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新浪退市,没上热搜

华商韬略 2021-03-26 07:38

编者按:本文来源华商韬略,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3月23日,当年在三大门户中率先上市的新浪,率先从美国退市了。操刀者,还是当年踢开纳斯达克大门的曹国伟。

相比当年上市的盛况,财经舆论界的反应太过安静,发明了热搜的人,发生这么大的事,连个热搜都没上。这也可以理解,20余年过去,很多事情都变了。

但曹国伟,还是那个习惯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1999年9月,计划赴美上市的新浪,正接受普华永道的审计。

结果负责项目的会计师突然病倒,身为主管的曹国伟只好亲自跑一趟。没想到,从此他的命运便与新浪连在了一起。

此时的曹国伟正处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两家美国公司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举棋不定之下,他想让当时的新浪COO茅道临来帮他参谋参谋。

结果,茅道临马上建议:“要不来新浪试试吧。”要上市的新浪正好缺个CFO。

有茅道临引荐,曹国伟挨个与CEO王志东、中国区总经理汪延见面。他事后回忆,感觉新浪高层都是“脑子很清楚、极聪明的人”。

与汪延的初见最具戏剧性,汪延着急出差,原计划只谈3分钟,结果两人相见恨晚,聊了20多分钟,汪延才匆匆离去。

深思熟虑两天后,曹国伟最终决定加盟新浪,担任财务副总裁(CFO)。

曹国伟本以为,新浪上市这事很容易,等真正运作起来才发现,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根据当年的中国电信法规,外商不得介入中国的电信产业,可新浪偏偏拿了美国风投的钱、赶着赴美上市。百般无奈下,汪延天天在信息产业部、证监会等部委守领导、求放过,但法律的事没商量。

这时,亲手操刀过雅虎、甲骨文等企业上市的曹国伟为新浪指了条明路。

简单说来,就是先在开曼群岛注册一家A公司,以此作为美国上市主体;然后,注册一家空壳公司B(通常在香港),A对B实现100%控股;最后,B与国内实际运营的C公司(真正拥有中国电信牌照的实体公司),签署一系列的股权、业务等控制协议,实现A对C的实际控制及报表合并。

这是个开天辟地的创举。由于赴美上市的不是新浪实体,根本不需要中国监管当局批准,一举破解了这个“世纪难题”。

当然,美国方面的审批也并非一帆风顺。美国证监会也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上市方式,为确保万无一失,曹国伟不仅亲手把上市公司文件翻译成英文,还经历了面谈三次、八易其稿,才终于满足了国内外法规的双重要求。

曹国伟不禁感慨,参与过很多企业上市,“没见过新浪这么难的”。

2000年4月,新浪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概股的先驱。此后搜狐、网易、百度、腾讯乃至阿里巴巴等巨头上市也都采用此模式,即后来为人们所熟知的VIE架构,也被称为“新浪架构”,可谓造福大半个中国互联网。

仅此一项,曹国伟就值得被彪炳史册。

曹国伟本想着新浪上市就“闪人”,结果赶上互联网泡沫破裂,只好边料理公司财务,边承担起与美国投资者沟通交流的角色。

那是新浪最晦暗不堪的时期。即便新浪股价惨跌到1美元,不少人还固守着“只赚流量不赚钱”的互联网思维,而不从资本市场的角度考虑问题。

此时的曹国伟展现出出人意料的“狠劲”:只要不赚钱,哪怕CEO点头的项目都不让做。由于CFO手握“一票否决权”,大批不靠谱的合约全“毁”在曹国伟手里。

在曹国伟主导下,新浪迅速展开一系列并购:2003年收购无线增值服务商讯龙,当年贡献的利润就超过收购价,新浪利润大涨两三倍;2004年再买网兴,奠定了新浪在无线业务上的霸主地位。

可是,无线业务刚崛起,广告业务又遭遇危机。

这块业务占新浪总营收的70%以上,最重最难、不容失败。于是,新浪给曹国伟兼了个COO(首席运营官)头衔,决定让他去“堵枪眼”。

曹国伟很快发现,由于新浪拥有“第一门户”的优势地位,广告销售们每天在单位接电话坐等生意上门,就足以完成目标工作量。如此不思进取的状态,销售主管竟对曹国伟声称,“广告销售任务量已达极限”。

