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资本赋能科创,打造科创产业“淄博高度”

优企酷 2021-06-04 11:26

2021年5月26-28日,由淄博市财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主办,洪泰山海会承办,创业邦合作举办的2021中国金融与产业发展(淄博)峰会在山东齐盛国际宾馆正式闭幕。本次峰会以“产融·齐创·未来——打造科创产业金融高地”为主题,展现淄博实力和潜力,丰富全市金融业态,促进金融资源集聚,共议淄博新旧动能转换与打造区域科创产业金融高地新思路。

图片18.png

基于此,在5月28日的“优化金融生态体系,集聚多元金融业态”的分论坛上,联信资本合伙人 李志军、德联资本合伙人 贾静、安芙兰资本管理合伙人 马啸洋、永宣创投管理合伙人、CFO 朱一凡、深创投山东区合伙人 李帅帅、淄博龙门基金总经理 刘奇6位嘉宾就资本赋能科创,打造科创产业“淄博高度”议题展开了圆桌讨论。部分精彩观点如下:

1、深创投山东区合伙人 李帅帅:高技术的领域,尤其是科创领域,就是他牛,但是他下游还没有起来,一定要警惕这些东西,你的下游应用是否也能起来,是否技术也能跟上。我在济南看到好多企业,他做的很好,好东西没人会用,或者说现在用不到,或者五年十年之后才能用到,这个东西我们是否要投?这个也需要去做科创的投资需要考虑的一点。

2、德联资本合伙人 贾静:不管产业链的哪个环节,如果是投科创、科技这件事,都得有十足的耐心。我们自己把科技行业定义为直线追击的行业。科技这个行业没有诀窍,在科技上的路你一样也要走,前面的路相对好走些。

3、淄博龙门基金总经理 刘奇:金融高地或者是科创高地是依附于实体经济存在,只有实体经济先建设起来,才会让金融高低和科创高地建设,才会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4、永宣创投管理合伙人、CFO 朱一凡:有了基金,也有更好的产业政策,也想吸引好的优质产业落户,但落户是一方面,人才也是非常重要,人才等到需要的时候,把他引入也已经来不及。帮助大学生在创业就地,能够落户下来扎根下来,若干年之后,成为新兴产业的骨干,非常重要。

5、安芙兰资本管理合伙人 马啸洋:项目方需要什么?钱虽然很重要,但并不是唯一。因此,当地有人才的储备、当地有和项目相匹配的产业基础以及产业政策这两个相迭加,这样才能把想引进的优秀的科创产业成功招引落地,并与之形成合力。

图片19.png

以下为现场对话实录,由创业邦整理(精简):

主持(李志军):现在我看时间已经快12点了,我先说一句大家中午好,主办方交给我这个主题实际上跟两个关键词有关系,第一个是资本第二个共创,主要会围绕这两个词来探讨。先从我们的嘉宾开始从左到右开始,介绍一下各自所在的结构,还有机构参与的一些好的项目可以介绍一下。

贾静:大家好,德联资本是创立于2011年的科技基金,现在管理着6只人民币、2只美元基金,我们投早中期,从A到B轮,规模在40亿左右。我们投三大方向,硬科技、前沿技术和创新医疗。这三大领域每一个又分了两个小方向,这样比较好理解。

第一是硬科技,主要关注两大块,一是半导体,我们大概从2016、2017年开始系统地看这个领域,从设计投到封装,投到设备。二是智能制造。智能制造主要投工业机器人、智能汽车等领域。

第二是前沿技术,相对来说偏软一些,主要是技术软件,像大数据、云原生,关注数据的基础设施以及云原生领域。

第三是创新医疗,主要看两个方向,一是第三代医疗技术。可能投医疗的人知道,第一代的治疗技术,我们叫做靶向蛋白小分子药物,就是平时吃的化药;第二代也是蛋白的技术,第三代是核酸、基因治疗等技术。我们投三大领域,六个小的方向。

