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段永平:商界风清扬,还是中国巴菲特?

财经小锄头 2021-06-10 21:27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财经小锄头(chutou0325),作者小铁锹,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在义乌小商品城,寄一单快递只要8毛钱,在物价高企的今天,8毛钱能干啥?

接这单快递的公司,叫做极兔快递,靠着在东南亚配送OPPO手机发家,进入中国后又承接了拼多多将近20%的单子。

极兔、拼多多、OPPO,这几家公司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商业关系,但其实远不及表面简单,包括小霸王学习机、步步高无线电话、vivo手机、小天才电话手表,它们背后都有同样一个男人——段永平。

1

段永平出生在1961年,父母是江西水利电力学院的老师,1966年,在时代洪流的裹挟下,段永平随父母上山下乡,从南昌城来到了革命老区井冈山,童年时期四五点就起床,徒步十公里到深山里去砍柴,独自背回家。

1997年,16岁的段永平接连两次参加高考,终于考取了浙江大学无线电系,坊间传闻,刚进大学的段永平闹出一个笑话。

到了杭州之后,段永平要给在杭州的舅舅打个电话,可来自江西农村的他,完全没有接触过电话,站在电话机前研究了十几分钟也不知道要怎样操作,最后是通过观察别人怎样打电话,才学会了打电话。

这个笑话不知真假,但段永平日后成为了中国无绳电话大王,作为OPPO和vivo两大畅销手机背后的男人,不会打电话的他,成为了最会造电话的人。

1982年,大学毕业的段永平被分配到北京电子管厂。这是一家老牌国资企业,在80年代以前一直是中国最大、亚洲最强的电子元器件厂,也是中国电子工业和国防工业的骨干企业,国企加上铁饭碗,大家抢破头都想加入,但在科技浪潮的冲击下,电子厂很快被飞速发展的半导体产业碾压,度日维艰。

当时,恰逢改革开放初期,科技浪潮正在悄然改变中国。比如,王石从广东省外经委离开,去深圳倒卖饲料赚到了第一桶金;柳传志在中科院做了13年磁记录电路的研究,在1984年创办北京计算机新技术发展公司,也就是联想集团的前身。

或许是深刻领悟到了科技带来的颠覆性力量,段永平决定丢掉铁饭碗,裸辞回家准备研究生考试,最后在1986年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

但有意思的是,他其实并没有拿到中国人民大学硕士学位,原因很奇葩,段永平不喜欢写论文,他也不想请别人代劳,于是干脆就不要学位了。当时,中国人民大学有一项规定,毕业一年之后,只要答辩通过了,还是可以拿到学位证书,但是段永平放弃了这次补救机会。

段永平为什么这么任性呢?在现在看来,80年代的硕士,含金量多高啊。最主要还是因为,段永平觉得,学到知识就够了,学位不学位的,无所谓。

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段永平还是走上了南下之路。

他的第一站是佛山,进入了佛山无线电八厂。这个企业在当时也是一个明星企业,它生产的“星河牌880组合音响”在1987年获得了波兹南国际博览会金奖,这套音响也成为了国礼。

佛山无线电八厂强悍到什么地步呢?

在能读高中都算高学历的1980年代,佛山无线电八厂的1300名职工中,有超过600名来自大中专院校。从1987年到1993年,来自清华等名校的大学生就有60多个。

但是,段永平在这个名厂没待多久。因为这里人才太密集了。那个年代,到处都缺人才,高中、中专毕业生都是抢手的香饽饽,但佛山无线电八厂却已经开始内卷了,本科生、研究生一抓一大把,大家很难出头,也没有这么多活儿给他们干。

段永平选择了离开。

段永平的两次离职,看上去都十分任性。第一次离开了铁饭碗国营企业,第二次离开了国际知名的明星企业。但在段永平看来,离开才是对的,段永平称之为“止错清单”。

什么意思呢,就是当你发现错了,就要立刻停下来。

段永平说:“错了一定要停,要抵抗住短期的诱惑。很多人放不下眼前的诱惑,30年后还在那儿。”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段永平做出小霸王时,那些嚷嚷着要离开的人,并没有多少人付出实际行动。

