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拿下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后,谁能抢下视频搜索的船桨

向善财经 2021-02-22 18:01

图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投向善财经,作者向善财经,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1998 年,两名斯坦福大学毕业生 Sergey Brin 和 Larry Page(两位 Google 创始人)研发出了创新型搜索技术,并历经数个日夜创造出第一代搜索引擎,命名为谷歌(Google)。

在当时,互联网巨头雅虎本有机会以 100 万美元价格来拿下谷歌,但因没有看清搜索的未来而与谷歌失之交臂,此后追悔莫及。

但我们可以发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巨头们吸收了历史的经验教训,并不敢怠慢这位互联网世界的“先驱”,仍然紧紧盯着搜索业务不肯放手。

近日,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首次公布其搜索活跃用户数,称抖音视频搜索月活用户已超5.5亿。张楠还发布微头条称,未来一年,抖音将加大对搜索的投入力度,欢迎对视频搜索感兴趣的同学加入。

新的互联网环境之下,搜索也开始了自己的蜕变,从根部衍生出了图文搜索、语音搜索、视频搜索等数条分支,那么视频搜索会成为弯道超车的全新机会吗?

时代的“分隔线”——搜索

对于搜索,各个互联网头部企业显然都有各自独特的看法,重视程度也可以从其对于搜索业务的动作中看出。

像字节跳动,就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于搜索的野心。

在2020年3月,字节跳动旗下的头条搜索独立上线,在11月25日,字节跳动一位内部人士表示,“整合了头条、抖音、西瓜等产品线,字节的搜索广告已全量上线,并希望借此挑战百度搜索霸主地位。”近日的最新动作又公布了抖音搜索业务的用户成绩,丝毫不见放松迹象。

阿里对于搜索的态度则有些不温不火,也可以说比较低调。

阿里巴巴旗下智能搜索App夸克想必大家并不陌生,它可以说是阿里搜索业务的“前锋”,存在已久,也不太引人注意。在去年7月,夸克正式宣布推出知识视频产品——Z视频,定位于传播和分享知识。去年11月,夸克又推出了一款知识视频产品——有谱视频健身频道,显然阿里押注更多的还是“视频搜索”。

至于腾讯,更多的是建设微信生态内的搜索。典型如持续升级的搜一搜,可以说是承载着腾讯的搜索梦想。

如今的搜一搜已经聚合了朋友圈、文章、公众号、小程序、音乐、微信指数等大多数服务与内容,如果说早期的搜一搜还是典型的垂类搜索,那么如今的搜一搜很大可能正在朝着通用类搜索迈进。

百度作为搜索老兵自然也不甘落后。

在原有搜索连接信息的基础上聚焦于连接生活场景、连接服务,向价值内容倾斜。并且百度也在往视频搜索方向上加码。就在去年10月,百度推出了“手机百度”的姊妹版——“百度看看”,定位为分享人生、探索世界的综合视频推荐和视频搜索平台,发展方向更加注重视频内容的呈现和延展。

纵观PC互联网阶段,如果以巨头为标志可以把它划分为两个时代。一个是雅虎时代,一个是谷歌时代,典型的分界线是搜索正式登上互联网舞台。

雅虎最开始是作为一个网站目录服务的形式存在,这些目录由当时的“网上冲浪者”手动整理和分类。雅虎也是首个将新闻、体育和财经资讯信息流添加到其目录的网站,之后其目录又覆盖了电子邮件、购物、分类广告、个人交友服务、游戏、旅游等多种服务内容,力求在一个网站囊括互联网能找到的所有内容。

雅虎代表着门户网站的崛起,并借此率先登上了互联网的宝座,在其全盛时期,雅虎市值一度高达 1250 亿美元,对于 20 世纪 90 年代的许多人来说,雅虎就是互联网的代名词。可惜的是,后来雅虎错失了一个又一个良机,其中就包括后来的谷歌。

当信息并不庞大的时候,雅虎这种把内容分类,以目录形式供用户使用还可以接受,但是随着信息的爆炸式增长,用户对信息的准确性、高效性诉求越来越强,门户网站逐渐力有不逮,互联网则顺势从雅虎时代过渡到谷歌时代,也就是说,从目录分类获得信息,过渡到搜索获得信息。

