能够优先上市。

四、厦门故事:“千年老亏”赚钱了

月之暗面,许多公司为了上市而奋斗。

然而,上市公司也依然有自己烦恼。

互联网舞台中心之外的厦门,也有自己的互联网担当,那就是在香港上市、当年创造了继腾讯之后第二大IPO的美图。

这是一家为用户,特别是女性用户,带来“美”的公司。

它试图在美与丑之间让人们去相信,任何事物都有美的一面。

2020年对于美图来说,百感交集。

在这个凶险之年,“千年老亏”的美图却盈利了。

2020年上半年,美图营收5.57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0.1%;股东应占经调整净利润2494万元,同比扭亏为盈,去年同期亏损1.74亿元。

上半年,美图所有应用月活用户为2.954亿,较2019年12月上升4.6%。其中,美图秀秀月活跃用户数增长4.2%至1.213亿。

算上2019年第四季度,美图实现了连续3个季度盈利。

美图的CEO吴欣鸿,还有背后号称“厦门互联网教父”的蔡文胜稍稍喘了一口气。

持续亏损,一直是美图之痛。

美图在曲线最漂亮的时候上市,之后面对的问题是:

互联网红利见顶,大河不进水了。

在产品上无法取得突破,美图手机也无法突围,整体进入瓶颈期。

美图的寒冬中,蔡文胜逢人就游说“美图股份价值被严重低估”,他也用脚投票,增持美图股票,试图想让人忘掉他过去曾大幅套现。

经历过巅峰的热油爆烹与低谷的残羹冷炙,美图潜沉许多,坚持走自己的路——整合“变美”生态链,帮助用户全方位变美。

在社区转型、内容创新、用户互动三方面苦下功夫,美图秀秀的用户参与度持续上升。2020上半年的日均使用时长达到15.4分钟,较2019年下半年提升13.2%。

美图的路还很长,“厦门互联网教父”蔡文胜不会轻易屈服。

说起来,厦门的互联网风潮,蔡文胜一定是关键人物。

与北上广深的互联网企业创始人相比,蔡文胜草根出生。他的互联网生意,也是剑走偏锋,从当时的非主流领域——域名投资开始。

许多厦门人跟风,厦门得到“域名之都”的称号,当然那时的厦门人并不以此为荣。

吴欣鸿也是从域名投资杀入互联网的,创业失败之后,加入了蔡文胜的公司,各种探索,终有美图。

蔡文胜虽是草根,但进化能力超强,他甚至能做到,把抢注到的FM365免费送给了联想,以此敲开京城傲慢的互联网顶层人物的圈子。

既有白送域名,也有高价套现。

而2008年,谷歌花了1.2亿元,收购了蔡文胜的265导航网站。

蔡文胜的创业以及财富效应,让很多的厦门人见识到了互联网的力量与魅力,并纷纷跟随。厦门形成了以蔡文胜作为投资人为主的,包括美图公司、飞鱼科技、飞博共创、易名中国等公司在内的互联网圈子。

五、成都故事:独自疗伤

几家欢乐几家愁。

月之暗面,有上市的,有冲击上市的,还有上市被否了的。

这里要说一家被库克翻牌的成都公司。

2016年苹果CEO库克访华,搞了一个座谈会,只有5家科技类公司受邀,其中又只有一家手游公司。

这家公司就是tap4fun,成都尼毕鲁科技。

大国诸城,各显神通,拥抱互联网。

一向风雅的成都发力游戏行业,特别是手游行业。2013-2014年巅峰时期,成都有1000多家手游公司,被称为“千游之城”。

tap4fun就是里边顶级的。

开发的《银河帝国》登上过美国区App store畅销榜首位,成为首款登顶全球最大市场的中国产品;《王者帝国》也登上过中国区App store畅销榜首位;《战地风暴》获评Facebook“年度最佳手游”。

财报向好,一路高歌,库克加持,tap4fun信心满满地准备上市。

image.png

(tap4fun参加苹果CEO库克来京座谈)

