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法拉第”的回国路上,没有贾跃亭

格隆汇 2021-01-31 20:40

图片来自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格隆汇app,作者路易十三五,数据支持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017年12月17日,北美大地上,一片荒芜的工厂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当时的报纸是这样描述它的:

刚探头想走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厂房,一只乌鸦从废弃的厂房里扑腾着翅膀飞了出来;一列满载的货运列车呼啸而来,不过它在轨道岔路口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通往这座工厂的轨道上杂草丛生。

图片

这家废弃了16年的工厂,近90万平方英尺的厂房目前只有一个人在打理。他们什么也没有做,里面没有造车的设备,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名安全工程师每天上午9点上班,但他也并非全天都在这里。

如此,谁能想到,四年后的2021年初,从这片厂房走出的公司,竟然要上市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家上市公司的创始人正是“玩砸”了乐视,从中国“落荒而逃”来到美国的老赖——贾跃亭。

最奇幻的是,这家公司上市的时候,它的老板+创始人贾跃亭,已经不再拥有股权与控制权,而降格为自己公司的一名员工。

这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正如它的名字 Far-a-day Future:遥远的未来的一天。

1、赌徒or骗子?

就在2017年乐视网濒临破产之际,一篇文章《贾会计的资本腾挪术》将贾老板发家之路上的各种黑历史,扒了个底掉。

人性如此。理想家与骗子,向来只是一步之遥。做成了,你就是个伟大的理想家;失败了,你就是个欺世盗名的骗子。

的确,在2015年乐视网市值逼近千亿,荣登创业板“一哥”之时的高光瞬间,谁会想到两年后的惨淡结局。

回顾贾老板的创业史,不得不承认,他是个极其善于捕捉风口的人。1995~2002年,他先后涉足煤炭加工、印刷、运输、线材等行业,还办过电脑培训学校,设计业务范围很广,且每次都能很快地捞到一笔钱。

这也正是贾老板性格的缺点:善变、不专一、不掌握核心科技。

2010年前后,贾老板敏锐地捕捉到了“互联网时代”的商机,开始在PPT上规划“互联网生态”的宏伟蓝图,以此打造乐视网帝国。这在当时是个尖端的概念,后来的BAT、美团、华为、小米,大多都是按这个路子走的。

但乐视网的版图过于庞大,而变现模式又无法跑通,于是很快就出现各种问题。2017年,贾老板留下一句“我将一力承担”的豪言突然套现“跑路”,乐视帝国宣告“暴雷”解体。

被坑的债权人欲哭无泪,只得捶胸顿足,其中甚至包括贾老板的山西老乡、2017年给乐视投了150多亿“接盘”的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而贾老板,则“流亡”到了美国继续他的FF造车梦。

而至于千亿市值的乐视,两年之间就轰然倒塌,是不是贾老板通过财技圈钱出来给FF,他的内心世界我们不得而知。但造车有多烧钱,时至今日已经无人不知。可以肯定的是,贾老板“胜利大逃亡”带到美国的钱是不够用的。

更重要的是,一张跨洋机票,真的就能让老贾与乐视这个百足大虫的尸骸以及数以万计的员工、经销商、供应商的怨念彻底切断吗?事实证明:不能

在美国这个市场,你的信用远比你从一家破产公司套出来的金山银山更重要。这大概是农民出身的贾跃亭先前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事情。

对此,外国分析师说得更加直白:法拉第未来的财务资金很大程度依靠主要投资者贾跃亭对于中国上市公司乐视网的股权质押,这导致法两者的财务产生了共振效应,既拖垮了乐视网,也导致法拉第未来公司的造车计划一拖再拖。

其实FF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前后,贾跃亭便已经注册了他的造车公司。当时是全世界第一波“造车”风潮。

但是,贾跃亭在中国的债务问题,却成为阻碍FF获得资金的致命因素。2017年7月10号,几乎就是在贾跃亭降落在北美大地的同时,FF公司宣布因财务问题,放弃在内华达州建设工厂的计划。

事实上,FF本身是一块好资产;但这块好的资产的价值无法释放,归根结底在于两个因素:第一是贾跃亭的债务,第二是贾跃亭其人以及他的性格。

2、好牌玩砸,“贾许”联盟热血决裂

造车,毕竟是一个很火的概念,不论是传统车企还是资本大佬,都在想着如何能够与这个热点沾点边。既然FF本身没有问题,问题在于贾跃亭,那么可不可以通过让贾跃亭出局来控制FF呢?

不是没有这种尝试。

2017~2018年,贾老板亟需找到金主为FF“续命”。正巧,中国地产富商恒大集团老板许家印,此时下定决心要加入新能源汽车赛道。花团锦簇,烈火烹油,两人一拍即合。

2018年6月,恒大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Smart King由香港时颖与贾跃亭等FF原股东合资设立,全资持有“FF美国”和“FF香港”。按照协议,时颖会先投资8亿美元,剩余12亿美元将在此后陆续支付。

但这是一种“同股不同权”的合作——持股45%的恒大健康仅拥有Smart King 12%的投票权,而贾跃亭等FF原股东投票权则高达88%。

贾老板想拿钱,又不想房企有控制权。但这时的贾跃亭,似乎仍旧觉得只有自己才能带领FF走上“回国”之路,不愿意承认自己就是阿克琉斯之踵。

一开始还能风平浪静,但是按照贾老板的烧钱速度,很快,合作就出现了嫌隙

2020年初,恒大交给FF的首付8亿美元,在贾老板的“努力”下很快就烧完了。为了继续运营,一个补充签署的《提前付款协议》突然浮出水面。然而许老板怎么能接受这种对流动性的进一步蚕食呢!

