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错失2亿美金后,投中估值300亿美元硅谷独角兽,这个华裔投资人终于“赌”赢了!

创业邦 2021-02-27 21:30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赵晓晓 编辑孔露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18年前,23岁的Garry Tan(Y Combinator 前合伙人)刚大学毕业,谋得了一份在微软做程序经理的工作。

这一年,已经靠 PayPal 发财的彼得·蒂尔(Peter Thiel),又参与创办了一家大数据公司Palantir,继续走他的不寻常之路。

故事发生在一年之后。陈嘉兴受朋友邀请与彼得·蒂尔共进晚餐。在餐桌上,彼得·蒂尔向他发出诚恳的邀请,并开出了一张2亿美元股权的支票,让他从微软辞职加入Palantir。

当时,彼得·蒂尔认为他在微软工作是浪费时间。但Garry Tan却认为,自己刚刚大学毕业,对创业和金融一无所知,微软至少是个科技巨头,再待一年就可以升职加薪,所以拒绝了2亿美元的邀请。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个聪明的决定。“这真是个大错特错的决定,Palantir现在已经超过200亿美元,虽然后来我以10号员工的身份加入了这家公司,但这个教训我一直铭记于心。”Garry Tan曾表示。

Garry Tan是一位在硅谷颇有影响力的投资人,最被人熟知的身份是曾经担任硅谷知名创业孵化器 Y Combinator(以下简称YC)的合伙人和导师,也是大数据公司 Palantire的早期员工、轻博客Posterous(在2012年被Twitter收购)的创始人。

他在2011年加入YC,从2012年开始关注早期投资,他投资过的公司包括Instacart(估值300亿美元,预计2021年上市)、 Flexport、Patron、 Cruise(已被通用汽车收购)等硅谷知名的公司。

对于当时的Garry Tan来说,错失2亿美金或许是件遗憾的事,但这并不是事情的全部,更重要的是——他在23岁与彼得·蒂尔的相遇,给他带了怎样的机遇?对他人生的影响是什么?

在GGV的英文播客Evolving for the Next Billion中,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GGV市场副总裁Christine Hinton与 Y Combinator 前合伙人Garry Tan进行了精彩对话,分享了YC的成长秘诀以及他错失2亿美元的深刻教训。

图片

Y Combinator 前合伙人Garry Tan(图源:网络)

不要犯我犯过的错误

童士豪:从Palantir的早期员工到YC的早期创业顾问,你的职业生涯非常有趣,你是如何开始的?为什么要成为一名风险投资家?

Garry Tan:老实说,我从没想过我会成为一名风险投资家。我一开始是个工程师,在旧金山湾区长大。我喜欢编码,后来我就开始制作网页,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在14岁的时候拿到了人生的第一笔报酬——每小时7美元的工资。

风险投资者的背景大多是经济、金融或者MBA,但我是个工程师,我转行做风投跟我的第一份工作有很大的关系。我对风投的看法是,在一个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的世界里,我们可以帮助创业者创造属于他们的价值和财富,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Christine Hinton:YC从一个鲜为人知的创业项目,成长为硅谷最著名的创业孵化器公司,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Garry Tan:我从我的导师Paul Graham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他是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他非常理解创业公司的需求,是一个很好的领导。Paul曾经说,世界上其实有很多伟大的创造者,他们可能是程序员、工程师、产品、设计师,而这些人最有能力成为创始人。

下棋最重要不是怎么去移动这些棋子,而是怎么聪明地去移动这些棋子。我们要找到这些聪明的创始人,教他们怎么做生意,包括业务层面、管理层面以及如何招聘等,这就是数十亿美元公司的核心,也是我在那里学到的最重要的内容之一。

童士豪:你在2011年以常驻设计师的身份加入YC,并快速成长为合伙人,你是如何胜任这份工作的?YC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Garry Tan:我读到一本书叫《你不必非要给自己找个老板》,这是一本很有力量的书,里面讲到了一些关于工程师或者程序员创业的故事。

