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说唱综艺,没那味了

毒眸 2021-09-24 14:31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曾写、付雷佳,编辑:赵普通,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图源:图虫

通过综艺风靡一时的乐队和说唱,在2021年的夏天迎来了不一样的命运:乐队综艺只剩孤零零的一档,三档说唱综艺多到溢出。

说唱综艺多了,能出圈的却少了。云合数据显示,《黑怕女孩》《说唱听我的》《少年说唱企划》三档综艺都没能进入网综有效播放榜TOP10。观众记忆中这个夏天最“黑怕”的时刻,或许还是在《披荆斩棘的哥哥》里,GAI的那句“你的兄弟不尊重我的兄弟”。

走到第五年的说唱节目,迎来了拐点。《黑怕女孩》和时下最受关注的女性主义结合,《说唱听我的》尝试融合流行音乐,《一周的说唱歌手》做起了说唱打歌,《少年说唱企划》干脆培养起新生代rapper,节目们或多或少都在尝试做出创新。

原有的说唱听众很难接受这种跨圈,而节目要去拓展的新观众,一时也走不进来。

朴宰范的那句“想要成为rapstar吗”,在2017年的夏天或许还可以兑现。今年的三档说唱已经走到尾声,选手们像是在节目里,做了两个月的说唱练习生。

徒劳的创新

五年九档说唱节目,也已经将中文说唱最有实力的rapper们选了个遍。选手们越来越年轻,实力也越来越差,“说唱N代”剩下的只有创新这一条路。

芒果tv《说唱听我的2》将“Hit Song”贯彻到底,节目加入了吴克群、龚琳娜、单依纯等流行歌手,将说唱、流行两种音乐形式融合,选出“双子星”,最终导致谢帝、弹壳等一线rapper在台下坐冷板凳,流行导师在台上侃侃而谈、却招致观众差评一片,场面尴尬。

腾讯视频的《黑怕女孩》做的是女性rapper的说唱竞技综艺,用近几年大热的女性议题作为节目核心。节目中,许多选手都以女性视角讲述了自己的故事,第一期种就有选手将“重男轻女”作为表演主题。由于节目的延迟播出,原定的重头戏livehouse厂牌专场演出只能改为线上,最终也没能引起太大水花。

《黑怕女孩》

改变最大是爱奇艺的《少年Z说唱企划》,这档节目用的还是《有嘻哈》的主题曲,但已经另改头换面,变成了“Z世代”的选拔,参加节目的选手年龄限制在18-24岁。

这档节目还没上线,流量担当时代少年团成员严浩翔退出录制,也让不少期待节目的粉丝直接撤离。节目播出后,更是连番出现选手负面新闻导致退赛,频频被爆出的“曲风相似”,也带来了一些负面热度,让节目在说唱圈层的口碑雪上加霜。

观众对年轻一代的宽容,或许需要建立在作品的基础上。去年《说唱新世代》在豆瓣拿下了9.2分,很大程度上是靠着选手们的作品出圈。

除此之外,说唱综艺的氛围也变得越来越peace,从《中国有嘻哈》时PGONE写歌DISS全场,GAI对着镜头说“偶像别来沾边儿”,曾经的rapper们,很少在意自己是否会被观众讨厌或误解,正是这些让他们区别于传统的偶像艺人。

但是在近两年的节目中,这种“火药味”近乎消失,选手之间的气氛越发和谐。节目中“乖巧”的选手们,总让人产生一种说唱练习生的观感。

说唱综艺都在忙着创新,但大多数都成了无效创新。除了这些节目缺少一些运气,更多的是,节目已经无人可选,就像车澈接受媒体专访时说的,这个市场确实应该养一养了。

“下头”的rapper

说唱综艺的“没落”,不止在于节目不再给观众带来新鲜感,rapper们频频爆雷也是重要的原因。

秉承“real”的说唱歌手们以往活动范围仅限圈层之内,又缺乏经纪公司的管束,登上节目扩充知名度之后,很容易被挖到过往的不当言行,从睡粉到吸毒,每个人都随时会被“从地上拉下来”。

《少年说唱企划》的两名退赛选手孩子王和小口酥,前者在河南水灾时捐款18000元,被网友发现是P图诈捐;小口酥原本是节目初期的热门选手,先被质疑抄袭,后陷入侮辱女性言论的争议,最终选择退赛。

