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怪兽IPO,但陈欧们却笑不出来

蓝媒汇 2021-03-23 09:17

图片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AI蓝媒汇(ID:lanmeih001),作者韩小黄,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共享充电宝在创投圈,是一个有味道的名词。这来源于四年前王思聪与陈欧之间的一个“赌约”。

2017年,王思聪在朋友圈发表对共享充电宝这个项目的感想时,激动地直言“要是能成我直播吃翔,立帖为证”。

随即,投资了街电的陈欧在微博公开“谢谢思聪监督”,并希望不要因“国民老公”的个人情绪而让这个项目不能进入万达。

一时之间,不知是王思聪想要监督共享充电宝,还是陈欧想要监督王思聪吃翔。

图片

总之,这个带有味道的项目不仅顺利进入了各大万达商场,更是即将向着资本市场高歌猛进。只不过这“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名头没有被陈欧抢到,而是落在了怪兽的头上。

3月13日,怪兽充电正式向SEC递交招股书,拟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更早之前的去年7月,小电科技也曾签署上市辅导协议,计划冲刺IPO,争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名头。

持续盈利、冲刺上市的结果,不知道是否符合王思聪心中“成了”的标准,但无论如何,这场缺席了街电的资本狂欢,也让陈欧笑不出来。

这场关于吃翔的赌约中,没有赢家。

模式跑通

事实上不光是王思聪以“翔”相逼,共享充电宝这个模式刚刚出现的时候,确实有很多声音表示并不看好。

有投资人质疑它模式过于简单,没有多大想象力;有技术人员断言,电池技术的革新,会在两年内彻底消灭充电宝这个产品;也有消费者嘴硬,“自己买一个随身带着它不香吗,干嘛非要花钱租?”

但这不妨碍共享充电宝“黑红”路线的成功。

图片

仅以怪兽为例,四年间其共计完成了6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25亿元,其中不乏阿里巴巴、小米科技、高瓴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的身影。

可见,资本从未因王思聪的一句偏见,而放弃对共享充电宝的追捧。

用户也没有等来电池技术的革新,终究在资本的调教下选择“屈服”。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规模保持快速增长,达到3.07亿人。

而根据怪兽的招股书数据显示,其截至2020年底,公司已经构建了包含超过66.4万点位的共享充电网络,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19亿。

运营数据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以怪兽为例的财务数据的公开,一定程度上向外界证明了,这个曾经被外界极其不看好的模式,已经完成了自我造血能力。

根据怪兽发布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怪兽的全年总收入达到28亿元,同比增长39%,净利润为7543万元,而这个数字在2019年全年为1.67亿元,骤降了55%。

怪兽并未解释净利润骤降的原因,外界也普遍质疑:虽然其营收增速明显,但净利润增长疲乏,终究没有展现出其资本市场“性感”的一面。

但那是怪兽们接下来需要面临的课题,至少从目前来看,共享充电宝的故事确实是讲通了。

盈利能力存在硬伤

讲通是一回事,讲好又是另一回事了。

伴随着怪兽财务数据的公布,共享充电宝的故事不够精彩,也成为了业内的一个普遍共识。

首先就是营收结构单一。

招股书显示,2020年怪兽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收入达到27亿元,占比总营收达到96.5%,排在第二位的是移动电源销售和小部分其他业务共计营收9782万元,占比总营收3.5%。

这样的营收占比,一方面证明了共享充电宝营收结构过于单一,抗风险能力较弱,另一方面也证实了其本质上靠租赁业务支撑的传统基因,与共享经济提倡的流量经济、撮合效率等几乎不沾边。

更重要的是,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并不算强。

仍以怪兽为例,伴随着共享充电网络的扩张和注册用户规模的攀升,公司的盈利能力却不增反降。招股书显示,公司的毛利率由2019年的85.54%下降至2020年的84.67%,净利率则由8.24%下降至2.68%。

一方面,毛利率和净利率的巨大差异,来自于怪兽对营销驱动的依赖。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95亿美元和3.25亿美元,分别占营收的67.2%和75%。

另一方面,利润率的双下降也昭示着盈利能力接近天花板。

众所周知,包括怪兽在内的几乎所有共享充电宝业务,都是靠涨价来驱动盈利的。

截至目前包括街电、怪兽、小电、美团等共享充电宝的起步价已经由原来的0.5-1元/小时,上涨到1.5-2元/小时,在旅游景区内等特殊地段甚至可以达到5-10元/每小时。

图片

“去年在青城山旅游的时候,手机没电了本来想租个充电宝,结果被5元/小时的价格迅速劝退。”一位用户告诉AI蓝媒汇,“如果持续这样涨价,还不如回归到自己带充电宝的时代。”

亦有专家评价共享充电宝涨价行为时判断:如果持续涨价,可能导致消费者逃离。

想象力有限

任何产品都存在一定的价格天花板。提高客单价可以解决盈利问题,却不是长久之策,重要的还是优化营收结构,及时找到支撑业绩的“第二条腿”。

但显然,怪兽这个名为移动电源销售的“第二条腿”,尚不足以支撑投资人想要的想象力。

一个容易被外界忽略的事实在于,即便受到资本热捧,怪兽充电在估值方面尚未跻身独角兽行列。

根据《2020胡润中国瞪羚企业》榜单显示,怪兽充电获胡润“中国高成长性企业”认证,位列三年内最有可能达到独角兽级十亿美金估值的“准独角兽”企业。

一同上榜的还有“三电一兽”的另一玩家小电科技,陈欧投资的街电并未上榜。根据各类研报的数据显示,街电的估值在9-13亿元左右。

整个行业尚处于“准独角兽”级别,想象力有限。

那么问题在于,共享充电宝的想象力应该在哪?至少披上了“共享经济”的外衣,就势必需要具备撮合交易、提升效率、流量变现等四两拨千斤式的商业逻辑。

但从怪兽的财务数据中,这些内容均未被体现,有的还是靠营销驱动、租金收入的传统模式,算不上新鲜。

包括2.19亿用户规模所产生的流量价值,亦未体现。

所以,即便是普遍盈利、运营规模扩张、冲刺IPO等“好消息”传来,共享充电宝的故事讲通了,却讲得不够精彩。

但不管怎么说,“成”确实算得上“成了”,王思聪那场有味道的直播,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