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好莱坞,别把流媒体当「二胎」抢着生

壹娱观察 2021-04-12 17:32

图源:图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作者大娱乐家,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在ViacomCBS因配售新股导致股价大跌,连带着爱奇艺、腾讯音乐等一众中概股遭殃之前,这家老牌电信娱乐巨头已经“闷声发大财”有一段时间了。而支撑起其它过去一个多月以来股价暴涨超过170%的正是又一家全新流媒体平台——Paramount+。

根据ViacomCBS的说法,此次高位配售新股也是要为接下来Paramount+的内容储备筹措资金。当然就现在来说,除了《海绵宝宝》《星际迷航》等版权内容外,“Paramount+原创”几乎还处在一片空白。

但ViacomCBS与Discovery这两家前后脚推出流媒体服务的内容公司,随着股价像过山车起伏之后,也开始逐渐让人意识到当下流媒体是否已经成为了一个过热的概念。

图片

ViacomCBS近半年股价

在Paramount+入局后,曾经的好莱坞传统“五大”,只剩下索尼哥伦比亚没有一个全新的流媒体平台了。

另一边,随着美国疫情开始向好,影院生意似乎迎来了曙光,《哥斯拉大战金刚》4850万美元的开画成绩甚至已经超过了之前正常年景的《哥斯拉2:怪兽之王》,上映十天后的6000万票房成绩就已经打破了《信条》保持的疫情期间北美票房纪录。没有流媒体平台的索尼影业,转头就靠卖电影版权从Netflix手上挣到了大把现金。

同时,没有流媒体平台的索尼影业,转头就靠卖电影版权从Netflix手上挣到了大把现金。

而越来越多的流媒体平台反而开始让用户感到困惑,纷乱的内容版权与不断增加的订阅费,都让范式转移开始落入窠臼。

对于百年好莱坞来说,这种局面似乎并不新鲜,或许这又将成为一次历史的重复:挑战者最终被吸纳,成为传统的一部分。

流媒体过度膨胀

或许很多人过去都曾有过这样经历: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不断换台,却始终找不到一个能真正看下去的频道。

一方面这就像很多自大的内容生产者所说,观众往往不知道想要什么,直到你做出来给到他们;另一方面这也是选择太多之后的必然结果,炮灰只会越来越多。

如今流媒体平台的竞争几乎也已经进入到了这个阶段,选择多到了让人迷惑的程度。

ViacomCBS、迪士尼、苹果、亚马逊、NBC环球、华纳传媒当然还有Netflix等公司自然不会这么觉得,因为推出流媒体确实让华尔街更高兴了,也带动了公司业绩增长。

尤其是对于传统娱乐公司来说,他们正在向流媒体优先或以流媒体为中心的战略转变,摸索着独立流媒体平台如何能够在竞争中存活下来。其中许多平台的最后都选择直接来一个+,这个符号意味着“更多”,更多内容,更多用户和更多收入。

Paramount+应该是最后一个进入这个领域的公司了,同时从量级来看也确实分量十足,但即便如此它依然需要面对那个问题:我们是否终于到了选择太多的地步?

在Paramount+发布时,ViacomCBS宣布了超过50个新项目,包含了剧集、纪录片、电影和特别节目,这些原创内容来自Nickelodeon、MTV、BET、Showtime、Comedy Central等知名频道,似乎足以产生一些吸引力。

但在未来四年内,ViacomCBS需要在流媒体上的支出将增加到50亿美元,并期望这项新服务能在全球范围带来6500万至7500万新用户。

ViacomCBS希望Paramount+的巨大潜力成为这家分分合合多次的娱乐传媒公司未来的主要收入来源。

Paramount+有可能达到外界意想不到的高度,也有可能为ViacomCBS带来有切切实实的利润,这或许就是当下流媒体对于一家公司的意义。但“潜力”这种事有一个明显的问题,它依然有概率最终兑现不了。

