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瞒豹”二十天!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吃了豹子胆?揭背后生意经

雷达财经 2021-05-11 09:16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雷达财经 ,作者张凯旌,编辑深海,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5月10日下午,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金钱豹外逃新闻发布会透露,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动物管理部负责人马金华供述,3只亚成体金钱豹4月19日就已从园区的动物隔离区逃逸,系为管理人员在打扫卫生时疏忽所致,涉事动物园为不影响五一营业选择瞒报。

而就在不久前,杭州市公安局富阳分局刚刚依法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下称“杭州野生”)相关人员因“金钱豹外逃事件”涉嫌犯罪立案调查,并对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张德全等五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五一长假过后,杭州野生的三只金钱豹“离家出走”引发全网关注。事发之初,杭州野生曾矢口否认园内出现豹子出逃的情况,后却被富阳区官方“打脸”。截至发稿,已有两只金钱豹被找回,第三只仍在搜寻中。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加奇向雷达财经表示,从杭州野生目前的企业性质及负责人身份来看,最有可能涉嫌的罪名是重大责任事故罪,而瞒报则符合加重情形。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杭州野生成立于2000年,历史上曾多次涉行政处罚,还是“人脸识别第一案”的被告。其大股东龙晖集团旗下龙晖药业为2000亿市值药企片仔癀控股子公司,自称产品研发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还曾申请刮制活犀牛角相关专利。

三只金钱豹二十天前出逃

五一小长假刚过,杭州市转塘山林出现豹子身影的消息就引发了广泛关注,但据通报,金钱豹们出逃的真实时间为4月19日。

此前关于金钱豹的出走时间,网络多有猜测,如据上游新闻报道,4月底时就有村民听说有豹子在野生动物世界周围山区出现。

首个拍下豹子身影的转塘街道龙门坎村祝先生介绍称,5月1日,自己曾在自家茶田注意到有疑似豹子的猫科动物出现,但因距离较远,祝先生拍摄的照片很模糊。至5月4日,祝先生已至少3次在自家茶园看到豹子的身影。

5月6日,祝先生在自家附近餐馆吃饭时将此事告知了同村村民,后村民因担心豹子伤人而报警,至此转塘街道出现豹子的消息才遭到曝光。不过彼时,杭州野生曾表示,没有发生动物外逃情况。5月7日晚,杭州市富阳区金苑山庄小区附近再次出现豹子身影。

5月8日上午,杭州野生在微信公众号发布关园公告称,“园区发生安全问题需及时处理和维护,故暂停开放。”不过当日中午该公告即被删除。

8日下午,富阳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富阳发布”发布的通报显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三只未成年金钱豹外逃,目前已捕获追回一只。而杭州野生也因此被责令立即关闭园区进行停业整顿,园区主要负责人亦被控制。

“前期,因考虑到出逃的未成年金钱豹攻击性较弱,担心事件公布会引起恐慌,未及时公布有关信息。对事件造成的影响,我园深刻反思、深表歉意。”被“打脸”后,杭州野生火速致歉,目前该致歉声明的微信阅读量已达10万+,而平时该公众号头条阅读量则在1-3万上下。

“金钱豹还是一级保护动物,负责人还不承认,也太不负责了。”事出后,随即引起网友热议,甚至有人质疑,若不是有人遇见了豹子,消息可能还会被继续隐瞒。

而有关金钱豹的危险,据武汉动物园总工高燕鸿介绍,金钱豹属于食肉目猫科豹属,其体能极强,视觉和嗅觉灵敏异常,性情机警,既会游泳,又善于爬树,是食性广泛的中型猛兽。一只成年金钱豹和一个成年男子的战斗力相当,对妇女和未成年人来具有较大的威胁。

值得一提的是,曾有救援队队长称第二只被捕获的金钱豹已经死亡,但随后被富阳官方辟谣,后者还称其身体状况良好。然而央视发布的探访视频中却显示该豹子右后掌缺失,对此杭州野生工作人员则称系夜间拍摄角度导致。

为何“瞒豹”?担心影响五一收入

“丢了豹子还‘瞒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丢了的不仅是豹子,更有自己应尽的本分。”央视在新闻评论中提到。

据媒体报道,5月8日临时闭园前还有小学生在春游,而此时出逃的三只金钱豹还有两只在四处游走,这对于学生们的安全无疑是一种威胁。

此前曾有联防队员在接受采访时对杭州野生“瞒豹”的原因给出了自己的猜测:“动物园之所以缄口不言,是因为担心影响‘五一小长假’的门票收入。”

而今日发布会的回应,则是坐实了这一猜测。“也就是说,动物园负责人认为五一赚钱比人命重要。”有网友评论道。

究竟多少收入,可以让杭州野生的负责人“出此下策”?

浙江在线报道称,2019年“五一小长假”,杭州野生游客量创新高,单日客流量接近5万人;2020年,在疫情的冲击下,景区对接待游客量进行了“不得超过最大承载量30%”的限流,即便如此,杭州野生每日也可容纳1.2万名游客进入。

2021年,富阳区政府官网相关文章显示,“今年五一假期,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动物风情展、森林小火车、互动表演秀等节目,吸引了大量亲子家庭,假期累计接待游客9.77万人次,日游客量接近2万人次。”