2

段永平的第三站,来到了广东另一个城市——中山。

在1980年代,中山有一家著名的企业,叫做怡华集团,成立于1978年,涉足的产业包括旅游、贸易、工业、文化,在中山市排名第三。

面试段永平的是怡华集团的总经理陈健仁。陈健仁只比段永平大几岁,两人在交谈时非常投契,陈健仁让段永平去集团下的一个叫做日华的电子厂做厂长。

段永平以前一直是做技术员、工程师,几乎没有什么管理经验,纯粹是因为和总经理聊得来,就做了厂长这个位子。他能做得来吗?

日华电子厂其实更像一个巨坑,债务有200万,现金却只有3000块,本来是做大型电视游戏机,但这种游戏机已经被市场淘汰了,公司正转型做贸易,勉强维持生存。对段永平来说,这到底是个机会还是个巨坑都很难说。

陈健仁或许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

但没想到,段永平还真的把这匹司马医活了。日华电子厂的大型电视游戏机被淘汰了,但并不代表游戏机这个赛道是错的。在20世纪80年代的游戏市场,最火的是日本任天堂的红白机,超级马里奥、魂斗罗等游戏风靡一时。仅仅上市一年,任天堂红白机的销量就超过了300万台。

然而,红白机的这股风刮到了中国大门口,却刮不进来。为什么?红白机太贵了。由于关税壁垒,1985年,一台红白机大概要185块钱,而当时像段永平这样的大型国有企业的工人一个月的工资才60多块钱,哪里买得起红白机呢?

正版买不起,盗版倒是可以试一试。当时国内有不少红白机的仿制品。段永平也发现了这个需求,帮助日华电子厂找到了一条生路。日华电子厂毕竟做过大型游戏机,生产经验还是有的。

但是,生产出来了,卖给谁呢?市面上这么多仿制品,凭啥买日华厂生产的呢?

当时大家都是组装游戏机,什么产品好卖就组装什么,赚点快钱。读过经济学研究生的段永平却清楚地认识到品牌的重要性。

他说:“如果能创出自己的牌子,必能在市场上有长久的生命力。”

一开始,段永平租了一个台湾企业的品牌,叫做“创造者”。但这个台湾厂商一女两嫁,把牌子租给段永平之后,又背着段永平把包装盒卖给了其他企业。一个包装盒才一两块钱,但其他企业可以自己装一套游戏机,塞到“创造者”的包装盒里卖给消费者,光明正大地李鬼做李逵。段永平知道这个事之后,立即叫停了和这家台湾企业的合作,还是只能自己做品牌。

做过产品的人都知道,一个好的品牌名称,往往是成功的一半。段永平在和朋友吃饭的时候,提到了取名字的事儿。有个朋友看到了当时一辆叫做小霸王的汽车,就说,要不叫小霸王算了。段永平一寻思,这个名字有个性又容易被记住。就决定用这个名字。

不过,这个名字后来在实际用的时候,还是有一点问题。因为“霸”这个字,笔画实在太多了,“小霸王”三个字连在一起,前后笔画太少,中间笔画多,怎么设计都不好看。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更好的名字,也就将就着用了。这一将就,就将就出来一个全国知名品牌。

不过从默默无闻到全国知名,中间还隔着营销的巧劲。大家都知道要投广告打响知名度,但是这个广告在哪里打,怎么打,就是学问了。

1991年6月,段永平拿出了40万元,在中央电视台打出第一条广告:“拥有一台小霸王,打出一个万元户。”

