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智能门锁,互联网与传统大厂“暗斗”的新江湖

新工业洞察 2021-10-15 15:57

编者按:本文来自新工业洞察,作者新工业洞察,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门锁,这种传统安全设备,正在被时代赋予新的属性。

随着5G、AI等技术的飞速发展,在智能家居的浪潮下,智能门锁在近几年成为一个快速崛起的“超新星”,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智能门锁销量超过1640万套,同比增长幅度达到17%。

图源:旭日大数据

作为智能家居中的一股清流,互联网大厂也在暗暗发力。

近期,旭日大数据公布的“8月中国电商市场智能门锁品牌销量TOP10”榜单中,多达5家互联网、科技厂商上榜,包括小米、华为、TCL等。

近些年,伴随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消散,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科技厂商将目光放在实体行业,汽车、家居、家装等领域不乏这些玩家的身影。

能都看到的是,互联网大厂的蜂拥而出,智能门锁行业也已形成一种新的竞争格局。

赛道“百花齐放”,传统与科技厂商的“大乱斗”

伴随“互联网+”计划的提出,越来越多的行业被赋予科技属性,智能门锁也迎来品牌爆发期。

2015年,一众小厂商入局,“千锁大战”正式爆发。

2017年,智能门锁行业出现大规模的品牌涌入潮,包括海尔、TCL、美的、中兴等巨头纷纷入场,主攻C端的互联网大厂也开始起步,以小米生态链内为代表的企业陆续入局。

2018年,国内智能门锁生产企业突破2000家,品牌更是达到3000多家,随后,BAT也直接或间接投资相关企业。

眼下,智能门锁赛道已经大致分为3大阵营:

第一类传统锁具品牌,如德施曼、耶鲁、海贝斯、凯迪仕等;第二类互联网品牌,华为生态链、小米生态链、中兴、百度系、阿里系等;第三类是跨界品牌,如TCL、美的、海尔等家电巨头。

数据来源:互联网调研中心

不过,就数量以及产品上而言,传统门锁企业还是占据主导地位,小米、华为、TCL等玩家还不足以对传统玩家产生威胁,目前,传统、电子锁企业合计数量达到84.6%,科技、互联网企业入局者较少,合计占比仅为10.8%。

但凭借着背靠自有渠道以及手握资本、流量等资源,这些玩家已经成为智能门锁行业不可忽视的一股势力在分销渠道上,科技、互联网企业凭借线上分销渠道,一定程度上已经超过传统门锁企业。今年8月,国内智能门锁线上销量TOP10的品牌中,小米线上销量就超过TOP6-10的总和,远远领先排名第二的凯迪仕。

事实上,除了传统门锁企业与科技、互联网厂商之间的“大乱斗”,不同品牌之间也形成一定的品牌竞争冲突,在电商平台上形成了不同品牌的竞争格局。

以目前主流电商平台为例,在京东商城上形成了“大牌为主、小牌为辅”的销售格局,智能门锁前TOP10品牌占据了主要出货量,杂牌或小品牌的出货量相对较低;但反观天猫,由于不同电商平台的调性不同,智能门锁品牌出货量上,天猫的包容性更强,大品牌、小品牌都有。

不过,从市场以及消费者选择智能门锁品牌上看,主流品牌、大型门锁企业还是主要消费对象,10月3日旭日大数据发布了“8月中国电商市场智能门锁品牌销量TOP10”榜单,位居前三分别是小米、凯迪仕、德施曼。

互联网、科技厂商与传统门锁企业的“混战”,远远还没有结束,互联网大厂线下布局虽不如传统企业,但通过线上渠道拉近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短时间内已经打开了品牌知名度,成长为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这也是传统企业所不能忽视的,互联网大厂在智能门锁领域的竞争愈演愈烈。

价格+营销,互联网大厂的“抄底秘籍”

对于互联网、科技厂商来说,与传统门锁企业拼锁具技术研发经验、线下经销渠道,自然是会“撞南墙”,但小米、TCL等玩家似乎将“互联网思维”这套打法,用到打开智能门锁领域的局面之中。

相较于传统门锁企业来讲,特别是叠加在智能门锁领域的技术及经验相对不成熟,科技、互联网厂商想要进一步打开市场,“价格战+营销”这种进攻手段成了攻占传统玩家堡垒的关键武器。

一方面,“价格战”这种进攻方式,是目前互联网大厂惯用的手段,凭借自身在互联网领域积累的流量、资金优势,通过低于市场均价的价格快速切入,是短期内获得流量及用户的有效方式之一。

