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哈啰,出行之外还有新机会?

蓝莓财经 2021-08-16 08:06

哈啰出行赴美IPO按下暂停键。

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网站披露信息显示,日前,哈啰出行取消美国上市计划。哈啰出行已确认此消息并回应,后续会适时推进IPO事宜。

时至今日,在共享单车大战中幸存的哈啰,已经进化为包括两轮出行、四轮出行、酒旅以及到店服务的出行及生活服务平台。

解决“最后一公里”已经不再是哈啰的唯一业务。然而,共享单车业务持续亏损,新业务嗷嗷待哺,哈啰的业绩表现仍然备受质疑。

共享业务亏损难停

招股书数据显示,从2018年到2020年,哈啰出行净亏损分别为22.07亿元、15.04亿元和11.33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近50亿元。

其中,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一年中,91%的营收来自两轮车共享服务。营收占比最高的共享两轮业务,在哈啰的成本结构中也是占比最大的,2020 年共享两轮业务的成本达 51.354 亿元,占比达 93.3%,

但求规模,不问盈利,这是以UBER为代表的共享经济的一大特点。该类企业需要凭借规模效应维持长期发展,以获取高额利润,其理想状态就是实现垄断。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是:大部分企业在实现垄断之前离场,比如我们熟知的ofo、摩拜。还有部分企业即便占有垄断地位,仍然难以盈利,比如滴滴。

共享概念盛行时,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奢侈品层出不穷。目前,唯一盈利的共享模式,是共享充电宝。

以怪兽充电宝为例,2021年第一季度怪兽充电净利润为1510万元人民币,经调整净利润为2320万元人民币,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盈利,但营业利润率为2.8%。何以盈利,只有涨价:一线共享充电宝费用已涨至4元/小时。

相比之下,共享单车业务更是资本黑洞。哈啰出行市场份额居行业第一,但即便拥有规模优势,其盈利能力仍然堪忧。

成立至今,哈啰出行已经进行10轮融资,总额超过200亿人民币,投资人包括蚂蚁集团、复星集团、春华资本、高榕资本、GGV纪源资本等机构相继入局。目前,蚂蚁集团已成为哈啰出行的第一大股东,持有5.84亿股,占比36.3%。

2017年,蚂蚁金服投资哈啰出行3.5亿美元。阿里对哈啰出行的扶持一方面对哈啰出行持续的资金输入,另一方面提供比资金更为宝贵的流量接口。

持续亏损、IPO暂停,哈啰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

招股书中提到,哈啰出行过去的发展依赖新兴市场的发展,如果整体发展放缓,必然会影响哈啰的增速。更重要的是,如果用户留存无能,那么还可能面临财务困难。公司运营需要大量资本支持,这也是哈啰出行目前面临的潜在风险。

哈啰自身造血功能不足,难以支撑公司运营,很可能面临资金链断裂,乃至不可持续的后果。

共享单车飞轮带得动哈啰吗?

2020年,哈啰出行年度交易用户达1.83亿,全年营收为60.44亿元人民币,相比2018年的21.14亿元和2019年的48.23亿元,已有较大提升。

乐观的说法是,哈啰依靠卓越的执行力以及对行业的洞察,逐渐找到了一个依靠数据驱动和精细化运营、不断创造新的增长飞轮的模式。

“飞轮效应”是指,一个公司的各个业务模块之间,会有机地相互推动,就像咬合的齿轮一样互相带动。一开始从静止到转动需要花比较大的力气,但每一圈的努力都不会白费,一旦转动起来,齿轮就会转得越来越快。

在营收中占比91%的共享单车能够带动哈啰吗?

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共享单车业务分别给共享电动车、专车、拼车、电动滑板车业务带来60.5%、40.2%、39.9%、63.2%的用户转化,哈啰多场景业务相互协同和渗透率较高,哈啰飞轮效应显现。

数据显示,2020年11月,哈啰单车的总体用户规模达到7232万人。而美团、青桔的APP与小程序合计活跃用户数则分别为2836万和4353万。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出行在中国30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提供共享两轮车服务,成为中国和全球最大的共享两轮车服务提供商,仅在2020年就提供了51亿次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骑行。

共享两轮车业务带动了哈啰出行的其他业务。2019年1月底,哈啰上线顺风车业务,并发展迅速。招股书数据显示,2020年四季度,哈啰顺风车的交易额已达到23.04亿元,环比上季度的21.15亿元增长9个百分点。

飞轮效应,各项业务如互相咬合的齿轮,同向用力,越转越快。其中的一个重点是,核心业务。以亚马逊和美团为例,电商和外卖为核心业务,高频、刚需、体量大,长期投入的大量财力、物力形成规模下映,其竞争优势指数级叠加形成企业护城河。

共享两轮车业务相比电商、外卖体量更小。据亿欧智库测算,当中国两轮共享出行渗透率达到25%,市场规模将达到一千亿元。相比之下,2020年中国外卖行业市场规模已达6646.2亿元。共享单车业务在营收上难以类比电商、外卖。

飞轮之所以为飞轮,是能够强力拉动其他业务提升,推动企业发展。目前来看,共享两轮车业务还难以胜任。

本地生活服务不是个好故事

共享业务上的持续亏损,哈啰拓展多项业务寻找新增长点,早在2019年就埋下伏笔,两轮新业务小哈换电、哈啰电动车、哈啰顺风车以及哈啰打车这四架新业务马车已悄悄布局。

进入本地服务赛道,也是其作出的全新选择。

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到 2025 年,中国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将从 2020 年的 19.5 万亿元增长到35.3 万亿元。但与此同时,在本地生活领域,八成的尾部和腰部用户的痛点还未得到满足。

但本地生活服务赛道已经十分拥挤,阿里和美团狭路相逢,两大巨头相争,已经把路堵得水泄不通。该类业务在烧钱方面跟共享经济可以说不相上下,美团在成立九年的时间里累计亏损超过1600亿,在2019年才实现整体盈利。

目前,抖音已经组建由原核心团队组成的本地生活团队,由抖音产品负责人牵头,向字节跳动(中国)CEO张楠汇报,该业务是抖音今年的重点业务之一。

美团的“超级平台”战略,以本地生活服务为大场景闭环,通过满足同一类用户的不同需求,集低频为中频、集中频为高频,来实现用户争夺和心智占领,从而掌控用户流量。

哈啰从出行业务切入到本地生活服务,也是瞅准了本地生活的高利润,以补充在基建上的投资。背靠阿里的流量支持,哈啰的策略也不是无水之源。

本地生活服务业务是一个典型的双边市场,需要不断增强B端和C端的黏性来触发平台的正反馈效应。在C端,通过补贴引流,凭借内容、服务与品牌留客已经是成熟的模式。

在B端,获客成本大幅提升,流量获取越来越难,营销费用高企,这也是商家面临的共同困境。巨头把持流量源头,新势力的加入,也就意味着新一轮的混战开始,巨头竞争,商家可以从中得利,但同在赛道的其他企业,小鬼遭殃。

这也是哈啰需要考虑的问题。不过,哈啰从共享出行切入本地生活服务,从C端平台到B端业务,掌控流量到流量利用最大化,未尝不是一种成功之路。

毕竟,哈啰目前最大问题不是在本地生活服务这个巨量赛道上快速成长,而是尽快证明自己的盈利能力,坚持活下去!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