这是一则抽奖广告,中奖的话,可以拿到1万元。1991年的1万元,大概和现在的100万元差不多了。这有点像买彩票,一本万利的事。一个小霸王的价格只要红白机的三分之一,价格还挺划得来,万一中奖了呢?即便中不到奖,买回来还能玩游戏。

靠着这一条,小霸王游戏机就火了。

说来说去,小霸王还是一个山寨版的游戏,但在品质上,小霸王是同类山寨版本中质量最好的。其他品牌的返厂维修率有的高达30%,但小霸王的返修率基本在2%左右。

价廉物又美,再加上知名度上去了,小霸王游戏机彻底火了,到了1992年,销售额已经过亿。

3

市场规律往往是,看到一个东西火,大家就一拥而上,你做我也做,到了1993年,中国的游戏机市场已经基本饱和。

这时候,段永平看到了另一个商机——电脑。

1993年,正是计算机浪潮席卷全球的时候,个人电脑的发展如火如荼。

但是,个人电脑虽然好用,却没有进入寻常百姓家。归根到底,和红白机没有进入寻常百姓家是一样的道理——贵,当时一台个人电脑要上万元。

对于普通人来说,1993年左右基本上没有什么工作是需要电脑才能完成的,至于娱乐休闲、网上购物那就更没有了,王志东的新浪网要到1998年才成立,马云的淘宝网还要再晚一年,要到1999年才成立。1993年的马化腾刚刚从大学毕业,进入深圳一家公司,做寻呼机软件的开发。

既然普通人用不上电脑的99%的功能,那就把这些功能全部砍掉。

段永平花了20万,从汉卡公司购买了当时最先进的“王码五笔字型”汉字输入法,又在现有的小霸王游戏机上,加装了计算机键盘和电脑学习卡。

不用主机,没有显示器,就是一个键盘+学习卡,这是一台普通人也付得起钱的电脑学习机。在学习机上,玩游戏是基本操作,还可以练习五笔打字。不少60后、70后的五笔输入法正是通过小霸王游戏机学会的。

1994年,曾经有人做过调查问卷,中国人最熟悉的电脑产品是什么?不是IBM,不是苹果,而是小霸王。

小霸王,让段永平获得了打工皇帝的美誉,它为怡华集团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利润和现金流。但这个时候,段永平却选择了辞职。

这又是为什么呢?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小霸王太赚钱了,但它却没有一个清晰的归属。

在当时,小霸王所在的日华电子厂是怡华集团的子公司,怡华集团每年都会从公司抽走大量利润,段永平则认为自己是一个企业家,是他把日华电子厂一手打造起来的,否则日华电子厂只是一个靠着外贸生意勉强求存的破落户。所以,要抽走小霸王的现金和利润,无疑是抽走了他的全部心血。

段永平想进行股份制改革——用股权说话。

但当时的时代背景,并不允许轻易改制,体制改革还是一件很敏感的事情,有成功的,但不成功的更多,地方政府很难随便拍板改制这项决定。

成功的案例有美的,美的在1993年成功实现了股份制改造,但美的的改制是由创始人何享健一手推动,何享健具有绝对的主导权。

怡华集团也是集体企业,但情况就复杂得多,想要改制的是段永平领导的日华电子厂,而不是陈健仁领导的怡华集团,陈健仁天然就不具备何享健的强烈的动力,没有了强烈的动力,也就没有心思去斡旋四方了。

这样一来,段永平在中间就很尴尬,怡华集团自认对段永平不薄,当时段永平和怡华集团是“二八分成”,段永平可以拿走小霸王20%的利润,在怡华集团部分人来看,拿了这么多钱,段永平还能有什么不满?当时就有高管说:“段永平从一个穷书生到如今成为名满天下的千万富翁,集团公司没有对不起他。”

段永平觉得如此下去5年、10年,公司肯定会因为组织架构和激励机制先天缺陷的制约而做不下去,既然如此,现在待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