过去十几年,大多数创始人都是从工程师起家的,比如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他们都是典型的从工程师到创始人的故事。

这让我意识到,我们不一定非要成为老板,特别是在创业早期,成为一名工程师或者程序员更有意义,因为这是一个逐渐成长的过程。

在第一阶段,我们没有产品,也没有想法,这时候需要看看市场上有什么,选择你的用户,了解他们的需求,去和他们交谈。伟大的创始人都会这么做,他们不断发现问题,最终找到想要实现的目标。这是发散思维。

下一个阶段,找到匹配市场的产品后,我们必须雇用好的团队,必须管理好一切,必须在其他公司从我们手中夺走机会之前抓住机会。这是聚合思维。

这实际上是两个不同的阶段,任何一个创始人都要做好这两个阶段的工作。

童士豪:2003年的时候,你犯了一个让你错失200亿美元的错误,你能和大家分享一下这件事吗?在后期的创业生涯中,它如何帮助你做正确的选择?

Garry Tan:23岁时,我刚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工程专业毕业,那时候创业公司很少,后来我得到了微软的邀请,加入担任Windows Mobile的PM职位,级别是59级,是微软级别最低的员工。

2004年,我的朋友与彼得·蒂尔一起开了家公司,他们邀请我和彼得·蒂尔共进晚餐。那时彼得·蒂尔已经是一位很伟大的企业家了,他还向Facebook投资了50万美元。

随后,彼得·蒂尔邀请我加入Palantir。“你在微软工作一年挣多少钱?”当时我的工资是一年7.2万美元,是程序员工资里最低的。彼得·蒂尔拿出他的支票簿,给我写了一张支票。“去兑现这张支票,然后辞职,我十分确定这对你来说是正确的选择。”

我当时才23岁,对创业和金融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创业这种事情是如何开始的,所以我拒绝了。“非常感谢您,但明年我在微软可能会升到60级。”

事后看来,这真是大错特错的决定,这个错误让我损失了至少2亿美元的股权,Palantir现在的市值达到了200亿美元,甚至不止这么多。(截止发稿Palantir市值为459亿美元)

但我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错误,一年以后我以10号员工的身份加入了这家公司。尽管晚了一点,但我认为人在年轻时都是迷茫的,在你思考该去哪里工作的时候,需要打破思维定势。

在微软工作比较安稳,但很难有冒险的机会。我认为不冒险的人都是傻子,现在科技界唯一的风险就是你不去冒险。早期创业最重要的就是,去做你认为很难做到的事情,敢于挑战和冒险,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图片

Garry Tan(左二)与伙伴在讨论 (图源:网络)

成为一头“紫牛”

童士豪:对于刚毕业或者还未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应该如何开始他们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大公司工作,如何做到与众不同?

Garry Tan:与众不同,成为受众人瞩目的“紫牛”,就像营销大师Seth Godin在其著作《紫牛》(Purple Cow)中提到的,如果你不希望在市场中成为一头默默无闻的黑白奶牛,那就成为一头受众人瞩目的“紫牛”。只有拥有与众不同的产品或者创意,才能在市场中处于领跑地位,取得非同凡响的业绩。

这也意味着,要想成为一头“紫牛”,仅仅成为一个伟大的工程师是不够的,我们经常遇到伟大的工程师,但你必须是一个创造者、领跑者,这样才能创造出与众不同的产品。

当我和年轻人交谈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们,我一路走来犯了很多错误,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童士豪:很多来自顶尖学校的学生,他们会选择在谷歌或一些独角兽企业实习,大学毕业后已经是一个有工作经验的人了。所以学校不仅仅意味着成绩或者更多的聚会,你需要思考你想要什么,如何拥有一段更充实、更丰富的大学经历。

Garry Tan:是的,大学里遇到的一些人很可能就会成为你的联合创始人、你的高管、你一生的亲密朋友。我完全低估了斯坦福大学给我的生活带来的改变,如果我没有去那里,我就不会遇到Peter Thiel,甚至不会有在Palantir工作的机会。

在大学里到处都有这样的机会,但你必须知道去哪里找。社会要求我们成为一个大机器里的小螺丝钉,但我们不是螺丝钉,我们可以创造伟大的事物,这是成为创始人的唯一途径。

Christine Hinton:新事物起步阶段一般都很艰难,你现在在做什么?最近在关注什么大项目?