因为就目前来说,很难看出会有多少人会把注意力从Netflix或Disney+转移到Paramount+上,后者甚至连拿得出手的原创内容都没有,并且派拉蒙的IP又的确远不如迪士尼那么响亮。

事实上,就现在来看,一部分流媒体平台其实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

说的更直白一些,其中几家流媒体平台的存在,似乎仅仅是这些大公司为了在快速变化的娱乐行业中安抚内外部压力才被迫产生的。部分传统公司觉得自己必须拥有内容和发行渠道,才能保持自己的地位。

但为了让流媒体服务真正发挥作用,它需要符合某些标准,这一切都归结为一个核心理念:它必须真正满足需求。换句话说,一项流媒体服务必须有能力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产品,让消费者不买不行。最典型两个主要的例子便是Netflix和Disney+。

Netflix,得益于先发制人,并且能够飞快的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几乎让用户沉迷,每个月14美元,每周都有好几部备受关注的新电影或剧集,同时还拥有一个数量颇丰的版权内容库,这足以让用户沉浸在其中。

Netflix已经开始逐渐对冲掉了那些版权内容的流失,渐渐的人们就不会再想念《老友记》《办公室》这些经典内容,因为Netflix正在创造自己的经典。

正如联合CEO泰德·萨兰多斯在上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所说的那样,Netflix希望成为“人们来我们这里观看他们最喜欢的节目的地方”。

另一方面,还有Disney+,在最初推出的14个月内就吸引了接近1亿用户。迪士尼的整个战略在每一条关于Disney+的广告中都有鲜明阐述:这里有迪士尼、皮克斯、漫威、星球大战、国家地理。迪士尼就是它们的集合,而现在所有这些都只在Disney+上才能看到。

品牌形象就是一切,人们知道要看漫威的电影或剧集就必须订阅Disney+,而漫威和星战则通过每周发布的备受期待的内容来保持话题性甚至是主导社交媒体。

Paramount+当然也拥有品牌力量,但它并没有到达像迪士尼那样的高度。

在最初的发布会上,某些内容被强调是观众必须订阅Paramount+的理由。新的《爱卡莉》、新的《犯罪心理》剧集。然而所有这些内容的经典版本如今都可以在Netflix上看到,在那里他们已经找到了大量的观众,但很难说会有多少人将这些系列与ViacomCBS或派拉蒙联系在一起,或者还有多少人会为了观看这些重制的内容而专门去订阅Paramount+。

同时,在一个流媒体品牌越来越多的时代,光是寻找自己想看什么就足以让人在Netflix和Hulu上迷失,把原先在有线电视上播的内容搬到Paramount+也无济于事。《艾米丽在巴黎》是一部派拉蒙制作的剧集,被卖给了Netflix之后,火遍全球。在Netflix上,它找到了那些热衷都市情感电视剧的观众,但在Paramount+上,它还能找到同样基数的观众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很多内容最终能在Netflix上流行,最简单的原因便是因为它们在Netflix上,覆盖全世界的2亿用户要比两三千万美国用户更容易把卖相一般的内容变成流行文化爆款,《艾米丽在巴黎》、《养虎为患》都说明了这个问题。

高收益的版权,复苏的影院,流媒体不会成为唯一选项

而从另一个角度出发,其实也很难看出ViacomCBS对Paramount+真的有多上心。

去年由于疫情原因,不少片厂都选择将没法上映的电影转手高价卖给了流媒体,其中卖的最欢便是派拉蒙。《爱情鸟》《芝加哥七君子》《美国之旅2 》《冷血悍将》,两部落户Netflix,两部交给了Amazon Prime Video,从成交价来说,这些新片足以让ViacomCBS获得不错的收益。

而就在Paramount+已经上线之后,这种买卖仍在进行,就在前两天,派拉蒙又将《明日之战》卖给了亚马逊,而单从题材与卡司上看,这原本应该是流媒体吸引用户的最佳选择。

得益于派拉蒙影业将近百年的历史积淀,Paramount+确实也有一个足以匹敌华纳和迪士尼的超级版权内容库,并且凭借着电视网络和电影工作室,也足以维持后续的内容供给,但它并没有解决一个问题,反而是创造了一个新问题。