马啸洋:今天很感谢淄博提供这么好的机会,能够跟大家交流,我是来自安芙兰资本的马啸洋,安芙兰资本是安芙兰集团下设的资本板块,我们成立于2006年,是深耕国内早中期的专业投资机构,投资阶段是早中期,投资领域主要是大健康、高端装备制造、航空航天、新材料、传统产业和互联网结合的产业升级级等。我们现在总的管理规模接近300亿,在这300亿之中和各个地方政府合作的引导资金也就是股权投资的直投基金占到80亿规模,目前已和国内省地市县四级的三十几个地方政府合作了引导基金,有着非常深厚的经验。最后,希望能借这次峰会找到和淄博合作的契合点,搭上淄博发展的高速快车,助力淄博的产城融合与发展。

朱一凡:我是来自永宣创投,上海联创永宣是老牌的创投机构,成立于1999年,到现在已经22年了,目前在管的企业500家左右,在管规模大概500亿左右,疫情前也在上海发起设立了长三角成果转换基金。目的正在孵化中国科创板的早期公司和企业,同时也是上海科创板的孵化库的发起单位之一,依托上海市孵化库,也希望给科创这个行业带来很好的助力。

李帅帅:我是深创投的,我们深创投2008年在山东这一块深耕,我们淄博也有一只基金,一个亿的规模,现在就已经回来6、7亿,因为我们投了英科医疗,去年翻了倍数比较高一些。整个的深创投在山东区投了40个项目,除了英科医疗,还有两个项目,一个是潍柴一个是瑞创,我们深创投在山东是几个福地,好几个项目都在山东,像我们投的这几个项目,都是科创产业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福地,我就说这些。

刘奇:大家好,我是淄博龙门基金的刘奇,龙门基金和淄博市政府在2019年末合作的一个基金,当时龙门基金是以直投为主,昨天发布的时候,现在升级为100亿的龙门母基金,我们这一只基金前期的主要投资,主要是围绕于淄博本地的四强企业,以及十一个新赛道进行投资。同时对于从外地招商引资过来的这些淄博的新企业进行投资。

后续,母基金成立以后,肯定也会跟国外一些比较知名投资机构,愿意来淄博落地的投资机构进行合作。在直投项目的同时,也会在子基金上做一些投资。我们龙门基金刚刚也提到,主要就是服务于淄博现有的产业以及后续引进的产业,母基金建立之后,也愿意跟在座的各位国内知名的投资大咖们,投资机构们在一些子基金上进行合作,共同助力于淄博新兴产业发展。

主持(李志军):感谢刘总,基本上看下来,台上几位嘉宾他们基本上在科创、硬件甚至于跟产业相关领域,做了比较长时间的耕耘。我大概也介绍一下联信资本,我们联信是一家很年轻是一只基金,大概两年时间。我们基本上围绕产业升级、互联网整个技术升级进行投资,我们其实围绕投资标的,更围绕着一些产品深度进行,所以联信资本也有幸今天在那儿跟大家进行交流。

下面开始今天第一个议题,资本对企业的赋能和支持,大家可想而知肯定是毋庸置疑,但是我想请各位的嘉宾,能不能聊一下在投前和投后的服务上,给到一些企业成功的案例,时间可能来不及,可能会跳着去让嘉宾来进行分享。先请贾静总开始,您是最有投资经验的。

贾静:因为在山东,我大概举一个跟山东相关的例子,山东这边整个制造业工业基础比较好。我们在2014年投了一个机器替代人的项目,之前的工业机器人行业都是由海外的四大家族垄断。我们投的这家企业在北京,7、8人在一个楼里面工作,本身技术上比较强,后来产品出来需要生产场地,需要对整个工厂的管理经验,我们帮着他们去跟各地政府去谈。

