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被时代翻牌子的投资人:有的被估值绑架,有的拒绝烧钱

创业邦 2021-09-16 18:13

图片

作者丨艾露恩

编辑丨信陵

图源丨摄图网

说不清变化具体是从哪天起,但确确实实发生了。

“现在大家很少谈消费项目了,有些同行开始转看其他赛道,甚至转行了。”消费投资人沈正说。

一个明显的佐证是,之前经常在公开场合大谈消费投资方法论的投资人降低了露面频率。如果更细心些,你会发现,某些机构已将消费赛道的投资高管从官方资料中的前列挪到了末尾。

创投圈就是这么现实。

数据不会骗人。创业邦旗下的睿兽分析显示,2021年7月,国内消费领域融资事件66起,融资总额78亿元。8月份融资事件65起,融资金额下降为21亿元。疲态初现。

相对于C端消费领域的退火,2B的企业服务领域则延续了近两年的热度。

睿兽分析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国内企业服务领域融资事件为446起,融资金额为166亿元。截止9月10日,这两项数据已分别飙升至1120起和408亿。与之对应的是,看企服、ICT和硬科技的投资人日程越来越满。

时代在翻牌子。

消费互联网格局早已落定,监管如期到来,在另一端,产业互联网兴起,企服投资渐入佳境。

新消费品牌赛道,已上市的市值腰斩,未上市的估值依旧高企;线下连锁业态则屡屡报出天价,把投资人逼入墙角。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创业邦看到了两点:消费热是移动互联网后遗症,企业服务无需烧钱,后劲更足也更健康。

图片

移动互联网后遗症

消费赛道热到什么程度?举几个例子就清楚了。遇见小面三个月估值翻了3倍,墨茉点心局单店估值破亿元,和府捞面八个月完成13亿元的两轮融资。

餐饮企业一般现金流较好,不缺钱,也不太需要烧钱。问题是,真值那么多钱吗?

“投资买的是想象力,如果觉这家企业有独角兽潜质,就会给一个足够大的估值。(我们)看中的是结构模型好,简单可复制。把估值抬起来,不仅打响品牌,提升流量,还能直接断了小资本进去分汤喝的念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给出了答案。

但这位投资人也承认估值过高,“按传统消费投资的思路,单店估值上亿简直离谱。而且店面是否具备可复制性,复制扩张后能占据多大市场成为独角兽?一切还不一定。”

既然心中存疑,为何还要重金押注?

一些显而易见的大背景包括:中国市场巨大,消费升级是大势所趋;资金供应充足,好项目太少,机构选择不多;连锁属于成熟商业模式,渗透率低,确定性高,等等。

还有一种可能,即投资人把今天的“新消费”当做是当年消费互联网产业的翻版。换句话说,机构得了移动互联网后遗症,对形势出现了误判。

据了解,相当一部分消费投资人来自于TMT行业,甚至就是原来移动互联网的投资背景。他们信奉“赢家通吃”和“唯快不破”,即先拉动流量,快速扩大规模,实现垄断,再通过提高客单价获利,进一步提升估值。总之是不怕项目贵,也不怕烧钱。

也正是这样一些机构,几年前投资了新消费品牌,但后遗症已经开始显现:投放ROI低下,复购率不足,商业模式迟迟得不到验证。结果:已经上市的,业绩支撑不了股价。没上市的则需要继续融资,同时维持高估值。

创业邦认为,这些机构没有充分意识到,相对于无边界的消费互联网,单一消费品牌和线下连锁都存在着明显的天花板,同时也无法逃避竞争,从而最终与“垄断”或“寡头”无缘。

一家头部机构的投资人认同创业邦的观点,“新品牌和连锁,有空间,但属于百花齐放,不会一家独大,因此估值需要合理。”

这家机构刚刚领投了一家知名消费品牌。“它集餐饮、新零售、观光景区为一体,是个新物种。而且人家本身就很赚钱,退出可以预期,估值高一些就可以接受。一般的新品牌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这位投资人说。

与此同时,消费领域的巨额融资和超高估值,会给创业者造成负面影响。

一位消费创业者表示自己也“很受伤”。他说,“有时候很无奈。投资人要看增长率,要我们学习竞品的投放策略,运营模式。还推荐懂抖音、小红书运营的高管过来做流量,‘咱也搞个直播销售额过亿!’”

