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科创板上市在即,百济神州全球三地资本路收官!这家创新药龙头做对了哪三件事?

创业邦 2021-11-29 17:46

只要兜里始终有钱,百济就有望成为“中国版基因泰克”。

图片

只要兜里始终有钱,百济就有望成为“中国版基因泰克”。

作者丨吴中雪

编辑丨信陵

题图丨摄图网

1976年,美国旧金山,一个28岁的失业年轻风险投资家和一个40岁的中年科学家相遇,两人一见如故,讨论如何将一个刚诞生不久的技术——DNA重组技术商业化。三小时之后,两人决定成立基因泰克(Genetech)——一家开启了全球生物制药新时代的公司。

四年后,基因泰克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上市当日市值高达5.32亿美元,此后公司先后研发出了人胰岛素、生长激素,以及超级重磅药物赫赛汀(注:超级重磅药物的标准是指年销售超过10亿美元)等一系列里程碑式的药物。2009年,基因泰克以468亿美元的价格被罗氏收购,为全世界的新药研发人和企业家树立了一个创业标杆。

就在这个历史性交易的第二年,基因泰克创业的一幕在大洋彼岸的中国重演。一个刚刚卖掉公司的华尔街美国精英和中国顶流科学家,也做了一个决定:打造“中国的基因泰克”,给中国人做最好的抗癌药。

这是百济神州故事的开端。

近日,中国证监会批准同意百济在大陆的科创板注册申请,这是公司继美国纳斯达克和港交所之后的第三次IPO。百济即将成为第一家三地(A+H+N)上市的生物医药公司,足以说明资本市场对百济神州的期待。

全新的药物研发是漫长的过程。十一年间,百济已经手握3款已上市自主研发药物、8款自主研发临床候选药物,以及36款处于临床或商业化阶段的合作产品。按制药行业的术语,即产品管线(pipeline)非常丰富。

但同时,2000亿左右市值的重压之下,百济神州面临着众多原创新药同行的难题:居高不下的研发投入,以及连年的亏损。

“百济三地上市,资本市场的道路接近尾声。由于研发的投入比较大,百济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取得商业化的成功。”微境生物谢雨礼博士对创业邦表示。

图片

梦的开始

百济有两位创始人:美国企业家欧雷强(John V.Oyler),中国科学家王晓东。

欧雷强是美国典型的精英创业者。他有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本科和斯坦福大学的MBA学位。毕业后,欧雷强在麦肯锡工作5年,业务涉及给中国公司提供咨询服务。正是这份90年代初期工作经历,让他对中国有了初步接触,之后慢慢变成了“中国通”。

离开麦肯锡后,欧雷强做过医药公司的高管,创办并成功出售电信消费研究公司Telephia,2005年,他回归生物制药行业,在北京创办了专注研发外包的保诺科技。公司就在王晓东创办的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附近。

王晓东,1985年赴美留学,在美国获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并从事研究工作。2003年,王晓东应邀回国创办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并担任第一任共同所长。次年,凭借在细胞凋亡领域的成就,41岁的王晓东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是当时获选院士中最年轻的一位。

机缘巧合之下,二人结识了。起初一段时间,欧雷强经营他的公司,王晓东则继续他的科研。直到有投资人邀请王晓东出山,去美国做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王晓东则希望拉欧雷强入伙。恰好此时,欧雷强刚刚卖掉保诺科技,钱多事少,迅速决定第三次创业。

但欧雷强知道,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每年大约新增420万癌症病例,市场需求很大,足以支撑一个强大的产业。于是,他成功说服王晓东选择在中国创业,而不是美国。

两人合力筹集32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联合创办了百济神州。王晓东负责科研,欧雷强负责管理和运营,这对科学家+企业家的搭档被媒体界戏称为“强东”,直接指向了电商业的强人刘强东。

药物研发主要靠人。或许正是得益于创始人的名人效应,公司一起步就引来了关注。“我们没怎么宣传,就吸引了100多号人前来应聘”,欧雷强后来对媒体回忆。

一家中国的biotech(生物科技初创公司)正式启航。

图片

创始人满世界借钱

做新药研发,行业公认的说法是:10年10亿美元投入。(现在已远远不止这个数)

成立后的第二年,百济就启动了两个项目的研发:一种是BRAF抑制剂(BGB-283);另外一个是一种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BGB-290)。

最牛的设备+最牛的人才,没有造血的产品,除了偶尔零星的咨询服务或技术顾问费,32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在“10年10亿美元投入”打底的新药研发上无异于杯水车薪,公司很快弹尽粮绝了。

彼时的中国是仿制药的天下,做全新药物的公司寥寥无几。投资人对新药的普遍看法是“看不懂,撑不住,等不起,卖不动”。

为了筹钱,欧雷强重回美国,历经曲折的半年拿到了大药厂默沙东的2000万美元的投资。

2012年2月,百济启动了PD-1项目Tislelizumab(BGB-A317)的研发,同年7月,启动了BTK抑制剂Zanubrutinib(BGB-3111)的项目。“四管齐下”的结果是钱很快又花完了。

2013年5月,转机出现。默克雪兰诺看中了百济的两个靶向型小分子抗癌药—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BGB-290)和BRAF抑制剂(BGB-283),前者花了4.65亿美元买下了除中国外的全球范围内的研发和销售权,两项协议还包括未来在取得净销售收入基础上达两位数百分比的提成。

