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反垄断替腾讯音乐“刮骨疗毒”

财经琦观 2021-07-14 08:27

图源:图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琦观(ID: cjqiguan),作者贾琦,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阿里被开出180亿大罚单后,反资小将们不辞辛劳,不念过往,不沉溺于庆祝,全力去盯另一个KPI。

“腾讯呢?为什么不罚腾讯?”

跟腾讯对线的挑战者,眼瞅着拼多多们吃肉,也是着急得嘴巴发干。

“反垄断、保护创新,是非常严肃的社会公共议题。”

一脸严肃的字节跳动甩出了52页的讨伐檄文,声泪俱下地历数腾讯对自己的“欺负”合集(以微信、QQ的限制分享为主)。

已经是跳到了桌面上,揪住监管的脖领子来质询:“你们聊垄断,微信这玩意儿,不管的吗?”

好消息终于来了。

7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文表示,依法禁止虎牙公司与斗鱼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合并。

7月12日,消息面又一次传来捷报:腾讯音乐或将面临整治。

知情人士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准备命令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放弃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

不同于瞄准阿里核心地带的集中爆破,关于腾讯的反垄断打法更像是多点刮痧,啊不,多点开花。

官方口径来看,“保护公平竞争”、“维护消费者/社会公共/相关各方的合法利益”、“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以及“激发创新活力”,都是反垄断的题中之义。

但随着进程过半,结合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现在可以尝试着去理清这些目标之间的轻重缓急。

民生急迫,安全底线

自创立以来,阿里与实体经济的紧密就远甚于腾讯。

在此次打击的重点“二选一”现象背后,实则是数千万大小电商卖家的生存土壤。

是物流,品牌,零售,仓储网点等诸多从业者的利润空间。

美团,以及此前的社区团购“九不得”,也是同样的道理。

相比之下,微信的垄断程度更甚于二者。但与民生压力,却不直接挂钩。

我们都知道,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主要强调国有经济在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占支配地位。

具体行业如大型工矿企业、铁路、航运、邮电、银行、对外贸易以及土地、森林、河流、矿藏等。

某种意义上,微信已经代替了邮电的大部分功能,成为了我国新的基础设施。

关于微信的垄断地位,字节跳动打的什么牌?

“保护公平竞争”、“维护自身作为竞争者的合法权益”。

但与消费者权益,社会公共权益相比较,巨头之间的博弈环境这种微观要素,显然不是此次反垄断的重心。

再来看“基础设施”问题。

对照铁路、通信、电力等机构,在这些有关国计民生的重大产业中,国营经济组织对其实行一定程度的独占或统管,对社会公平,经济生活的稳定,有着莫大意义。

比如,地铁、机场、高速公路等资金回报周期极长的基础设施投入建设。

比如银行、邮局、移动电信等去偏远地区开设网点服务当地群众。

以及疫情之下,让私营医院冲锋在前是否可能?

对微信而言,平心而论,过去一段时间里,无论是公平问题(用户之间的差别对待),还是社会价值辅助方面(健康码),它都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

但信息安全,隐私保护,以及庞大的数据图谱背后涉及到的国家安全战略意义,使得微信的处境既重要,又微妙。

总体而言,在紧迫性上,微信的问题远不及电商平台牵扯众多。

在核心原则问题上,微信也确实做到了战战兢兢,恪守红线。

再者,从股权结构上,从企业所属上,由于长期以来坚持的金融开放基本路线,我们也确实存有许多投鼠忌器的地方。

不过,随着其他新闻的浮出水面,有关数据安全的控制也已经提上日程。

前日,滴滴、boss直聘、满帮集团被有关机构下架审查

而眼下又传出消息,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曾被网络安全和证券监管机构的官员约谈,字节跳动被要求专注于解决数据安全风险和其他一些问题。

有关人士表示:“在约谈期间,监管机构急于了解字节跳动如何收集、存储和管理数据。”

从动作的尺度来看,我们可以合理推断的是,目前监管方并不试图寻求股权方面的直接控制,而是集中“病灶”,在数据的“收集、存储、管理”等相关环节中集中发力。

最终达成“扫清死角,安全可控”的初步目的。

在这一视角下,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反垄断大潮中,牵扯民生越多,越广,越深远的行业,越被优先处理。

此外,在反垄断的概念之外,凡是牵扯安全问题的,也同样将被重点关注。

挤破版权淤血

“你一年多赚几个亿,产品做这么烂有什么用?”

