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许家印和他的朋友们

华商韬略 2021-12-20 06:56

临近年关,朋友们都开始躲着他——前首富许家印。

编者按:本文转自 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华商韬略,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平民子弟许家印每到关键时刻,总是能遇到各种“朋友”帮他脱困,有些堪称他一生的贵人,但这一次1.97万亿元的债务危机,他的朋友们却集体沉默了。

跌落的巨头,挣扎求生

艰难挣扎了几个月之后,恒大还是走到了实质性违约这一步。

本月初,恒大宣布首笔金额2.6亿美元的海外债违约——这是迄今为止倒掉的第一个多米诺骨牌。

许家印卖房卖飞机卖股票,结果都是徒劳。

随着许家印的新头衔——“风险化解委员会主席”的出现,他麾下的房企巨头堕入深渊。

当“中国信达”这种专业垃圾资产收购公司也现身“风险化解委员会”时,表明许家印已经打光了所有的牌,也做了最坏的打算——贱卖恒大所有能卖的资产,以度过这场灭顶之灾。

戏剧性的一点在于,仅仅在两个月之前,恒大看上去还有能力和合生创展就有关恒大物业50.1%的股权出售讨价还价,但最终证明那只是恒大濒死前的回光返照——随着这笔金额约200亿港元的交易夭折,恒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血,直至被送进ICU。

回过头来看,那时的许家印还在试图向包括谈判对手在内的外界释放“恒大有救”的强硬姿态——他曾多次从这种虚张声势中获益,但这一次的后果却是扔掉最后的自救机会。

最惊人的事实是,即便恒大已经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命悬一线,但许家印的朋友圈却是死一般沉寂。

作为一个总是靠朋友把生意做大的人,尤其是成为过去20多年中国房地产红利期最具代表性的开发商之一,许家印不但是这个行业里举止高调的代言人,同时也是一个高朋满座的人——他喜欢和朋友们聚餐吃饭、在KTV唱歌、喝皇家礼炮兑苏打水。

这种大手笔,让他有很多朋友,其中包括腰缠万贯的朋友。

但在高达1.97万亿的债务黑洞面前,人们都会选择退却——这种规模的债务已经超出了地球上绝大多数有钱人的承受能力,包括他的那些朋友们。

1.97万亿,接近中国2020年全年GDP的2%,跟北欧富国芬兰的GDP相当,可以买40艘航空母舰,每天睁开眼睛就要还差不多3亿利息。

债务规模是如此巨大,如果从恒大成立之日算起,相当于差不多每天都要借债2亿多——难道他的朋友都没有发现这种致命风险并劝他悬崖勒马?

也许有过,比如他的前首席高参任泽平,但无济于事。

香港富豪刘銮雄夫妇,曾经是许家印的座上宾,作为恒大股东也曾享受了丰厚的股息红利,但这次宁愿赔钱,也要卖掉自己手中的恒大股份。

有些机构投资者也曾经扮演过许家印的白衣骑士,但这一次似乎大家都达成了共识——不要再去拯救许家印,以及他的恒大制造的无底洞。

首富的“朋友”,难挡天量债务

对于许家印来说,刘銮雄和他旗下的华人置业并不是唯一选择离场的朋友。

地产界的朋友最懂许家印,但多数也选择了沉默。

包括许家印在内的房地产巨头曾经一起吃过饭,而且最近几年每年都有饭局。

2018年年中,恒大、碧桂园、万科和融创等中国房地产“四大巨头”的老板们——许家印、杨国强、郁亮和孙宏斌,曾经在深圳相聚,共同庆贺恒大的新总部落成。

彼时60岁的许家印,走上人生巅峰——恒大有了新总部,他自己还在这一年连任全国政协常委,而且是常委中唯一一位民营地产商。

许家印高兴之余攒了这个饭局,吃完饭后他还继续邀请几个老板去KTV唱歌。

四个人还约定,以后每年要相聚一次。

后来,他们真的遵循了这个约定,连续相聚了若干次。

他们曾经是市场上的敌人,但现在成为了朋友——只是这种“友谊”还没有获得有效验证。

聚会多了,当然要谈一些生意。

许家印受到贝壳找房上市后市值一度超过6000亿的启发,在2020年底的巨头聚会中,希望其他三家巨头站台自己的“房车宝”,但未获得积极响应。

其实那时候的恒大,日子也已经非常难熬了,“房车宝”如果成功上市,将会在资金方面带来更多转圜空间,但其他三家对此并不感兴趣——因为大家都有各自的平台。

所以那次带有明显商务性质的聚会无果而终,也预示了今天的恒大遭遇生死劫时,其他三家爱莫能助的态度。

有没有过实质性接触?

