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百度向左,新浪向右:他们能重回舞台中心吗?

极点商业 2021-03-24 16:16

编者按:本文来自极点商业评论,作者刘珊珊 编辑杨铭,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中国最大搜索引擎公司,中国真正意义上第一家赴美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不约而同选择在同一天,命运十字路口向左走或向右走,其目的只有一个:重回舞台中心。

这是一个时代的开始,还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我们回家了”、“二次出发,二次创业”、“一家心中有着远大理想的小公司。”

或许是巧合,就在百度正式登陆港交所二次上市,52岁李彦宏侃侃而谈、向外界大表创业初心的同日(3月23日),比李彦宏大3岁的新浪董事长曹国伟,也向全体员工发布内部信,官宣新浪正式从纳斯达克退市完成私有化。

新浪由此成为一家由新浪董事长曹国伟、新浪管理层共同控制的私人企业。曹国伟也被网友称为“从最初打工仔,变成了和李彦宏一样的主人。”

百度,中国最大搜索引擎公司;新浪,中国真正意义上第一家赴美上市的互联网公司。

十多年前,他们都曾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成功的代表,是中国互联网企业不容忽视的重要力量;十多年后,他们都成了外界眼中的“掉队”代表——前者市值被戏称为 “一度”,成为衡量中国科技公司们市值的基本单位;后者更为落魄,私有化前已经快挤不进互联网市值排名前50强。

现在,他们不约而同选择在同一天,在命运十字路口选择向左走或向右走:百度欲通过港交所二次上市寻求市场价值重估,新浪则通过私有化推进多元化发展。

总结起来,两者目的相同:想重回舞台中心。

不过,如同李彦宏“身处这样一个不确定的年代”所说,外界和资本市场对他们的未来仍然充满巨大怀疑:百度港交所上市首日盘中跌破发行价,造车、造芯片,智能云、无人驾驶汽车仍不能打动投资者;新浪喊出了“多元化”口号却至今仍没公布任何新的方向。

多年成功代表,一朝没落

2000年前后,国内资本市场处于发展阶段,纳斯达克交易所无疑是企业上市的不二之选。

这一年4月,当刚成立的百度还在寻找未来发展之路时,新浪作为第一家以VIE(可变利益实体)架构上市的国内门户网站,登陆纳斯达克,一时风光无两。

VIE模式成功解决了一个难题:ICP不得有外资成分的前提下,一家互联网公司如何去海外上市。此后网易、搜狐、百度、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公司纷纷通过“新浪模式”赴美上市,至今影响深远。

短暂风光后,2001年互联网泡沫来临,新浪股价跌到1美元谷底,新浪由此陷入股权之争。新浪创始人王志东被公司董事会扫地出门,接棒者正是1999年加入,从首席财务官到首席技术官的曹国伟。

但股权分散问题就此成为困扰新浪多年的历史遗留问题。后来曹国伟曾坦言:

外界评论网易是丁磊的,搜狐是张朝阳的,腾讯是马化腾的,而新浪是无主之地,没有真正的老板。由于股权分散,时常受到外部资本的骚扰,以及是否敢做长线的质疑。

相比新浪曾多次发生控制权之争,百度显然是李彦宏和其妻子马东敏说了算。虽然对外界而言,百度是一家搜索公司,新浪是门户综合网站,两者直接竞争并不多,不过外界鲜为人知的是,新浪正是将百度推上前台、转型竞价排名商业模式的原因之一。

据坊间传闻,2002年,百度和新浪曾有过撕逼,百度那时候还是技术服务商,新浪搜索由百度提供技术支持。在新浪拖欠百度技术服务费后,李彦宏一怒之下停掉新浪的搜索接口,彼时媒体都认为百度疯了,互联网霸主新浪分分钟捏死百度——这就是李彦宏后来摔电话,决心推出竞价排名自己做用户的主要原因之一。

2005年8月5日,高歌猛进的百度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上演让人瞠目结舌的造富神话。同年,资本市场上演轰动一时的“盛大收购案”,盛大陈天桥两天买入新浪19.5%的股份试图夺得新浪控制权,最终曹国伟通过“股东购股权计划”(即“毒丸计划”)击退盛大走到台前。

