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12名UP主共同敲钟,市值约3000亿港元,B站二次上市带来了什么新故事?

创业邦 2021-03-29 11:04

作者丨解夏

编辑丨及轶嵘

题图丨图虫网

3月29日,哔哩哔哩(下称B站或bilibili)正式登陆港交所,股票代码为9626,开盘价为790港元/股,较808港元发行价低2.23%,这是哔哩哔哩第二次登陆资本市场。

5年前,被主流媒体聚焦的B站,还没有进入主流文化圈,但今天若要研究年轻人,这个月活2亿的平台是绝对绕不开的,两次登陆资本市场,它的文化价值和社会属性再次被放到聚光灯下。

2018年B站在美上市时,董事长兼CEO陈睿将象征B站的“2233娘”手办赠予纳斯达克交易所高级副总裁Bob McCooey,上市直播间瞬间被“98亿”弹幕刷屏。“98亿”是B站的一个梗,因标号为2233的手办在淘宝拍卖最高竞价达98亿元而产生(最终并未以此价格成交)。

梗是B站文化之一,二次敲钟前,B站有了一个新梗:B站招股书中,将“哔哩哔哩”写成“百度集团”,字样甚为扎眼,也被网友称为“抄了百度作业”,B站解释称是与百度使用了同一家世达律所。

这对投资者情绪似乎也带来一些影响,盘中一度跌超5%,截至发稿,B站每股789港元,总市值约3000亿港元。

目前B站四大股东持股比例共计超过四成,腾讯及阿里分别位列第二和第四大股东。其中,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和总裁徐逸分别持股比例为14.2%和8%,腾讯和阿里旗下淘宝分别持股12.4%和6.7%。

这一次,B站邀请12名UP主一同参与敲钟仪式,陈睿在敲钟现场说到,视频必然会成为互联网内容的主流,视频创作会渗透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中国将会出现上千万名有才华的UP主,他们能创作出精品视频内容,乘着“视频化”大潮,传遍全球。

Bilibili诞生

B站诞生了很多梗,如用爱发电、AWSL、火钳刘明、前方高能预警,早些时候,他们的梗你可能根本看不懂,像233、FFF、prpr、今天的风甚是喧嚣。

就连“哔哩哔哩”这个名字也是个梗,它来源于创始人徐逸最喜欢的动漫角色的绰号。

B站成立于2009年6月26日,比新浪微博诞生还要早2个月。

当时,中文二次元聚集地A站(Acfun)内部发生矛盾,导致长时间处于宕机状态,作为A站早期资深用户,也同时还是一名大学生的徐逸,用了三天时间制作了一个叫MikuFans的网站,来接纳热爱二次元又无法访问A站的用户,Miku指的是虚拟偶像初音未来,Fans则是粉丝的意思。

进入2010年,小米、美团、爱奇艺成立,微博大战、千团大战、3Q大战相继爆发,开心网、人人网合并,乐视、优酷、当当上市,中国互联网领域好不热闹。

这年1月,MikuFans正式更名为Bilibili,B站迎来第一个关键节点。8月份,它的虚拟形象22娘和33娘诞生,成为B站“看板娘”。

早期B站有2万名用户,陈睿就是其中之一。这位热爱二次元的70后猎豹移动高管,被B站的氛围吸引,每天都会看B站半小时以上,起初他不知道这是一个90后、00后的聚集地,后来他回忆说,“没有想到B站上小伙伴这么年轻,到了后面才发现大多数年龄都比我要年轻”。

2011年,陈睿给徐逸发了一封邮件,两人在杭州见面,相谈甚欢,陈睿出于对B站的喜爱,表达了想投资B站的意向,却遭到徐逸的拒绝,拒绝的原因很简单:B站只是个个人网站,用户少、没有证,投资亏了怎么办。

不过,因为用户增长太快了,B站需要更多的服务器,徐逸最后还是接受了这笔天使投资。当时,B站也没有什么财务部门,公司里的一些账目还是陈睿请人来厘清的。

此后两年,B站流量几乎每年都翻倍,体量早已超过A站,开始被投资圈关注。IDG在2013年完成对B站的A轮投资,成为其最早的机构投资者,并在A+轮和B轮继续追投。

IDG资本合伙人童晨向创业邦回忆,2013年中旬,IDG资本正在内部做当下年轻群体的市场调研,发现很多大学生都在用B站,所以便接触到B站团队。当时B站核心团队包括徐逸在内一共只有4个人,但DAU已经有一两百万了。

在童晨看来,“徐逸是一个超级好的产品经理,非常懂那个年龄段的用户喜欢什么东西。”

