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市值4383亿元,63岁中国医药首富豪掷3.56亿元二次创业,能成功吗?

创业邦 2021-04-23 15:32

图片

52岁的雷军,押上“所有声誉”,年过半百跨界造车。63岁的孙飘扬,卸下医药“一哥”的包袱,全身心投入二次创业,研发创新药。药物比汽车更耗时和高风险。近3个月,恒瑞正遭遇转型阵痛,这位“老船长”的远见和身体力行,能许恒瑞一个更新、更远的未来吗?

作者丨高嵩

编辑丨刘岩

封面图丨图虫

成功者,总是敢于不断冒险和挑战自我,即使年过花甲、功成名就,也敢于把过去的成就抛到一边,从头再来,开始创业。

中国的医药界,正在涌现一批中老年创业者,他们在科学界和产业界积累了丰富的知识和经验,但不安分于重复过去,即使年龄受限,也敢于从头做创新,再次创业。恒瑞医药曾经的一线掌舵者,63岁的孙飘扬,正在实践这样的创业精神。

2020年4月20日,恒瑞医药发布一则公告,触动了整个中国医药圈的敏感神经,孙飘扬个人斥资3.16亿元,悄悄增资了一家创新药公司,而这家公司正在加速汇聚恒瑞这只“巨兽”的创新内核。“退休”1年多的孙飘扬,正在以创业者的新身份,加速回到公众视野中。

恒瑞医药和曾经的一线掌舵者孙飘扬虽然极为低调,但却是中国本土药企中当之无愧的龙头和“一哥”。

在全球投行Torreya公布的《全球1000强药企报告》中,恒瑞医药入选全球 1000 强药企榜单,位列全球第 21 位,是唯一一家闯入前 25 名的中国药企。2020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孙飘扬是中国医药健康排名第二的富豪。

2020年,孙飘扬宣布退出恒瑞医药一线,卸任董事长一职,随后4位跟随孙飘扬一路打江山的“元老级”高管,也悉数退位。曾任恒瑞总经理17年的周云曙出任恒瑞董事长,一个时代落幕,职业经理人由此全权掌舵恒瑞医药。

职业经理人带领恒瑞医药转型,在合规、创新等方面遭遇的挑战尤其突出。带量采购推进到第五轮,合规风暴愈演愈烈,对恒瑞成熟产品冲击明显,比如恒瑞医药极为强势的麻醉线,2020年年报显示,营收同比下滑16.63%。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合规趋严对于恒瑞营销模式的挑战。2020年年中,恒瑞医药卷入麻醉科主任331万受贿案。近期,财政部公布对19家医药企业行政处罚情况,恒瑞医药名列其中,涉及419.9万元不合规营销费用,被处以《会计法》5万元顶格处罚。

过去3个月时间,受带量采购、合规等方面的冲击,恒瑞医药市值已经蒸发近1500亿元。截至2021年4月22日收盘,恒瑞医药最新市值为4383亿元。

在很多年前一次对员工的内部讲话中,孙飘扬曾经说过:“你早干嘛去了!早规划早行动。同时为最坏的情况做预案。发现问题解决方案。现在开始规划和行动,为了180天后的收获。”

而在这场转型困局中,孙飘扬早已提前做好规划,亲自下场为恒瑞医药探索新出路。他的二次创业,能够为处于变革挑战中的恒瑞杀出一条血路吗?这能为恒瑞医药的未来10年提供新的爆发式增长吗?

图片

最认真的一次创业




4月20日,恒瑞医药发布的公告显示,孙飘扬拟与恒瑞医药全资子公司上海恒瑞同比例增资瑞利迪(上海)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其中,上海恒瑞增资4.74亿元,包括以四项新药技术作价出资3.9亿元,以货币资金出资8400万元。孙飘扬个人以货币资金出资3.16亿元。




此前,孙飘扬和上海恒瑞已经分别按照40%和60%的比例,共同出资1亿元设立了瑞利迪生物。




投资设立瑞利迪生物,并不是孙飘扬在恒瑞的大体系内外,孵化、投资、并购创新药企业的首次尝试。




早从2018年开始,恒瑞医药便先后在体内孵化了拓界生物、迈普生物、甫弘生物等多个创新药平台。2019年11月,恒瑞医药更以9500万美元收购了瑞石生物,从而进入到自身免疫疾病创新药的全新赛道。




