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弹幕与年轻人,正在深刻地改变彼此

李北辰TMT 2021-02-27 12:25

编者按:本文来自李北辰TMT,作者李北辰,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赘婿》无疑是2021年第一部爆款剧。

过去一周,这部剧相关话题频繁登上各大热搜。更值得一提的是,话题“赘婿弹幕”接连几天多次上榜,阅读量超过4亿,让很多人再次感触到弹幕文化的渗透力。

我曾听过一种观点认为,“弹幕文化”的成长土壤,大多只根植在汉语和日语环境,弹幕在欧洲语言文化中不会大规模爆发。最合理的解释是,不同语言阅读弹幕的速度不同:当弹幕快速滚动时,理解汉语这种表意文字,要比理解英语等表音文字快得多,人们读汉字不是逐字地看,而是成区域扫视,一句话里即便几个字的位置颠倒也不影响整体理解,这在英文很难做到。

在东亚,独特的语言文化,造就了独特的弹幕文化,也为视频平添一个全新的信息维度。

所以在我看来,比单一热剧更值得探讨的,是弹幕文化承载的价值,正在悄然变化。

一个郭麒麟,无数个阎鹤祥

作家贾行家说,年轻人热衷于弹幕,同时反映出两种状态:一方面,每个人在以自己为中心选择内容,做出独立的解读和反馈,这能强化自我的存在感;另一方面,他们也形成了群体生活,能通过弹幕共同创造出一种全新的东西来,其中就包括由各种“梗”所构成的语言。

众所周知,“梗”是弹幕文化里最重要的部分。《赘婿》能出圈,直接受益于热梗频现。

这些梗一部分出自内容主创,比如男主角宁毅为解决布料不够的问题,想出了提高定价并让消费者拉朋友帮忙砍价的方法,命名为“拼刀刀”(顺便一提,天眼查APP显示,近日,拼多多关联公司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注册“拼刀刀”商标……)

而弹幕相当于在梗的基础上二次创作。比如宁毅进行顾客服务话术时,“贵客光临,随意挑选,有什么可以帮您”的现代梗,满屏弹幕是“企业文化培训”“王彦霖虽迟但到”等。

同时,弹幕的评论也在制造梗。在宁毅用现代化的语言试探楼舒婉时问“你家WiFi密码是多少,二维码加个好友”。观众在弹幕里也在献计,比如“不如问问健康码”“奇变偶不变”,有网友神回复“万一是红的那不是毁了吗”等等。

其实“梗”字的来历非常有趣,台湾地区演艺界把传统相声里捧哏逗哏的那个“哏”给念错了,再传到大陆,也就将错就错。而考虑到《赘婿》男主角是相声演员出身的郭麒麟,以及他在剧中近乎本色的俏皮出演,我们完全可以说,无数用户在用“弹幕梗”的方式,给郭麒麟“捧哏”,一行行“神弹幕”和“神吐槽”,神似无数个“阎鹤祥”。

我相信,最早是捧哏出身的郭麒麟一定知道,相声界有句俗语,“三分逗七分捧”,这说的是,没有好的捧哏,相声会索然无味。

演完《赘婿》的郭麒麟也一定知道,时至如今,内容创作者和弹幕生产者的关系大抵如此:影视内容主体,加之高价值弹幕形成的合力,才构成一个完整的内容产品。

弹幕文化2.0:从气氛组到互动与共创

不久前,爱奇艺CTO刘文峰在采访时表示,无论是剧集和综艺,还是直播和游戏,在任何文娱疆域,如何通过互动与用户产生更紧密的联系,都是未来产业发展的大课题。

事实上,现在的内容还没有完全像其他互联网领域那样,这中间的鸿沟可能就是互动。“用户的互动是在寻找和内容之间的连接,包括故事,包括情节,包括里面的人,也包括同时在观看这个内容的人,这种连接是在寻找更强的参与感和陪同感”。