杭州野生的门票价格为成人220元一张,儿童140元一张,据此计算,该动物园五一期间门票收入的区间或在1300万元至2100万元之间。

律师孙加奇向雷达财经表示,从杭州野生目前的企业性质及负责人身份来看,最有可能涉嫌的罪名是重大责任事故罪,而瞒报则符合加重情形。

曾涉“人脸识别第一案”,多次被行政处罚

雷达财经注意到,“瞒豹”案的主角,杭州野生还曾是“人脸识别第一案”的被告。

2019年11月,"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登上微博热搜。原告浙江理工大学特聘副教授郭兵曾于2019年4月购买了杭州野生年卡,办卡时被告知在有效期一年内可同时通过年卡及指纹入园,但10月杭州野生却以短信形式告知郭兵,园区年卡系统已升级为人脸识别入园,未注册人脸的用户将无法正常进入。

郭兵在核实后随即将杭州野生告上法庭,他认为,动物园强制要求游客必须进行人脸识别,显然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也不符合《网络安全法》,更不符合目前正在制定的《个人信息保护法》。

2020年11月20日,“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一审宣判:野生动物世界赔偿郭兵合同利益损失及交通费共计1038元,删除郭兵办理指纹年卡时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内的面部特征信息;驳回郭兵要求确认店堂告示、短信通知中相关内容无效等其他诉讼请求。郭兵与杭州野生均表示不服,分别向杭州中院提起上诉。

2021年4月9日,该案二审依法公开宣判,在原判决的基础上增判野生动物世界删除郭兵办理指纹年卡时提交的指纹识别信息,其余判决保持不变。

“一直以来,数据合规和个人信息保护被认为是互联网行业的专属课题。然而,‘人脸识别第一案’却发生在消费者和野生动物世界之间,此案的终审落槌,无疑提醒各行各业:应当重新审视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的合规议题。”法治周末报评论称。

不过5月9日,有记者在杭州野生售票处看到,窗口上方“门票收费”板上标注的“年卡办理流程”仍明确提到人脸注册和人脸扫描入园流程。

此外,杭州野生还曾在2016-2018年分别因“生产销售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标准的商品”;“未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擅自占用银湖街道施家园村集体土地404平方米营建华南虎棚”;以及偷税漏税受到当地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

偷税漏税的具体详情包括:2014-2016年,未按规定代扣代缴其他所得个人所得税;共计9次未按规定购贴财产保险合同印花;将无需支付的工资计提应付从而减免企业所得税。

片仔癀危机关联方,研发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

天眼查显示,杭州野生由雄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通过龙晖集团间接实控,在三家公司背后的实控人是张举彦。

据雄鹰集团官网,公司组建于2003年,前身为原国家林业部定点生产猎枪的齐齐哈尔猎枪厂,是一家以装备制造、旅游、制药三个支柱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集团。另据天眼查,雄鹰集团对外投资的企业共15家,有11家存续。

装备制造方面,雄鹰集团旗下公司包括齐齐哈尔雄鹰射击运动俱乐部有限公司、齐齐哈尔雄鹰警用器材有限公司、齐齐哈尔雄鹰猎弹有限公司、黑龙江雄鹰狩猎俱乐部有限公司等,国产雄鹰警用9mm半自动冲锋枪即是由该集团研发。

旅游方面,雄鹰集团不仅投资了三亚东海润龙度假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其旗下的龙晖集团还投资了齐齐哈尔龙沙动植物园、三亚龙晖动物繁育,再加上杭州野生,在动物园产业几乎形成了一个闭环投资。

而雄鹰集团在制药方面的布局则主要通过龙晖集团旗下的龙晖药业实现,后者的控股股东为知名医药上市公司,市值超2000亿元的片仔癀。

资料显示,龙晖药业由龙晖集团与香港荣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2020年7月,片仔癀以自有资金约4447.59万元取得龙晖药业51%的股权。

相关收购公告披露,龙晖药业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未经审计)总资产4376.27万元,净资产-141.51万元;2019年实现营收2204.87万元,净亏损654.58万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年内实现营收628.17万元,净利润16.62万元。

为何这样的一家小药企会得到片仔癀的青睐,更何况这还是片仔癀自上市17年来首次实施外延式产业并购?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表示,“片仔癀收购龙晖药业将直接获取多款经典中成药,进一步丰富产品管线,并缓解片仔癀对肝病类药物的长期依赖。”

据悉,龙晖药业主要经营范围为生产片剂、胶囊剂、颗粒剂、合剂等,拥有中西药品批准文号超115个,包括安宫牛黄丸、西黄丸等多个具有较高价值的中成药。

以安宫牛黄丸为例,这是一款脑血管疾病用药,2019年销售额超24亿元,最近几年的增长率保持在20%以上,而受国家批准的、能使用天然麝香生产安宫牛黄丸的企业仅有五家,其中就包括龙晖药业。

值得一提的是,片仔癀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麝香是公司产品中,归属“珍稀动物资源”的一种,而龙晖药业在官网中也自称,产品研发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张举彦则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第五届理事会副会长、常务理事,雄鹰集团官网的介绍中,提到以“保护珍稀野生动物”为己任。

然而,此前雄鹰集团旗下三亚一基地却被曝出现“犀牛活体刮角”,张举彦也曾申请过刮制活犀牛角装置及其加工方法的专利。相关介绍显示,该专利方法为首先对活犀牛进行定音吸引、定时投食,并配以挠痒、刷皮、播放音乐等辅助手段进行人工驯化,再将活犀牛放入场地用金属围栏关起来,然后采用“专用刮角工具”对活犀牛进行刮角。另外,该项专利还包括一种名为“空腔刨刀体”的刮制活犀牛角装置。

对此,该基地曾表示,犀牛角是中药中的一张“名片”,在中药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不过有网友却质疑,“认为犀牛角有效的人,大概率也会认为穿山甲鳞片可以通乳,看似是在保护犀牛,实际上是变相鼓励买卖和杀害。”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