但投资设立瑞利迪生物这一次,无疑是孙飘扬拼尽全力,最认真的二次创业。孙飘扬个人出资3.56亿元下注瑞利迪生物,并由具有更丰富创新药BD经验及海外背景的“新人”陈东出马,担任瑞利迪的董事长、总经理及法人代表,这不会是重复恒瑞过去的老路。




公开资料显示,陈东具备丰富的海内外医药背景,在武汉大学获得理学学士,之后在耶鲁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耶鲁纽黑文医学院(包括肿瘤学,肾病学,儿科和心脏病学)的8个疾病部门接受过轮转培训,受到来自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HMI)的研究资助。




在加入恒瑞医药之前,陈东在Simon-Kucher&Partners和inVentiv Health Consulting(现为Syneos 健康咨询)的医疗咨询部门工作了4年多,期间完成了35个咨询项目,为全球30家最大的制药公司中的14个商业/临床战略提供咨询服务,涉及全球50个最畅销药品的近一半。




加入恒瑞医药之后,陈东曾担任江苏恒瑞医药中国业务发展主管,在恒瑞医药负责涉及产品许可,合资和收购的全球合作伙伴关系,还负责恒瑞医药的现有合作联盟和新产品定价策略。




在更具国际视野的“新人”陈东带领之下,瑞利迪生物正在加速聚合恒瑞医药体内的创新药研发资源。




图片

瑞利迪生物控股公司情况

图源:企查查




企查查数据显示,瑞利迪生物在2020年底全资控股了恒瑞医药旗下创新药平台甫弘生物。2021年2月,瑞利迪又将恒瑞医药此前孵化的创新药平台迈普生物、拓界生物收入囊中。




图片

上海恒瑞投入瑞利迪生物的新药技术

图源:公司公告




而在上海恒瑞对瑞利迪生物的增资中,两项涉及HIV的新药技术及两项涉及慢性乙型肝炎的新药技术也作价3.9亿元,注入到瑞利迪生物中。




瑞利迪生物正在聚合恒瑞医药内的新生力量,这很可能是恒瑞未来两个核心的战略方向“创新”及“国际化”,最重要的领路人。







图片

未来会拆分二次上市?




恒瑞医药是最舍得投入研发创新的中国本土药企之一。年报数据显示,恒瑞医药2020年累计研发投入 49.89 亿元,比上年增长 28.04%,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为17.99%。




让创业邦 · 医线栏目好奇的是,恒瑞医药为何不在研发体系内推进抗病毒新药的研发,而是另起炉灶重新让瑞利迪生物聚合创新资源?




当前涨势颇为明显的科创板、港交所资本红利,可能是背后的原因所在。科创板、港交所新政允许未盈利医药企业上市,这让新药研发公司登陆二级市场变得更加容易。而事实上,一些相对成熟的企业将创新药板块拆分上市,也取得了不错的上市表现。




比如,脱胎于本土大型药企复星医药的复宏汉霖,于2019年9月25日以未盈利医药企业的身份成功在港交所上市,募资超过30亿港元,近期又宣布将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




再比如,专注于CAR-T细胞治疗新疗法的创新药企南京传奇生物脱胎于港股上市公司金斯瑞,于2020年6月5日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首日股价大涨60%,市值逼近48亿美元。




一些更加传统的医药企业,也正在将自己的创新板块拆分出来融资,为之后上市做准备。2021年1月,绿叶制药的创新药平台博安生物先后完成两轮融资,累计金额达8.8亿元,投前估值达48.5亿元,投资方包括元生创投、BOCG蓝海资本、财金投资、尚珹投资、前海方舟资本、百奥维达、博睿资本、建银国际、史带公司。




2021年3月22日,科伦药业发布公告称,其创新药平台科伦博泰完成新一轮融资,投前估值45亿元,融资金额5.12亿元,投资方包括IDG资本、国投招商、LAV、苏州礼康、高瓴资本。




当前,瑞利迪生物的投资方仍然仅有孙飘扬个人及恒瑞医药的子公司,未来会不会吸引更多的投资方加入参与融资?后续是否会拆分在上交所科创板、港交所新板上市?其动向值得关注。







图片

选择“蓝海”再出发




资本运作之外,作为医药“一哥”孙飘扬选择的二次创业平台,瑞利迪生物所选择的创新药研发方向,也备受业界关注。




创新药加速审评审批政策,科创板、港交所针对未盈利医药企业的上市新政,使得一批专注于肿瘤新药研发的企业受益明显。成功上市PD-1产品的创新药企信达生物、君实生物、百济神州成为了市场热议的焦点。