于是,段永平只好辞职。

4

段永平离开中山,来到了广东另外一个地方——东莞。1995年9月18日,段永平自己的公司——广东力高电子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了。这一年,段永平34岁。

力高这个名字听上去平平无奇,很难让人留下深刻印象。小霸王的成功和它朗朗上口的名字关系极大,所以段永平还是想要换名字。于是,他集思广益,向全国征集名字,要求是好记,容易传播。吸取了小霸王的教训,段永平特意强调,名字的笔划不能像小霸王的“霸”字一样复杂。

当时他们收到了上万份投稿,段永平选中了“步步高”这个名字。有意思的是,这一万份投稿中,有8个人取的是“步步高”这个名字,段永平给他们每个人支付了5000元。段永平笑称,好在不是80个人。

步步高这个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

步步高的主营主要是两条线,一条是计算机,另一条是通信电话。后来又增加了第三条线影碟机,也就是DVD。

在步步高的发展上,段永平的管理有三个非常明显的特点:

第一个特点,花大价钱做广告,投最贵的广告时段,请最贵的明星。

1996年11月8日,段永平以81234567.89元中标,这一巨大又有趣的数字为段永平赢得了标王的称号。段永平对自己投放中央电视台是这样说的:“做消费产品市场,广告绝对不是万能的,但没有广告是万万不能的;要做全国性消费品市场,中央台不是万能的,但没有中央台是万万不能的。”

那几年,段永平在每年中央电视台广告招商会前后,都会留出时间去参加中央台黄金时段广告的招标。而且在1998年、1999年,他都拿下了事实上的“标王”。尽管每次竞标价格非常昂贵,但是在段永平看来,是很划算的。因为,中央台的广告能够用最短的时间,让消费者认识到产品。

投到了最贵的广告时段,广告宣传的明星也要最贵的。

在推步步高VCD的时候,竞争对手“爱多VCD”花了450万元请了成龙做代言,成龙大哥讲着“爱多VCD,好功夫”,出现在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后的5秒黄金时段。步步高VCD怎么做呢?段永平找来了成龙的“竞品”李连杰,同样在中央台播出,李连杰的广告词是“步步高VCD,真功夫”

一个好功夫,一个真功夫;一个成龙,一个李连杰。这样有趣的对比和呼应,一下子吸引了消费者的注意。

在步步高和李连杰的和约快要到期时,段永平又下了血本,花了上千万广告费和当时美国功夫巨星施瓦辛格签约。

段永平管理的第二个特点是,全员持股。

在步步高成立初期,段永平根据出资情况,持股70%。随着步步高的发展壮大,段永平主动稀释股权,拿出来激励中高层员工。

比如后来的OPPO创始人陈明永,刚工作没几年,没那么多钱买股票,段永平就主动借钱给他买自己的股票。在步步高,普通员工可以入股、代理商也可以入股,竞争对手也可以入股。

当时台湾电脑制造商宏基在大陆做VCD,但是怎么做都做不起来,于是想和小霸王去谈个合作。在一次吃饭的时候,宏基的联络人听说段永平已经从小霸王出走,于是赶紧找台商协会联系到了步步高。当时步步高还处于爬坡阶段,经验丰富的宏基愿意合作,段永平当然表示欢迎,并且还让宏基占股19%。最终,段永平的占股比例只有17%了。

段永平坚持的第三个特点是,不搞多元化,不融资,不上市,不过早地搞国际化。

多元化似乎是企业做大做强之后的必经之路,毕竟连五粮液成长起来之后都在做日化产品,最近又频频传出华为要造车。但是段永平却认为,企业家也要遵循二八原则,将80%的精力放在20%的东西上。所以,当有人问段永平对某个项目感不感兴趣时,段永平都是问都不问,就回绝掉了。