Garry Tan:我需要做一些符合大趋势的事情。刚起步的创业者或者刚辞职的人经常问我:“嘉兴,你是做风投的,现在什么领域是热门的?”我可以告诉你,但后面的事情你必须自己去面对。

对投资人来说,最大的挑战之一是科技巨头。大型公司的实力惊人,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本和技术,资本的累积又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力量。但初创公司也有反超的机会,如果巨头是《The Empire Strikes Back》(帝国反击战),那么创业公司就是《Return of the Jedi》(绝地归来)。

从另一方面来讲,互联网正在改变世界。但实际上,真正的世界级工程师最多只有50万人,在一个有70亿人口的世界里,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数目,所以伟大的互联网公司是非常罕见的。这需要一个真正擅长这方面的工程师,一个好的团队来打造下一个伟大的公司,这也是为什么初创公司有机会实现反超。

最重要的是,创始人要有一些奇异的想法和与众不同的兴趣,要有很强的好奇心,要成为“一头紫牛”,去追随那些只有你自己才喜欢的东西。

Christine Hinton:当你放眼全球你看到了什么?

童士豪:我同意Garry Tan的观点,互联网渗透率正在上升,疫情期间,科技股的表现优于传统经济股是有原因的,因为技术可以在这段时间内继续增长。

很多人认为,只有新鲜的idea才能创造出更大的价值,但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它也需要时机。Shopify刚开始做的时候,很多人都不认为它会是一家大公司,现在Shopify已经变得越来越强大。我们投资的Wish经过几年的发展,现在也上市了,这都是科技的驱动力。

随着疫情爆发,食品领域的科技化成为焦点。另外,还有自动驾驶以及其他很多的机会和可以做的事情。因此,任何一个你看到的领域和项目,都可能是热门的。但问题是你要做什么?为什么你能做到?你如何以一种创新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就是许多创始人应该花时间去思考的问题,而不仅仅是复制。

Christine Hinton:你们经常谈论的事情就是,找到一个有意思的想法,然后去实现它,但我认为其中一个挑战是,如何成为一个好的领导者?

Garry Tan:一个好的领导需要是一个博学者,伟大的创始人不是天生的,他们绝对是受过教育的,并且还要经历很多困难和挫折。

通常来讲,创始人做了一些很有创意的产品,然后让我们引入专业的管理,帮助他们创业成功,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转变。我们要意识到创始人的可塑性,这意味着人可以成长,可以改变,优秀的创始人可以在经营企业的过程中成长和改变。

作为投资者,我们能做的就是支持并帮助他们,但这需要提升自我意识,唯一的方法就是鼓励创始人真正投入正念,让创业者更加自觉,因为他们是组织的核心,如果他们足够努力,就会看到组织的成长和变化。

Christine Hinton:帮助创始人成长为一个好的领导者,你对此有何看法?

童士豪:我认为做领导肯定是有学问的,实际上没有多少人天生就有这种才能。

传统的企业做大之后,最终都会走上被高盛、摩根士丹利投资的这条路。如果你有能力创造出适合市场的产品,你就有机会赢得继续发展的权利。因为你处在一个快速发展的市场,你就必须要迅速的做出改变。

视频会议软件提供商Zoom的创始人兼CEO 袁征,从1997年WebEx的一名程序员到2011年思科的工程副总裁,到后来创办Zoom并成功上市。

其实很少有人愿意跟一个中国的工程师一起创业,但他带来的价值观,他对事物的看法,还有他全球化的视野,让他取得了大家的信任,他做的很多事情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做正确的事情,走正确的路。所以一个好的领导者,必须遵循一定的价值观和原则。

图片

Zoom创始人袁征 (图源:网络)

绝对不要轻易放弃

Christine Hinton:你在博客上建立了“每日Vlog”计划,分享自己的生活,并且会花很多时间去跟大家沟通交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什么激励你去这么做的?

