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国产奶粉正在被科研重新定义

远川研究所 2021-05-16 07:05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远川研究所(ID: caijingyanjiu),作者杨婷婷、余佩颖,编辑姚书恒,题图图虫,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020年底,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一集专题节目《洋奶粉代购受阻背后》。在这部片子里,央视披露了一个让很多人感到意外的数字:2019年国产品牌婴幼儿奶粉就已经占据了国内67%的市场份额,实现了对进口品牌的全面逆袭。

20多年前,由于当时行业发展不规范,国产奶粉的发展走了弯路,外资品牌乘机扩张,一度盘踞中国奶粉市场。

国产奶粉如今重新受到消费者的欢迎,核心原因还是中国奶粉的产品品质把控已经做到了国际领先。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实施配方奶粉注册制的国家,而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标准检测指标多达66项,是国外检测指标的2倍多。过去三年,国产婴幼儿奶粉抽检合格率均在99%以上[1]。

从至暗时刻到浴火重生,国产奶粉在过去十年经历了什么,又做对了什么?

01 行业重启

2008年,国内奶粉行业深陷安全风波,整个行业哀鸿遍野。覆巢之下,无人幸免。中国飞鹤是当时少数几家独善其身的国产品牌之一,但也同样面临着消费者的质疑目光。

随后,政府推出一系列规范国产奶粉的政策,停止了“名牌产品”、“免检产品”的称号,不断推出越来越严格的审查标准,开启了国产奶粉的“最严监管”时代。对中国乳企而言,这是挑战,也是机遇。

当时,安全过关的中国飞鹤选择继续自建奶源、艰苦研发,寻求国产奶粉品牌的突围之路。

奶源是乳制品行业的第一道门槛,也是奶粉厂商的生命线。中国飞鹤用了10多年时间,在北纬47°世界公认的“黄金奶源带”上,建立了“农牧工”三位一体的产业集群,彻底实现从牧草种植、规模化奶牛饲养到生产加工、物流仓储、渠道管控各个环节的全程可追溯[2]。

从牧场挤出的新鲜生牛乳,在十分钟内降低至4℃,并通过全封闭的低温运输车送至中国飞鹤数字化生产工厂,全程不超过两个小时。这样的“2小时生态圈”大大提高了新鲜度,并减少了二次污染,能最大限度保证乳品的安全和品质。

得益于先天的地缘优势和严苛的品控管理,中国飞鹤对奶源质量的坚守也得到了行业的认可。2016年,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公布的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名单中,批准中国飞鹤乳粉及液态奶等4项产品为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这也是乳品行业内首家荣获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该项认证的企业。

对优质奶源的执着坚守,构筑起中国飞鹤一道扎实的护城河。中国飞鹤奶源的安全、营养、新鲜,也为其进一步打造“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奶粉”奠定了坚实的品质基础。后续行业政策的出台,不断证明了中国飞鹤当时这一举措的先见之明。

2013年,食药监总局发布《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细则》,其中特别规定了主要原料为生牛乳的企业,生牛乳原料应全部来自企业自建自控的奶源基地,国家对奶粉安全的保障从单一的产品审查上升到了源头监管。

而在2016年,《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和管理办法》落地,每个企业不得超过3个配方系列9种产品配方。新规之下,杂牌迅速出清,优质的国内乳企品牌和国外大牌重新站在了一个起跑线上。

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当时乳企的质量检测已经严苛到了近乎“自虐”的程度。以中国飞鹤为例,24小时跟踪检测,全程的关键点都要把控,涉及几十道检测程序,四百多项次的检验。

在严格把控奶源品质的同时,原本基础薄弱的中国母乳研究也逐渐驶入快车道。

西方发达国家的母乳研究从19世纪开始起步,社会上流行公益性质的“母乳银行”,收集哺乳期妇女无偿捐赠的母乳,为缺少母乳的宝宝提供“口粮”,同时也为母乳研究的进行、奶制品企业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中国的母乳研究则滞后许多,解放初期中国婴幼儿以米糊作为主要辅食,直到2000年左右行业快速发展,各大乳业公司才开始通过各自的方式进行零星的母乳研究,但国家层面或学术界还没有出现一个统一的规范标准。

转机出现在2009年。

母乳成分是制定我国婴儿膳食推荐摄入量的重要依据,也是婴幼儿配方奶粉的研究模版。虽说当时国外的母乳研究已经有了很深的积累,但中国母乳与美国母乳中乳糖、蛋白质、脂肪等宏量营养素含量有所差异,我国全国性母乳成分数据的缺失大大束缚了母乳研究的发展。

