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圆桌对话:中国科技企业的出海机遇

创业邦 2021-06-08 18:38

整理:孔露娇

随着中国企业的发展,出海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

5月27-28日,创业邦2021 DEMO WORLD 世界创新峰会在上海·中国船舶馆举办。在峰会上,迪拜旅游局CEO Issam Kazim进行了精彩致辞,迪拜未来基金会CEO Khalfan Juma Belhoul针对中东市场进行了分享。

Issam Kazim表示,创新使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迪拜对区块链、智慧城市、人工智能、生物制药等行业大力支持,积极拥抱以技术和研究为基础的产业主导的未来。

Khalfan Juma Belhoul表示,迪拜经济发展部最近推出了迪拜NEXT融资平台,旨在支持创新项目,激励全球各地的人才在迪拜创业。“我们鼓励颠覆性创新,将创新理念转化为创新成果,我们还有迪拜未来加速器(Dubai Future Accelerator),将政府与创业公司联系起来,为来自全球各地的企业家提供便捷的服务。”

在圆桌对话环节,Enjoy出海CEO金翔主持了主题为《中国科技企业的出海机遇》的讨论,APUS副总裁于丁一、创世伙伴副总裁储霏、海康威视MENA技术总监 Robert Wang以及迪拜多种商品交易中心(DMCC)CEO Feryal Ahmadi参与了讨论。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未来全球哪些行业、哪些市场有较大潜力?在疫情影响之下,中国企业出海有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出海是否值得未来长期投资?

以下为对话内容,由创业邦整理编辑:

金翔:大家好,我来自Enjoy出海的金翔,我们这个环节的圆桌对话是中国科技企业的出海机遇,因为国内和海外的情况,我们有两位嘉宾在现场,另外两位嘉宾在远端。随着中国企业的发展,出海成为了一个热门的话题,对于中国企业来说,目前的出海机遇在哪里,哪些行业和哪些市场有较大的潜力呢?

储霏:其实出海在未来5-10年可能是很多中国企业的机会,中国过去十年,包括移动互联网、高科技、消费市场的发展,在全球是一个相对比较标杆的地区。

我觉得在下一个十年,其实中国的企业往外走会有很强的优势,我们有全世界较多的科技消费人口,包括设备的数据积累,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进步,以及在消费和制造领域,我们一直保持着“世界工厂”的优势。在这些领域,把中国发生的事情输出到其他的地方,都有非常大的前景。

于丁一:出海其实是中国企业全球化的必然选择,我们已经看到2020年中国GDP基本已经追赶上了美国,这意味着整个中国经济全球化的过程是不可逆的。在此过程中,无外乎就是我们的商品、服务、科技、金融怎样实现全球化的过程。

作为互联网科技企业,我们现在面临着疫情叠加,中国供应链产生比较优势的时期,我们近期发现,跨境电商B2C的模式一下火起来了,在第一季度的时候有很多金融科技企业出海,其实都是一脉相承的。

从我个人认为,在互联网这个行业里,出海始终围绕着几个方向:第一,泛工具类产品的出海,比如系统工具、SaaS工具等,我们认为这是泛工具类产品。第二,游戏始终是出海的热点,自始至终都是。第三,商品出海。这波大家所谓的出海浪潮,其实是中国商品,也就是中国供应链占比较优势的出海。我们会看到世界是平的,只要我们的比较优势有落差,就一定会产生交易,就会产生全球化的行为。

金翔:海康威视是出海的典范,Robert你对中国企业出海有什么样的看法?

Robert Wang:我在迪拜已经居住10年了,10年前刚到迪拜的时候,没怎么见到过中国品牌。大概5、6年前的时候,陆陆续续在地铁站看到小米的广告,了解到华为在本地的市场份额,看到格力在311公路上世界第一的空调广告,后续各种各样的中国品牌遍地开花,在迪拜的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

10年之前我代表海康威视来迪拜开展业务,第一年销售额不到50万人民币,现在几十倍、几百倍的增长,这个发展速度也非常惊人。我个人的感受是,尤其在中东土地上,像本地一些电商平台、在线交易,包括很多国内出海企业,都发展的特别好。

金翔:从投资的角度,出海这个方向是否值得长期投资?在疫情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出海有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创世伙伴主要关注哪些领域?