但在肿瘤新药研发领域,创新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也非常突出。麦肯锡最新研究显示,中国的初创生物制药获批产品相对单一,67%的生物制药专注肿瘤领域,而创新产品同质化竞争激烈,赛道过于拥挤。




瑞利迪生物的开局,并没有选择极为拥挤的肿瘤赛道,而是选择了在中国还正处于市场尚未被完全开发的新领域。公告显示,瑞利迪生物将全面负责抗病毒疗法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的进出口业务。而瑞利迪生物此次增资,恒瑞医药注入估值3.9亿元的4项新药技术,便涉及抗艾滋病毒及抗肝炎病毒。




相比于肿瘤领域当前扎堆研发新药的情况,抗病毒领域新药研发在中国相对更加“冷门”。孙飘扬二次创业选择的抗病毒新药研发,在中国正处在“蓝海”。




平安创投CEO张江对创业邦表示,中国的抗病毒创新药研发者积累时间较短,加之真正的抗病毒新药比普通新药研发的周期更长,所以目前多数以仿制药为主。投资前,他们会重点考量公司的核心研发能力。




但在港交所、科创板针对未盈利医药企业新政的资本红利推动,以及“新冠”疫情暴发引起的对抗病毒药物的关注的助推下,抗病毒领域的产业和资本热度正在升温。




比如,凭借在抗乙肝病毒、抗丙肝病毒以及抗艾滋病毒领域新药研发优势,歌礼制药在2018年8月1日成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港交所IPO新规后生物医药第一股。而特宝生物则凭借已经上市的抗乙肝病毒、丙肝病毒1类新药派格宾及其他在研创新药,在2020年1月17日成功登陆上交所科创板。




2020年7月20日,抗病毒、抗肿瘤领域新药研发的创新药企艾迪药业也已经成功登陆上交所科创板。2020年10月28日,抗艾滋病病毒创新药公司前沿生物登陆科创板。2021年4月8日,港交所披露了专注于抗病毒新药的创新药企腾盛博药港股上市的IPO招股书。




不只是二级市场,一级市场专注于抗病毒领域新药研发企业的融资热度也在明显升温。伴随“新冠”疫情在全球的爆发,抗病毒创新药研发和储备的重要性以及产业机会也被充分看到,从2020年至今,抗病毒药领域融资事件不断。




图片




博远资本创始人陈鹏辉认为,在新冠疫情催化下,医疗行业和大众对呼吸道疾病的预防和治疗重视度越来越高,这些企业也会迎来快速发展的机遇。




不只在抗“新冠”病毒的呼吸领域,抗甲肝、乙肝、艾滋病病毒领域的新药研发也机会颇多,众多跨国药企如葛兰素史克、吉利德、艾伯维等都有布局。可以预测,站在“抗病毒新药”的风口之上,孙飘扬与恒瑞医药合资成立的瑞利迪生物,未来或许也会在抗病毒新药研发领域,与跨国药企同台竞技。




而在发展过程中,瑞利迪生物所涉足的并不仅是抗病毒新药领域,更延伸到更多创新领域。从2020年至今,瑞利迪生物全资控股了拓界生物、迈普生物、甫弘生物3个曾经属于恒瑞的创新药平台。




图片

拓界生物高管团队介绍

图源:官网截图




这其中,拓界生物是恒瑞医药早在2018年成立的创新药平台。官网信息显示,拓界生物管理团队负责人是江苏恒瑞的副总裁王雷博士,曾任诺和诺德中国首席研究员,蛋白质生物学负责人和多肽生物学负责人同出自诺和诺德。




从拓界生物的专利来看,主要研发项目包括GPR119激动剂、GLP-1/GIP双靶点激动剂,GLP-1/GIP可能成为瑞利迪生物在代谢疾病领域的一个重要布局方向。




除代谢外,拓界生物也在布局肿瘤、血液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领域,2021年3月11日,拓界生物一款PD-1纳米抗体的专利公开。表明瑞利迪生物在布局纳米抗体等新领域,同时已有PD-1抗体的恒瑞可能利用纳米抗体用于构建双抗等。




从这些信息可以判断,瑞利迪生物将不只局限于抗病毒创新药研发,可能聚合恒瑞医药内部大量前沿创新领域的项目。孙飘扬的二次创业铆足了劲,走向无人的“蓝海”领域,究竟会产出哪些让人眼前的成果?能否为恒瑞“巨兽”转型增添新的动力引擎?值得拭目以待。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