在曹国伟看来,要是在某领域不打算做老大,这公司就根本没有希望。

曹国伟立刻赶走了毫无斗志的销售主管,重新制定层层加码的工作量,让过惯了好日子的销售员大呼“受不了”。大批人员纷纷解职,曹国伟干脆重建团队,再度梳理广告销售流程和数据库系统,深挖新浪垂直频道页面的广告潜力。

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终于见到了成效。2004年全年,新浪广告营收突破5亿,增长率高达59%,全面大幅超越竞争对手。面对曹国伟的“数字化高压”,不少人在怨声载道的同时也承认,新浪的业绩正强劲增长。

然而,就在新浪发布2004年财报之际,一场奇袭却骤然而来。

2005年2月8日,新浪发布2004年财报当晚,“中国首富”陈天桥决意动手。接连两天,盛大以21.5美元的价格狂吞新浪19.5%的股份。

一场史无前例的并购大战就这样突然打响。

此时,新浪在资本市场就是个赤裸裸的“花姑娘”:品牌优秀、股权分散,2004年净营收大增75%,净利润大涨110%。

这在虎狼出没的资本市场,等于脸上赫然写着“你咬我呀”!即便陈天桥不出手,新浪被资本狙击也是命中之劫。

2月19日,“胜券在握”的陈天桥本想礼节性地通知新浪CEO汪延,没想到汪延手机关机,只好拨通了曹国伟的电话。很快,盛大正式宣布:新浪已有了新主人。

此时,曹国伟正带着家人在澳大利亚度假,听闻消息,他毫不吃惊。之前新浪股票异常放量,早就令曹国伟心生疑惑。按常理,新浪也只能束手就擒。

哪知三天后,曹国伟竟亲手“炼”出一颗反收购“毒丸”。

所谓“毒丸”,是指公司在遭遇收购威胁时,为其他股东设置的低价购入计划。“新浪毒丸”的设置是,只要盛大再增持0.5%的股票,其他股东就有权半价购入新股,以大量稀释盛大的两成股份。对手如果一意孤行继续增持,则要付出惨重代价。

盛大在“毒丸”面前不得不止步,媒体曾脑补起曹国伟在并购反击战的壮怀传奇。实际上,这个务实的上海男人对盛大没有丝毫反感,“人家对我们有兴趣,不妨谈一谈”,“毒丸”不过是用来跟盛大谈判的筹码。

按曹国伟的想法,陈天桥要是出价每股30美元以上,那都不用谈,直接卖好了。

当然,陈天桥想过“霸王硬上弓”,从雅虎引入10亿美元碾压“毒丸”。但雅虎又提出3年后拥有新浪的苛刻条件,最终谈崩。风云际会下,曹国伟的“毒丸”发挥出最大“药效”,盛大这笔股权,最终只能以获得8000万美元投资收益了事。

一场史无前例的资本交锋,让曹国伟的卓越能力显露无疑,他注定要被推上更广阔的人生舞台。

2005年9月,曹国伟被任命为新浪总裁兼首席财务官,消息一出,股价立涨;2006年5月,曹国伟出任新浪CEO,花旗马上将新浪评级从“出售”升为“持有”。

从此,新浪进入“曹国伟时代”。

对新浪人来说,这种安排毫不意外。多年来,新浪CEO走马灯似的换了三任,CFO却始终是曹国伟一人。除了首席技术官没干过,他广告、运营、内容、财务、资本运作全干遍。“在新浪,只有CEO管不到的地方,没有曹国伟管不到的地方。”

“玩命”是曹国伟一贯的工作风格。忙活新浪上市时,每天工作16小时是家常便饭,一年签署上万份文件则是工作日常,连续6年不休假更是常人不能理解。

加上他行事低调,为人自信,在派系林立的新浪,是少有的能被各派都接受的人选。

但接不接CEO,理性的曹国伟却想了半年。

新浪号称“第一门户”,但在风云变幻的互联网业界,已处于不温不火的境地。

搜索不敌百度,游戏不如盛大、九城,电商、社交分别被阿里、腾讯碾压,网络社区也被天涯、西祠胡同超越……多年来,新浪干的还是攒点击量、赚广告费的老买卖。

未来怎么走,是摆在新任CEO面前的大难题。

搞并购曾是逆转业绩的拿手好戏,拿下讯龙、网兴正是曹国伟的得意之作,但这并非百试百灵:见网游赚钱,就和NCsoft搞了个《天堂》;看QQ崛起,又收了UC;瞧见淘宝红火,跟雅虎就凑了个一拍网……新浪这些“不务正业”的投资,全打了水漂。