储霏:出海现在非常热,在投资领域也是大家经常讨论的话题。从目前的状况来讲,我觉得中国企业出海有几个关注点。

第一,科技企业出海。中国的科技这几年发展非常快,包括像海康威视这样的企业,很多是从内销转出口的模式,这一块我们也有投资布局。比如像玩美移动,做AR+Beauty Tech,成立5年已经拥有了包括雅诗兰黛、Dior、安利等300家个美妆类大客户。海外很多线下的美妆品牌会做技术赋能,中国人工智能的能力,总体来讲我觉得还是比较有优势的。

第二,商品出海。跨境电商现在非常热,中国主要依托这么多年的工业积累,实现了整个供应链的升级、产能的升级,这方面我们投资了易仓,一家跨境电商行业级协同SaaS平台,截至2020年底,易仓平台的电商客户年度总流水已超1500亿,占国内B2C跨境电商总量的近10%。

第三,移动互联网出海。各种直播、线上娱乐、内容,这些有很多公司在做,我们也有在东南亚投资短视频的平台Lomotif,已经成功实现并购,这些都是很好的方向。投资需要长线布局,不是一朝爆发的事情,长期来看我们一直非常看好。

金翔:除了东南亚和印度以外,不少的中国企业将目光投向中东区域,对于中国企业来说,中东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有什么独特优势?

Robert Wang:对于海康威视来讲,我们海外有很多大的业务分区,每个国家和地区有各自不同的特点。针对项目市场,中国企业在海外其实有几个发展机会很大的区域,集中在亚洲、中东和非洲这几个典型的区域。我跟很多企业聊过,很多中国企业在项目市场上的开拓,在这三个区域上是非常重合的,我觉得这是第一大优势。

第二,看增长的空间。拿我们自身举例,海康威视在这些大区里面的增长,中东区域增长率是遥遥领先的,其中2017、2018年整个海外增长率,中东都能排到第一位,这个和区域的潜力和发展空间有密切联系。

Feryal Ahmadi:我认为有几个优势。第一个是中东和中国的贸易机会,阿联酋有非常强大的监管能力和实体结构,可以支撑全球业务。同时,这里也是一个全球市场的入口,与欧洲、美国、埃及等国无缝连接,这是阿联酋最大的优势。

第二,我们正在全力建造一个多元化的生态。就像我之前提到的,阿联酋希望成为全球加密领域和高新技术企业的中心,我们已经设立了加密中心。DMCC作为带领者,正在不遗余力的建立、完善这些业务所需要的一切支持,包括财务方面、商务、市场方面的诉求。阿联酋政府也在为选择落户迪拜和阿联酋的企业,提供一系列支持和激励政策。

最后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是紧密合作。企业和政府的关系是非常紧密的,政府倾听企业的诉求,会调整政策、条款以帮助企业发展。比如在AI和区块链,阿联酋是第一个修改政策和法规的国家,这样有助于吸引更多企业。

于丁一:我稍微补充一下。我们去进行全球化、去出海,一定要在前期进行比较详细的分析,判断哪个市场的时候,第一要考虑是市场,它的市场容量、市场饱和度,第二要考虑政治的稳定性,政策经济的稳定性,第三要考虑增速。

在这个过程里,中国企业的出海从美国、欧洲、东南亚再到双印(印度、印尼),都是遵循这个规律来的。APUS刚刚发布了《2020年全球移动互联网市场报告》,对全球的移动互联网市场进行了一个系统分析。

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发现中东的特点,第一,人口基数相对大,整个中东地区如果把土耳其算上有2-3亿人口。第二,人口年轻化,有新生的年轻的互联网人口红利。第三,人均可支配收入相对比较高,这构成了在中东发展互联网的浪潮。

储霏: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中东也是投资非常发达的一个地方,对于创业公司来说,除了市场、历史、地缘政治这些,资金的需求和市场运营方法都比较重要。中东整体环境对于创业者的支持力度比较多,做中东市场的公司在这方面其实有优势。另外,中东消费力非常强,中国人买东西一次买一件,但是中东一次买十件,因为家庭小孩多,所以客单价就高上去了。市场成熟度高,资金量又非常充裕,这都是对创业公司非常好的地方。

