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屡遭用户投诉 但闲鱼为何还能在二手交易市场这么受欢迎?

小谦 2021-04-22 07:24

编者按:本文来自小谦笔记,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你的闲置物品是怎么处理的呢?

节俭惯了的老一辈人或许会选择在家里辟出一个角落“囤”起来;现在的年轻人则更青睐于定期清理、扔掉或送人,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选择在二手平台上出售,发挥闲置物品最后一点价值。

在前段时间基金暴跌的时候,闲鱼以“致广大基金投资者的一封信”出圈,成为“基金寒潮”中茶余饭后的谈资,为人津津乐道,为全力奔跑的年轻人送去温暖。

作为目前国内的头部二手交易平台之一,闲鱼与转转、爱回收已经走上了完全不同的发展道路。闲鱼的高社交属性,使其在二手交易平台之外还兼备分享、交友等功能。例如在闲鱼上,用户可以下单购买陌生人的陪练、陪玩、叫醒服务之类的社交“物品”,可以在鱼塘(闲鱼的细分社区,现已更名为圈子)里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如今的闲鱼邀请明星代言、入驻,打造自己的KOL,已经成为了一个流量入口。为什么闲鱼和转转、爱回收等平台走出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闲鱼的业务边界在哪,未来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呢?

一、一条自带文化高光、承载流量入口的“鱼”

一直以来,社交都是身处电商生态的阿里的弱势,支付宝和微信彼此设置壁垒一隔就是好多年。为了不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阿里一早就提出要做社区,闲鱼便是在那个背景下从内部脱颖而出的佼佼者。

其实阿里的社交梦从一早就开始了。2003淘宝上线后,同年阿里旺旺上线,承担了买卖双方沟通的职能,但遗憾的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跨界机会进一步发展。2011年微信横空出世,阿里也随即推出类似的社交产品来往,可惜也没能激起多少水花,最后沉寂无声。单独做社交不成,阿里开始将社交赋能成熟产品。

2014年闲鱼从阿里的茶水间“游”出,经过几年发展已经长成了一个超亿级的平台。到2019年9月,闲鱼的日活用户已达两千万,稳坐二手交易市场头把交椅。

闲鱼最初的想法只是把淘宝二手业务独立出来,做一个全民交易平台,用更简单的方式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其中。所以闲鱼的操作相对“简单粗暴”,买卖双方的交流也更加直接,平台对交易的监管也相对自由,因此衍生出了各种各样的商品交易。

我们可以根据业务类型将闲鱼上的交易分为两大类——CTC和BTC。

CTC:这种模式主要适用于没有组织背景的个人卖家,出售的商品具有价格浮动高、可信度变化大等特点。具体包括普通闲置物品交易、商品私人定制(如化妆、写歌等)

BTC:这种模式主要适用于有组织背景的卖家,出售的商品具有价格浮动低、可信度较高等特点。具体包括官方回收数码产品、售卖二手物品、瑕疵品;大型商品租赁(中介租房租车);大型商品售卖等。

可以看到,闲鱼基本覆盖了全品类二手交易和部分私人定制商品交易。高自由度的交易模式为闲鱼的电商格局奠定了基本盘,也为社交提供了终端变现窗口,这是闲鱼社交能做起来的重要原因。

另一个赋予闲鱼旺盛生命力的则是曾经的“鱼塘”如今的“圈子”,这个功能和豆瓣小组类似,用户根据自己的爱好、兴趣组成了一个个不同的“圈子”。圈子里可以进行分享,也可以通过“圈内好物”将兴趣变现。

闲鱼以商品交易为起点,文化分享为抓手打造了一个低成本电商圈,如今的闲鱼不仅不“闲”,还是阿里重要的流量入口,但高度自由的“闲鱼文化”是一把双刃剑,这边为闲鱼的前路披荆斩棘,那边也将闲鱼刺得鲜血淋漓。

二、闲鱼的背后 有一片黑暗滋生的沼泽

闲鱼用户即使没有听说过“中国暗网”的说法,也一定听说过“软色情”“擦边球”等评价。在大量负面新闻和监管的双重压力之下,闲鱼于2020年下线了“鱼塘”功能,也对一些敏感词汇进行了屏蔽。