为了弥补这个空白,当年的863计划中,营养强化食品的研究与开发专项提出要建立中国母乳数据库。希望通过对全国不同区域的乳母和婴儿进行乳汁和血样的大规模采样,建立中国母乳成分数据库,为制定我国婴幼儿喂养指南提供依据,也利于研制适合我国婴幼儿生长发育特点的配方食品。

在这个课题上,中国飞鹤作为参加单位之一,承担了黑龙江、北京这两个地区母乳的采集和检测任务。从这个课题开始,中国飞鹤开始建立规范的母乳采样、检测标准,并开启了建立企业自己的中国母乳数据库的宏伟版图,正式推开了科学、系统地研究中国母乳的大门。

当时的中国飞鹤企业规模其实还很小,远未走到行业龙头的位置,却开始投入大量的人才和资金去自建奶源、做基础研究,似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中国飞鹤的管理层有自己的思考。他们认为,母乳研究是“本”,是最底层的东西。飞鹤想要设计出真正贴近中国母乳、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就要充分了解中国母乳的成分、结构,各种营养素的含量、比例。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以中国飞鹤为代表的行业领军企业,对婴幼儿配方奶粉进行了长期深入研究。从营养素,到氨基酸比例、脂肪酸比例,再到活性分子和代谢产物,一直向着还原母乳的方向迈进。

02 研发创新

2019年的一份报告里面提到,中国婴儿6个月内纯母乳喂养率在2018年为29%,低于43%的世界平均水平。

造成母乳喂养率低的原因是复杂的,但替代母乳的重任,就落在了奶粉身上。但奶粉要做到还原母乳的品质,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母乳营养成分多样而复杂,并且具有时间序列的特征,初乳、过渡乳、成熟乳,每个阶段的母乳都不同;且母乳成分个体差异较大,受到母亲膳食、情绪、内分泌状态、是否得病、地域等因素影响。

举个极端的例子,一位生活在内蒙古地区、喜吃牛羊肉、3个月婴儿的母亲,与居住在四川盆地湿润气候里、好辣、患有糖尿病、8个月婴儿的母亲,她俩的母乳会呈现出明显的不同。

同时,母乳样本采样难度大,更何况还得跨时间、跨地域、跨人群地采样,并且针对母亲的饮食习惯、生活状态等做跟踪调查。因此,研究难度可想而知。尽管关山难越,但母乳研究从业者却不做失路之人。

当年的863研究课题立下了中国母乳研究的一座里程碑,也是中国飞鹤系统、全面研究母乳的开始。从2009年至今,广度上,中国飞鹤的母乳数据库样本不断覆盖更多地区、更多民族、更多阶段的母乳;深度上,从含量研究到微观构成及功能研究;长度上,从母乳的静态研究延伸到不同母乳成分特点,及其对婴幼儿生长发育和健康状况的影响。

中国飞鹤创始人冷友斌曾坦言,中国飞鹤在科技研发方面也曾遇到过一些压力和困难,中国母乳研究、中国人体质研究和儿童早期营养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需要长期的积淀,但企业的投入却不能停。

在最初布局基础研究时,中国飞鹤也曾经囊中羞涩,当时还在产业上大力投资自建牧场,国产品牌也处于消费者的信任危机中。能坚持下来是因为冷友斌相信,“科技创新”是国产婴配粉战胜外资品牌,重新赢回市场的关键。

图片

中国飞鹤的实验室

时至今日,中国飞鹤的母乳样本已经覆盖到国内27个省份,全面分析中国母乳2000多种成分,在国际权威杂志上发表60多篇SCI期刊。

03 全面崛起

2020年,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的前五大品牌分别为中国飞鹤、惠氏、达能、君乐宝、澳优,不仅中国飞鹤市占率位列第一,前十大品牌中有5个都是国产品牌[7]。

然而自2008年起,至2016年婴配粉注册制实施之前,国产奶粉的市占率从65%(2007年)降至31%(2015年)。

图片

2007年至2015年,国产奶粉市场份额不断走低

转变发生在2015年,当年奶粉进口量出现明显下降,同比降了40.8%,此后国产奶粉不断收复失地,政策层面的利好是一个驱动因素。

2016年,国家食药监局正式实施婴配粉配方“注册制”,要求产商公布产品配方且对配方中添加的营养素做功能说明,并拿出专业文献和实验报告做佐证;2019年,《国产婴幼儿配方乳粉提升行动方案》提出,力争将乳粉自给率提升到60%以上;2021年3月,卫健委发布了奶粉新国标,作出了更明确严格的规定。