可以肯定的是在那些年,新浪、百度都是最为引人注目的互联网上市公司。

不过,与很多互联网公司剑拔弩张不同,新浪和百度业务、市场的直接竞争并不多——2005年6月,新浪发布“爱问”搜索引擎,但由于市场占有率、用户体验都与百度搜索差异太大,爱问搜索连陪太子读书的地位都谈不上,搜索市场仍是百度和谷歌的两强争霸。

2009年9月,新浪微博悄然上线,曹国伟在微博推广初期,召集了一大批名人进驻微博,从而吸引了大批用户。同年,李彦宏在竞价排名争议后亮相春晚,并很快将在谷歌搜索退出中国后迎来霸主之位。

这样的风光在2011年达到巅峰。2011年4月,新浪冲到了147.12美元的历史最高股价。同年,用凤巢代替竞价排名后虽仍备受争议的百度,它的股价在2006年到2011年直接飞涨了接近2300%。

不过,随着社交媒体兴起、新浪拆分微博,今日头条诞生、百度错失移动互联网,新浪和百度这对老牌互联网巨头,都迎来了命运转折点。

时代一旦错过,就不再回来

移动互联网浪潮席卷而至,电商、门户、社交、无线终端、自媒体、短视频……瞬息万变时代背后,是无数红利与风口。

这些红利与风口,却不属于PC时代的门户网站。有投资人士就认为,从移动社交兴起那天开始,资本市场便进入了门户估值为零的时代,搜狐、网易相继陷入成长低迷期,新浪也不例外,在分拆微博以及其他业务和投资、现金流后,新浪门户业务估值为负。

网易丁磊在战略上放弃了正面战场,专注于网游、音乐业务。搜狐张朝阳则多面布局,从输入法、网游到视频四处出击,却始终找不到决胜业务。排名门户第一的新浪最为尴尬,在分2014年分拆微博独立上市之后,游戏、视频、音乐、电商……这些风口上的产业都不见新浪身影。

没有人能永远坐拥一座金矿,所谓巨头的领先也只是朝夕之间就可能发生变化。百度也是如此,战略上的傲慢和漠视,百度在移动互联网失去了存在感。2017年12月,李彦宏在接受美国《连线》杂志采访时就坦承,百度已经错过了移动互联网,“在移动时代,我们并没有什么可以再努力的了”。

错失移动互联网的最直接后果是,新浪、百度的营收结构太单一,抗风险能力太弱——两者营收都太过于依赖于广告。比如2016年魏则西事件,搜索护城河渐渐失去优势,让百度广告业务遭受重创,当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百度营收出现负增长,也就是那时开始从BTA阵营掉队。

甚至2020 年前三季度,其广告收入还分别下滑20%、8% 及 1%。直到2020年Q4 季度,百度核心广告收入才终于重回增长,仅增加 2.5%至207 亿元。

不过,即便百度非核心广告收入有了大幅增长,但其基本盘仍然是广告收入,占总营收比重超过70%。

时代一旦错过,就不再回来。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结果,是难以跳出广告单一营收模式的风险,导致市场估值“不达预期”,市值落后于阿里腾讯等老牌互联网巨头,以及京东、美团、拼多多等新秀——作为对比,按照港股市值计算,百度市值如今约为腾讯大约1/9,阿里的约1/7,而且大幅落后于京东、拼多多。

事实上,在多元化商业模式上,百度也试图切入各种业务,布局电商、团购、教育、医疗等赛道,弥补移动端业务的短板。比如以19亿美元高价收购91无线,投入200亿元布局O2O,这些尝试均以失败告终;以及在2019年,试图通过信息流确立托管页策略,将整个线上营销及服务流程完全闭环在百度站内,但从用户端而言,这个策略却几乎无人明确感知,也就难以转化更多商业价值。

对新浪而言同样如此。中国各种社交APP涌现, 过去位列四大门户的腾讯、网易,其业绩已经主要来自社交、在线游戏等,但广告收入仍为新浪的重中之重,当电子商务、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各种移动APP分化,广告投放量也会减少,新浪疲态难以避免。即便是新浪微博,其同比增也连续7个季度呈现下滑,并在2019年Q4季度首次到达负值。

