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唱吧十年,江湖旧梦

深眸财经 2021-10-13 07:58


编者按:本文来自深眸财经,作者武梦墨,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在上海合生汇,最近开了一家KTV快闪店,但它又和传统的KTV不同,所有设备只有一只麦克风,这是今年5月唱吧在发布会上推出G3麦克风。

图源:微博“上海吃喝玩乐事儿”

而在这场发布会上,唱吧的创始人陈华宣布:唱吧已经签署了上市指导协议,未来将在创业板上市。

冲击二级市场,对唱吧来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2015年到2021年整整六年间,从美股到A股,唱吧一直在搞IPO——

早在2015年,当时唱吧是在线k歌市占率最高的APP,于是趁着D轮融资想成功赴美上市。但受当时市场环境影响,在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多数破发减半,唱吧只好重返A股借壳上市。

2015年11月,创始人陈华曾经发了一个朋友圈,“有谁知道好的A股壳公司推荐一下”。

时间拨转到2016年和2018年,唱吧两度冲击A股创业板,虽然有明星投资人何炅、汪涵、谢娜助阵,但两次IPO筹备均以流产告终,原因不明。

三年后的今天,唱吧终于要有所动作了。

唱吧没有“爸爸”

唱吧,对很多人来说成了旧时代的记忆,我问了好几个身边的人,从70后到00后,都表示卸载唱吧好几年了,现在只用全民K歌。

而其实全民K歌才是后起之秀,全民K歌刚被研发出来的时候,唱吧已经积累了两亿用户量。可到如今,据第三方数据机构统计,截至2021年3月,唱吧月独立设备数仅为3037万,全民K歌的这一数据是1.35亿,足足是唱吧的四倍还多。

是什么,让曾经的K歌一哥如今如此落寞?

图源: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

归根到底,受制于多方面因素。

一是社交。

唱吧在2012年5月的最后一天上线,但直到2016年4月,唱吧才获得了微信注册登录的权限。

而唱歌本身就有社交属性很强的活动。腾讯系的全民K歌依靠微信、QQ引流,一直在努力强化自己的社交属性,不断推出合唱、点歌、视频合唱、直播、线上K歌房等功能。

可唱吧却始终并没有在增强社交玩法上花太多心思,于是在全民K歌诞生仅仅两年后,就被拉下了神坛——2016年第一季度,唱吧以65.2%的用户渗透率位居移动K歌领域第一,但第三季度下滑至53.6%。再到2016年的年底,超过3亿人成为了全民K歌的用户数,登顶移动第一。

这段时间,唱吧在做什么呢?

2014年,唱吧开始布局线下KTV,投资麦颂,希望能形成线上线下的良好互动。理想美好,但实体KTV行业衰落是个不争的事实,大家的娱乐方式多样化,重资产重运营的KTV难以为继,公开数据显示,唱吧投资的麦颂KTV门店数量如今也只有500家,远未达到预期。

同时,2015年唱吧还尝试推出了一款名为“炮炮兵团”的手游,但反响平平。

2016年5月,唱吧推出了独立直播app“火星直播”,但唱吧始终对直播业务保持观望态度,没有加大投入。

错过了直播风口的唱吧,也以类似的故事错过了短视频。

就这样,唱吧在“不务正业”又没干出什么成绩的路上走远了。

社交属性之外,版权才是在线K歌APP发展的命门。

早年唱歌还能使用用户自己上传的UGC内容(自己演唱的伴奏等)填充曲库,但2015年以来,最严版权令颁布,腾讯快速动作,把QQ音乐、酷狗、酷我合并成立新的腾讯音乐集团(TME),在音乐版权上占据绝对优势。

不过小门小户的唱吧,买不起太多版权,尤其是周董等热门歌手的版权,陷入了“版权少-用户流失-收入下降-更买不起版权”的恶性循环。

唱吧,自此落寞。

老对手、新对手,唱吧内外交困

自从唱吧被全民反超后,一直没有什么亮眼的表现,反而出现了丑闻。

今年1月11日消息,唱歌APP唱鸭对唱吧的在线唱歌功能做出正式回应,称其为“赤裸裸的抄袭”,并表示已启动法律程序。唱鸭是阿里去年5月推出的一款以弹唱为主的音乐产品。推出半年后,唱吧也在今年上线了弹唱功能,且UI及其类似。

图源:微博网友

唱鸭之所以让唱吧紧张,也不无道理。唱鸭首创了弹唱新模式,用音乐连接用户,用户与用户互动,成功打入95后年轻人市场,上线后MAU均增幅超180%。

而这场像素级抄袭的风波背后,是唱歌被层出不穷的在线K歌软件追赶的窘境——毕竟线上K歌赛道上,竞争者远不止唱吧和全民K歌:音乐市场已经形成基于版权付费的核心玩法,玩法创新成为打破天花板的重要手段。