过去各种剧集和电影都汇集在Netflix这个无处不在的流媒体上,但很多内容都分散开来,甚至没人能找到。但其实并不是每家公司都一定要同时成为发行商和内容制作者。随着时间的推移,必然将开始看到一些公司逐渐意识到这一点。事实上看看索尼哥伦比亚的做法和高层表态,显然就已经有人明白如今这个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另外的生存空间。

索尼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流媒体,去年年底他们才花了超过10亿美元从AT&T手上买下了动画流媒体平台Crunchyroll,当然作为一家日本公司,原本就拥有动画产业上下游的优势,这仅仅只是进一步加强了这一优势而已。

但对于真人影视内容,索尼就显得要比其他好莱坞同行保守的多,起码在自己做流媒体这方面,迄今为止索尼几乎是没有任何明确的兴趣。并且在华纳传媒高调宣布要线上线下同步发行电影之后,索尼更是第一个跳出来大力支持院线发行的制片厂。

索尼影业的首席执行官Vinciquerra就明确表示,索尼影业看到了好莱坞创作者对他们重新产生了兴趣,因为他们希望与一家致力于影院发行的影视工作室合作。

“真正的好处是创作者给我们打来电话说,‘我们想和你做生意,因为我们知道你们专注影院制片和发行。’”Vinciquerra说,“这对我们来说其实非常受益。”

流媒体的发展从侧面也在促进电影院的革新,最大的变化便是放映窗口期,从过去的90天到如今变得非常灵活。

对于影视公司来说,如果一部电影表现不佳,现在可以选择让它在影院停留更短的时间,同时也让高票房的电影(比如《蜘蛛侠》)尽可能长时间地在影院放映。

而与迪士尼和华纳传媒等公司的高管不同,Vinciquerra不用担心流媒体服务的发展,索尼反而可以在电影登陆美国本土市场后,在流媒体版权售卖反面再次获得巨大的回报,毕竟现在的市场上最不缺的便是有钱的平台买家,去年因为疫情,索尼就以7000万美元的价格将汤姆·汉克斯自导自演的《灰狗》卖给了苹果。

就在4月9日,索尼又和Netflix签下五年的超级大单,未来包括漫威《蜘蛛侠》在内的众多索尼新片都会在结束院线放映后登陆Netflix。

内部决策加上外部环境,都让索尼影业有空间成为真正能致力于让电影留在影院的电影公司。

再加上创作者对于这些拥抱流媒体的制片厂的不满,特别是那些对于院线发行有着个人坚持的大导演,像是诺兰和维伦纽瓦等人,在未来对这些人的争夺中,索尼影业专注院线的特质将会成为关键砝码。并且索尼向来也有尊重导演意愿的优良传统,昆汀不愿为了中国市场删减《好莱坞往事》的案例过去也不过才两年而已,能为一位导演的坚持甘愿放弃中国市场这种事,很难想象迪士尼或者华纳能做的出来。

当然不仅仅只是索尼,随着巨头将更多心力聚焦在流媒体上,同样也给了更多中小制片厂甚至独立电影工作室更多机会。毕竟过去挤占档期的正是那些制片厂的超级大片,而从2021年开始,可能很多这个级别的作品甚至都不会出现在电影院了(像是皮克斯电影)。

可以说这一切都处在动态平衡之中,流媒体的热潮自然还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毕竟饱和的本土市场之外还有不少国际空白可以占领。但作为好莱坞的根基,影院正在徐徐复兴,观众依然会用脚投票。

就好比,作者本人现身处日本,先在HBO Max看完了《哥斯拉大战金刚》(日本五月份才能上映),第一观感不过如此,但几天后坐在IMAX影厅看了一遍预告之后,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观看方式出了问题,终归还是有一些体验是流媒体满足不了的,而这恰恰是好莱坞不会只剩下流媒体的魅力所在。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