公开数据来看,由于智能门锁材料、研发成本比传统门锁高,导致产品售价较高,主流智能门锁售价在2000元左右,功能越多价格会更高。德施曼、凯迪仕等传统门锁企业,在京东上销量靠前的产品价格基本都在2000元以上,甚至有产品价格突破3000元。

但随着手握资本、流量渠道的互联网厂商,不断刷新智能门锁产品价格底线,小米系的爆款产品价格直接定位在1000元左右,360、TCL等巨头更是将价格拉低在百元级别。互联网、科技厂商的出手,让传统玩家感到了焦虑,在一些平台上将价格压缩至1800元左右,来应对互联网厂商冲击。

另一方面,作为擅长运用营销手段的互联网企业,在智能门锁领域也贯彻了自己的打法,试图通过大促、限时秒杀等活动,进一步提升自身的市占率。在京东、天猫、苏宁易购等平台开启大型营销活动,10月14日,苏宁易购就上线“智能家居自由日”,智能门锁便首当其冲,活动期内最高可以优惠1000元。

互联网、科技厂商通过“价格战+营销”的手段攻击这一领域,意图也非常明显,一方面是迅速打开市场局面,站稳脚跟,另一方面,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快速吸引流量,实现为自己业务的引流以及扩充自己业务板块。

这样的方式,虽然可以让互联网、科技厂商在短期内实现流量的快速收割,但智能门锁这种实体行业不同与互联网领域,就如同社区团购一般,“流量+资本”的打法只会导致行业发展不协调,这也需要互联网更深层次的思考。

万物归源,智能门锁“出圈”靠什么?

回归本质,“价格战”、“营销活动”等,不过是科技、互联网厂商与传统门锁企业之间对抗的一种外部手段,作为家居安全的第一道屏障,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智能门锁或将成为门锁市场主力军。

不管是科技、互联网厂商,还是传统门锁企业,想要实现在智能门锁领域的长期发展,甚至是“出圈”,仅靠流量打法带来的短期口碑提升是远远不够的,内在基本功的修炼已显得尤为重要。

首先,提升品牌自主研发以及完善场景应用。实际上,门锁被赋予智能属性,更为考验的一家企业的技术以及场景运用能力,特别是,在“ 5G+AI”孕育出的万物互联场景下,智能家居已经不单单是在作为一个智能单品所使用,更多的是承担起联动功能。

智能门锁作为智能家居“入口”,本身所具备应用场景价值较大,也为新技术的完善提供了很好的土壤。 对于华为、小米、TCL这类具备万物互联场景的厂商,将智能门锁接入全屋智能解决方案,实现智能门锁与智能家居之间互联互通,也将告别单一运用场景这样的简单定义,打造出差异化竞争点。

其次,做好产品本身,智能门锁不同于传统门锁,由于本身具备科技属性,这就产生了不能忽视其带来的信息安全、隐私泄露等问题,而在家庭安防场景下,其安全性能也是重中之重。这实际上就在倒逼智能门锁厂商、特别是互联网玩家,对云平台、系统以及生态链做出更高的要求,对于厂商而言,无论门锁形式转变,用户首先考虑的还是安全防盗功能,这才是用户购买的基础。

华为、小米这类玩家可以依托华为云等云平台的安全基础架构,在网络安全通信上开发出属于自己的专利技术,完善对智能门锁安全性能的提升,实现行业差异化,建立智能门锁的安全体系。

最后,降低生产端的生产成本以及产品售后服务问题,提升智能门锁的实际落地。智能门锁涵盖电子、通讯、机电一体化、机械结构、机加工、铸造等多个领域,所产生的成本远比普通门锁高,也就导致了下游产品价格居高不下。

作为互联网布局智能门锁的代表性企业,小米可以依托当前自身在芯片领域的布局优势,对智能门锁的芯片、通讯等核心零部件的成本进行有效控制,降低价格的同时,实现对智能门锁基础硬件的品质把控,这也是摆脱价格战的核心所在。

另外,小米、华为、TCL这类玩家还可依托自身线下售后服务中心,完善在产品安装和售后维修等增值服务,在消费者产生问题或疑虑时得到快速解决,提升品牌与消费者黏性,推动行业的健康发展。

总结

互联网厂商与传统门锁企业之间的对抗,一定程度上也是符合当前时代“优胜劣汰”的法则,大浪淘沙留下的才是金,只有不断通过自身内在基本功的打磨、打造出安全、高质量的产品,才能获得社会及用户的信任,而传统企业和互联网大厂之间的pk也是行业发展的一个必然过程。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