跟默克的合作,让百济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资本开始伸出橄榄枝,2014年和2015年百济顺利完成了两次股权融资,分别为7500万美元和9700万美元,汇聚了Baker Bros. Advisors、高瓴资本和中信产业基金等国内外顶尖投资机构。

回忆这段艰难时光,王晓东曾对媒体坦言,“我们最开始研发的四五个项目都失败了,企业最困难的时候账上只有1万多块钱。多亏了欧雷强满世界借钱,才渡过了难关……”

而欧雷强,据说公司内部有一个更本土化的代号——小强。

图片

超强BD+融资

打造丰富的产品管线

百济迎来更大的转机是2015年。这一年号称中国创新药行业的元年。

2015年8月,政府印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即“44号文”),对药品审评和审批领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政策的掣肘破除以后,国内创新药行业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春天,加之“十二五规划”中国家承诺加大向科学和技术领域投入,并把生物技术列为重点发展的七大新兴产业之一,大量海归科学家创业,一大批创新药企扎堆冒出,资本开始大量涌入。根据E药经理人的统计,仅仅文件发布后的一年(2015年10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国内共发生VC/PE投资366起,涉及金额292.08亿元。

百济开始一路狂奔。

2016年正值美股资本寒冬,中概股退市潮,百济逆势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资1.58亿美元。

2018年港交所新规允许尚未盈利的生物技术公司赴港上市,百济神州又顺利登陆港股,IPO募资金额达到9.02亿美元。

2020年7月,百济完成20.8亿美元的股权融资,创下全球生物科技领域股权融资纪录。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机构追捧百济,其中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公司了不起的商务拓展(BD)能力。

仅2017年、2019年和2021年,百济就先后与全球制药巨头新基、安进和诺华达成了战略合作,并创下了多项合作记录。BD能够推动融资,融资顺利又让BD如虎添翼。

2019年,百济终于迎来了自己自主研发的创新药。两款立项于2012年的项目(BTK抑制剂泽布替尼和PD-1药物替雷利珠单抗)先后获批,其中作为首个获得美国FDA批准的中国创新药,百济的BTK抑制剂泽布替尼也打破了国内创新药出海零的突破。

2021年5月,百济自主研发的PARP抑制剂帕米帕利获批上市,成为国内获批上市的第4款PARP抑制剂,这也是百济自主研发的第三款药物。

招股说明书显示,百济已拥有3款已上市自主研发药物、8款自主研发临床候选药物以及36 款处于临床或商业化阶段的合作产品。

然而,在硬币的另一面,百济“烧钱”的速度也可想而知。创业邦查阅了百济神州5年的财报数据发现,从2016年至2020年,百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图片

百济做对了哪三件事?

在行业里,百济的策略是“高举高打”——全球视野的基因+挖来最顶级的人才+源源不断的资本补给,逐步建立起自己的临床试验能力、研发能力、生产能力和商业化能力,快速占领了国内创新药研发的第一方阵,它的下一个目标是未来十年跻身全球10强。

资深战略管理专家、E药经理人北京研究院院长杜臣对创业邦分析,从包括资本市场在内的反应看,百济做对了三件事:

第一、适应了中国医药市场竞争升维的需要。2015年之前的中国医药市场是从短缺走向过剩的时代,也是仿制药时代和增量市场时代。之后则属于存量竞争时代,也是创新时代,战略竞争时代。赢得优势特别是持续优势必须升维竞争方式,百济神州看准并推动了这种方式。

第二、百济不是像传统药企那样依靠自身积累去发展,不是什么都由自己完成,而是善于整合全球资源。中国集采政策打碎了依靠自身积累从仿制药升级成创新药的梦想,也证明了百济神州的远见。

第三,从其创立,建队伍,定战略,布局产品线,没有出现大的失误,运营与战略基本是匹配的。

当然,百济能否成为“中国的基因泰克”,我们还需要等待公司商业化的结果。

招股书显示,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及2021年1-6月,公司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7.47亿元、-69.15亿元、-113.84亿元及-24.93亿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累计未分配利润为-300.76亿元。

目前百济旗下三款核心产品(PD-1替雷利珠单抗、BTK抑制剂泽布替尼和PARP抑制剂帕米帕利),虽然每一款都坐拥巨大的市场,每一款都面临强大的竞争,百济能切下多少蛋糕还是未知数。

除此之外,针对百济居高不下的研发费用,市场也有不同的解读。比如,2019年美国知名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就对百济发布做空报告,称公司“要么存在极度浪费,要么就是虚报开支”。不少媒体的相关报道也大都提及了相关问题。

对此,百济总裁吴晓滨给出的解释是,“烧钱”大部分都用在临床上了,之所以研发支出比国内同行高很多,主要是临床试验做得多,且不仅在中国做,还在全球范围做,这是一个全球药厂的必备素质。

几年前,上海交通大学药学院金拓教授曾评价,若说百济神州有特别的新颖之处,它应该是第一家以发达国家通常的做法+中国研发人员的勤奋和性价比研发新药的企业。

这个一开始就按全球的标准自主研发,坚持走国际化的道路,的确有值得国内创新药企借鉴的地方,尤其是在国内创新药内卷的当下,国际化成为了一个必然选择。

“作为一个行业标杆,(百济)增强了(大家)全球化的信心。”谢雨礼告诉创业邦。

只不过,能否盈利,何时盈利,恐怕在很长时间里,百济都将面对这样的拷问。

长期亏损的故事在商业世界里并不罕见。亚马逊亏了二十年,百济对标的基因泰克也花了20多年才扭亏为盈。只要有子弹,百济神州就有时间证明自己。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