曹国伟最终认定,新浪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内容+广告”,除此之外,都是作死。

基于这样的“聚焦战略”,2005年,曹国伟把大部分人力财力全砸进了博客。

当时,国内的专业博客网站遍地开花,新浪已然丧失先机。曹国伟却亲自挂帅管博客,要求新浪员工上上下下挂指标,到处拉名人来开博。突破口一旦选定,新浪便一举打造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博客大社群。

全中国的网民很快发现,成千上万的明星名人突然就涌进了新浪博客,迅速掀起了草根与名人互动的狂潮。像徐静蕾“老徐的博客”更是一炮而红,流量飙升至世界第一。名人的带动下,新浪博客注册人数很快上千万,2006年三季度更实现单日访问量破亿。

汹涌的广告订单奔着新浪博客澎湃而来;庞大的流量伴随超预期的业绩,直接刺激新浪股票开启一轮跨年大涨……曹国伟聚焦博客的战略,实现了难以想象的成功。

然而,一场天不遂人愿的大并购,却改变了曹国伟和一群人的共同命运。

2008年12月,当曹国伟与江南春签下新浪与分众的并购换股协议时,大概永远都无法料算到之后剧情的神反转。

对江南春和分众传媒来说,2008年是遭受金融危机和企业信任双重打击的艰难之年。这家中国最大的楼宇广告传媒公司业绩一落千丈、股价飞流直下,曹国伟却看透其内在价值,闪电般出手将并购敲定。

由于种种原因,并购案被否决,江南春归隐田园的退休计划就此作罢。重出江湖的江南春心有不甘,决定全面增持股份后再继续打拼。

曹国伟被江南春的增持举动所震撼:在职业经理人的位置上,自己已经做到了极致,今后的人生想要继续挑战,或许就应该转换角色。

三天后,曹国伟下定决心实施MBO(管理层收购),成为新浪真正的新主人。曹国伟立即与董事会沟通,又召集高管商量,所有人几乎愿意押上全部身家。

曹国伟亲自操刀MBO计划,大约要动用1.8亿美元完成9.42%的股份收购,可新浪管理层只能凑出5000万美元。关键时刻,曹国伟说服中信资本、红杉中国、方源资本三家私募基金相助,1.3亿美元就此解决。

2009年9月28日,曹国伟与新浪管理层成为第一大股东,成功完成中国互联网企业首次MBO。无限欣喜的背后,却充满了质疑。曹国伟和管理层以身家性命相搏,甚至动用私募杠杆,增持价却高达30美元,万一赔了可咋办?

然而,算无遗策的曹国伟,早早就看透了一切。

2009年10月16日,中国房产信息集团(CRIC)登陆纳斯达克。这家与新浪似乎没有一毛钱关系的企业,正是新浪乐居与易居中国拆分整合、打包上市的结果,新浪在CRIC中占三分之一的股权。

虽然金融危机的阴霾未散,CRIC上市当天却大涨18.33%,市值冲破20亿美元。新浪的资产一夜净增6.6亿美元。曹国伟用“非常理想、非常圆满、非常完美”来形容这次上市。

待到投资人明了CRIC的玄机,新浪股价已冲上45美元的高位,比MBO时高出一大截。

而曹国伟敢于出手的底气就在于,CRIC将成新浪成长的新模式:只要有合适的资产,就会拿来分拆上市。

一连串资本运作的同时,新浪博客最风光的日子已悄然过去,新浪不得不继续寻求新的增长点。

2009年初,曹国伟第一次见到一款叫“朋友”的社交网络内测产品,但“两小时没听明白核心卖点是什么”,他立刻要求砍掉繁杂功能,专注网络社交。这就是即将震撼中国的新浪微博。

