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2500亿市场“大地震”:投资人都不敢再“下单”了,这个行业要凉?

创业邦 2021-06-15 20:26

图片

封面 图虫网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汪佳蕊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曾经备受资本追捧,如今全面进入冰河时代。在线教育公司未来路在何方?

在线教育迎来了行业巨震。

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在线教育的发展就像“过山车”,既经历了行业风口与资本的疯狂涌入,又遭遇了行业监管风暴与资本退潮的洗劫。

随着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在线教育行业跌入谷底,新东方、好未来、高途集团等上市公司股价大跌,自年初至今普遍下跌50%以上。

很多公司纷纷裁员、收缩业务,以求自保。

据多家媒体报道,作业帮即将开启大裁员,目前正在按照部门进行面谈,主要是低幼业务线,离职员工均按照法定的N+1政策进行补偿。

高途课堂也不例外。据晚点报道,裁员比例为20%,其旗下3至8岁启蒙业务“小早启蒙”被全线砍掉,近千名员工被迫转岗或离职。另外,猿辅导、粉笔教育等也传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

曾经备受资本追捧,如今却全面进入冰河时代。在线教育公司未来路在何方?

当风口遇上监管风暴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将在线教育推上风口。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市场规模同比增长35.5%,达到2573亿元,快速增长的最主要原因是低幼、素质教育,以及K12学科培训赛道的在线化进程加快。

据创业邦对公开数据的统计,迄今为止,猿辅导、作业帮、VIPKID、火花思维的融资总额分别为40亿美元、34亿美元、10亿美元、6亿美元,参与投资的机构众星云集。

据IT桔子统计数据,截至6月2日,猿辅导、VIPKID、火花思维的估值分别达到155亿美元、45亿美元、15亿美元。而作业帮最后一次融资发生在2020年12月28日,融资完成后估值约达110亿美元。

图片

然而,高融资额与高估值改变不了在线教育公司无一盈利的事实。这些在线教育公司为获客疯狂烧钱,微信、抖音、APP开屏、地铁站、电梯间……目光所及之处,几乎都能看到在线教育的广告投放,营销费用居高不下。同时,虚假宣传、过度宣传也不断引发质疑。

监管机构开始出手。

4月24日,学而思网校、高途、网易有道精品课、猿辅导等机构因违规提前招生收费等问题,被北京市教委通报。

次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针对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组织专项检查,依法查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价格违法、虚假宣传等行为。高途课堂、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被顶格罚款50万元。

5月10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因虚构教师任教经历等不实内容,实施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和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交易等行为,依法对两家头部在线教育独角兽——作业帮和猿辅导分别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更大的风暴还在后边。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正式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意见),要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

6月1日,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开始实施。同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虚假宣传、价格欺诈等行为处以顶格罚款的处罚决定,处罚总金额高达3650万元。

几乎一夜之间,在线教育的“热情”凉了。

出路

对于强监管突然降临的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知名投资机构投资人向创业邦表示,监管层所关注的不仅是虚假宣传和采取的价格手段,更重要的是社会公平问题。在线教育放在当前社会大环境下,实际上影响了公平与效率的平衡。

面临行业强监管,一级市场投资人对在线教育行业的态度变得异常悲观。

“投资人都不敢再下单了,这个行业目前来看是撑不下去了。“上述投资人表示。

在这位投资人看来,从2017年开始,在线教育行业的公司都在做在线大班课,大班课的本质就是买量卖课,一旦不买量,收入会下降的非常厉害。同时,这些公司迄今为止没有一家赚钱。一个商业模式,在全行业加速的情况下,五年都没有公司赚钱,极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商业模式就是伪命题。

他表示,在没有后续融资输血的情况下,某些头部未上市在线教育公司很可能在半年或者一年内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另一位不具名行业分析师表示,对于目前未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比如作业帮、猿辅导、VIPKID等头部企业,相关上市计划或受扰动,上市融资步伐可能放缓,需要冷静重估业务形态、上市资产范围和再计划时间表。

如果这些公司真的经营不下去,也就意味着投资人近百亿美元的投资都打了水漂。

不可否认的是,在线教育打破了传统教育形态,突破了时间、场景的桎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行业变革。

更多业内人士则在积极探讨在线教育行业未来的出路。多家券商行业分析师均向创业邦表示,行业发展及在线教育的逻辑将发生改变。

一种观点认为,监管将有利于已经上市的教育龙头公司。

民生证券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认为,未来课外辅导市场加大监管力度或成为常态。监管趋严短期而言,行业可能会经历阵痛。但长期而言,在整体选拔制度不变前提下,培训需求仍强,尾部中小机构挤出后,需求将向头部大型机构集中。

对于不同赛道,监管政策的影响有较大不同。比如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中规定,“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这就意味着,一众在线教育重点推进的低幼条线业务,将因违反法律规定而全线取消。

华兴证券(香港)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师庞溟认为,在资本无序扩张下以低价、价格战等恶性竞争模式为特征的野蛮扩张和粗放经营将不再可行。从短期看,只有具有高营销效率、高续费率、高留存转化率的公司有望达到较低的获客成本,才更加有望度过难关。

与此同时,考虑到教育资源分布的不平衡和选拔性考核体系在短期内尚难出现根本性转变,市场对在线教育依然存在需求。

未来,在线教育企业应摒弃烧钱追求规模和体量的发展思路,优化平衡大班课、小班课、1对1相结合的课程体系,并将以转化为主要目的的投放适度改为以客观宣传品牌、加强品牌认知为主的投放。

只有如此,在线教育才能适应常态化的监管和竞争。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