后来,2017年落地到了山东邹城,离淄博不是特别远。为什么落地在山东邹城,其实长三角、珠三角也帮着去问过,但大家觉得技术挺领先,但还是偏制造,兴趣上没有那么强;而当时跟山东邹城在聊的时候,当地政府给的政策出乎我们和企业的预料。现在这家企业发展得比较好,细分行业的龙头, 20、30亿的估值,我就举这个例子。

马啸洋:下面我举一个高科技领域的航空航天项目作为一个例子,简短说这是自主研发商用火箭的项目,一些从国家队出来的高级技术人员自己创业,心怀星辰大海。不单是想做民用航空火箭,另外还要解决行业痛点、看看在燃料上面有没有可能从传统的液体燃料晋级到固体燃料。2019年年中的时候,我们用了两个基金给他投资3000万,也帮项目团队对接了很多资源。

在去年的11月份,他们自主研发的“谷神星一号(遥一)简阳号”商业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本次发射顺利将国电高科天启11星精确送入预定轨道,这是项目方实施的首次发射任务,也是中国民营商业火箭首次进入500km太阳同步轨道,是中国商业航天的又一次重大突破。那么到了今年的时候,安徽省正好有一个地级市要打造航天产业的产业集群,我们就把他们对口地引进到那个地市里去,在那边给他对接了场地、政策的资源还有数亿元的资金,等于说把他们又助推前进了一大步。从2019年投资到现在也就是不到两年的时间,估值从两三个亿到现在新一轮的估值三十五亿,也成功跻身在国内民营火箭领域的第一梯队。

朱一凡:投后的增值服务,大体分为两块,一是融资的助力、一个是融资服务。今天最热的话题就是京东物流的上市,我们早期投资的一家物流公司,我们很快地带入了两个战略投资人,一个是张继正,他是天天快递的创始人之一,他导入物流资源。另外,加上融资方面,在打磨方面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打磨行业,传统的物流公司门类,帮助他们打造。其实现在电商这么好,比如说通过淘宝、京东卖出去的货,物流中心到自己的仓库里去取货,再到分拣中心,完全可以把分拣中心直接植入到电商里面,这样差不多每单快递节省3元的成本,这样的结果去年双十一如果做网购都知道,双十一的时候通过视频的带货、直播的带货,去年通过这种合作方式,这一家公司头部主播卖了15万只口红,这个是过去任何一年都没有办法实现。以前通常4、5天才能收到货,这样操作会帮助他提升整个的效率。

再往后去切的话,发现整个物流电商、网红的带货,除了头部的MC公司,都是没有选品、品控、配货的能力,他直接有商品销售货的记录,可以帮助MC公司,可以做到品控,他现在的商业模式,由原来的物流仓配的科技型的公司,转向平台的科技公司。投资机构在商业模式、在后续的资金支持、还有资源整合方面,能够对一家创业公司给予帮助。

主持(李志军):感谢刘总,回到第二个问题,科创这个词是一直被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我想问一下从投资角度来看,大家对于科创企业逻辑是什么?然后怎么去从众多科创筛出真正的科创企业进来,这个问题先从刘奇总这里回答。

刘奇:我先抛砖引玉一下,我想从科创里面挑选出真正有技术含量的企业,其实是一个方法论的问题,因为对于一个企业,对于以技术出身的企业来说,最重要的属性就是技术能力,技术上的先进性其实是一个非常好动态比较的一个过程,也是比较好去验证模式,因为不像商业模式给投资人所讲的故事,包含很多主观性的东西。对于技术来说,如果是芯片类的企业,有没有有后面的大场提供验证样式的使用,有没有做加工。然后你是搞医疗器械的,你能不能拿到二类证三类证,你搞医药的临床二期三期能不能过,这是一个非常有里程碑样式的结点式的东西。你的技术不管嘴上说的多少先进,这些东西在一些里程碑事件上做出来,这是一个在投资科创企业中比较关注的一点。