汤道生在担任腾讯音乐董事长期间,曾在内部对QQ音乐和全民K歌如此批评(界面新闻报道)。

后来,梁柱接任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CEO后,也试图开会整治。

在会上,梁柱直接对流量增长的负责人开炮:“你这完全是自嗨。我不是说你不能花钱,但你把钱花在这种地方(第三方代理商,存在刷量现象),毫无意义。”

此外,还有媒体报道称,腾讯音乐旗下某些产品的考核制订极为随意,个别核心部门直到4月份依然没有明确今年的OKR。

毫无疑问,Dowson和梁柱都是有追求的人。

但事实就是,在垄断的安逸地位下,腾讯音乐有足够摆烂的资本。

在产品端,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坐拥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三大品牌,综合市占率几乎覆盖了整个市场。

图片

内容版权方面,根据萝卜投研的相关报告,腾讯音乐拥有中国最大的音乐内容库,拥有来自国内外唱片公司的4000多万首歌曲,占到中国市场80%以上的音乐版权。

在主流作品的覆盖上,腾讯音乐则买断了周杰伦、刘德华、五月天等歌手的独家版权,并且拥有包含华纳、环球、索尼、英皇娱乐、福茂唱片等版权代理,在中国在线音乐市场中拥有绝对领先优势。

“独家版权”这一超级护城河,直接将战场拉到了“我有你没有”的零和博弈。

在内容供给的绝对差异下,什么产品流程、用户体验、社区氛围、分发技术等元素,均变成了可有可无的花边补充。

整个行业就停在了这里,所有的比拼都聚集在了版权购买的财力PK上。

背靠资本实力,腾讯音乐的一名内部员工表示:“大部分的歌曲其实并不是腾讯音乐有意垄断的,而是其他音乐平台买不起。”

似乎是为了配合这句话,网易创始人丁磊也曾直言:“不仅是网易,还包括华为、小米、OPPO等需要购买音乐版权的公司,付出了超出合理价钱两到三倍以上的成本。”

这当然不是我们所乐于见到的样子。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再来看关于“放弃独家版权”的传闻,则颇有了一种,外部力量来帮助整个行业刮骨疗毒的味道。

淤血堵在了这里,那就人为打通。

可以预想到的是,随着版权之争回归常态化,在线音乐平台很有可能将再一次把注意力转移到技术研发,产品优化,行业发展等相对更难,但长期价值更为凸显的领域。

比如区块链技术的应用。

关于版权问题,区块链技术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一个“狼来了”的阶段。

基于“永久储存、不可篡改和节点式分布储存”等技术特点,区块链技术很早就被视作版权保护的最好办法。

盗版内容高度分散,难以追查——区块链技术下,公私钥配对,所有者具备可验证的权利;

互联网环境中内容传播高度便捷,多次交易使得利益链条难以确权——区块链技术下,可追溯交易节点,并具备高度碎片化交易属性;

图片

盗版内容复制便捷,且复制过程中信息极容易失真——区块链技术下,信息不可篡改;

......

可以预见的是,若这一套技术应用于音乐行业,将进一步缩短围绕版权的利益链条,高度放大内容创作者的个体优势,甚至改写现有的经纪人-唱片公司利益体系。

而平台作为整套技术的提供方,也将收获相应的行业地位,形成真正的良性循环。

在过去,由于“淤血堵塞”,整个音乐行业没有动力,也没有资源去对相关技术进行研发。

如今,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整个行业或将迎来良性发展的新阶段。

回到反垄断这一大主题。不难看到,在与“安全”和“民生”这两个要素都不太紧密相关的领域中,反垄断的重点目的,便来到了“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以及“激发创新活力”这两大要点之上。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