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在土耳其是毒品,在我国是食品!对槟榔上瘾的可不止普通人

金角财经 2021-08-19 11:42

编者按:本文来自创业邦专栏金角财经,作者:马妍睿,编辑:周大锤,图源:图虫。

叫衰与担忧似乎是从一夜之间开始的。

8月12日,中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发布消息称,请中国同胞切勿携带槟榔入境土耳其。根据土耳其法律,槟榔中所含槟榔碱因具有致幻性而被认定为毒品。与此同时,广州也开始对槟榔户外广告进行全部清理。

这似乎预示着行业面临的某种生存危机。

然而,槟榔业像一辆高速行驶的满载列车,叫停,并不容易。

对槟榔上瘾的,不仅仅是嚼着槟榔果的人。

还有地方财政。

“无法叫停的千亿产业”

槟榔嚼食已有千年历史,但成为产业,只有短短二十年。

产业发端于湖南。

十几年前,湖南的槟榔基本以散装或售价1元、2元的小包装为主,多为家庭式小作坊制作而成,经过整合发展后,湖南槟榔行业品牌数量快速增长。

截至2019年12月,全国槟榔产业年产值达400亿元,湖南占了四分之三,年产值达300亿元。

有人说,中国10个嚼槟榔的人,有8个是湖南人。

湖南,确实成为我国槟榔销售的主阵地——全国6000多万槟榔消费人口中,超过2000万在湖南。湖南嚼槟榔的人口比例,高达38.42%。

市场的扩张意味着竞争的出现。

拿下7成市场份额的口味王,是业界翘楚,虽然起步晚,但快得吓人——到2021年,口味王的产值预计将达到30亿元。

快速崛起背后,广告居功至伟。

17年到19年,口味王连续三年独家冠名湖南卫视春晚,2017和2018年,还同时冠名了湖南卫视元宵喜乐会。

此外,口味王还网络独家冠名《欢乐喜剧人第五季》,冠名芒果TV的自制综艺《野生厨房》,并以独家植入、特约支持的方式出现在2019年热播电视剧《怒晴湘西》中。

除了线上频繁刷屏,公交、地铁、电梯、楼道各处,都能看到无所不在的口味王。

营销的效果立竿见影。

2018年,口味王营销总监龚伟华表示,和成天下(口味王旗下品牌)槟榔15元款产品销量同比增长152.49%,市场份额达到65%;20元款产品销量同比增长272.73%,市场份额达到75%;2017年年底上市的30元款产品市场份额在一年内达到95%。

其他槟榔企业纷纷跟风,尝试把广告铺到大街小巷,地方政府则乐见其成,要知道,营业额的飞速增加,意味着企业贡献给政府的税收也水涨船高。

同样以口味王为例,虽未公布其市场销售数据,但在它的企业官网,“口味王集团年度纳税过亿元,纳税额在10年间增长60多倍”引人注目。

2017年,湖南湘潭县政府在《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指出,要确保槟榔产业销售收入三年实现300亿元,五年实现500亿元的目标。

而湘潭县在2017年全年的GDP是404.3亿元。

龙头企业口味王更是风光无限,湖南、海南两省以及相关地方县市领导,多次带队到口味王调研,肯定了口味王“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产业脱贫”等方面的贡献,还多次强调希望口味王能够“做大做强”“促进经济发展”“稳定就业”。

毕竟,小小的槟榔,关系着海南的就业、湖南的税收。

“支柱产业”

虽然湘潭是湖南人嚼槟榔的源头,但湖南本地并无槟榔产出。

国内大陆地区槟榔主产地,是海南。

2010年,海南的槟榔产业进入高速发展期,到2017年,海南槟榔全产业链总产值200亿元以上,成为海南农民的重要收入来源,当年海南全省GDP4462.5亿元。

这些槟榔,超九成流入了湖南省的湘潭益阳等地——在湘潭,食用槟榔已有400年的漫长历史。

2007年,槟榔文化被纳入湘潭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16年,湘潭市天易经经济开发区槟榔全产业链上交税收近亿元,占全区税收总额的10%,槟榔产业全产业链从业人员达6万人,年发放工资约30亿元。

截至2017年底,入驻天易经济开发区的槟榔全产业链规模以上企业有10家,年制成品超过10万吨,全产业链年产值超130亿元。

产业的强劲发展,让地方政府热情高涨。

2020年,湘潭市、县两级政府先后下发《湘潭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支持槟榔产业持续健康发展若干政策的意见》、《湘潭县人民政府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旗帜鲜明地支持槟榔产业发展。