本分这个词,这两年有点被玩坏了,但其实本分这个词不是拼多多新创的,而是来自段永平。

有两件小事,或许可以一窥段永平到底是如何定义本分。

第一件小事,是和施瓦辛格的合约。

本来步步高和施瓦辛格签了两年合约,但是没想到施瓦辛格的广告引发了部分人的不满,认为中央电视台老放外国人的广告不妥。央视感受到了压力,于是广告播了两个月就停掉了。当时步步高已经支付了施瓦辛格125万美元的第一笔款,第二笔还剩125万美元。步步高这边想要施瓦辛格团队免掉算了,但施瓦辛格团队不同意,最后双方来回拉锯谈判,施瓦辛格团队同意免掉40多万美元。

但是,当协议拿给段永平签字的时候,段永平却犹豫了,他说:“这件事我们是不是做得不本分?对方也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不应该承担这个损失。”

最终,他没有签字,步步高按原合同将第二笔125万美元如数打给了施瓦辛格团队,连对方的律师都表示不可思议。

第二件小事是电子宠物。

1999年左右,电子宠物一下子就火了。电子宠物怎么玩呢?就是类似于一个BB机的小机子,但其实这个小机子里养的是一只小宠物,玩家需要每天给宠物喂食、喂水、洗澡、铲屎,慢慢地养大宠物。

这股风潮进入中国后,段永平迅速跟进,步步高也生产电子宠物。但是意想不到的问题来了,电子宠物只有一个巴掌大,随时可以揣兜里带走。所以,在出厂的时候一盘点,数量根本对不上,生产线上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去哪了,不问可知。当时境内外,生产这种产品时,员工下了生产线,就要搜身。

但段永平想了又想,不愿意对员工搜身,他最后说:“我们不再生产这种东西了。”

步步高的电子宠物,就此彻底退出了市场。

5

2001年,就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段永平却突然退休,将集团所有业务交给陈明永、沈炜和黄一禾。

这项决定震惊了所有人,比今年拼多多总裁黄铮退休的消息震惊度不相上下。

有意思的是,黄铮曾自称是段永平的第四个徒弟,是关门弟子。而段永平去参加巴菲特午餐时,带着的就有黄铮。这些当然都是后来的故事,但当时段永平为什么要离开呢?

坊间流传,段永平退休是因为爱情。

段永平的爱情来得比较晚,他出生于1961年,2001年的时候已经40岁了。

那个让他为爱走天涯的女人,叫做刘昕。在1986年的时候,刘昕和段永平同时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段永平是经济系的研究生,刘昕是新闻系的本科生。

但此时,两人并不认识,之后的发展轨迹也截然不同。

1990年,刘昕毕业后去了《中国青年报》做摄影记者,并于1993年辞职远赴美国深造,去了俄亥俄大学视觉传播学院攻读研究生。毕业后,刘昕留在美国,在一家叫做《棕榈滩邮报》的报社做首席摄影,还拿到了亚特兰大全美摄影年赛冠军等奖项。

据传,两人的相遇是在1998年。刘昕回国探亲,和段永平相遇,迅速坠入爱河,2个月就闪婚了。

或许是老房子着火越烧越烈,段永平更是答应刘昕,等步步高集团再上一个台阶,就会移居美国,一直陪在刘昕身边。1999年,俩人的孩子出生,和那些只要工作忙,就不见人影的爸爸们不同,段永平每到周末就会陪老婆孩子。

孩子的出生,加快了刘昕想要段永平长居美国的心思,所以在2000年的时候,刘昕就着手为段永平申请绿卡。申请绿卡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段永平想着,怎么都得好几年,而这几年足够他为步步高铺好路了。

可是没想到,绿卡申请异常顺利,仅过了半年就搞定了。

就这样,段永平潇洒地从公司退下来了。

他没有选择做幕后太上皇,而是真正放手,将步步高原本经营的三条业务线拆分成三家独立的公司:步步高教育电子由黄一禾负责,后来黄一禾退休之后,由金志江接手;步步高通讯科技由沈炜负责;步步高试听电子交给了陈明永。段永平每家持有10%的股份,至于经营则完全不干涉。

