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年轻人集体“躲”进Livehouse!

消费界 2021-08-03 15:57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消费界,作者:妮蔻,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图源:摄图网。

导读:

Livehouse不仅是独立音乐人的孵化器,还是当代年轻人的聚集地。

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躲”进Livehouse里。

Livehouse从无人问津到一票难求都经历了什么?

Livehouse,活着为音乐而生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Livehouse对于当代年轻人来说,是一个有理想、有梦想的地方。

一个99年的小伙说:“Livehouse里装着姑娘、理想、深夜和酒。”

如今,面对现实的残酷,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躲”进Livehouse。

Livehouse,一种年轻态文化

一间50平米屋子,一支乐队,加上顶级的音乐器材和音箱设备,这是最早Livehouse的样子。

然而就是这间小屋,却是一群人的天堂。

因为Livehouse的存在,让年轻人在平静如水的生活里保有一些期待。

1、起源于日本,国内发展较晚

Livehouse指小型现场演出的场所,舞台和场地都相对较小,是提供给一些地下乐队和艺人演出的地方。

规模从两三百人到一两千人不等。

每个Livehouse都有顶级的音乐器材和音响设备,非常适合近距离欣赏各种现场音乐。

这也是它有别于普通酒吧、最独具特色的地方。

最早,Livehouse起源于日本,随后风靡台湾、内地。

在日本,大大小小的Livehouse有近千家,仅东京就有三百多家。

在东京,最受欢迎当属Billboard Live,由日本阪神集团投资,是通过引进美国Billboard公告榜的衍生品牌。

Billboard Live是集演出+餐饮为一体的音乐剧场,每年200多位演员将近300场演出和活动,每场能容纳观众300人。

相比之下,国内的Livehouse起步较晚。

最早,很多Livehouse都是靠情怀在支撑,商业化并不完善。

近两三年,由于几款热门节目让日渐沉静的Livehouse起死回生。

2、《乐队的夏天》带火Livehouse

2019年,《乐队的夏天》爆火,火到什么程度呢?

《乐夏》的微信指数自开播以来,一路飙升,力压《中国新说唱》、《这就是街舞》、《明日之子》这三档热门节目。

节目中的歌曲几乎每天都有人在朋友圈转发,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刺猬乐队的《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节目中屡次被提到的北京著名Livehouse--School酒吧,也成了新晋“网红”,每到周末演出时门口都会排起长队。

Livehouse是中国地下乐队的温床,参与《乐夏》录制的31支乐队中绝大多数都是从Livehouse走出来的。

《乐夏》让Livehouse火了一把,让圈内圈外让纷纷加入“乐队”浪潮中。

最先“响应号召”的是这届年轻人。

根据相关报告显示,中国Livehouse观众以Z世代为主,占比七成以上,其中18-22岁观众群众最多。

每周末,看着密密麻麻的年轻人,某Livehouse的主理人不禁感叹到:“时代变了~”

3、从无人问津,到一票难求

要知道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几乎没有专供乐队演出的小场地。

那时候著名歌手崔健是在经营西餐的马克西姆西餐厅演出,这也意味着内地迎来了Livehouse处女秀。

而且,早些年做Livehouse都是靠情怀在支撑,很多音乐人演出的收入都不够来回路费,几乎无人问津。

但近几年受众明显多了,不光头部乐队的演出一票难求,知名度相对较低的乐队也基本座无虚席。

根据大麦《2021五一档演出观察》的数据显示,Livehouse观演人次,较2019年上升了326%。

观演的人多了,票价自然水涨船高。

《乐夏》播出前,Livehouse的票价基本在百元以内,就连当时最热门的“后海大鲨鱼”乐队专场演出票价也就120元。

《乐夏》播出后,票价上升两三倍,如刺猬乐队、九连真人的演出门票基本都上升到200-300元,有的甚至更高。

五一档开始前,刘昊然与痛仰乐队的互动中直言抢不到票,被粉丝调侃“人类的悲欢都相通”。

最极致的沉浸式体验

“观看演出的时间里,我们可以完全抛弃自我在外部世界里,各种各样的身份、各种各样的标签,完全沉浸到自己的音乐世界里面。”一位刚从mao Livehouse走出的观众对消费界说道。