Garry Tan:我遇到了Casey Neistat,他是YouTube上一个很受欢迎的视频记录者,他坚持每天都会发一条视频,这个规律一直都没有变过,他的作品都是跟生活息息相关的,他的视频每次都会获得数百万次的浏览量。我们看到了他对生活的热爱,就像他自己所说,支持他事业更上一层楼的原因是每天勤奋地工作。

作为一个风投,我的日程安排得很满,每周都要这么做,但是人们的支持对我来说意义重大,他们每周都有10分钟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我尽量不浪费他们的时间,他们会意识到什么是有益的、有价值的,这周学到了什么。我想,这可能对那些想要创业的人会有一些帮助,所以我才这么做。

Christine Hinton:疫情期间,你给创始人的建议是什么?

Garry Tan:在疫情时期,我的建议是给自己18-24个月的缓解周期,如果我们恢复得比这个周期快,那公司就是安全的,如果我们的恢复速度慢,要么接受现状,要么尽你所能成长起来,这是我们给初创企业的建议。

第二个建议是,必须为更长远的事情做好准备,特别在疫情时期,公司的业务增长平缓,疫情过后,如果公司的经营状况还和过去的18个月一样,始终停滞不前,那就应该好好想想该做些什么了。

Christine Hinton:你过去所投的项目中,回报最大的、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个项目?

Garry Tan:到目前为止,Coinbase是我们迄今为止最好的投资。

Coinbas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在2012年6月创立了这家公司,在这之前,他还在Airbn和CarWoo担任工程师。2010年圣诞节,当Brain第一次接触比特币的时候,他就被深深吸引住了,于是决定辞职创业,Coinbase现在已成为比特币领域最大的公司之一。

这是最好的例子,Brian有了一个想法,并且抓住了最好的机会。你真的可以跟随伟大的工程师,看看他们放弃了什么机会,同时又抓住了什么机会,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用生命做赌注。

对于创业者来说,辞职去做一些边缘的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如果你成功了,那么你就会拥有一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

Christine Hinton:你最敬佩的企业家是谁?

Garry Tan:我印象最深刻的是Instacart联合创始人Apoorva Mehta,Instacart 是美国一家杂货配送平台,主要是通过平台代购的模式帮助消费者采购日常杂货。

Mehta 当时错过了YC孵化器申请孵化的截止日期,但他并没有放弃,联系了他在YC的各种人脉,希望他们能把Instacart引荐给YC的几个合伙人,得到跟合伙人见面的机会,但见面过后合伙人的答复都是不行。我是唯一一个给了他机会的人。

为了展示Instacart产品的不同之处,他打开了Instacart的APP,并且在上面下了一个六听啤酒的单,订单的接收人写的是Garry Tan。按照约定的时间,他在一小时之内把啤酒送到了我手里。第二天,我就打电话让Mehta来YC更详细地讨论这个软件。这是YC当年最好的投资之一。

图片

Garry Tan投资的Instacart(图源:网络)

Christine Hinton:你最近读了什么书,有没有值得推荐的?

Garry Tan:我现在正在回顾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 Carol Dweck著作《Mindset》,书中主要讲两种支配我们思维的思维方式——成长型思维(growth mindset)和固定型思维(fixed mindset)。

固定型思维就是认为我们的性格、智力以及能力是天生的,且不可改变;而成长型思维则认为我们的性格、智力以及其他各种方面的能力是可以通过努力改变的。Dweck发现,通过小小的干预,一个人的思维模式就可以改变。

我认为人和大脑都是可塑的,这意味着你可以改变你的思维模式,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你就能重新规划你的生活。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