这一系列的奶业新政落地实施,其实是对行业的洗牌,但中国飞鹤能做到市占率第一,就不仅是靠政策红利,更是凭借在研发上的持续投入所练就的“内功”,打赢了与外资品牌的硬仗。

研发上,从2016年至2020年,中国飞鹤的研发人员就扩充了3倍,基本每年新增一个外部高水平研发平台——北大医学部、哈佛医学院、朱蓓薇院士团队、农科院奶业创新团队、江南大学食品学院等等;5年间的研发投入增长了10多倍。

但对于研发的投入,也为中国飞鹤带来了腾飞的机会。

在中国飞鹤早期的的母乳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母乳具备OPO结构脂特征,于是率先将OPO应用到婴配粉的配方中,星飞帆随即问世。OPO应用之前,奶粉中的棕榈酸是通过植物油提取的,缺点是会引起孩子大便干燥且钙吸收少。OPO结构脂的应用则“精准”地改进了这一问题,使婴配粉的营养成分更加接近母乳。

一组对照临床试验的结果进一步验证了星飞帆的喂养效果。对120名出生7天到不足3个月的健康足月、非母乳喂养婴儿,分别给予星飞帆和普通配方奶粉喂养,并以60名母乳喂养宝宝对照,试验为期了12周。研究结果显示,以星飞帆喂养婴儿的体格生长指标、排便情况、睡眠时间等等均更接近母乳喂养婴儿。

这些产品优势最终也得到了市场的验证。2019年,星飞帆成为中国奶粉市场的第一大单品,销售额达51亿元。

2020年,中国飞鹤实现营收185.92亿元,同比增长35.5%,市场占有率达到了17.2%,继续领先一众外资品牌,蝉联行业第一。

根据权威第三方调研机构沙利文的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飞鹤在北京婴幼儿奶粉市场零售销售额排名第一。

中国飞鹤能如此厚积薄发,正是当年勒紧裤腰带也要做中国母乳研究换来的。

2019年,中国飞鹤又开始母乳的谱系研究。之前的许多母乳研究是断面的,样本母乳混合了婴儿刚出生时的初乳、宝宝1岁时的成熟乳,然而随着哺乳期进展,母乳成分会有很大的变化,这样混合研究的结果恐会有误导性,因此中国飞鹤开始做中国母乳的动态研究。

此后,2020年1月,中国飞鹤在国际儿科权威杂志JPGN上发表了针对中国母乳蛋白质和氨基酸的系统综述,揭示了18种氨基酸在9个母乳阶段的动态变化。

图片

中国飞鹤发表在国际脂肪酸研究学会官方杂志的研究成果

紧接着,中国飞鹤又在国际脂肪酸研究学会官方杂志上发表研究成果,首次揭示中国不同地区之间母乳42种脂肪酸含量的特点,发现中国母乳三大类脂肪酸关键比例为1:1: 0.7, 并更加精准地描述了脑部发育重要营养物质DHA/ARA的比例为1:1.69。

自2016年缘起的中国飞鹤与北大医学部的合作也在持续深入,5月11日,双方成立的“北大医学-中国飞鹤营养与生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正式揭牌,合作迈入新阶段。企业是最靠近消费者的“一公里”,学校是最靠近尖端科技的“一公里”,双方坚持“以问题和需求为导向”的合作理念,希望共同促进产业进步。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不断演进,只有抓住新技术赋能产业,才能不断锻造出新的增长动能。如果说中国飞鹤在过去曾经借助了质量的杠杆在行业至暗时刻也能独善其身,那么在眼下不难看到,中国飞鹤正在凭借研发创新的杠杆,迈向新的发展阶段。

04 尾声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品市场之一,有着得天独厚的发展优势。广袤的消费市场,蓬勃增长的新消费需求,使得优质国货的崛起成为大势所趋。

聚焦奶粉行业,这一发展脉络更加鲜明。在老龄化已经袭来的当下,通过生命早期1000天的干预,促进个体一生健康显得尤为重要。因此,做好婴配粉行业的基础研究,直接关系着每一个孩子的成长发育和长期健康,也跟一个国家的未来息息相关。

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回顾中国飞鹤的发展路径,就会发现它今日的行业龙头地位,正是缘于多年前选择走了最难走、最慢的那条路:坚守科研、不断创新和提高品质。

参考资料:

[1] 中国奶业质量报告,中国奶业协会和农业农村部奶及奶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

[2] 百亿飞鹤赴港上市,国产奶粉龙头的长期增长逻辑,远川研究所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