真正挥一挥衣袖,没有任何留恋。

6

段永平转身,就去了投资界。

早段时间,有一个新闻震惊散户群:一个大妈在十年前花5万块买了一只股票,然后把它给忘了,十年之后,这只股票变成了500万。

这个故事我们当传奇来看,但若是段永平来分析,他估计会认为这才是真正的投资。

为什么?因为他认为,真正的投资是看好一家公司,然后坚持持有。

买卖股票什么最重要?是K线图还是公司财报?不同的人或许会告诉你不同的答案。段永平的答案是,都不重要。或者这么说,单一期的财报没那么重要。

段永平关心利润和成本里是由哪些东西组成,也会关心现金流,但他真正关心的,还是企业本身。除了财报,他会查阅所有人物和业务资料,找律师评估其风险。

很多人把它叫做价值投资,但段永平也不知道算不算。

他首战是网易。

2001年,全球互联网正处于泡沫破灭之际。

从1994年到2000年3月,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涨了将近10倍,整个市场陷入了对互联网公司的疯狂投机中。

正在这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时候,泡沫被刺破了。2000年3月13日一开盘,大量卖单同时出现,思科、微软、戴尔等科技巨头的股票被疯狂抛售,科技股一泻千里,互联网泡沫破裂。

网易可谓是倒霉透顶,因为网易刚好在2000年6月赴美上市,这就好比千里送人头,股价迅速从15.5美元,一度跌到只有0.48美元,真正跌到只剩个零头。

这个时候,网易还面临两个大坎。

第一,根据纳斯达克交易规则,如果连续3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美元,就会收到退市警告。如果收到退市警告后的90天内业绩仍未改善,那么就会被退市,网易面临严重的退市风险。

第二,2001年9月4日,网易因为2000年的财报问题被美国证券委员会停牌。停牌后的网易重新调整了2000年的业绩,营收从之前公布的790万美元,变成了390万美元。这意味着坐实了网易财报作假的嫌疑,网易也面临了股东们的集体诉讼。

当时,丁磊最想做的就是卖掉网易。

但是,种种困境下并没有人愿意接盘,网易只好寻找新的突破口,推出大型网络游戏《大话西游2》。

也就在这个当口,丁磊去见了段永平。

关于这一次见面,丁磊回忆是网游推出后,不知道如何营销,所以找人牵线搭桥见了段永平,想让他指点迷津。而段永平自己回忆却是网游推出前,丁磊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可行,找段永平拿主意。

不管是游戏前还是游戏后,有一点是肯定的,做游戏起家的段永平十分看好网易转型的举措,也正是他了解到网易的转型战略,才计划系统地了解网易。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段永平发现,当时网易的股价为0.8美元,但实际上网易每股现金达到2美元。这无论如何是一个被低估的价格。段永平又找了专业律师评估网易在集体诉讼之后被摘牌的风险。当发现一切只是表面看起来凶险时,段永平在2002年4月开始重仓网易。

当时段永平手中有100多万美元,他又找人借了一些,凑成200万美元,买了152万股网易股票,折合下来大概是1.32美元一股。但段永平并没有停下脚步,之后继续增持到了205万股。

关于投资网易,段永平说:“投资最大的特点是不能给自己定目标,因为价格是市场给的,而价值是内在的。你只要有个两三年的耐心,找到好公司,拿在手里怎么着都是能赚钱的。”

这段话是不是和赚了500万的大妈的做法不谋而合?只不过大妈是忘记了账户的存在,被动拿了十年。

段永平持有网易股票等了5年才陆续出手,价格也涨到了100美元附近。那么,段永平到底赚了多少钱呢?他自己从没有提起过,但是因为他持有的网易股票太多,超过了5%,根据美国证监会要求,必须予以报备,并且公布在证监会网站。