用户不再想着自己去目录里寻找答案,而是希望说出自己目的就能够获得答案,于是搜索成为了用户获得信息更快更准确的入口,就像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曾说过的一句话,“搜索直接连接大脑”。

其实搜索的再次发力同样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标志性事件。

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全网月均MAU11.55亿,月均增速只有1.7%,移动互联网市场已经全面进入存量时代,用户结构趋于稳定。

人口红利的消失让外部流量的获取愈发艰难,移动互联网初期流量如大水漫灌的景象已很难看到,提升流量效率则成为互联网企业竞争的关键所在。

如何守好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怎样精耕细作把每一份流量的价值发挥到极致,是每一个互联网企业都需要考虑的问题,而搜索显然就是一个提高流量效率的利器。

从本质来看,搜索的价值属性正渐由外生性价值转变为内生性价值。

在传统搜索引擎时代,搜索的价值主要来源于外部网站的排名竞价,而如今,搜索则主要为平台内生态服务,

一方面,搜索引擎可以为用户链接生态内的各类内容、服务,强化服务体验;另一方面,用户在搜索数据的同时,数据也标记用户。通过搜索数据优化算法推荐,提高匹配精准度,也实现了流量的精准化运营。

如果从技术角度来看,搜索引擎并没有过时老旧,反而仍在不断的迭代和优化。李彦宏曾在2019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透露,百度搜索在2018年首条的满足率是37%,在2019年末已经达到56%左右,如今想必会更高。

随着搜索与各种新兴技术的结合,搜索方式、输入方式、输出结果都在发生着可见的变化。

例如可穿戴设备、智能语音助手、智能音箱的兴起,让语音搜索也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不过识别并不等于理解,目前的语音搜索还无法完全满足人们的需求。谷歌在2011年推出了图片搜索,如今当你看到某张图片时,已经可以实现以图搜图,进一步满足了用户的搜索需求和体验需求,但使用率仍然较低。

那么互联网头部企业发力的视频搜索的价值又有几何?

视频搜索并不是万金油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想清楚在移动互联网各种生态中视频形态的价值。

对于娱乐平台来说,相比于文字,视频的信息密度更低,更加生动形象,降低了内容消费的门槛,因此大部分人还是更喜欢视频的娱乐方式。

对于电商平台来说,视频综合了声音、图像与文字多种接收方式,调动用户更多的感官,因此,购物短视频目前也已非常流行。

对于知识性平台来说,视频直观易理解,各种教程视频显然相比图文也更加好懂,更容易传播知识和技能。

不过,搜索的前提是拥有大量的信息基础。也就是说,视频搜索崛起的前提需要大量的视频基础。

根据互联网宽带的尼尔森定律:高端用户带宽将以平均每年50%的增幅增长,每21个月带宽速率将增长一倍。幸运的是,中国的基建比较发达,大部分的国民都能享受到优质的网络体验,也为视频内容的爆发带来了机遇。

张楠表示,“过去几年,整个社会的表达、创作都在视频化。作为信息获取最直接的途径,搜索也在视频化。”

不过视频搜索仍然面临两方面的难题。

一方面,视频搜索的难题在于技术。

搜索考验的是对于海量数据的处理以及对于搜索时间的敏感性,也就是说要在极短的时间里从海量的数据中找回可能相关的结果,然后进行排序。

李彦宏曾说:“搜索是百度成功的所有秘密”。在腾讯系、阿里系、头条系、360系的围攻下,百度的搜索引擎能够始终屹立不倒,其搜索技术壁垒由此可见一斑。

目前的文本搜索技术仍然处于持续优化的过程中,至于视频内容更不容易被检索到,只能对标题、tag以及简介等文本形式加以概括并进行检索,也就是说,视频搜索仍然是抱着文本检索的大腿来解决问题,其中不免会产生很多的BUG。

以抖音快手为例,在视频搜索时如何判断原创视频与抄袭视频?越是热点性视频,相关视频越多,如何满足用户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搜索需求?还有,在刷视频的过程中,如果没有收藏,通过搜索再找回也比较困难。