另外是团队能力。团队我们比较看重技术出身这些企业,你们是否在大厂待过,在大厂的时候整个科研的成果,或者你的技术来源于科研院所的转化,当时你这个团队在领域里面属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这其实决定一个团队出发点和起跑线的点。

另外是市场空间问题。其实很多技术非常先进,都属于黑科技或者硬科技,但是市场空间或者是投入市场的时机不对,很多时候技术非常先进,但是空间非常小。可能毛利率看起来非常高,但是实际上市场空间可能就一两亿,在非常狭小的空间里再进行竞争,对于科创属性的企业来说是一个非常顽固的现象,对于这一点我们投资科创企业的时候,归根到底企业是否真的厉害,是否真正投资,还反映到毛利率对于经济社会生活价值提升上,就简单说这些。

李帅帅:因为要讨论科创投资的逻辑,首先要了解科创企业自身的一些特点,科创企业有以下几个特点,有没有技术含量特别高,马上要上市这种企业也有,这种企业往往比较贵,尤其是山东也很少有比较成熟的科创企业,所以还是要从早期去看,对于早期阶段的,尤其是科创企业,和我们平常投IPO项目还不一样,那时候看业绩是否规范,还有上市规范性。最重要的一点,就像刘总说的技术可行性,另外越往早期的项目就是越投人。就是说对这个团队,或者对团队里面的人,尤其是高科创企业,可能是一些高学历,像我们投生物医药辉瑞待过,这样的大厂成功的概率更大一些,除了人和技术的先进性以外,还要考虑刘总说的天花板我很认可市场的空间。

我提示一下,尤其是高技术的领域,尤其是科创领域,就是他牛,但是他下游还没有起来,一定要警惕这些东西,你的下游应用是否也能起来,是否技术也能跟上。我在济南看到好多企业,他做的很好,好东西没人会用,或者说现在用不到,或者五年十年之后才能用到,这个东西我们是否要投?这个也需要去做科创的投资需要考虑的一点。

主持(李志军):感谢李总,贾静总我知道你投资的这类型企业特别多?

贾静:其实我们投科技企业投的时间比较长,大概也有八九年的时间,我自已感受下来,我觉得没有好办法。其实投科技企业还挺难的,我们是投入笨工夫,用几个词来总结,专业、专注、专心。之前各级政府都在做引导基金自己来投,后来发现专业的事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自己投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现在各级政府都是在用母基金的方式投子基金,发现行之有效,母基金既能发挥能效,还能发挥杠杆作用。在做资产端投资的时候,其实也是一样。就是得特别关注和沉下心做这个事。

以半导体这个领域为例,半导体领域是一个极长的产业链,拿整个产业链的一个环节来说,大家说投芯片设计,你把芯片设计拉开,里面有模拟、数字、射频、光电,光电也有偏电类的、偏光类的,这是一个很专业的领域。我们从2016年看半导体开始,每进入一个领域都战战兢兢,我的感受上没有好的诀窍和好的办法,就是得深扎根。

至于说给到大家什么样一个建议,我们的感受是,不管产业链的哪个环节,如果是投科创、科技这件事,都得有十足的耐心。我们自己把科技行业定义为直线追击的行业。科技这个行业没有诀窍,在科技上的路你一样也要走,前面的路相对好走些。比如说山东淄博的化工材料领域的应用,整个材料元素,其实海外已经做了很多探索,可以踩在巨人的肩膀上,可以加速。在直线追赶的前半段,投资研发的效率是非常高的,投入就一定有个产出比。

第二段反而比较难,我们看美国、欧洲或者日本,在研发上的投入非常高,但是仔细一看产出比也不是特别地多。因为其实他们是进入到无人区了,进入到无人区有很多试错的成本,这些其实都是研发的成本。我们也投智能制造,有一个比较深的感悟,我们觉得在制造业智能化和制造化的过程中,有可能中国会领先于全球,中国有庞大的制造业基础,这是别的国家都不具备的。工业发展进程中有三个阶段,福特的分工化、丰田的精益管理以及中国的制造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去做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在此过程中,我们对于制造业的改造,这个是无人区。无人区一定需要很多的投入,很多的人才和很多的耐心。这是一个挺有挑战又需要耐心的事。