胡润排行榜根据段永平的网易持股数,估算出他的总身价为10亿美元。

胡润排行榜是中国富人又爱又怕的一个榜单。胡润早就想将段永平列入榜单中,但因为步步高不是上市公司,没有相关数据,一直无法计算他的真实财富数额。

2003年,胡润把段永平排在了第83位,但段永平认为胡润的数据不准确,于是胡润将段永平调整到了第101位,一直到美国证监会披露段永平所持网易股票数,段永平的财富才算露出冰山一角,再度回到了第83位。

7

关于段永平的投资故事,则不得不提到他和巴菲特的天价午餐。他是和巴菲特共进午餐的第一位华人。

2006年,段永平以62.01万美元的价格拍下了巴菲特午餐。当时的拍卖是在EBay网上进行的,最终角逐是在一个叫做“Fast is Slow”的网友和一位梁姓台湾商人之间进行。而这位“Fast is Slow”正是段永平,他62.01万美元的出价也远高于2005年的35.11美元。为此,《福布斯》杂志还评论称他真的很饿,颇有些认为他人傻钱多的感觉。

不过,段永平聊到这件事的时候,他自己说:“我自己就很随意地设了这么个价钱,这个反正是在我们基金会的预算之内。”

这么一看,段永平之前投中央电视台的标王和高价买巴菲特的午餐并没有本质区别。到了美国后,段永平十分爱打高夫尔球,他也曾经以每小时2万美金的天价,和老虎伍兹切磋高尔夫球。

或许有钱人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吧。但是,有钱人绝对不傻,他们知道怎么用最少的代价、最快的路径获得最好的效果。

那他俩聊了啥呢?和巴菲特聊一聊就能像令狐冲那样,拿到风清扬独孤九剑这套绝世武功秘籍么?

段永平最关心的问题和咱们打工人关心的问题差不多,那就是人到中年怎么办。不过段永平关心的是,人到中年有很多钱却没有投资目标,或者有投资目标却没有钱时该怎么办。

至于巴菲特怎么说,我们就不知道了,不过在午餐之后,段永平特意写了一封邮件给巴菲特,感谢他给的启发和帮助。

段永平一直是巴菲特的信徒,而对巴菲特的另一句“在别人贪婪时你恐惧,在别人恐惧时你贪婪”,他的体会也更深刻一些。

在2008年的时候,美国次贷危机爆发,金融市场一片混乱。

和2001年的那次科技股泡沫不同,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使股票市场全面崩盘。所有人都震惊恐慌、拼命逃出。但段永平却认为,这可能是我们这辈子能遇到的最大一次机会。

段永平的标的是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是巴菲特很喜欢的一家公司,他推荐的书单里,长年都有一本《杰克·韦尔奇自传》,正是杰克·韦尔奇带领通用电气公司走上巅峰的。

所以,在这一波黑天鹅带来的绝佳机会中,巴菲特也不想错过。当通用电气从38美元一路下跌时,到了2008年10月2日,巴菲特宣布收购30亿美元通用电气永久性优先股,并将在未来五年内的任何时候,以每股22.25美元价格收购。

不过想抄底的巴菲特还是站在了半山腰上。2009年2月20日,通用电气跌破10美元。3月4日,再次暴跌,一度低至5.73美元。

这个时候,段永平下手了。段永平并没有透露他买入的股票数,他只模糊地表示最开始动用了一两亿美元的资金。

和巴菲特看好通用电气差不多,段永平也认为通用电气在清洁能源、环保技术、可持续医疗方面的贡献是对全人类都有利的,这是一家强大甚至可以称得上伟大的公司。通用电气的问题只是一些策略错误而已,而伟大公司的错误往往就是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

2010年3月到9月,仅仅半年,通用电气的股价就回升到了14美元以上,就算段永平此时抛掉股份,也赚了上亿美元。

不管是段永平做企业还是做投资,其实他的思路具有一贯性。在做企业的时候,他不做多元化的产业,在做投资的时候,他也不做多元化的理财,他自己说:“理财是鸡蛋太多,放进不同的篮子里,通过盈亏平衡达到保值目的。对于投资而言,一旦认准了好的篮子,就不存在鸡蛋太多的问题。”

