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快手上市之后的第一份财报还是很不错的

互联网怪盗团 2021-03-24 08:12

图源:图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怪盗团(ID: TMTphantom),作者裴培,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快手交出了上市之后的第一份财报:2020年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2.7%(全年增长50.2%),毛利同比增长83.5%,经调整的净亏损同比有所收窄。附带说一句,看到高达1166亿元的年度亏损,很多人会大吃一惊——但这是上市导致的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的结果,很多海外上市公司都会出现这个现象,没有什么经营意义,也不涉及现金流出。

对于快手这样的大型互联网平台,市场关心的无非是三个方面:用户,商业化,以及成本。如果上述三项有两项能交出不错的答卷,市场就会很满意。在我看来,快手的第一份财报,在这三项上面都可以达到优良水平,所以市场应该会非常满意。下面一个一个说。

用户方面:

上季度快手APP平均DAU 2.71亿,同比增长32%;

快手APP平均MAU 4.76亿,同比增长23%;

快手APP日均使用时长89.9分钟,同比增长18%;

2020年全年,快手旗下所有APP及小程序的平均DAU 3.08亿,MAU 7.77亿,均创下历史新高。

显然,市场不必担心快手在竞争对手的夹击之下,丧失用户基础了。要知道,2020年抖音的市场推广投入也很巨大,新兴的微信视频号更是不断攻城拔寨。很多人担心,快手会被微信视频号夺走下沉市场,被抖音夺走一二线城市市场,就连B站也能分走一点快手的流量——现在财报证伪了上述观点。不但用户数量在增长,用户时长也在增长,这说明快手的用户黏性仍在提升。在短视频的“三国杀”当中,快手仍然处于一个良好的战略位置。

肯定会有人争辩说,快手的用户增量是巨大的市场推广投入换来的,买来的流量不稀罕;快手销售及市场费用的迅速增长,似乎证明了他们的观点。然而,如果我们看得更仔细一点,就会发现:2020年四季度,快手的销售费率环比已经开始下降;过去四个季度,销售费用总额的增速是越来越慢的。另外,市场推广投入不能解释为何快手的用户时长也提升了。要知道,绝大部分竞争对手都做不到用户总数和用户时长的同时大幅提升。

曾经有一段时间,由于抖音增长很快,市场主流意见对快手的怀疑之声很大。但是,自从2019年以来,快手成功稳住了阵脚,通过持续的产品迭代、精细化的运营,实现了用户圈层的扩大和差异化。凡是杀不死它的,就会使它更强大。

商业化方面:

上季度线上营销(广告)收入同比增长170%,成为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直播收入同比下降7%;

其他服务收入同比增长831%,主要是电商业务扩张所致。

上述收入数字让乐观者和悲观者都有充分的自信理由。乐观者会说:“你们不是说快手不符合广告主的口味吗?现在快手广告已经做起来了!”悲观者则会说:“是啊,可是如何解释直播收入的下滑呢?”相信这也会是资本市场未来几个季度反复争议的话题。

在我看来,2020年以前快手依赖直播打赏收入,本来就是一种权宜之计。因为广告业务尚在发展之中,产品形态也尚未对广告进行适应,直播打赏成为了一种自然的商业化选择。但是,广告市场明显比直播打赏大得多,也更符合可持续发展的需求。快手极速版这个新产品的崛起,也大大增加了广告库存。经历了过去一年的高速增长,快手的广告收入仍然与抖音有很大差距(我估计比抖音低60%以上),这恰恰说明了快手广告还处于发展初期。

电商业务收入的增长是两种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快手电商的GMV仍在剧增,这符合直播电商持续发展的潮流;另一方面,在上市前,快手一直在对直播商家让利,实际货币化率极低。按照官方规定,快手商家需要支付大约5%的技术服务费(根据商品品类与特性有区别);但是,招股书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的实际服务费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就是快手平台让利的结果。如果我没有算错,直到上个季度,快手电商业务的实际货币化率仍然低于1%——这个数字远远低于淘宝和拼多多,我估计也低于抖音电商。

我的结论是,快手不仅有能力从广告和电商业务获得大笔收入,而且至今仍在克制过度商业化的冲动。如果快手APP的广告负载率能够提升一个百分点,或者电商货币化率能够提升一个百分点,就将带来立竿见影的收入增长。在未来几个季度,投资人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快手的收入增速,因为这不是做不做得到的问题,而是想不想做的问题。

至于直播打赏,仍将作为一个重要的业务持续下去,但很可能不再是快手的增长重心。从财报我们可以看到,由于主播分成机制的存在,直播打赏的毛利率是低于广告和电商业务的。将商业化的重心从直播转到其他方面,也符合投资人的长期诉求。

成本方面:

上季度毛利率同比上升7.9个百分点,也就是成本率下降7.9个百分点;

销售及市场费用仍在同比大幅增长,但是增速逐季度放缓;

研发费用同比增长172%,占收入的比重接近14%。

首先,毛利率的扩张很大程度上是由收入重心的转向导致的——我在上文提到过,广告和电商业务的毛利率天然就高于直播打赏。毛利率的上升,直接导致了快手上季度Non-GAAP亏损额的同比收窄。如果这个趋势持续下去,快手在2022年再次实现盈利是有可能的。

销售及市场费用的扩张速度很快,但是仍在情理之中。我们需要理解: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是依靠省钱成为市场霸主的。该花钱的时候就得花钱,该做增长的时候就得做增长。今年春节期间,虽然竞争对手的市场活动更激进,但是快手的用户增速一点也不慢,尤其是快手极速版经常在各大应用商店霸榜。我预计,快手的销售费率很可能稳定在目前的37.5%水平上,不会再有很大的上升。

研发费用的上升则是值得鼓励的,因为其中很多费用投向了人工智能、大数据及其他先进技术领域。要提高广告推送的精准度,就要开发更好的算法;要提升用户体验,就要更了解用户的偏好。很多互联网公司的研发费率均低于10%,实在不符合所谓高科技企业的定位;快手目前的研发费用超过13%,如果继续上升,市场应该表示欢迎。

综上所述,我认为快手上市之后的第一份财报,在用户层面可以打80分,收入层面可以打90分,成本层面可以打85分。市面上有些人的期望值可能更高,但是这份财报已经超过了我本人的预期。更重要的是,这份财报说明快手走在正确的发展道路上,做出了符合自身长远利益的选择。

当快手于2013年7月改版为短视频社区时,“短视频”还不是一个热门概念,它的竞争对手主要还是秒拍、美拍、小咖秀。2016年,快手成为了国内第一个MAU突破1亿的短视频应用,成为媒体报道的焦点;2017年,快手又成为了国内第一个DAU突破1亿的短视频应用。2018-19年,在抖音快速崛起的压力之下,快手稳住了阵脚,实现了持续增长,并且开始吸收竞争对手的优点。2020年,即便抖音和微信视频号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快手仍然没有走下坡路,反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新的增长途径。

没有人能够预测很长时间的未来。我也不知道3-5年之后,国内短视频乃至整个内容社区市场的情况会是怎么样的。但是,快手的这份财报,应该能让它的员工、管理层和投资人睡一个好觉,证明了快手具备极强的适应环境的能力。希望它的未来能够走得更好。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