主持(李志军):我先回答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您一定能回答,刚刚听下来包括我们操作的感触其实最深的一个词,我想说就一个词叫“产业链”不管是科技创新或者是什么创新也好,其实最终还要放到产业链这个大的纬度去看,它的价值是什么,有没有真正的价值,所以我总结下来,这个词是我理解最核心的一个词。

我们回到最后一个问题。淄博提出了新材料、智能装备、新医药、电子信心四强产业,我们对淄博科创发展包括产融结合创新模式,大家可能希望给到淄博一个什么样的建议?

刘奇:好的,其实我是一个新淄博人,从基金2019年末成立,我和我的团队5个人,社保交在淄博,税在交在淄博,对于淄博的一些企业相对比较了解一些。这两天其实我们淄博开大会,其实也是希望把更多的投资机构、金融的机构吸引到淄博来落地,建立淄博的金融科创一个高地

我想表达一个意见是,金融高地或者是科创高地是依附于实体经济存在,只有实体经济先建设起来,才会让金融高低和科创高地建设,才会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我们在淄博设立母资金和S资金也有很多投资机构来落地,同时也提到淄博有24家上市公司很快就是25家,前天淄博的英科环保很快就拿到批文,很快淄博就会有25家资本市场。淄博的很多上市公司,作为资本运营的支点而不是起点,淄博很多上市公司也就是20、30亿,所以我觉得淄博本应该成为实体企业带头人的上市公司,没有把资本市场上的融资工具定增、可转债等等用好,这些作为上市资金作为CVC,没有把资本市场运用好,带头作用没有很积极地发挥好,这是我在淄博观察这一两年发现的一个问题。

其实,经过淄博的财政局还有金融局各位领导的努力,我觉得淄博现有科创类企业,或者成长类企业,活力其实已经非常充分。2020年淄博有5家公司过会,在山东是排名第三,青岛12家,济南是7家,淄博是5家,淄博成长性企业或者机会非常大,但是上市公司的活性,我觉得需要亟待提升。这是我对于淄博建立科创金融高地的一点不太成熟自己的观察不算建议。

李帅帅:关于四个产业,第一,四个可能有点多,精减到一两个,可能是淄博发展的契机,淄博我们投资新材料和新医药,另外我们投的比较少。我们投了英科医疗,还有一诺威,包括上市的新华医疗。淄博是材料之都,在保持新材料产业强度之下,再扶持一个医疗,可能会把重点工作更加稳扎稳打的做好,深圳这么大,TMT产业比较牛一些,也不能说扶持四五个,这是第一个。

第二,今天峰会很好能把S基金、母基金都引进来,把钱带到淄博。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把人也引进淄博这个问题。有时候光有钱没有人有时候起到反效果,通过各种方式挖个坑把钱弄出去,把真正需要钱的人才引到淄博。我觉得人和钱最重要还是要靠政策。实际上济南在2013年和2014年那一会儿,提出5150大政策,引进了很多海归这样一些创业人才。现在在济南看了项目,经过五六年的孵化,很多项目都是“5150”企业,当时看着不行现在又好了。所以这是长期的势,所以要制定一系列的政策,我们有一些私立都给个人税收返还城市好的设立基金。有的地方把个税,比如说当地政府留存的部分返还回来,我们肯定会设立基金,考虑到自己的事。但是确实政策是引进钱和人的一个措施,我就提这样一个建议。