金翔:作为中国优秀的出海企业,请于总介绍一下APUS出海的经验。

于丁一:APUS是创立于2014年,到现在成立已经7年了,我们的定位是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全球化的领航者和数字一带一路的践行者”,我们一直践行这个标准。互联网做的事情就是弥平数字鸿沟,无论这个鸿沟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在中国一二三四五线城市发生,它始终需要像我们这样的科技互联网公司,去搭建互联网基础建设,帮助更多人接入并使用互联网,获取更多的信息和知识。

在弥平数字鸿沟过程中,我们始终关注移动互联网全球市场,先后开发出APUS桌面、浏览器、安全、图像视频编辑类的产品等,形成了APUS的产品矩阵,目前在全球累计用户下载量已超20亿,应该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全球化比较大的企业。

未来我们坚定地认为,中国互联网的走出去和沉下来,这两个方向依然有巨大的优势,我们也希望大家抱团出海,毕竟我们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出海的过程一定需要有基础设施。

其实我们看到,这次D2C(Direct to Consumer直接面向消费者)出海就是因为基础设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无论是供应链还是物流,还是后续海外仓,包括支付的建设都是。中国互联网特别是软件方向的出海,一定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打造未来出海的基础设施,才能保证企业更加健康稳定的发展。我们前面已经走出去了,希望后续APUS能和各家企业牵手前行,共同开拓全球市场。

金翔:海康威视是比较早发力中东地区的企业,在中东赢得了消费者的信任,可以用海康威视的例子,介绍一下中东地区用户和市场的特点吗?

Robert Wang:我个人总结的海康威视在中东这几年的三点经验。

第一,最重要的是本地化。我们在这边有本地的办公室、本地的公司、本地的仓储,我们聘请了当地的员工,包括中方员工外派本地,我们为客户提供本地热线、面对面服务器的支持,在本地更贴近用户的需求。

海康威视这些年,从原来最早的产品供应商转型向大数据和物联网方案提供者。在这个过程中,肯定要了解用户的一线需求,本地化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国外的文化和国内有差异,一定需要你在当地扎根下来,才能深入了解当地人的文化。

第二,我们永远是以成就客户、客户为先的理念做的。不要自己单打独斗,我们充分发展在当地的合作伙伴,包括本地的经销商、分销商,我们跟当地的政企和当地的重要合作伙伴合作,业务只靠海康一家肯定完不成,要依托当地合作伙伴的力量。

第三,最重要的是在创新和研发上面的投入,这对于科技公司是非常重要的。海康威视在2020年整年的销售额达到了635亿人民币,我们每年将销售利润中的一定比例(去年是10%)拿出来作为研发投入,这是非常大的一笔投资。

金翔:有许多中国企业开始去迪拜,DMCC是如何帮助这些中国企业的?

Feryal Ahmadi: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中国是阿联酋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我们的重要市场之一。DMCC是阿联酋最大的、领先自由贸易区,有大约10%的中国企业把阿联酋的总部设立在DMCC,比如海康威视、海信、中国石油等。我们这五年的增长率在19%左右。

我们不是守株待兔,等着中国企业来找我们,而是有专门的团队、完善的后台建设,为企业提供全方位的服务。DMCC有一整个团队为中国企业提供支持,比如有中文网站、有中国社交平台的账号,也组织线上活动等,这些服务辅助我们持续吸引中国企业来到阿联酋。

我们总部也设立了中国商务中心,有中国员工为来到阿联酋开设分公司的企业提供支持。我们中国也有办事处,为那些可能将要来阿联酋的企业,解答关于劳工、政策、生活习惯等方面的问题。毕竟,对中国企业来说,这里(阿联酋)是一个全新的地区。不光是商务方面的解答,我们希望告诉企业,这里可以提供什么,企业的员工在阿联酋会获得怎样的生活环境。

最后一个重要的是,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找有益于双方的合作伙伴。阿联酋极其看重和中国的伙伴关系,DMCC作为先驱,去年和中关村创业大街签署了一份备忘录,将在DMCC内部建立一个生态系统,帮助中国企业在这里扩大他们的版图。

金翔:海外疫情还在肆虐,希望疫情早点过去,中国科技企业在海外一帆风顺。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