经徐逸介绍,童晨和B站天使投资人陈睿见面。

第一次聊完后,IDG团队就对陈睿有了一些基本判断。当时的时代背景,很难找到一个80年左右、有经验、有思考深度、且深爱这个行业的团队领导者,陈睿不仅有格局,而且对新事物的敏锐度和把握度都非常好。

为了让陈睿更顺利地融入到B站团队,IDG为此专门设计了一套股权激励方案。在B站和IDG的合力推动下,陈睿从猎豹辞职,全职加入B站创业。

历经金山软件和猎豹移动的两次上市,陈睿的心态变得更好,这是他“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他还拉来了当时猎豹的同事李旎,担任B站的副董事长和COO。

IDG进入后,从产品、招聘、股权激励设计、外部资源引荐,乃至探讨投资并购、竞争策略等,都给予B站多方面的帮助。

IDG在A+轮和B轮继续追投,持续多轮支持,童晨对创业邦说,陈睿和徐逸的配合完美,B站发展速度很快,“很明显看到公司以快速发展的态势往前走”。

此后几轮融资中,B站获得掌趣科技、腾讯、华人文化、H Capital、正心谷创新资本等机构投资,融资额超过3.5亿美元。在美上市后,腾讯再度加持B站,阿里战略投资,就连索尼也不愿错过,在2020年投入4亿美元。

文化“破圈”,版图扩张

2013年,也就是优酷土豆合并后的一年,其策略重心转向PGC。UGC内容式微,一些内容生产者被B站“收留”,而B站十分重视个人创作者,在这里他们被称为“UP主”。

到2020年第四季度,B站月均活跃UP主数量达190万,同比增长88%;月均视频投稿量达590万,同比增长109%。

早期B站一直采用邀请制,不定期开放注册,确保社区用户是趣味相投的。到2014年时,B站也只有4个分区,动画、游戏、音乐和娱乐,这些高度集中的二次元文化内容和用户,令B站的社区氛围异常浓厚。

陈睿加入后,B站多线扩散,多方位合作,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在线上,推出Bilibili拜年纪,举办跨年晚会,推出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推出纪录片,与欢喜传媒合作推出影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与索尼旗下Aniplex在动画版权采购方面展开合作,购买东京电视台动画版权,与美国Discovery达成了深度合作,丰富自身版权库和内容库,就连共青团中央也成为B站UP主。

在线下,B站举办各类大型活动,如BML、二次元游戏大会、Bilibili World线下漫展等。

B站的触角探向更多领域,涉及动漫、游戏、影视、电竞、音频、电商等,它还冠名过CBA篮球队。

全盘联动,加速了B站“破圈”速度。目前,B站分区超过20个,月活跃用户数超过2亿,陈睿提出,到2023年,B站月活用户将达到4亿。

投资也是B站“破圈”的战略举措,目前,B站已经有了一张丰富的投资版图。2015年完成C轮和D轮融资后,B站加速对外投资步伐,目前投资数量已超过100家,多集中于文娱领域,与自身业务强关联。

其中游戏公司超过24家,早期投资的公司有享游、御宅科技、黑细胞等,随着投资加速,近两年所投游戏公司数量占比接近总数的一半,包括掌派科技、Access!、时之砂、猫之日、影之月等公司,大部分是二次元游戏。

截止2020年,B站举办了三届百大UP主颁奖典礼,其中,游戏一直是主力分区,2018和2019年是上榜UP主占比最大的分区。

在电竞领域,B站拿下《英雄联盟》独家直播版权,投资多家电竞公司,包括电竞直播公司大鹅文化和拥有电竞MCN机构“叁月半”的众沃文化,大鹅文化旗下有难言、浣熊君等签约艺人,知名游戏解说小苍、remember记得、Rita、希然等都是叁月半旗下艺人。

由内容生态延伸,B站向动漫公司的投资数量也有20余家,不亚于游戏领域投资,包括在B站大火的《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制作方翼下之风,爆火国漫《一人之下》制作方绘梦动画,《魁拔》《从前有座灵剑山》制作方鲜漫动漫等,这些也都在B站国创计划之中。

四面出击的B站,目前靠游戏、增值服务、广告和电商四项业务“恰饭”,2020年收入达到120亿元,市值一度突破500亿美元。不过,B站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去年净亏30亿,同比扩大131%,这与B站推广策略密切相关,其销售及推广费用投入就高达34.9亿元。

扩张进程寄存了B站的商业野望,随着版图拓展和业务多元化,B站“破圈”争议声也越来越大。

对于B站“破圈”带来的争议,童晨对创业邦说,B站成长不能被单纯地称为“破圈”,而是原来画下的圈在扩大。它是围绕用户的一个需求横向拓展,去满足更多其他需求。

此番港交所二次上市,在争议、期望并存的语境下,进击的B站不只是一个商业现象,也再次成为一种文化现象。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