在某些以讨论娱乐话题为主的网络社区中,“哈圈”和“滚圈”脏乱程度并列。谈及演员爱豆曝出负面新闻时用的“塌房”一词,在说唱歌手中都不算成立,因为“rapper哪有房可以塌,本来就是废墟”。

另一方面,当说唱歌手走入大众,就面临着“哈圈”和“饭圈”的水火不容。在说唱圈,两者的冲突似乎更为激烈。

2019年,一位粉丝将自己拍摄的福克斯参加见面会的图片发进超话,文案和拍摄修图都颇有爱豆站姐风格,其他粉丝纷纷涌入评论“算我求你别搞了”“把没素质当成优越了”。

说唱圈层的原有受众看不上所谓的“饭圈”,他们认为最好的方式是听歌看演出,而不是像普通爱豆粉丝那样喊着“崽崽”“哥哥”。女粉多、粉丝饭圈化程度较高的rapper,如福克斯、姜云升等,在说唱圈层内部普遍评价不高,甚至不少rapper公开表示过对饭圈式粉丝的不满。

而饭圈同样对于说唱圈层的“规矩”嗤之以鼻。以饭圈对于道德水平的要求来看,说唱歌手们的履历太过“硕果累累”。

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今年6月,姜云升官宣和鞠婧祎发布合作曲时,大量粉丝非常不满,甚至集中在姜云升的预告微博评论里表述对鞠婧祎的讨厌,导致姜云升在评论留言“要礼貌一些”,并在之后的直播中规劝粉丝。

但是,姜云升粉丝的评论被搬至豆瓣之后,不少网友都认为粉丝言论有些荒谬。在他们看来,鞠婧祎有爱奇艺平台播放量年榜亚军的网剧在手,国民度更高,和姜云升出歌属于“降咖合作”,而且她的所谓“黑料”比起真正的负面来说无伤大雅,粉丝的愤怒没有道理。

最终,事件进一步发酵,姜云升在2018年直播时提到鞠婧祎的言论被挖出。在一些说唱圈层受众看来,“鞠婧祎”只是在地下battle形式中的一个韵脚,对本人不包含恶意,姜云升在后来的道歉中也表示“在三年后的我看来这种游戏存在很多问题”。

但是对于大众来说,话语本身包含了对女艺人的侮辱,这种解释很难被接受。

说唱歌手想要进入更大的市场,绕不开吸引圈外受众,甚至“恰饭圈饭”,但这个能带来流量的饭圈群体,又成为了他们新的阻碍。rapper走到地上,似乎成了一个新的伪命题。

中国没嘻哈

2017年9月,《中国有嘻哈》决赛夜。许多知名艺人都到场观看,甚至连冯小刚都站在台上称自己“有幸”来到现场。

两个多小时后,PGONE、GAI成为《中国有嘻哈》的年度双冠军,以一个“世纪拥抱”结束了那个夏天。

截至决赛,节目在爱奇艺平台的播放总量突破27.2亿,微博话题阅读量近70亿,相关讨论超过了2600万条。新华社、BBC等一众媒体都对《中国有嘻哈》报道和推荐,在那一年的整个综艺市场里,这档节目没有对手。

2017年被称为“说唱元年”。总导演车澈感慨:野蛮生长了20多年的中国嘻哈音乐,通过《中国有嘻哈》的呈现成为新的文化现象。

但盛况也只停留在那一年。五年过去,“爱腾芒B”几大视频平台共推出9档嘻哈综艺,除了《说唱新世代》外,再没有一档能复制当年的盛况,爱奇艺自己也没有做到。

五年前一批rapper横空出世,带着新的音乐形式和文化形态走到大众面前,注定让观众眼前一亮。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新鲜感逐渐退去,观众们经过说唱节目长期的洗礼,已经到了“难道单押也算押”的阶段,预期被拉高了,但选手实力却越来越下头了。

“说唱”作为一种音乐形式,也是嘻哈文化的一部分。但在这五年,它被单独“提纯”出来。说唱综艺成为了流量密码,说唱音乐也被卷入流行音乐。在要做原创音乐的《明日创作计划》里,节目初期就有观众调侃:怎么那么多不认识的rapper,现在是到了“三万哈人,三百哈粉”的时代了吗?

在说唱最火的时候有人感慨“火的从来不是嘻哈,而是说唱综艺”,如今看来,脱离嘻哈的说唱综艺,也很难走远。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