围绕谁违约的问题,双方激烈争论,许老板说贾老板没满足支付条件,贾老板说条件完成但许老板拒不给钱。争吵背后是一场对控制权的争夺,许老板想要切断FF对外融资的渠道,借此控制FF;而贾跃亭坚决不让。

双方甚至闹到对簿公堂的地步。后来贾老板大获全胜,恒大被裁定不能阻止FF从其他渠道融资。恒大从FF的投资中撤了出来。许老板开始自己造车。

恒大投资FF的战略本身没有错,只可惜timing不对。合作就像爱情,错误的时间节点上,不会遇到正确的人。

3、拐点:贾老板变成“贾员工”

至此,又一个大佬“被坑”,已经没有人敢借钱给贾老板了;在中国名声扫地,在美国寸步难行,此时的贾老板终于被逼上绝路。而FF的命运,也是四面楚歌。

2019年10月,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当时有人认为这是贾跃亭想把国内的债务甩掉,轻装上阵。但是国内的债权人岂肯干休。

在经历了漫长的听证与仲裁之后,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终于在2020年5月举行的听证会上获得了加州中区破产重组法院的最终确认和通过,即贾跃亭将全部资产(FF股权)放入债权人信托,将来通过FF股权的价值来偿还债务。

虽然对于“观众”而言,这仍然无异于甩锅,而贾老板给债权人的那封千字长文,买账的人数也有限。但是,在资本市场看来,相当于贾跃亭与FF的“脱钩”。这无疑是好事。因为没人受得了不停地追风口瞎折腾+债务缠身的贾老板。

失去股权的贾跃亭,以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PUO)的身份在FF任职。用他自己的话说,叫做“以员工身份创业”

那么,剩了一个问题,既然贾跃亭不当老板了,那么FF的家,谁来当?

2019年9月,就在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的几乎同时,FF任命了他的新CEO——拥有丰富造车经验的世界著名的电动汽车专家——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

毕福康曾在宝马工作20年,担任集团副总裁,领导包括底盘开发,动力总成开发和企业战略等业务下的一系列关键工程部门。作为宝马i8项目负责人,他也是宝马i8之父,在短短38个月内便成功推出了i8车型,这也是宝马首款插电混动超级跑车。

2017年1月,毕福康加入中国新能源车品牌拜腾。2019年离开拜腾,并经iconiq短暂任职后,最终加入FF。据Breitfeld自己的说法,他和贾跃亭认识已经4年,有着深厚的友谊,也欣赏贾跃亭的梦想^^

且不论其真心几许,但得到Breitfeld这样的业界大牛加盟,无疑为FF提供了强大的背书。

至此,FF终于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

一个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黄金时代,一个大力推动清洁能源的国家,和一个有业界大牛而无贾老板的管理层。

4、新能车“困境反转”的又一案例

2020年初特斯拉入华点燃了新能源市场;而年中蔚来得到合肥市政府投资从而起死回生的案例,为新能源车市场的融资方式提供了“新玩法”

——地方政府通过类似Leverage Buyout的方式为“濒死”的优质新能源车企注资,引导其资本估值走出“逆境反转”的路线。

2018~2019年,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被网友评为“年度最惨人物”。后来在合肥市政府出资70亿元点石成金,叠加配套产业链的全力扶持,再加上蔚来自身管理成本高度瘦身,半年时间公司就重获新生,股价翻了13倍。

合肥光这一票就应该能获得几百亿的股权收益,但对于一个地方政府而言,蔚来的溢出效应远远大过股权收益,比如带来的就业机会,能源汽车的产业链,城市新能源高科技的名片等等。

后来上海市政府与特斯拉之间的对赌协议,也是这个逻辑。如今的FF,仍然这个逻辑。

加盟FF后的毕福康,对FF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厘清了财务和管理问题,带领设计师们花了一年半时间来改进汽车为生产做好准备,彻底告别PPT造车。

1月28日,毕福康乘胜追击,宣布通过借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通过在美股上市的方式融资。此举收获了奇效本次上市能为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

投资方的阵容也堪称豪华:普通股PIPE包括来自美国、欧洲和中国的超过30家长期机构股东,而PIPE基石投资人包括中国排名前三的民营汽车主机厂和中国一线城市(Tier 1 Chinese City)。很多人猜测将会是深圳。

5、结语

多年前,曾经在风口之间反复横跳的贾老板,把FF完成了一团糟。如今,不得不承认,FF的这一场漂亮的翻身仗,打出乎人们意料。

然而令人唏嘘的是,最终的结局,不是贾跃亭把FF带“回国”,而是恰恰相反——FF在没有贾跃亭的情况下完成了“逆风翻盘”,拿到重返中国的“机票”。

“咸鱼翻身”的是FF,但人们却在惊呼贾老板回国。

也许是贾跃亭的光环与怨念都太大太深,以致于掩盖住了FF的真相。但资本市场是理性的,只要贾跃亭还在一天,FF就注定是一地鸡毛、一滩烂泥。贾跃亭一旦确认出局,FF立马得了风水,扶摇直上。

这当真是一个讽刺。

随着FF的估值一升再升,贾老板打包到债权人信托里的资产,也差不多够他抵债了。贾老板与国内的债权人“人债两清”的一天,已经不远了。然而,这样的结局究竟是彩蛋,还是另一个潘多拉的魔盒?

——将来,还完债的贾老板,会不会再次在风口上飞翔,再让自己的“梦想”,带着大家一起“窒息”一次?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