从2015年4月正式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开始,三年的鸡血与辛劳,三年的画饼与苦盼,终在2017年被否。

tap4funCEO徐子瞻把微信签名改为“the journey is the reward”——过程即奖励。

IPO失利之后,整个公司紧绷的弦一下断了,队伍消沉,骨干出走,发展缓慢。

上市三年,消沉三年,三年又三年,徐子瞻反思:

做好公司远比做上市公司,要重要得多。

毕竟那几年为了上市,导致决策变形,束手束脚。

他改名言志,把公司名字从“尼毕鲁”改成了“创人所爱”。

过去许多人把“毕”写成“比”,甚至还有领导干脆叫他们“皮皮鲁”公司。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想表达,要创造玩家热爱的东西,也就是要为玩家创造价值。

徐子瞻还反思,很多公司做着做着,就容易被一些套路、诱惑搞得眼花缭乱。但如果把时间拉长,公司的所有回报,一定是用户给你的。

不论你是做游戏公司也好,开面馆也好,都是经营的定海神针。

外部环境也在变,成都本地手游企业都遇到很大挑战,裁员比例达到历史高峰,很多小游戏公司直接就倒闭了。如今,成都手游公司仅剩400多家。

“千游之城”繁华散去,回归寻常。

生存下来的公司,必须在研发中能创新,做出好产品。还要积极完善自身产业链,获取更多的资源和支持。

改名之后的“创人所爱”,有600人,70%的人做研发,在成都和北京有研发团队,海外也有2-3个工作室,一门心思“创人所爱”,没有再提上市。

活下去,等风来。

月之背面的历史机遇

北上广深杭外的互联网企业发展十分不易,巨头留给它们的发挥空间非常狭小,只能差异化竞争。

赤子城科技的刘春河,为了避开巨头,被逼得土鳖出海,开辟了洋战场。

猪八戒网的朱明跃说,他们做的是最烂的生意,却不离不弃,一做15年。

淘手游的杨鹏说,他们就是互联网的富士康,做这个行业里最苦最累的活。

厦门最初的互联网基因萌芽,其实就是“蔡文胜们”做域名买卖,巨头们觉得不是一项正经事业。

成都的tap4fun也要面对“千游之城”泡沫散去,啤酒在哪里?

路不好走。

这些企业背后的城市也充满无限焦虑。

我们其实可以用改革开放的眼光来看互联网发展。

改革开放是从重点城市到沿海城市,而后是内陆城市,非均衡发展是肯定的。

中国太大,总是局部突破,带动全局,全盘跟上。

落后了,这个城市就只能用优惠政策去招商引资,市场换技术,土地换技术,甚至政府变投行,砸重金去赌。成都押注罗永浩的“锤子手机”、李健的“人人车”,都引来争议不断,却不得不做。

所以,这些城市,对于本土生长出来的互联网企业,就分外珍惜。

在当下的中国,每个城市都有一个重要使命:必须找寻到自己在互联网产业链中的地位,一旦失位,整个城市可能会失去发展势能。

一个城市会因为在产业链上扮演的角色而被重新定义,已经发生太多:大到电子商务之于杭州,智能硬件之于深圳;小到小商品集散之于义乌,影视之于横店。

城市因为产业链上的出色表现,而被越来越多人铭记。

所以,未来大量的城市将会被重新定义,机会也是历史性的:

正在发生的奇迹是,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搭建,互联网用户的普及,都在中国的大部分城市提前完成了!

过去人们认为这是产能过剩后的过度投入,现在看来,这样奢侈的底层投入,让大量的互联网二三线城市具备逆袭的基础。

中国城市的互联网骨架基本上搭建完毕,接下来就会发生一生二、二生三、万物生长的爆发。

未来会有很多优秀企业在北上广深杭之外诞生,而这些企业也会带动城市发展。

企业和城市间相互成就,能够孵化优秀企业的城市,本质上就代表着一种产业的落地。而产业的落地和升级,又会带来城市价值的提升。

不管有多难,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全面崛起,正在发生。

当一个城市按照对的方向构建好骨架和血肉,总能吸引到对的人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