肯定有。据说碧桂园曾经想接手恒大物业,但恒大的谈判态度“没什么诚意”。

合生创展的朱孟依,并没有出现在许家印的饭局中,也许是他不够分量,但却是为数不多愿意接盘恒大资产的地产界同行。

虽然交易没有达成,但合生创展至少表达了纾困的态度。

很可惜,这些机会恒大都错过了。

资本市场的反应更为直接,因为大多数人都看到了1.97万亿天量债务带来的风险。

所以恒大的股价崩塌了,人们像躲避瘟神一样远离许家印。

这很魔幻——在他的创业史中,每一次走钢丝式的成功都能看到“朋友”带来的魔法效应,但这一次不再有白衣骑士。

白衣骑士,多次拯救许家印

不能说许家印总有好运气,但他的确数次在一条腿掉到悬崖之下时迎来堪称贵人般的朋友。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夕,许家印正在紧锣密鼓地复制碧桂园的模式,通过大肆囤地来提升公司估值,并且和投资机构签下了苛刻的挂牌资本市场的协议。

但随着金融危机的加剧,投资者要求恒大折价发行以规避风险——许家印拒绝了,上市进程由此搁置。

他强硬地拒绝出售手头的资产,而是选择坚信自己能够迎来“转机”。

摆在许家印面前的是高达100多亿的债务——囤地带来的应付土地款项和工程款,如果不能在2009年带领恒大完成上市,许家印和他的恒大都将完蛋。

他的朋友圈开始发挥作用——他跑到香港结交了香港传奇富豪、新世界董事会主席郑裕彤,陪着后者打了几个月牌之后,终于搞到了5亿美元,上演了一次神奇翻盘。

紧接着形势向好,“四万亿”无论从精神还是政策层面,都解救了许家印。

他不再缺钱,而且还趁着这股东风,在一度上市搁浅之后重新上市,震惊了整个行业,并一跃成为新晋内地首富。

这次危机中,以郑裕彤为代表的大佬朋友扮演了白衣骑士的角色,帮他搞来了钱,稳住了局势。

再往前捯饬,恒大成立之前,许家印主持开发的第一个项目“珠岛花园”之所以能够过关,在于当时资金不足的他,通过一个朋友搞来了2000万元贷款。

别人闯深圳都为无处落脚发愁,但他没有这个烦恼——以车间主任的身份,他从舞钢辞职带着2万块钱刚到深圳时,住在一个朋友家里。

在深圳四处找工作时,许家印遇到了懂他的老板兼贵人黎志强,而之所以能得到黎志强的赏识,源自于一个朋友“让”给他一笔业务,让黎的公司净赚10万元。

在那个时代,10万元是个天文数字,所以许家印从一个业务员变成了办公室主任,直到成为黎志强的左膀右臂。

他后来想在黎志强公司旗下独立开展业务,又一个朋友借给他10万元。

甚至遇到黎志强,也是得益于一个朋友“指点”他把简历从30多页变成2页。

在舞钢的十年,看不到他交朋友的资料,但据说他在这里认识了他的妻子丁玉梅,相当于是女朋友——一个来自许家印老家的传言是,丁是原武汉钢铁学院党委书记的女儿。

许家印的创业史,几乎就是一部不断遇上朋友并获得助益的历史——除了黎志强、郑裕彤、刘銮雄之外,大多数曾经助他一臂之力的朋友甚至连名字都不可考。

但这一次,他的朋友圈沉寂了。

任泽平,作为许家印花费1500万年薪挖来的经济学家,算是在许家印巅峰时期能够说得上话的下属兼朋友(至少有许家印的微信)。

任泽平曾向恒大的“几位主要负责人”谏言降负债、反对多元化,但却被斥为“格局不够”,批评了很长时间。

这几位“主要负责人”,应该包括许家印。

真话一般都很难听,况且那时候的许家印如日中天。当然另一种可能是,许家印知道任泽平说了实话,但无论是他还是恒大,都已经化为脱缰野马。

任泽平刹不住恒大越滚越大的债务雪球,许家印的其他朋友也有心无力。

苏宁掌门人张近东,曾经和许家印喝过“交杯酒”,肯定是朋友,但正是因为借给恒大200亿,张近东自己也陷入了困境,甚至失去了苏宁的控制权,所以他帮不了许家印。

郑裕彤欣赏许家印,但随着他驾鹤西去,江湖救急的佳话也难以重现。

许家印的第一贵人兼领路人黎志强,肯定不想看着恒大死掉,不过高达1.97万亿的债务,早已超出了地球人所能解决的范围。