另一方面,视频搜索并不是简单的镶嵌到平台生态内部,而是要考虑到视频搜索是否与平台调性相符。

仍以抖音快手为例,通过中心化的方式精确分发优质内容,让优质内容得到充分的流量,甚至形成病毒式传播,最后得到的产物是粉丝经济。而搜索实际上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流量机制,是为了让更多的长尾小众内容被用户看到,两者不容易结合。

而且,抖音快手在大多数用户眼中,定位仍然是偏娱乐属性的短视频平台。用户来抖音是为了kill time,而搜索的目的是解决问题,为了save time。资深一些的网民都经历过网站和浏览器年代,用户对于搜索行为已非常熟悉。抖音此时如果想要做好视频搜索,就需要经历一个平台内用户搜索行为的市场再教育过程。

最后,抖音降低了视频创作的门槛,其中大部分视频属于用户自制的UGC内容。因此,虽有视频数量,但视频质量也随之下降,而平台内容生态的整体调性甚至影响到了专业创作者。

以专业度较高的车评领域为例,抖音上的资深车评人猴哥说车、小刚学长。快手上的虎哥说车,其粉丝都达到了千万以上。但可以发现,其主页视频内容已经为了照顾用户而走向娱乐化,甚至偏离了车评的方向。

而搜索的目的性更强,对于视频的专业性要求也更高,需要更多的专业性视频的支持,否则搜索体验也不会太好。向善财经的一位朋友反馈道,他曾搜索抖音上美食教程学习制作,由于视频中对于步骤省略太多,多次尝试仍未避免失败的结局。

那这些大V为何没有选择做专业内容呢?据了解,上述车评领域几位大V在入驻抖音快手早期,也曾创作专业化、垂直化的深度视频内容。但是当平台的内容生态里所有事情都以一种娱乐化的方式讲述、呈现、解决时,严肃的事物被排斥,没有人再想听长篇大论的专业知识,也根本没有耐心。

因此,这些大V很难吸引到粉丝,流量变现的效率自然较低,于是他们为了迎合粉丝,只好走娱乐化路线。由此,我们也看到一种现象:任何专业领域的专业人士,在这些泛娱乐化平台都有走向“明星化”的倾向,他们不再输出专业知识,而是个人IP。

至于那些真正对这些专业知识感兴趣的用户也很少使用短视频娱乐平台,因为他们认为:短视频属于快餐文化,基本上不存在除了娱乐以外的任何意义。

由此,我们得出一个可悲的结论:在娱乐化盛行的短视频平台,专业内容创作者会逐渐被娱乐化同质,而专业内容用户则很容易被娱乐化的内容生态劝退,以至于专业化内容生存空间很小,这样环境带来的专业化内容基础或许也很难支撑视频搜索的发展壮大。

可以说视频搜索从根本上背离了抖音等娱乐平台的内容生态与基因定位,因此很难解决。与之相对,以百度为代表的传统搜索巨头们如果聚焦于知识和信息,或许拥有发展视频搜索的良好基因。

根据斯密定理,只有当对某一产品或者服务的需求随着市场范围的扩大增长到一定程度时,专业化的生产者才能实际出现和存在。随着市场范围的扩大,分工和专业化的程度不断提高。

视频搜索虽并不成熟,但是图文搜索已历经多年发展,形成了专业化的成熟产品,以百度为代表的传统搜索巨头们构建出了成熟的专业内容运营机制,长时间的积累下也形成了相应的用户基础。如果其专业内容视频化成功的话,用户的使用习惯过渡到视频搜索也更加简单,用户认可度也更高。

不过短期来看,图文搜索将依然占据搜索的主要份额,毕竟互联网的技术根基HTML就是为了展示图文,互联网上的内容大部分都是以图文方式呈现。

未来随着视频内容“量”的增长与“质”的改善,以及视频搜索市场习惯的养成、技术的成熟,相信视频搜索将接入社交、内容、商品、服务等越来越丰富的生态,其重要性也将逐渐凸显。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