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百醇自由”背后,年轻人不爱网红爱工厂?

锌刻度 2021-11-26 07:41

图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锌刻度,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风靡一时的临期食品,在掀起了一波潮流、冒出了一批黑马企业之后,似乎突然哑了火。不过,这种瞄准Z世代的新型消费模式,已经点燃了一系列连锁效应。

对临期食品的新鲜感褪去后,年轻消费者们又盯上了散装食品。从散装饼干残次品到无品牌的散装螺蛳粉,Z世代们乐此不疲地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新挖掘的宝藏,高呼实现了零食自由。

因此,越来越多的零食代工厂、源头商被消费者从幕后拉到台前。年轻消费者似乎在用自己的方式强调他们是不愿意被中间商赚走差价的一代。

然而,这只是冰山显露的一角,散装零食的安全性和真假问题或许才是掩藏在零食自由之下的隐患。

0.08元的差价,要用非正规包装、非达标品质来换?

“终于实现了百醇自由”、“散装百醇你get了吗?”、“超便宜的百醇饼干,希望我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在车厘子自由、草莓自由的概念风靡过后,百醇自由在最近成为了一项新概念。

车厘子自由曾一度成为“社畜”们自我鉴定是否混得足够好的标准,简单来说就是指个人收入较为可观,达到了随心所欲购买车厘子的程度。不过百醇自由的概并非完全一致,在年轻群体中,百醇自由的实现更直接的体现了他们的新消费模式——直击代工厂、挖掘边角料。

锌刻度在多个社交平台上看到了不少关于百醇自由的热帖,这些介绍散装百醇究竟有多划算、哪个渠道最靠谱的帖子大多收获了不低的热度。这股风引来了众多消费者,也把不少小店的生意炒得火热。

通过在多个电商平台上搜索“散装百醇”,锌刻度发现这类食品大多采用简单的透明食品袋进行包装,散装饼干也多为断裂破碎形状。不过店主在详情页写道:本店所有格力高饼干均为格力高工厂生产过程中断裂的,每批货都有不同程度折断,介意慎拍。

从评价来看,购买此类食品的消费者大多在被种草的阶段就已经接受了这一情况,也认可散装百醇即为生产中破碎的边角料,至于是否为正品、包装过程中是否符合卫生条件等问题,他们似乎没有过多考量。

至于散装边角料与正装的差价究竟有多少呢?超市中售卖的48g格力高百醇饼干的售价为8.5元/盒,折合下来0.18元/g。而散装百醇饼干的价格在25元/250g左右,折合下来0.1元/g。

0.08元/g的价差,造成了非正规包装、非达标品质以及虚实难辨的生产源头。只是大多数消费者在跟风时只看到了“超便宜”、“超大包”等极具诱惑力的字眼,却没有仔细辨别这笔买卖究竟是否如宣传般划算。

“百醇自由”已经成为一种潮流

除此之外,牛排边角料也是当下流行的一款热门产品。以原切肉眼牛排举例,3斤的价格约为160元,也就是53元/斤。而同类品质的原切肉眼牛排边角料的价格约为200元5斤,也就是40元/斤。

尽管每斤价格差距在13元左右,但需要付出的代价却是肥瘦随机、大小随机、品相随机。“建议大家还是买整块的原切牛排吧,一斤贵个十来块,但是品质的确好很多,口感也不一样。”在某家店铺下的评论区,锌刻度看到这样一则消费者反馈。

其实无论是哪类产品的边角料或散装品,从某种程度上来定义都属于瑕疵品或者废弃物。就不少管控严格的厂家来说,这类产品应当在生产过程中予以报废,而不是以低价流入市场,这种做法不仅会影响正装销售还会存在诸多不确定的食品安全问题。

变相的消费陷阱:口味相差大、生产日期穿越

事实上,还没等散装食品迸发出更大的热度,其中最令人堪忧的食品安全问题就已经开始陆续暴露出来了。

最早跟风尝试散装百醇的那批消费者已经发现了其中猫腻。作为格力高百醇抹茶慕斯饼干的忠实粉丝,网友“蛋卷”特意将超市正装与网上购买的散装进行了仔细比对。

她发现,从外观上看,两者的颜色、粗细完全不一样,散装饼干的纹路十分粗糙。至于味道之间的差距就更大了,“正装口感浓郁、入口留香,抹茶味十足,但散装饼干抹茶味很淡,几乎只有一点甜味,部分还有烤过头的焦味,更有少数是空心的。”“蛋卷”分享到自己的感受。

