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满帮敲钟市值超1500亿:两强合并终止野蛮对抗,滴滴投资人主持大局终上市

创业邦 2021-06-23 19:40

图片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谢璇 编辑房煜,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6月22日,满帮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YMM”,公开发行8250万股ADS,最终发行价定为19美元/ADS。

依照惯例,承销商另享有1237.5万股ADS超额配售权,此外OTPP和Mubadala将在与IPO同步进行的私募配售中,以IPO发行价合计认购满帮2亿美元等值股份。

开盘后股价随即冲上22.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超过18%,盘终收于21.5美元,满帮市值达到了233.58亿美元,约合1513.85亿人民币。据此计算,此次IPO,满帮募资金额超过22亿美元。

据招股书显示,满帮CEO张晖的股权占比为16.6%,按照收盘价计算,其个人身价达到了38.77亿美元,合251.3亿人民币。

图片

图片来源:满帮集团招股书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数据显示,按2020全年的GTV(平台交易总额)计算,满帮是全球最大的数字化货运平台。

2020年,满帮完成了7,170万个货运订单,平台交易总额为1,738亿元人民币(约合266亿美元),占该年度中国公路运输交易总额的2.8%(2020中国公路运输交易总额为6.2万亿人民币,9,515亿美元)。其中,有超过280万卡车司机在满帮平台上完成订单,占中国中型重型卡车司机的20%。

233.58亿美元的市值,数字化物流领域全球第一的平台交易总额,满帮已经成为货运行业中的一个独角兽,这个庞然大物的发展历程,也见证着中国物流货运行业从原始生态向数字化转型的艰辛历程。

投资人促成大合并 货车帮创始成员所剩无几

2017年11月,运满满与货车帮宣布合并。这个结果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它结束了干线物流行业的两大头部企业持续多年的,几乎是“头破血流”的正面对抗——从抢客源、抢货源到互相揭短举报,让外界得以窥见物流业的野蛮和粗放。

不过,这场被称为“双屋顶”结构的整合案例,让市场看到了在滴滴快的、美团点评、携程去哪儿等“一进一退”的案例之外,更多的解决方案。在运满满与货车帮合并4年后,货车帮第二任CEO唐天广、第三任CEO罗鹏等原货车帮创始团队均已先后离职,仅剩货车帮最初的创始人、第一任CEO戴文建仍然留在董事会,但他也早已不再参与具体业务管理。目前的满帮,已由原运满满创始人张晖及其团队全面管控。

即便如此,这次合并依然对货运物流业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这次合并,一方面是两强相争格局的必然走向,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资本的介入,对企业乃至行业所产生的深刻推动整合作用。

“你投的运满满应该跟货车帮合并啊,两家继续烧钱没有意义。”2017年,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在电话的一句闲聊,点醒了王刚。这个建议给了王刚以巨大启发,他立刻便开始着手推动合并事宜。

作为阿里中供铁军曾经的核心人物之一,王刚是张晖的前领导以及运满满的天使投资人,同时由他来推动这场合并,再合适不过了。他的提议得到了张晖的响应,也勾起了货车帮早期投资人、元生资本创始人合伙人彭志坚的兴趣。与此同时,王刚还与货车帮所有合伙人和股东一对一沟通过,他甚至参与到了货车帮股东和管理层关系的调解中。“这是一次没有打到山穷水尽,仅依靠管理层的智慧和互相信任促成的一次合并。通过这次合并,双方团队的有生力量都将保留在新的公司当中,进行有机整合。”

可是,哪怕双方真的坐到了谈判桌前,依旧困难重重。这其中,不仅涉及了复杂的股东利益,两个企业的业务调整,两个带头人谁来主导未来发展,以及多年对峙之下的情绪恩怨,重重障碍使得谈判一度陷入绝境。

那段时间,襄禾资本创始人汤和松的手机一响,便大概率是张晖或者王刚打来的,他们反复做着合与不合的沙盘推演,讨论合并的方向、战略的方案、股权比例、团队组建以及整合的过程。作为张晖心目中“可靠、可信任,同时又把握问题很到点上”的老兄,汤和松甚至起到了调和剂的作用,有些张晖不方便跟王刚说的话,也会由他代为转达。并且,鉴于汤和松丰富的投资并购经验,王刚也与他频繁沟通,一点点推进着合并的进度。

最终,在投资人与双方企业管理层的多方努力下,王刚作为此次合并的主要推动者,凭借其所树立的个人威望,被推举为满帮公司CEO,运满满和货车帮的管理团队得以保留,一个崭新的“双屋顶”合并方案为这场合并大戏画上了句号。

