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每天,19万货车司机被强制唤醒!清华学霸死磕20年打造黑科技,未来要做无人驾驶卡车

创业邦 2021-04-19 18:37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谢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作者丨谢璇

编辑丨刘岩

题图丨《寻找创业邦100》

在我国,货运物流司机是个危险性很高的职业——我国每年因安全问题死亡的货车司机达2万多名。

《中国公路货运行业智慧安全白皮书》中曾指出,截至2019年末,中国公路货运行业每百万公里事故数为3.7起,但在美国,这一数字却只有0.1左右

一方面,是大货车司机身处于环境复杂且危险度较高的职业环境;另一方面,作为世界制造大国,货运物流已经成为了中国经济运转的重要链条,物流的技术能力,信息化水平,综合运营能力等,都成为现代经济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智能物流行业市场需求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统计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我国智慧物流市场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2025年其市场规模或将突破万亿元。

那么,技术是否能够真正有效提升货运的安全治理,改善货运卡车长期超载,无数司机疲劳驾驶,大量商品被暴力装卸,管理粗放以及效率低下等根本问题呢?

本期《寻找创业邦100》将带领您走进物联网科技公司G7,看一看物流这个古老又基础的行业,在物联网技术的加持下,将会带来怎样的改变和创新?

图片

一年拯救100余人

“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我们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人至少有100个。”

通过安装在驾驶台上的外置设备,G7安全管家便可实时感知车辆位置、速度、行驶线路、进出区域、停留时间。

这其中,后台监控系统可以实时、自动提醒司机的错误驾驶行为和疲劳驾驶问题。在必要的情况下,后台监控系统会直接向司乘人员发出语音提示。

据G7创始人翟学魂介绍,在G7的安全服务中,会结合人工+智能的手段对司机的行为进行干预。当AI干预效果不理想的时候就利用人工干预,这直接让死亡率大幅度下降。在过去一年里,G7平台上的司机和车辆增加5倍,但死亡数量几乎没有增加。

早在G7安全管家1.0产品中,便通过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DMS(驾驶员状态监测)两大摄像头,监控危险驾驶行为。

这两个摄像头,一个(ADAS)用于监测车辆前方的危险因素,如车距过近等;另一个(DMS)则可以监测司机,识别出司机的疲劳驾驶、注意力分散行为,如闭眼、打瞌睡、玩手机等等。

一旦监测到上述危险驾驶信息,G7安全管家就可以对司机发出警告,及时干预危险驾驶行为。

而到了2.0版本,其已经具备了大数据分析、感知、预测能力,产品不再局限在几秒钟内的安全提醒,而是可以有效预测不同卡车司机与车队的长期安全风险。

目前,G7安全管家平均每天处理风险事故达3万次以上,唤醒深度疲劳卡车司机19万人。

而这仅仅是G7庞大业务体系中的冰山一角。作为一个看着物流行业从传统粗陋到风口浪尖的20年资深从业者,翟学魂的业务梦想虽然不曾离开过物流,但也从未止步于物流。

图片

失败了12次的“票房毒药”

翟学魂在物流行业扎根了20余年,在他刚刚入行的时候,这个行业跟风口毫不沾边。

上世纪 90 年代,物流产业仍然极为传统,快递业刚刚崭露头角。只有高中学历的王卫,帮朋友从广东和香港之间带货时,发现了新商机,在广州顺德注册了顺丰速运;来自浙江桐庐的印染工聂腾飞发现,寄送外贸单业务比工厂打工赚得多,就在杭州的一间破屋子里成立了申通。

因此,在与清华同学聚会时,翟学魂总要花点力气去解释一下,作为一个中国一等学府的物理系毕业生,是为何一头扎进了物流货运,这个看上去毫无技术含量,门槛低又极为“苦逼”的传统行业。

因为,在他看来,物流是个非常基础性的事情。商业社会的变化,会带动这个基础性业务的发展;反过来,基础性事物的变化,也在推动着商业社会的进步。

除了物流,另一件让翟学魂着迷的东西,就是互联网。

那时,互联网在中国刚刚起步,是那个时代最酷的东西。网费很贵,他就经常跑去中科院高能所蹭网,隐约感觉这东西会改变所有人的生活。

那还是互联网的探索阶段,以新浪、腾讯、搜狐、网易为代表的四大门户网站先后成立,而马云和他的18罗汉还要有一年才会在他杭州的公寓里碰头。在随后的10年时间里,这些巨头们纷纷走上了前台,呼风唤雨。

可对于翟学魂来说,这10年,却是个不断失败,爬起,再失败的过程。

第四方物流XML解决方案、车货匹配、货运O2O、旅游分销市场平台……10年间,由他主导的20个产品,失败与成功的比例为12:8,他也因此被称为“票房毒药”。

在苏宁、国美以及海尔等民族品牌不断壮大的时期,国内物流产业仍然处于拓荒时期,由人的需求,带动货品流动。

在这个阶段中,物流业依旧在爆发的前夜摸索,技术的变革与创新仍在探索当中。

这让一直坚持用信息化改造物流业的翟学魂,走了许多弯路。与他共同打拼了16年的副总裁黄丛曾这样评价翟学魂的变化,“他对这个世界,有自己的坚持”。在过去的尝试中,他很急于创造新事物、新产品以及新服务,希望市场能接受自己的创新。而现在,他变得更有耐心了。