散装饼干与正装之间的差距不小 (图源网络)

外观与口味上的差距算是消费者更直观能发现的问题,但商家可能往往会以批次不同来抵消疑虑,不过还有部分消费者发现的问题就不是那么简单能够应付的了。

“10月8日收到的饼干,上面的生产日期竟然写着10月12日,难道还能穿越吗?”网友“林海”曾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发布过这样一条疑问,而底下的评论区也有人表示遇到过同样的情况。

这不禁让人疑惑,所谓原厂生产的散装饼干,难道生产日期标签可以自己随意印刷吗?又或者,这其实根本就是山寨盗版饼干,所以出现这种低级错误也并不令人意外。

随后锌刻度通过搜索发现,目前市面上主要有两种散装百醇包装,一类是印满格力高LOGO的白底包装,另一类是一半透明的普通食品包装。不过两种包装都在背后贴有相似的标签,上面写着产品信息、配料、生产商、保质期、贮存条件、营养成分表等信息。

有一种说法是,印满格力高LOGO的白底包装是原厂生产的真饼干,但另外的包装则大概率是山寨版。

为了验证这一说法的可信度,锌刻度分别找到售卖这两款包装的店铺,向其询问产品来源。结果是,无论使用哪一种包装,商家都会强调所售商品是格力高工厂原厂生产的。其中,售卖透明包装的商家甚至向锌刻度表示,“我家实体店就在工厂边上,百分之一千万是正品。”

然而这几乎都是商家的一面之词,无论是内在的产品还是包装上的标签,想要造假都是轻而易举。与其在怀疑中战战兢兢地寻找零食自由,但不如远离这种变相的消费陷阱。

代工厂模式开始对Z世代消费者失效?

无论是零食自由,还是挖掘品牌背后的代工厂,这种消费模式已经成为了这届消费者当中的一种潮流。

在前段时间一度迸发出了巨大发展潜力的临期食品就是抓住了这群消费者。根据《2020年中国临期食品行业市场分析及消费者研究报告》,目前中国临期食品消费者年龄为26-35岁的占比47.8%。

这一市场也被估总产值规模超过3万亿元,不过伴随着新鲜感的下降,以及临期食品监管的不足,热度也逐日退却。如此之下,同厂散装与同款边角料的机遇到来,这些或许只能被销毁或超低价处理的产品被推上“自由”的神坛,一度需要蹲守抢货。

而这种消费行为,也从侧面反映出消费者的心理变化。

新消费时代下,重营销轻研发的模式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网红品牌,如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盐津铺子、百草味等品牌,哪怕频频爆出食品问题,但却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年轻消费者却对OEM模式不感冒了。试吃一款产品之后,如果觉得好吃就顺藤摸瓜找到代工厂,哪怕代工厂的包装更为简陋、单次购买的量较大,但年轻消费者仍然愿意买单,试图将一切差价握在自己手里。

还有一部分消费者,则是对网红产品的配置不够满意,所以决定直击代工厂,自己定制产品。例如拥有千亿市场的螺蛳粉,尽管市面上五花八门的品牌良多,但仍有部分消费者会选择找到好欢螺、螺霸王等品牌的代工厂定制产品,或许是加辣加臭、或许是双倍腐竹,定制化似乎成为新趋势。

对于Z世代这批互联网原住民来说,利用一切能够调动的网络资源来收获信息,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找出平价替代、找出代工厂也不过是信手拈来,而这种消费模式的流行,对于长期依赖OEM模式发展,却缺乏自主研发、自主创新能力的企业来说无疑是充满危机的。

“后网红时代”,成为网红产品的门槛太低。如果能够登顶,自然销量少不了,拥趸也少不了。但高不成低不就的品牌仍然只有营销这张牌,那恐怕很难拿捏Z世代消费者的心理。

就像是寻找散装零食一样,首先要得到消费者的认可,才会引发消费者寻找散装替代品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只要品牌能在研发、生产端拥有足够强劲的实力,那么就会成为品牌的底气。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