8月底,新浪微博内测时,风头正劲的“饭否”因内容监管不力被强制关闭。曹国伟却认定这是MBO之后的“创业项目”,铁了心迎难而上要干成这件事。

当他向大学同学、光线传媒老总王长田推荐微博时,王长田不禁疑惑:“140字能说什么?”曹国伟却内心笃定:微博必将改变世界。

最狂野的想象都没有现实奔放。新浪微博推出仅一年,用户爆发性地冲破1亿。

所有竞争对手突然恐慌起来,张朝阳高喊着要“把江山夺回来”,马化腾表示对腾讯微博的投入上不封顶,连网易微博、百度说吧也来插上一脚。但曹国伟坚信,新浪微博的超级规模与原发生态,是阻碍竞争对手的绝佳壁垒。

起初与博客类似,新浪微博大打名人精英牌,极大地带动了人气。于是,姚晨取代徐静蕾成就新一代“微博女王”,任志强、潘石屹的“微博二人转”深刻影响地产经济。

微博渐成社会舆论风向标,亿万中国人得以见证“围观改变中国”的力量。

微博的崛起让新浪股价冲破百元大关,但坐拥3亿用户却变现乏力,成了困扰曹国伟多年的大难题。2013年4月,微博引入阿里巴巴战略投资,立即带来了首个季度盈利,商业化曙光乍现。

但随之而来的大量广告和汹涌僵尸粉,令用户体验急速下降。不少“微博重度患者”表示:昔日充满新鲜乐趣的微博,成了给淘宝导流的超级“蘑菇街”。即便新浪微博在2014年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但面对微信的持续火爆,微博似乎大势已去。

直到新浪微博发布2016年财报时,人们才突然发现,这个被很多人“遗忘”的社交网络,去年总营收竟高达43.83亿,净利润大涨180%。

当时人们认为,在互联网史上,几乎没哪个产品能沉寂之后再度崛起,微博“衰弱”不过只是个假象。曹国伟坚信,微博与微信有本质区别,差异化竞争才是出路,“最大的对手还是我们自己”。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微博月活跃用户数为5.21亿,较上年同期净增约500万;平均日活跃用户数为2.25亿,较上年同期净增约300万。

65后、天蝎座的曹国伟,在很多人看来,低调得让人看不透。

上大学时,当别人都沉浸在学习中时,曹国伟就利用自己摄影协会会长的“职务之便”,拿学校的冲洗设备干起洗照片的小生意,迅速小赚一笔,被同学认定为“天生的商人”。

资本操作,曹国伟也一直有他独有的思维和模式。

2015年6月-11月,在外界对微博一片看衰、中概股惨遭血洗之际,曹国伟却以定增质押方式,耗资4.6亿美元狂买1100万股新浪新股,巩固了第一大股东地位。

结果,新浪股价被迅速“腰斩”,曹国伟一度浮亏20%。然而,持续向好的经营让这笔投资终获回报,曹国伟不到两年合计大赚7.2亿美元(约49亿人民币),妥妥成为新晋“股神”。

3月23日,新浪完成私有化,曹国伟也被认为是其背后最重要的推动者。

据了解,新浪私有化在2019年就有预兆。2019年6月,新浪宣布与曹国伟达成了认购协议,在交易完成后曹国伟成为新浪大股东,占比16.02%。

2020年7月6日,新浪又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了董事长兼CEO曹国伟持有的控股公司New Wave不具约束力的私有化要约,建立以每股41美元的价格通过现金的方式收购其尚未拥有的公司所有已发行股份。

一系列的举动已向市场传递出明确信号:曹国伟希望掌握更多的主动权,以减少私有化决策的阻力。

对于私有化的原因,曹国伟在公司内部信中表示,此前,由于历史原因,新浪与微博作为母公司和子公司同为上市公司,形成了不甚合理的资本架构,私有化一方面将理顺新浪的资本架构,另一方面也为新浪集团未来更加多元化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

曹国伟还称,新浪私有化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用一个新的架构更好地去开拓未来。同时,新浪未来将加大投资力度,加快并购步伐,实现业务多元化发展。

数据显示,2000年上市的新浪退市时市值仅为25.96亿美元,而2014年上市的微博市值已达到了118.80亿美元,前者市值只有后者1/5的体量。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