许家印的打法是通过吹出一个个泡泡,通过资本市场变现后报答投资者和支持他的朋友们,但是在“三条红线”和“房住不炒”的高压下,这个模式早已不再奏效。

他的朋友们都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没法再跟着他一起去跳这支毁灭之舞。

“许清华”没朋友,但许家印有朋友

许家印还是那个许家印,但江湖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江湖。

2008年的许家印也曾陷入困顿,但他处在一个黄金赛道上,而且很快就有了“4万亿”,顶住那波压力后,他成为那波政策红利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许家印的大佬朋友们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对于恒大“清华北大不如胆大”式的扩张性战略,他们照单全收。

但是2021年的恒大,大佬们没法复制英雄救美的浪漫主义情结了。

尽管这家巨型房地产企业看上去依然硕大无朋,但身处一个备受批评的夕阳产业已经是共识。

许家印甚至失去了政策敏感性,最致命的就是错判了房住不炒,不但没有收缩自保,反而继续加杠杆,把赌性坚强发挥到了极致。

他本来拥有解决问题的机会,手里还有一些可变现的资产能够用来纾困,比如恒大物业,而且也的确和碧桂园以及合生创展谈了,但他使它告吹。

站在趋势的对立面,他丧失了类似于王健林当年清理万达资产那样的上岸机会。

而且糟糕的事情不止一桩——恒大的多元化也千疮百孔。

恒大汽车前后投入了接近500亿元,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卖出一辆汽车;几年前的恒大冰泉仅是打广告就花费了60亿元,最后一地鸡毛;恒大还搞过钢铁,以及交通业务,同样没有什么理想的结果;鲜为人知的是,恒大还和高晓松联手,搞过“恒大音乐”,也失败了。

他的朋友们见证了恒大极速膨胀的过程,所以面对越来越大的泡沫,他们害怕成为接盘侠,搞不好连自己都得搭进去——苏宁的张近东已经验证了这种风险。

从朋友那里获益匪浅的许家印也深知这一点,也许从恒大借壳深深房A上市无果时就已经预知了这个后果。

没人质疑他的初衷——一旦上市成功,他就又变成了那个无所不能的他——当然也能回报所有人,包括他的朋友们。

他太想那么做了。但这次真的做不到。

就像他的第一次高考——他太想考上清华了,结果名落孙山后,村里有人嘲弄他,并叫他“许清华”——但这次他的恒大快要散架了,他的朋友中也几乎没人公开笑话他。

所以尽管出清恒大股票或将损失上百亿,但刘銮雄也不会有多恨许家印——自打2009年成为恒大的基石投资者以来,许家印早已投桃报李,帮助刘銮雄大赚其钱——恒大的香港总部就是从刘銮雄手里收购的,花费了102亿。

每当刘銮雄想抛售内地的资产,恒大都会出现,每次都是花费数十亿。仅是在2015年,恒大就分别掷出65亿港元和70亿港元,拿下刘銮雄位于四川和重庆的项目。

或者可以这么说,作为朋友,许家印和刘銮雄之间的关系久经考验。这意味着许家印如果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为他站台的人群中依然可能出现刘銮雄这样的朋友。

玄妙之处在于,刘銮雄“精准”地赶在恒大彻底“躺平”之前,选择割肉恒大的股票,这让他略微减轻了一些损失——许家印或许早已知道自己扛不过这一关了,能为朋友做的事非常有限,提前警示朋友们不要跟着他一起玩完,也许是最后一个不算圆满的圆满。

毕竟“许清华”的确没有考上清华,但许家印真的曾经做大了恒大。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