朱一凡:建议谈不上,我分享自己的一点建议,科创是另外一个高度上的技术成果转换,我们怎么做技术成果转换,在座的每一位都投到独角兽的公司,投资经历比较长的话,除了个人的努力个人的专业程度之外,还有运气的成分。所以我们后面就发现,与其研究怎么投资到一家公司里,比如说把有潜力的独角兽的公司,网到一个网里,所以我们依托于上海成果孵化转换器,依托于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科委,依托于这个采用一城一策一园一基金的方式在跟各个地方合作,目的就是各个地方根据原来的产业链来找到适合他的产业,帮助他们落户到园区里,提供最重要政策,帮助他成长起来,最终使一家里的一两家公司变成独角兽的公司。采用这种方式,我们希望跟各地政府保持紧密连接公司。

比如说我们在宁波成立基金,在昆山也成立基金,大部分在长三角地区,去年也进入山东跟省里头发起济南新旧动能转换招商基金也是依托于地方的政策和自然禀赋,和天然的产业链,希望找到合适的产业,来帮助当地完全产能的新旧动能转换。

另外,借着李总说的人才,因为我来的路是正好是经过大学城。我听那个司机说大学城有6-7万的学生,好多毕业之后去了济南或者外省。我想既然咱们有了基金,也有更好的产业政策,也想吸引好的优质产业落户,但落户是一方面,人才也是非常重要,人才等到需要的时候,把他引入也已经来不及,我见到很多地方来一个工人一年补贴1万,本科是10万博士是30万,政策方式效果比较好。大学生为什么留下除了生活的成本低以外,最主要的是有事业在这边,哪怕不是科创暨帮助大学生在创业就地,能够落户下来扎根下来,若干年之后,成为新兴产业的骨干。对于人才方面提一点小小的建议。

马啸洋:前面几位说的很多,简单说两方面我的看法。

第一,还是要分纬度来看这个事情。那么有一个纬度非常重要,就是政府的纬度。我们看到淄博这一次用心用力地做母基金做S基金,能感觉到咱们淄博把现有的金融手段、产业政策特别是在“活水源头”上的资金政策进行了大的整合和梳理。

同时,我个人觉得还要把淄博各个区县的特色产业,进行充分地梳理和整合。那么这样的话,一手有完善多样的金融政策,一手有充分多元的产业业态。因为招才引智的项目最终是要落地到区县这个层面,不可能飘在市级的层面上。而落地到区县发展的产业或者助推的产业,都需要合理的配置,现有的资源通过钱来引进,这是政府的纬度。

另外一个纬度,就是从项目的纬度。特别是科创类的企业,有自己独创的能够形成壁垒的技术优势,近几年有可以落地并实际应用的场景。同时还要用自主可控的技术,来争取实现进口替代,这同样是国家设立科创板终极目标。这样就注定了科创类的企业需要的是什么,钱是很重要的,但因为科技很难弯道超车,这样除了钱之外,企业还要看重当地有没有人才的储备。

我们知道一个企业人才梯队分很多层级,并不是有一个诺奖得主过来,带着一帮技工就能搞定一个科创企业。项目方需要什么?钱虽然很重要,但并不是唯一。因此,当地有人才的储备、当地有和项目相匹配的产业基础以及产业政策这两个相迭加,这样才能把想引进的优秀的科创产业成功招引落地,并与之形成合力。

贾静:刚才也说了在政策方面需要一定的机制上来保证一致性,我们又有金融的手段,又有政策的一致性,企业来落地的话,可能会落得更加安心,因为需要更多的土壤来培育。

主持(李志军):我稍微总结一下各位嘉宾的观点。

一、产业本身。有已有的产业支撑。

二、人才。

三、政策。

所以我觉得这几点,可能是我们大家能够想到的,或者给到淄博产融结合的建议,现在我想时间不早了,各位都饿了,我们这个环节就结束了。感谢!

图片20.png

关联企业
优企酷
创业邦旗下创新一站式营销平台
C轮 / 企业服务 / 北京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