比如,打破传统K歌模式,主接力K歌的“音遇”,有着全民领唱等游戏模式,最高DAU超百万,一度冲进AppStore社交榜首位。

不难看出,大家都在充分挖掘用户需求新的细分赛道,K歌新玩法接连不断,而这背后,是阿里、字节跳动、快手、网易等巨头对线上K歌市场的投入。

主打大文娱、曾经收购虾米音乐(虽然虾米已经关闭了)的阿里,曾推出社交音乐软件鲸鸣。其演唱模式支持独唱,也可以与他人合唱。用户可以创作自己的音乐作品,还可以发出语音或文字弹幕互动。快手这样的短视频玩家也认为,音视频制作和分发有助于提升该平台音频作品质量,增强社交传播链条。

和鲸鸣玩法类似,快手推出过一款名为“回森”的App。它将卡拉OK+音乐视频相结合。而快手将要推出的原创音乐社区产品“小森唱”,具有音乐播放、音乐智能创作等功能。

网易手握网易云音乐,自然也试图分一杯羹,于2020年6月16日正式上线独立K歌平台“音街”。

除了各类K歌软件你方唱罢我登台,但在普通用户看不到的地方,各大巨头正在掀起一场被音乐人的扶持和争夺,这种“撒币”含量极高的行动,也是唱吧欠缺的——

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推出“寻光计划”“石头计划”“原力计划”……2021年初,网易还拿出2亿资金扶持100位原创音乐人。B站音乐区也宣布启动了“原创扩音计划”。

相比之下,唱吧就小气多了,毫无动作。

(到了今年9月,网易的石头计划已经进行到第四季)

各大巨头对原创音乐的投入也有效果——在网易云音乐热歌榜高居不下的几首歌曲均来自原创音乐人:歌曲《大田后生仔》总播放量突破3亿+。《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总播放量破6亿,评论量25万+。

只不过这些,都和唱吧没有太多关系。

唱吧以后靠卖麦克风?

唱吧没有选择撒币、投资音乐人资源,而走向了卖硬件的另一条路。

招数已经不多、在版权劣势和原创音乐人方面无力投入的唱吧,往后能走的路,除了在居家的k歌氛围上发力,全力粘合用户心智,打造舒适的K歌场景,还可以利用自己多年研发的声音科技优势加码,为声音主播、唱歌主播提供声卡等设备服务,这样的生意,或许才是唱吧如今真正的擅长所在——

唱吧CEO陈华最近表示,一只小小的麦克风,支撑起了一个在线K歌头部企业的一半营收。

图源:微博“上海吃喝玩乐事儿”

唱吧2015年6月首次发布唱吧麦克风之后,不断进化硬件产品。到2018年推出带有蓝牙音箱的麦克风产品小巨蛋,并成功将其打造成爆款。

2019年到2020年,唱吧小巨蛋音箱麦克风销量突破100万台。占据电商平台的品类占有率达到60%以上,唱吧K歌宝连续三年拿到麦克风类目销量第一名。

唱吧的硬件之所以大受欢迎,除了研发投入的早、性价比和用户口碑不错,也正是搭上了“孤独经济”和娱乐方式改变的顺风车。

独居文化的流行,让很多独居人士愿意买一只麦克风自己在家自娱自乐。同时,比起去KTV唱歌的费时费力,一支麦克风让客厅就能成为K歌房,亲戚好友在家聚会就能随时放声大唱。

另外,疫情的降临,进一步降低人群在KTV聚集的意愿。无处释放的唱歌需求,也可以让家用麦克风来填补。

此外,价格在三位数的平价声卡,也是不少唱歌直播必备的神器,这方面,唱吧也有所布局,推出了K10等产品。

但唱吧在硬件投入上也不是一帆风顺——除了家用麦克风,如今风靡商场的迷你KTV亭子,也有唱吧投入的身影。

自2016年以来,线下迷你K开始出现,唱吧就及时加入了战局,联合打造了“咪哒唱吧”迷你K。2018年初这样的小亭子的数量就达到了13000多个。

但如今,这个行业正在衰落。

据深眸财经的观察,在北京的各大商场中,人流高峰期虽然也有人选择在迷你KTV中消磨时间,但空置率还是居高不下。

所以打开闲鱼等二手转卖软件,能看到不少人正在低价抛售这些小亭子。原因无他,收入达不到预期、不想再交每年3000元的管理费、Z世代的用户对小亭子兴趣不大、迷你KTV单小时收费过高导致用户流失到其他娱乐方式上等……

所以说,如今的唱吧,仍旧喜忧参半,能否活下去、活得好,还需走过前方的迷雾见分晓。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