这种寻找在弹幕中尤为明显。这也是为什么,弹幕文化承载的价值,正在从1.0版本的气氛组(通常只是哈哈哈哈,叽叽喳喳,缺乏高质量的对话),变成2.0版本的互动共创

先说互动,比如通过弹幕,主动打破影视戏剧中的“第四面墙”(角色和观众之间的隔断),有意识地打破第四面墙是很高级的创造手法。

比如在电影《大佛普拉斯》里,有段情节很有趣,两个男人骑摩托车,一个人说:“你好娘啊,还骑粉色的摩托”,另一人恼羞成怒说:“这是黑白电影,本来你不说谁也不知道我的摩托是粉色的”,这时,电影画面整体依旧是黑白的,但只有那辆摩托车变成粉红色——据说,这种让剧中人“意识”到观众存在的设定,正是因为导演受到了弹幕文化的影响。

通过弹幕打破“第四面墙”,《赘婿》更是深谙此道。比如解释清白时,穿越到古代的宁毅,让观众猝不及防地说了一句:“导演就是这么导的,编剧就是这么写的,这会儿弹幕正在看咱们笑话呢”,这势必会引发宁毅的“自证预言”,一大波弹幕随之而来,极强地增添了内容与观众的互动感。

但在我看来,弹幕文化最大的价值跃迁,来自“共创”。

通过上述热梗不难发现,如今的内容创作,无论是B站上的独立创作者,还是《赘婿》这样的大制作,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是项目发起者,他们把更多的弹幕生产者组织起来,共同创造一个内容产品。

在共创过程中,“项目发起者”负责建构,“弹幕生产者”负责解构。他们之间的分工要彼此渗透,而非互相“拆台”。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弹幕生产者最好不要剧透,有时这需要平台的运营介入,比如龚宇在最近一次财报电话会上表示,爱奇艺推出防剧透弹幕功能上线不到一个月,相关剧透弹幕就已经减少了约30%。

更重要的是,弹幕生产者最好与项目发起者一样,具备较高的质量。不难发现,如果说弹幕1.0版本的“气氛组”,满屏充斥着“哈哈哈哈”和“前方高能”,那么通过《赘婿》可以看到,这些有价值信息的不断累积,会让一部由“视频+弹幕”共创的内容作品不断生长,甚至让它永远都能被注入“当下感”。

就像商业观察者蔡钰所言:“你今天重看昨天看过的一个视频,会发现它比昨天多了30条弹幕,其中2条给这个视频赋予了新的观看视角和意义,明天再看弹幕可能又多了48条。明年再看,可能发现它又被带着明年语境的弹幕给重新诠释了。所以我们把视频+弹幕看作一个产品完全体的话,你可能永远也看不到这个产品彻底制作完成的那一天。

换句话说,如果有更年轻的观众数年后看到《赘婿》,依旧会在那个时刻,产生新的情绪触角,新的解读视角——这种穿越时空的文化现象,我相信任何看过弹幕版《西游记》和《三国演义》的人都不难想象。

没有弹幕的视频是不完整

考虑到习惯关掉弹幕的中年人终将老去,一个愈加明显的趋势是:时代越是向前,一个没有弹幕的视频,就越“不完整”。

如你所知,早些年弹幕文化刚诞生时,往往会被媒体解读为它是年轻人弥补孤寂的方式,那些干涩生硬的“哈哈哈哈”,也的确像是孤独的写照,寂寞的注脚。

但这么多年过去,如今更多的年轻人,将弹幕视为一种真正的情感陪伴。我印象很深,在热播剧《流金岁月》里,伴随着剧情的发展,年轻人围绕“颜值对找工作重要吗”“三观不合有必要在一起吗”等选择题,通过弹幕展开讨论,让外界看到了他们的生活观。

他们发现,自己与无数人其实有着相似的感受体验,在同一个地方欢笑,为同一个人哀伤。对他们来说,一大波高质量弹幕袭来,并不会让影视作品失去代入感,相反,他们时刻被周围人提醒,在手机和平板的方寸之外,还有一个更真实,更有温度的世界。

这么多年过去,弹幕与年轻人,正在深刻地改变彼此。

而我们庆幸这种改变。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