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华谊兄弟满地找钱

斑马消费 2021-10-15 08:02

图源:华谊兄弟官网视频截图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ID: banmaxiaofei),作者陈碧婷,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已近3年过去,钱,始终是压在华谊兄弟头顶的一块大石。

卖房、卖画、卖股权……王氏兄弟能做的几乎都已经做尽了,缺口仍然很大。

从摊大饼的泛娱乐战略,到“影视+实景”的聚焦,华谊兄弟不断收缩战线。但是,电影作为公司的根基,已松动太久。

亏本转让

华谊兄弟又开始了新一轮卖资产,这次送上货架的是英雄互娱。

6年多前,应书岭创立英雄互娱,在国内首提移动电子竞技概念。公司刚成立当天,就借壳登陆新三板,成为移动电竞第一股。

红杉资本、华兴资本、真格基金等国内知名投资机构,在一级市场争抢公司A轮份额。不到半年,B轮融资开启,王思聪携普思资本投入过亿,跑步高价抢筹。

C轮之前,应书岭找到了王中军,仅半个小时的商谈,王中军就决定投资。此时的华谊兄弟风头正盛,手里有钱,也急需游戏补齐大娱乐的短板。

应书岭想要10亿元,王中军一声豪气,给20亿,这是多么和谐的商务会谈场面。

2015年11月,华谊兄弟决定以19亿元认购英雄互娱新增的2772.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整体估值达95亿元。当时,英雄互娱尚还弱小,当年上半年,营收仅有700余万,亏损也超过700万元。即便如此,仍作出了未来三年,累计超过18亿元的业绩承诺。

在华谊兄弟看来,英雄互娱是一个好的投资标的,其移动电竞业务,有助于公司大娱乐战略的落实。同时,英雄互娱的核心管理层,均是电子竞技游戏以及投资领域的专家。

2016年-2018年,英雄互娱不负众望,分别实现5.04亿元、9.15亿元和7.28亿元归母净利润。

然而,在随后的两年,公司业绩急转直下,都仅有2000余万元。英雄互娱多次欲借壳A股上市,均无功而返。

当前,华谊兄弟自身资金短缺、业绩承压,已没有时间等到英雄互娱瓜熟蒂落之时。

近期,公司决定,以8.70亿元转让所持英雄互娱15%股权,整体估值58亿元,较当初入股之时已大打折扣。初步估计,本次交易将产生投资收益-176.77万元,交易完成后,华谊兄弟对英雄互娱的持股降至5.17%。

低价减持

1994年,王中军从美国回来,拉着弟弟王中磊一起创业,一脚踏进了广告行业,并凭借中国银行的标识等广告大单,积累了第一桶金。

4年之后,王中军结识了冯小刚,二人携手闯入正处在萌芽中的民营电影行业,开创并独霸中国电影的“贺岁档”。《没完没了》、《大腕》、《手机》等系列电影,建立了冯氏喜剧的风格,也让华谊兄弟在国营大厂林立的中国电影行业竖起了一杆大旗。

作为内地最大的民营影视公司,华谊兄弟捧红了一众内地知名的演员、导演,而他们,在很长时间里,也都是华谊兄弟摇钱树。

2009年,华谊兄弟(300027.SZ)在创业板挂牌上市,成为“民营电影第一股”,王氏兄弟身价水涨船高。王中军也成为了中国娱乐圈最风光的老板之一,出入公开场合,身边明星如云。品红酒、买豪宅,更是各大艺术品拍卖会上的常客。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2018年以来,华谊兄弟持续遭遇资金危机,王中军一改往日的风格,极尽所能为公司找钱,以图安全度过危机。卖豪宅、名画,甚至不惜向身边的富豪朋友圈求援。

从2018年至今年一季度末,华谊兄弟有息负债余额下降了22.42亿元。但截至去年末,公司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仍高达近20亿元,同期,公司货币资金仅有6亿元,仍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

作为公司实控人,王氏兄弟高比例质押公司股权,亦债务高悬。截至今年8月27日,王氏兄弟合计持有公司7.0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41%,已累计质押6.46亿股,占所持股份的91.50%。到明年2月,二人合计将有超过7亿元质押融资到期,到8月,对应的质押融资到期近10亿元。

最近,王中磊已提前筹划,拟减持部分公司股票,用于偿还质押融资。尽管,公司当前股票已处于历史低位。

亟待强根

华谊兄弟开创了内地电影商业化的时代,却没能紧紧抓住时代。

公司上市之后,醉心于资本运作,撒钱式并购频出,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上市以来,华谊兄弟累计耗资近49亿元收并购。2013年,以2.52亿元,溢价36倍,收购张国立控制的浙江东升;2015年,相继以7.56亿、溢价百倍收购刚成立的东阳浩瀚、10.5亿元收购负资产的东阳美拉。前者绑定了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等演员,后者是华谊兄弟的铁杆冯小刚控制的公司。

一系列并购之后,公司商誉骤增。

然而,标的公司业绩频频不达标,导致持续商誉减值。2018年-2020年,公司合计亏损高达近62亿元。

外延式并购,让华谊兄弟多元化格局快速成型,王中军为公司规划一个“东方迪士尼”的泛娱乐蓝图。

然而,随着版图的扩大,影视作为华谊兄弟的根基出现松动。空出来的市场,留给了对手。在此期间,影视同行的风格逐渐确立:博纳在主旋律大片上屡试不爽、光线传媒开启了国漫时代,北京文化则凭借惊人的眼光,频频压中爆款……而华谊兄弟呢?风格越来越模糊。

电影市场已太久不闻华谊兄弟的声音。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公司主控主投的影片缺失,上映的影片整体不达预期。

2020年上映的《八佰》,拿下了31亿整体票房,总算给华谊兄弟挽回了一些颜面。无奈,公司的业绩窟窿太大,一部《八佰》远远不够。

今年,华谊兄弟投资的《你好,李焕英》上映,但作为参投方,对公司业绩影响整体有限。另外几部已上映的电影《超越》、《剩下未来》等,均没有取得太高的票房成绩。

今年的时间已所剩不多,华谊兄弟将电影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铁道英雄》身上。影片原本定档国庆,临时撤片避免与《长津湖》的正面竞争。这部硬汉电影,能否助华谊兄弟打一个翻身仗,不日即将揭晓答案。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