但闲鱼的问题不仅于此,在黑猫投诉上有关闲鱼的投诉有16735条。据统计,投诉最多的几个问题分别为“网络欺诈”、“商品质量”、“售假”、“货不对板”和“退款问题”等。虽然闲鱼背靠支付宝体系,由于CTC的二手交易平台的低门槛、开放性,闲鱼无法对卖方资质进行审核把控,类似的问题层出不穷,直到今天闲鱼也没能给出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其次,虽然已经经过了几次整改,但闲鱼的“擦边球文化”并未完全杜绝。在闲鱼上搜索“相亲”“代拍”等词语还能看到一些灰色产业或明显不合法的产业,另外由于闲鱼高度自由的社交,很难说产品里不存在“暗语”这一类的事物。如此前的“洗抽油烟机”就是很明显的例子——直到事情发酵,闲鱼才后知后觉对相关词条进行屏蔽、整顿,而那些类似又没被曝光的词条里是不是一样藏污纳垢、往后会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事情,闲鱼并没有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

同时,由于任何人都可以成为闲鱼卖家,闲鱼也成为了诈骗滋生的温床。前有沈梦辰闲鱼被骗上了微博热搜,后有警方提示闲鱼账号租借成为新型诈骗方式。

租借闲鱼账号诈骗,指犯罪分子向受害者A短租高信用账号,以极低的价格上架商品吸引受害人B,再告知受害人B到其他平台进行交易从而完成诈骗。随着闲鱼的活跃用户越来越多,如果后期闲鱼不对账号与用户端IP进行绑定,仅仅只依靠提示和后续配合,这类问题很难从源头杜绝。

三、未来,闲鱼还是一场“全民狂欢”吗?

闲鱼的光鲜亮丽覆盖住了其滋生的泥垢,这一条鱼游来游去,盘活了二手交易市场。

根据观研天下公布的最新国内二手电商市场数据,2020年国内闲置市场规模将超万亿,二手电商交易规模预计达3745.5亿元,增长率约44%。二手市场体量在持续增长,闲鱼的前方还有一片广袤海域。

从阿里巴巴2020年四季度财报可知,闲鱼GMV超2000亿元,同比增加100%,日活达到3000万人次。同时其交易市场开始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下沉——2020年三线以下城市的新发商品数同比增加54%。

闲鱼开始攻入下沉市场,它还有发展成庞然大物的机会。

在现有的二手交易平台里,闲鱼的市占率高于转转和爱回收。目前转转已经从全种类慢慢转向3C数码,爱回收更是将视线转向了线下,闲鱼可谓风头无两。而随着直播电商的慢慢成熟,未来闲鱼有极大可能会进入直播领域,通过培养KOL做大二手交易BTC模式。

2020年在各方压力之下,闲鱼开启了三个月的整治活动。整治期内处理违禁品476万件,同比增长60%;处罚涉欺诈用户24.8万户,同比增长220%;处罚假货盗版161万件,同比增长34%。这其中处理欺诈问题的增长速度最高,背后的问题也最明显——黑猫投诉上,对于买卖双方权益保护问题的投诉依然很多,即使闲鱼已经做出了整治,依然有种“治标不治本”的味道,最本质的信任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消费者欺诈本质上影响的是买卖双方的信任问题,作为一个CTC二手交易平台,频繁出现严重的消费欺诈甚至可以关乎平台存亡,若无法根治日后将给平台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但要解决也没那么困难,哪怕是对不同的产品分门别类做出不同要求也能在短时间内产生一定效果:如奢侈品买卖要求一定上传鉴定单、手机电脑等3C产品降价太多要进行人工审核等。

随着闲鱼“领土”的日益扩张,闲鱼的问题不断展现,但从大方向上来说,闲鱼目前仍然是一个充满活力的项目。独特的社交二手电商模式成就了闲鱼,闲鱼并不“闲”,它制造话题、创造流量、打造明星。但随着发展瓶颈渐渐逼近,在监管和社会舆论的双重压力下,闲鱼势必要遏止野蛮生长的现状。

到那个时候,闲鱼还会是一场“全民狂欢”吗?或许还需要更长时间观察。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