湘潭县成立了槟榔办,还联合槟榔企业和社会资本,发起设立槟榔产业发展基金。同时整合县内相关专项资金,以贴息贷款、以奖代投方式,重点支持槟榔产业发展。

当地还提出组建槟榔产业研究院,由政府牵头,高校、科研院所与槟榔加工企业共同组建研究院,每年安排100万元以上经费,主要攻关槟榔产业发展中的技术问题。

甚至还想借助高科技,由政府委托有资质、有能力的单位牵头研发,加快槟榔加工自动化设备的研究和开发。

为表明对“创新”支持的力度,《意见》中还明确“支持企业研发新产品,对年纳税500万元以上企业,每推出一个新品种,给予企业一次性奖励10万元。单个企业年度内本条款奖励总额不超过50万元。”

咀嚼槟榔的快感令人上瘾,财税滚滚涌入的巨大收益更让人无法摆脱。

在槟榔果的家乡海南,也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槟榔供应链。

槟榔是海南省政府大力倡导发展的“三棵树”之一。截至去年底,海南省超过41%的农民都在从事槟榔种植。

越来越多的槟榔加工企业落户海南,农民的就业收入问题也得到解决。

20年10月1日,海南口味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东澳基地二期投产开业,项目总投资3亿元,预计每年新增5000吨槟榔干果生产加工能力,提供2000个岗位,3年内实现产值10亿元。

海南省农业农村厅发布的《槟榔价格对农民收入影响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海南全省槟榔生果总产量87.83万吨,市场均价4.7元/斤,总产值82.56亿元。槟榔带给农民的收入也占据了海南农民可支配收入的1/3。

在飞速发展的槟榔行业感召下,湖南海南一家亲。

“刹不住车”

据天眼查APP显示的数据,截至目前,国内已有槟榔企业9284家,其中湖南省占了近一半,有槟榔企业4058家,海南有3732家。

其余所有省份与槟榔相关的企业全部加起来,只有1500家。

与特色产业槟榔一起在湖南生根发芽的,还有患病人数在过去十年里翻了二十倍的湖南特色癌症:口腔癌。

医院里因长期咀嚼槟榔而诱发口腔癌的病人越来越多,槟榔产业本身的争议性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2019年3月7日,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发布《关于停止广告宣传的通知》,明确规定,所有(槟榔)企业即日起停止国内全部广告宣传,停止发布的媒介平台包含且不限于报纸、电台、电视台、高速公路、机场、铁路列车、地铁、公交车、网络平台、电子屏、店招、影院、出租车顶等场景的槟榔产品宣传。

在土耳其是毒品,在我国是食品!对槟榔上瘾的可不止普通人

即使有了政策的管控,靠营销发家的槟榔业也没有就此停下脚步。

撤掉传统媒介的宣传,口味王等龙头企业开始转战短视频、电竞直播平台,打起广告“擦边球”。

无论是与英雄联盟S9全国总决赛虎牙直播平台联名、赞助“湖南VS湖北龙虾争霸赛”,还是在短视频平台发起“520挑战”、赞助举办各类“颁奖典礼”“晚会”等活动,口味王等企业都学会了利用新的平台,植入场景和产品,再暗戳戳来上一句:“槟榔加烟,法力无边”。

企业不愿收手,政府也不愿失去这块香饽饽。

向同样会致人上瘾患病的烟草产业学习,走规范化发展,搞绿色生产,成为当前槟榔产业看起来唯一可行的路径。

但是,直到目前,湖南省的食用槟榔地方安全标准尚未完成制定。这意味着,槟榔产业的监管体系至今仍是不完整的。

对于市场中现有的食用槟榔的宣传推广,目前也没有特别明确的约束条款,一切跟普通食品无异。有部分企业已经开始在其产品包装上标注警示语,提醒长期过多食用槟榔会对身体健康造成影响,但只有少数产品有这类标识,且一般标注并不醒目。

对“致癌”风险,更是只字不提。

槟榔的食品定位和安全性尚不明确的前提下,槟榔产业,无论往前走还是向后退,都显得有些尴尬。

往前走,意味着提高技术、精细化生产,尽量减少其中致癌物的影响,走烟草行业转型的路子。但在槟榔生产链中,根据业内人士的估算,提取致癌物后精细加工意味着现有生产成本几乎翻倍,这是绝大多数生产商无法提供的。更何况,在这条产业里,相关的技术支持、食用标准至今没有定论。

往前走,没有方向。

向后退,意味着近万家企业的倒塌、近十万工人的失业和地方财政数十亿的缺口。以湖南湘潭为例,一旦失去槟榔产业,便意味着失去占第一产业近1\3的GDP份额。这一数额对地方上第一产业的损失,比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亏损更为严重。

无论是湖南还是海南,对任何城市来说,占地方工业体系1\3产值的企业的崩塌,都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往哪个方向走,对槟榔产业来说,都道阻且长。

早在宋代,苏轼就用“两颊红潮增妩媚”描述过咀嚼槟榔后的如梦如幻的快感。

只是千年以后,不管是马路边嚼着槟榔的普通人,还是市值百亿的大企业、各级地方政府,依然沉浸在槟榔带来的鲜红的迷幻之中,沉醉不知归处。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