确实,Livehouse独一无二的视听体验和现场氛围,能够让观众享受到最极致的体验。

1、最嗨的音乐现场

Livehouse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现场属性

为了保证最极致的现场体验,一些Livehouse不惜重金购买专业调音台、音箱、灯光等成套设备,从几十万到上百万。

可以说,设备是Livehouse场地方用钱砸出来的镇店之宝。

正是这些观众们很难通过肉眼观察看到的隐性设施,提升了观演的现场体验。

一位热爱摇滚的朋友曾经和我说过:“听摇滚,一定要听现场!”

不仅是摇滚,应该说大部分乐队的现场演绎往往会对原作品进行改编,更注重乐队们的即兴创作。

这些有别于录音室的版本,只能在现场能够看到和听到,是独一无二的。

光听还不够,你还可以蹦!

身处现场,大家挨得很近,很难不被现场氛围所带动。

少则两三百人,多则上千人,大家沉浸在音乐范围中,将“活着当下”发挥得淋漓尽致。

2、粉丝经济带动Livehouse发展

《乐夏》不仅吸引来热爱摇滚的铁杆粉丝,而且还收获了一批年轻的新粉丝。

这群新粉丝中,有学生,有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他们愿意为乐队偶像们买单。

高山就是百万粉丝大军中的一员。

在《乐夏》播出期间,无意间听到白皮书乐队《清河》,清河不就是自己每天上班骑车经过的地方吗?

以前高山发现自己总匆匆路过清河,从来没发现景色如此好看。

这首歌仿佛在提醒自己,不要忘记生活的美好。

高山因为一首歌喜欢上了一个乐队。

喜欢一个乐队,让他成为Livehouse的常客。

从这以后,只要是白皮书乐队的场子,高山必到场。

Livehouse的内容供给端是像白皮书乐队这些优质的乐队及其作品。

优质的内容产出吸引更多粉丝,带动Livehouse的发展。

而Livehouse的作用就是为乐队提供完善服务,让他们能够解决生存问题,创造出更多优质作品,从而形成“乐队-Livehouse-粉丝”相互促进的正循环。

年轻人的社交聚集地

除了乐队作品和粉丝观演体验本身,Livehouse 也自带社交属性。

1、年轻人的打卡圣地

小白是livehouse的常客,上海大大小小的Livehouse几乎都打卡过。

他打开大众点评,兴奋地给我们介绍了他打卡过Livehouse。

他说道:“育音堂是上海最早、最纯粹的Livehouse,上海大部分乐队是从这里走出去,非常具有“中国特色”。

mosso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一个,两三百人的场子,音效很好。”

每去完一个Livehouse,小白都会习惯性的在朋友圈打个卡,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有时候,朋友之间还会私底下谈论各个Livehouse优缺点。

无论对乐队还是Livehouse而言,这都是一种无形而强有力的宣传推广。

2、年轻音乐爱好者聚集地

Livehouse音乐风格日益多元化,民谣、摇滚、爵士、说唱等类型应有尽有。

多元化的音乐更有真实性,更贴近生活,满足这届年轻人的需求。

Livehouse是耳机里的音乐变为现实的魔法。

在爵士场,我们感叹《what a wonderful world》的美好;

在摇滚场,我们看到年轻反叛的人们围成一圈POGO,耳边回荡的是后海大鲨鱼的《心要野》;

在民谣场,我们也许会被鲍勃迪伦、许巍的词曲感动到热泪盈眶。

如果幸运的话,粉丝在演出结束后还有机会和喜爱的乐队合影。

这些都是一般大型演唱会所没有的体验,绝对物超所值!