8

段永平认为的好的篮子,也不是多元化的企业。比如苹果。

在2011年的时候,段永平决定重仓苹果。和投资网易、通用电气不同,这两家公司,是段永平利用市场的黑天鹅事件,捡了个大便宜。但苹果,一直被推崇、一直被追捧、一直都是市场的宠儿。

品种单一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在规模效应下,所有的成本都会被摊薄。但是,品种单一的劣势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旦产品被市场抛弃,那就再没有翻身之地。

业内人士看业内人士,总能看出一些不一样的门道。段永平之所以欣赏苹果的单一品种,是因为他认为,苹果的产品做到了极致,营销模式也做到了极致。

段永平称赞说,苹果单一产品的模式实际上是我们这个行业里的最高境界,以前我大概只见到任天堂做到过。而任天堂,帮助段永平赚到了第一桶金。

所以在2011年1月21日,段永平将手中到期的股权全部买入了苹果,成本是40多美元,2018年,苹果股价一度突破了400美元。

段永平的投资神话还有一个,那就是他在茅台只有130元的时候重仓了茅台,而现在茅台的价格,一度上摸到2600元。段永平很少做A股,但茅台是个例外。

一开始,人们以为段永平要做空茅台。

2013年1月28日,在散户喜爱的炒股社区雪球上,有一位叫做“地面静风”的网友发文说,茅台在美国送检,其中有一瓶53度飞天茅台的塑化剂超标,另外两瓶低于国家规定的最大残留标准。

塑化剂一直是茅台的痛点,2012年11月白酒行业爆出塑化剂事件后,贵州茅台就受到了大量质疑的声音。而这次雪球网友的消息,让塑化剂事件持续发酵。有媒体挖出“地面静风”就是段永平,目的就是为了做空茅台。

面对铺天盖地的指责,很少理会外界声音段永平站出来回应说,确实是他委托朋友去送检的,目的不是为了做空,而是他一贯的做法,想要抄底。茅台在塑化剂事件后股价大跌,基金出台,段永平想入手,但不知道能不能出手,因此他送茅台去检查,就是想看看塑化剂含量到底如何。

赚钱赚得多,花钱也花得多。前段时间,比尔·盖茨离婚的消息沸沸扬扬,大家对比尔·盖茨和前妻各自请了顶级律师团磨刀霍霍的八卦津津乐道。但其实,比尔·盖茨的基金会做了很多有慈善工作,2020年花数十亿美元研发新冠疫苗就是其中之一。

在美国,有钱人很爱做慈善,一方面和他们回馈社会的价值观有关,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做慈善确实能免税。比如说在加州,各种各样的个人所得税加起来大概要去到收入的45%,就算是超过一年的投资收益,缴纳比例也达到了25%,但是如果是把股票直接捐给慈善机构,那就只要交2%的税。还有最重要一个原因是,有钱人确实比较闲,他们不用每天996,因此做慈善就成为了工作。段永平就说过:“投资是我的爱好,慈善才是我的工作。”

段永平近几年来频频捐款。比如和丁磊联合向斯坦福大学捐赠400万美元,用于帮助经济困难的中国留学生;和丁磊向浙江大学捐款4000万美元;向中国人民大学捐助3000万美元等等。

到这里,段永平的故事就说完了。

在改革开放风起云涌的大时代里,段永平是时代的弄潮儿,他敏锐地抓住了每一次机会,高考、南下、打造一个又一个爆款,在企业取得巨大的成功之后又决绝隐退,并且在投资界混得更加风生水起。

或许,从始至终最令人嚼味的,是他在一次次转折中,所体现出来的行事风格与游戏人间的精神。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