另一位创业者告诉创业邦,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自己甚至对所做的事情产生了怀疑,“这是我的创业初衷吗?我为什么要被投资人追着动作变形?”

令人欣喜的是,成熟的创始人也越来越多。比如,和府捞面没有选择出价最高的机构,文和友对融资和扩张一直坚持自己的节奏。(参见《文和友:一个靠城市故事而发财的“盲盒”》

一位投资前辈说过,如果想投资,能找到一万个理由。而如果不投,一个理由就够了。创业邦希望投资人坚持自己的独立判断,面对风口,敢于说“不”。

图片

企服赛道好,因为烧钱不管用

与新品牌和连锁一样,企业服务领域虽然无法“垄断”,但成长空间依然巨大。

近日,远桥资产投资副总监陈天伦刚做完一个项目尽调。这是一个典型的“小、旧、散”换热器制造工厂,如今用上了以库卡机器人为核心的工业自动化产线,并形成了云和AI相结合的智慧工厂解决方案。

“这在三年前是无法想象的。这表明下游客户已经有买单的能力和动力了。云和AI在传统产业的应用,正在以超出市场预期的速度渗透,也衍生了大量的投资机会。”陈天伦告诉创业邦。

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张朋对此深有感触。他说,三五年前,我们还需要和传统企业解释数字化能解决什么问题。现在企业已经主动拥抱数字化了,都已经认可了数字化管理手段和数字化运营概念。创业公司省去了“教育”客户的阶段,直接根据客户需求谈产品;投资人则按照行业痛点的优先级排序,判断项目/产品能否解决“最痛的点”。

张朋认为,企服领域之所以火起来有三方面的原因,

*产业需求:C端互联网化带动了供应链的数字化;

*供应链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奔赴互联网驱动的新兴行业,传统企业亟需用数字化手段减少对人工的依赖;

*政府支持:为支持高新技术企业,国家在芯片、软件、大数据等各种应用上推出一系列的鼓励政策。

在投资逻辑上,2B和2C截然不同,尤其在涉及“烧钱”这样的敏感问题上。

知名投资人朱啸虎在一次行业会议上说,2C需要改变人的消费习惯,有时就要烧钱和免费,但2B不太需要烧钱。而且免费产品,客户也未必敢用。同时,烧钱模式也不健康,资金效率不高,创始人也不喜欢这样的压力。

中科创星董事总经理袁博的观点也常行业被引用,“2C估值起来的快,但能跑出来的也少。比如百团大战,最后跑出来的只有一两家。聚焦2B,独角兽比较少,但只要企业确实能解决行业问题,存活下来的概率也比较大。”

深耕企服领域多年的投资人肖晓呼应了以上两位的观点。“我们不太喜欢免费模式的产品,这招对企业产品行不通。免费产品很难证明对客户的价值,”他说。

肖晓认为,一个好的投资标的,除了行业成长空间较大、商业模式成立外,企业还要拥有定价权。定价权包括产品和服务价格、帐期、回款方式等,从某种程度上,定价决定公司现金流的好坏。“没有定价权的企业非常容易陷入低价低质的恶性竞争。”

北极光的张朋说得更直接:“在资本驱动企业发展速度方面,to B远比to C行业慢。资本虽然可以加快产品的研发速度,但不能加快被市场的接受度。”。他解释说,C端的用户比较在乎成本,哪里便宜去哪里,而B端的业务决策逻辑更复杂,用户会考虑产品和服务的质量、合作的稳定性等诸多因素,价格只是其权衡的一小部分。

企服是北极光创投的重点投资领域之一,投出了包括新核云、杉数科技、纷享销客、Teambition、微步在线等在内的多起明星案例。张朋说,“我们在看产品价值点的时候,不光是看产品解决了什么问题,同时也会思考这个问题是否是行业里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最具有代表性的刚需需求。”

对于企服的未来,张朋的看法颇具代表性。

“企业服务不是赢者通吃,细分市场会有不同的赢家。2C的烧钱模式无法获得规模化优势,因为规模大小不是2B企业的决定性因素,能解决问题就是核心优势

这也正是创业邦相信企服有长久生命力的理由。

(文中沈正和肖晓为化名)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