所以,广告不能带来更多现金流后,从商业价值角度而言,也可以理解,在人工智能、无人驾驶、云计算、5G等成为业界公认未来趋势之下,百度为何在回港上市的招股书中,将定位从原来的“搜索”变为“具有强大互联网基础的领先的人工智能公司”。

一个细节可以看出李彦宏对AI的重视:自拉拢陆奇,将百度业务押注AI后,每年百度 AI 开发者大会上,总能看到李彦宏的身影,甚至在百度宣布 “All in AI”战略的 2017 年,亲自开着百度无人车上了北京五环路,为百度 Apollo 计划站台,为此还收到了一张罚单。

其目的,不过是希望改变其广告商形象,重新回到科技公司的行列,如此才会有更大的市场估值。

回归舞台中心绝非坦途

如今,随着百度港交所二次上市,曾经的BAT在港股聚齐。至于私有化的新浪,恐怕注定也是要走二次上市这条路,只是A股、港股还是科创板,目前尚无定论。

那么,百度、新浪真的能够获得应有市场估值,顺利重返舞台中心吗?

表面来看,自去年以来,中概股就遭到了一轮集体做空。趣头条、拼多多、爱奇艺、跟谁学等频遭做空机构狙击,中概股确实存在被低估或者严重低估表象。

因此,无论是百度回归港交所,还是新浪私有化后未来二次上市,都有望获得更高估值。

必须承认,当前百度AI战略布局已逐渐深入:百度大脑、百度智能云、小度、百度Apollo业务线逐渐完整,AI商业化进程已明显加速,这部分业务价值未来想象空间颇多。

最具想象力的是,百度还与吉利合作,直接下场造车,这是当前所有跨界巨头都蜂拥进入的资本市场;百度旗下人工智能(AI)芯片部门“昆仑”还完成了独立分拆,并获新一轮融资,估值高达20亿美元。根据李彦宏在2021年最新内部信中透露,百度昆仑1量产已超过2万片,并实现了应用部署,预计昆仑2将在2021年上半年量产,其性能将比昆仑1再提升3倍。

另外截至目前,百度AI在专利数、飞桨深度学习开源平台、AI日调用量、开发者生态规模、AI Cloud等各方面都位列行业第一。

“今天,我们站在一个新的起跑线上。在百度最初的10年,我们专注于搜索引擎技术的开发;最近10年,我们在深度学习、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自动驾驶、AI芯片等前沿领域投资,让我们成为一个拥有强大互联网基础的领先AI公司。”在发表致辞时,李彦宏就如此表示。

那么,上述种种利好,还让百度在港交所二次上市首日,就遭遇破发,其实只说明一个简单道理:AI也好,无人驾驶也罢,绝不是一条坦途,资本市场对于这个资本故事并非完全看好。

这意味着,无论是百度本身,还是外界鼓吹者,都需要冷静。都必须正视的是,在百度AI和驾驶业务大规模落地之前,百度当前业绩增长天花板仍有限,引以为傲的 AI 业务仍处于初级阶段,贡献百度核心广告收入大头的广告信息流收入,仍未突破增长瓶颈。

展望新浪的未来,同样如此。私有化后的新浪将获得更大自由度,沉疴已久的管理层股权有望进一步集中,据说新增长点将是新浪财经、新浪金融以及新浪体育等垂直业务——此前,新浪财经独立上市消息在业内流传甚久。

如果这就是新浪私有化的多元化,恐怕也太没想象力。在微群、微友、密友、微米、微博故事、红豆、爱动、绿洲等一系列社交试验均告失败后,即便是新浪财经独立上市,在当前大环境下,又能让新浪找回昔日荣光吗?

毕竟,在资本市场上,新浪此前估值的依赖——微博,超过86%的营收,同样来自广告。并且,在用户体验持续下降之后,微博广告营销收入同比增速已经连续7个季度呈现下滑,甚至在2019年Q4季度首次到达负值。

徘徊在十字路口,李彦宏说走向星辰大海,曹国伟说“新浪私有化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拓未来”。

何去何从,向左还是向右,时间会给予答案。多年前,李彦宏在《二十度》纪录片中也有类似描述:

没有一个人是神,能够一眼就看透终局到底是什么。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