3、年轻人压力释放地

近两年,很多年轻人选择“躺平”。

特别是95后、00后一出生,中国就开始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期,社会贫富开始分化,他们面对的问题是阶级流动缓慢。

生活中,竞争无处不在,阶层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渐渐地,年轻人发现自己再努力奋斗也无法实现阶级跃迁。

夸张点说,奋斗一辈子也买不起上海的一套房。

工作、生活的压力让年轻人喘不过气,导致年轻人选择“躲”进Livehouse。

说是一种逃避也好,一种压力释放也罢,Livehouse代表着年轻人的生活态度。

“工作恋爱都苦恼,love哪有live好”。

月亮OR六便士?

毛姆曾经写过一本书《月亮与六便士》,讲述平凡的伦敦证券经纪人思特里克兰德为艺术梦,抛妻弃子,抛弃优裕美满的生活,奔赴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用画笔谱写出自己光辉灿烂生命的故事。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理想与现实面前,Livehouse是坚持纯粹的音乐梦想,还是让资本注入实现标准化商业化?

至今,还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1、鲜少资本关注,MAO Livehouse一枝独秀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国内Livehouse实现融资的项目,仅一笔。

2017年,MAO Livehouse宣布获得由君联资本和太合音乐集团联合投资的pre-A轮融资。

MAO Livehouse是世纪乐梦旗下的现场音乐品牌。

截至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西安、重庆、昆明、长沙、苏州、成都等共十多家家门店。

MAO Livehouse总经理沈枫透露,MAO旗下大的门店以往全年演出量能达250场,数量最少的门店也在150场以上,部分门店有时月场次会超过30场,一天分2场进行。

目前MAO的标准化是行业中做的最好的,这也是资本看中它的原因。

据尼尔森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美国有超过50%以上的音乐消费用于现场音乐。

在中国,随着消费升级,年轻人追捧,现场音乐也将成为中国年轻人音乐消费的新增长点。

相比于大型的演唱会动辄上千元的潮汐消费,类似MAO Livehouse这样的中小型场馆填补了市场空缺,成为一种常态化消费的大众娱乐生活方式。

2、Livehouse发展,道阻且长

即使有着百万年轻粉丝的加持,部分Livehouse还是倒闭了,其中不乏老牌。

这其中也透露出国内Livehouse存在的一些问题。

首先,商业模式单一,目前Livehouse的收入来源主要是酒水和演出门票。

场地空闲时的利用率不足,缺乏能保证稳定收益的常态性复合业态。

收入受限,而房屋租金、设备费用陡增,导致经营现金流不佳。

其次,优质内容匮乏

作为独立音乐人的孵化器,只有源源不断的产出优质内容,才能吸引更多的粉丝。

目前,国内的优秀乐队匮乏,今年《乐夏》宣布暂播,我猜大概率是因为找不齐乐队。

此外,Livehouse作为输出音乐为产品的场所,部分Livehouse的音乐类型以摇滚、民谣为主,限制了消费群体的扩大。

从地区发布看,一线城市仍然是Livehouse的大本营,占全球票房六成,下沉市场有待开发。

尽管Livehouse面临许多阻碍,但其增长势头是有目共睹的:

根据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Livehouse场次2万场,年复合增长率23.1%。

其中,专场演出票房超过1亿。

两百万年轻人大军正悄悄“躲”进Livehouse里,2020年实现47.9%增长。

那么,有着年轻人做背书,Livehouse是否会迎来春天?

参考资料:

[1] 2021中国Livehouse市场报告,道略音乐产业研究所

[2] 2021五一档演出票房增幅超250%,被新世代、综艺、文旅托起的百亿市场,镜像娱乐

[3]乐队火了,孵化乐队的Livehouse如何打破小众魔咒?音乐先声

[4]向死而生,Livehouse的生存状况与未来变革,RET睿意德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