而十年间的种种教训,让翟学魂意识到,很多时候,失败往往是因为扛得太久了,执念太重。在产品从0到1的过程中,年轻的创业者往往容易把梦想全部倾注于这一个产品上,这是极其危险的。

所有想出来的主意,都需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客户有响应了,才能向前走,不能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而一意孤行。”

图片

把物流交给机器

即便失败了十余次,但翟学魂始终坚信一件事——物流是一个信息驱动的产业。

“物流,从根本上说,不是人的事情,而是机器的事情。”如何把这个过程组织得安全又高效,才是根本目的。

但刚刚进入2000年,物流行业仍然处于极其粗放的时期。2003年的SARS疫情成为了电商发展的契机,以淘宝为代表的一批电商企业骤然崛起,也为物流业引来了海量的订单。

整天跟物流公司老板泡在一起的翟学魂,就这样眼看着他们被时代的浪潮推上了巅峰。包裹数量节节攀升,从一天100万个,到一天500万个,又到一天1000万个,再到一天2000万个。他们买车和建仓库的速度,远远跟不上订单的增长量。

但是,在这样大干快上、爆发式增长的背后,物流依旧没能摆脱传统粗放型管理的模式。

以最基础的油耗管理来说,车队老板往往是按照司机所跑的公里数或者雇佣时间付钱。但这个过程中,就出现了诸多执行漏洞。有时,高速公路上会遇到“油耗子”偷油;有时,司机又会想尽一切办法省油,从而产生大量安全隐患。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痛点,成为G7撬动物流业务的重要起点。通过将每一辆卡车的发动机数据发送至云端,让管理者可以清晰地知道每一辆汽车的行驶情况,让油耗透明化,大幅降低了安全和损耗难题。

“每台车你一天给我两块钱,我就会让你知道它什么时候点火,什么时候熄火,现在在什么地方,几点出发的,几点到达的?硬件软件这都是我来解决。”翟学魂拿着G7的第一款产品,搞定了G7的天使客户,这家物流公司的老板甚至连价钱都没谈。

从解决油耗问题开始,G7便开始了它在物流业数据信息化的全面渗透。一方面,G7手机管车服务改变了车队老板的管理模式。多维的实时数据,帮助管理者提高了运营效率,并且通过优化油卡、ETC 卡等消费类产品,提高了车队的采购和资金利用效率。

另一方面,通过对车辆生命周期、油耗、安全、驾驶行为等数据的监测,为车队提供了更好的数字管理解决方案。并且,这一功能帮助G7深入到快递快运、生产制造、专业运输、合同物流等全领域客户之中。

目前,国内知名快递快运公司中,80%以上都已成为 G7 的客户。

这样的数据信息,给物流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透视角度。

图片

从货运数字化到驾驶自动化

不过,物流业的变革升级,仅有数据收集是远远不够的。

作为世界物流大国,我国的物流产业效能水平仍与世界一流水平有较大差距。

这其中,“甩挂运输”的普及率较低是阻碍发展的核心问题。相比于欧美国家70~80%的占比,我国的甩挂运输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

这种通过“挂停车不停”形成“货停车不停”的模式,对挂车设备提出了较高的要求,既要与各品牌的货车进行适配,又要拥有足够的调度和数字化能力。这对物流企业提出了较大的资金压力。

2017年,知名的商用车技术供应商WABCO与G7开始接触。WABCO最初仅仅希望借助G7的数字化能力,帮助其进行刹车系统的“可视化”改造。

但这一合作最终成为了G7进军智能挂车的重要契机,双方由此试水,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合作研发了国内首个智能挂车管理系统。可以实现自动称重、智能算账、位置管理、远程锁车、头挂自动匹配等全维度智能化功能。

2020年10月,G7的“数字货舱”再次进行了功能升级,通过加强AI量方、载重监测、冷机主动控制等技术,实现对传统卡车运输全流程中的无线温感、远程控制、震动监控等15项IoT功能。

截至目前,G7连接车辆总数已超过180万辆。

按照翟学魂的说法,这是一个拥有“自动感知”、“自动连接”、“自动学习”的物联网设备,这距离他的“物流机器化”梦想又进了一步。

但却还不是终点。因为,他还想再向前一步——做无人驾驶卡车。

“相比货运卡车自动驾驶的难度,家用自动驾驶技术,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

在翟学魂看来,“对于物流来说,最底层的技术或者核心技术,最终一定是集成在卡车里,其他的事都是小事,都不会带来革命性变化的。物流行业真正的重大变革,一定是因为最核心的装备发生了变化,行业才会变化。”

在人工驾驶的情况下,2个司机1个月轮班驾驶3万公里,就已接近极限状态。但是在自动驾驶状态下,司机哪怕行驶1500公里都感觉不到疲惫,这对安全和效率都有巨大提高。

2018年4月,G7联合普洛斯和蔚来资本共同出资组建自动驾驶科技公司嬴彻科技,由G7总裁马喆人出任CEO,该公司将研发方向定位为重卡自动驾驶技术。

2020年3月,嬴彻科技发布了其自动驾驶系统“轩辕”。该系统包括算法、软件系统、计算平台和线控底盘集成,是业内首个直接面向量产、全栈自研的卡车自动驾驶系统。

此外,嬴彻科技与东风商用车、中国重汽分别联合研发的两款L3级自动驾驶重卡,将于2021年底量产交付。

翟学魂在写给G7新员工的信中这样说道:

我们每一次的创新和突破,最初看起来都微不足道。这些微不足道不断积累,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改变。

“从微不足道开始,改变世界。”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