在满帮稳定合并之后,王刚先后卸任了CEO和董事长的身份,并将 CEO 一职交给运满满团队的创始人张晖。对于满帮集团来说,能够成功的走到今天,王刚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然而,在从投资的角度,当时已经完成D轮融资的运满满,其商业模式能否形成闭环仍然存疑。而主导了运满满D轮融资的汤和松则认为,闭环不过是形式,而非本质。本质是一个业务模式是否真正的解决了司机和用户的痛点,创造价值,并形成具有强粘度、高壁垒和强网络效应的约车平台。

而作为2014年运满满A轮融资的唯一资方,光速中国、光速美国和光速全球基金在过去的8年时间里联合完成了7轮加注。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认为,满帮通过互联网技术把物流信息、数据、交易搬到网上,从而创造了一个更透明、高效、多赢的干线物流线上平台,改变了长期以来行业信息不对称、空驶率高、运力利用率低的行业痛点。

图片

快速扩张下的隐忧

“把物流信息、数据、交易搬到网上”,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货运物流行业的信息化水平,着实慢了一步。

也正因此,从货车帮、运满满到如今的满帮,始终都面临着商业模式“不够性感”的质疑。

但是,产业互联网还是需要回归产业的基础逻辑,这也是其存在的价值。

虽然满帮一直被称为货运界的滴滴,但运“货”所面临的尺寸重量、货车型号、所需温度高低以及运输时长,远比运“人”要复杂多了。

此外,还有线下传统物流园区中,车主、货主、车黄牛、货黄牛等众多信息和利益交织其中,能够打破传统信息模式,让货主与司机建立“线上发布货源”“线上寻找货源”的新模式,就已经是颠覆性的“性感”了。

也正是这种来自于业务需求的“性感”,让满帮获得了快速扩张的机会。

招股书信息显示,满帮目前已经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涉及超过10万条线路的全国运输网络。2020年12月,满帮平台上的货主MAU(月活跃用户)超过130万,较2019年12月同比增长42.2%。

此外,受新冠疫情复苏提振,2021年Q1满帮平台交易总额(GTV)同比大增108%至515亿元;月活跃用户数(MAU)同比增长67%至122万,订单量同比增长170%至2210万。2021年3月,满帮平台货主月活跃用户数(MAU)达到140万。

但是这样的增长之下,隐忧也若隐若现。

一方面,满帮的优势是其对于临时运力和零散资源的及时匹配。但由于临时运力价格标准难以明晰等因素,满帮难以抢夺稳定客流和规模化运力市场;另一方面,该模式对流量的依赖程度较大,一旦流量见顶,或影响其盈利能力。

张晖在敲钟现场的演讲中表示,这个世界已经不缺千亿市值的公司,真正缺少的是在提升行业效率的同时,能够给行业带来温度,对行业的群体充满善意的公司。

但是这个充满温度的资本故事,要如何继续讲下去呢?

图片

新的增长在哪里?

为了降低风险以及扩张业务版图,满帮正在持续进行多维度的业务探索。

其中,最为市场关注的一个动向,便是去年8月,满帮收购了同城货运领域的省省回头车,开始进军同城货运业务。意味深长的是,今年货拉拉也宣布进军长途大货车业务,并于5月公布了首份成绩单:订单增长200%,年内或完成179城覆盖。

可以说,无论对谁来说,试图进入一个新领域都没那么容易,而想要进入对方地盘获取更大市场则是难上加难。

此外,在对自有用户的服务拓展上,满帮也早有涉及。早在2018年,时任满帮集团董事长兼CEO的王刚就表示,公司已经在金融服务、二手车交易、物流基建等领域展开经营,并设立了相关的事业群。

其中,金融服务一度被视为满帮的重点发展方向。2020年,满帮的贵阳公共事务负责人赵强曾在接受西班牙柯尔比萨通讯社采访时表示,满帮的新增业务包括与卡车制造商合作的定制车,全国范围内1000个以上的货车司机服务区,以及通过掌握的卡车司机数据作为担保,为他们申请贷款。赵强表示,未来满帮的收入来源将主要依赖于金融服务业。

而在二手车业务方面,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底,满帮平台已累计处理卖车咨询超20万次,收录车源超28.6万。在2019年12月底,满帮二手车已经累计处理卖车咨询超7万次,收录车源近10万辆,服务商户近10万家。

此外,满帮近年来也在向技术研发领域发力——完成E轮融资后王刚曾表示,将会在新能源、无人驾驶等领域展开持续发展。并且已与自动驾驶初创企业智加科技合作,期望未来将自动驾驶超级重卡推至万辆级规模。

数字化物流是个极为庞大的领域,也是一个充满了多元竞争的赛道。在这个万亿级的市场里,如何守住优势,扩张边界,满帮还需要更多的想象力和新故事。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