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死在爱优腾之前

光子星球 2021-12-21 16:49

影视人逃离长视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光子星球(ID:TMTweb),作者:何芙蓉,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今年年初,优酷就找到我们想要合作短剧。在此之前,我们主要是在快手孵化达人输出短剧,优酷就注意到了,然后再来找到我们。”赵晖是一家网络文学IP孵化公司的制片人。“我们的优势是手里有很多网络文学的IP版权,优酷主要是想跟我们合作做IP的影视化改编。”

赵晖说:“优酷的效果很好,我们也跟腾讯视频达成了合作,现在主做长视频平台了。抖音、快手虽然也做微短剧,但效果不如长视频平台。”

微剧作为当前长短视频平台都争着在做的一个内容板块,其形式的出现也是在适应用户当前的短内容观看习惯。在这场长短视频PK赛中,微剧对抖快的不看好似乎是近来长视频平台少之又少的好消息之一。

月初,爱奇艺曝出裁员的消息,裁员比例高达20%-40%。连年亏损、选秀综艺停播、今年的迷雾剧场未成爆款等事件暴露了爱奇艺开源的举步维艰,裁员则是一场断臂求生的节流之路。

裁员的风口未过。12月15日爱奇艺接着宣布会员涨价的消息,而这距离去年11月份上涨会员价过去仅一年的时间。

长视频平台的营收主要来自会员和广告,渠道单一且内外受阻,提升会员价格似乎是最直接的破局之路。爱奇艺率先撕开了自身的伤疤,实则行业同病相怜。

对于长视频的遇冷,大家把主因都归结到了短视频身上,当然确实如此。不过,光子星球与多位影视行业人士交流后发现,长视频行业自身的弊病也不在少数,新兴业态出现进一步将这些问题摆到了台前。

内外交困,长视频行业走到了十字路口,即便优爱腾还未倒下,但处于上游行业的很多影视公司,由于没有巨头庇护,将很难走出寒冬,看到下一个春天。

影视公司过冬

现在影视行业处境怎么样?一位从业近30年的国家一级编剧、导演无奈的感叹道:“一个字,难!”

用户时间与注意力被短视频平台不断蚕食,长视频平台盈亏难衡。疫情之下,很多项目的拍摄陷入停滞,院线电影经受重创。影视行业正在经历寒冬。

而这些仅仅是我们看到的一个部分。

在产业链的上端,影视制作公司作为长视频内容生产的源头,他们的寒冬似乎来得更早。

上述某国家一级编剧、导演向光子星球表示,首先是现在影视剧的制作资金需求太高了,而且主要是落在制作单位身上的。“现在随随便便一部电视剧、一部电影的制作成本都是几亿、几十亿,这不是一般中小影视公司能负担起的。”

片酬仍然是很多影视剧最主要的开支。近两年,对于演员片酬的限制一直在进行。此前规定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得超过5000万元。

不过,即便是被限制后的薪资水平仍然很高,横向对比韩国等演艺圈以及我国平均薪资水平,我国演员的薪酬还是处于很高的水平。“而且这里面水太深了,有关部门限制片酬限了这么多年,实际执行起来很难。”

“由张少华老师主演的《我的丑娘》在2008年总共就花了800万,而现在限薪的情况下一个演员的片酬就要5000万,这个涨幅太大了。”上述人士表示。

除了片酬,宣发费用也是很高的。一位电影投资人告诉光子星球:“如果一部电影的成本是10亿,很多电影宣发成本就会占到5亿。尤其是现在疫情之下,院线电影就更难了。”

“一般一部国产电影的票房,电影院分51%,缴税9%左右,投资方即出品版权方的分账比例在33%-40%。票房达到成本的3倍,投资人就不会亏损。以电影《水门桥》(长津湖2)为例,其成本在6亿左右,若票房达到17亿便能赚到钱。”上述电影投资人表示。

投资人认购之后,除了提供资金支持,同时也发挥着宣发作用。“但是今年好电影很少,加上疫情的不确定性,这两年很多投资人都不投影视了,怕回不了本。主旋律题材的市场反响好点,其他很多项目拿不到投资便只能搁置。”

另外一点,很多剧拍出来播不了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拍出来卖不出去导致没人敢拍,进而好的内容也就越来越少。“网络时代,大家都说内容越来越多了。不过,无论是卫视,还是在线视频平台上我们所看到的内容,都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剧是没有播出的。”一位影视版权工作者表示。

“最近几年一部较好的电视剧,卖给卫视可以卖到几百万元一集,但是卖给视频平台基本就是几万、几十万一集。所以只有上了卫视,才能最大程度的回款,在线视频平台以及很多小的地方台回收不了多少成本。”

不过,现在电视台的处境也很难,真正买得起大制作的也就那么几家卫视。加上这两年电视台对于电视剧内容的要求越来越高,标准越来越严,很多剧卖不出去。

韩国、中国台湾地区的剧大部分是边播边拍,市场反响不好停拍都行,试错风险较小。而大陆都是拍完再播,若拍完卖不出去、播不了,便只能废掉。

还有,像从业者的专业度、资本干扰拍摄、流量控制内容以及买收视率作假等诸多的问题,也都在影响着影视行业的正常运转。

“现在真正拍剧的就那么几家大的影视公司,不缺钱也赔得起。更多的中小影视公司关门的关门,转行的转行。”一位从业人士告诉光子星球。

逃离长视频

为什么优爱腾等视频平台做不了中国的奈飞,内容质量跟不上被认定为主要原因。无论是观看广告还是会员付费,只有内容上让用户觉得物超所值,才能留住用户。

影视制作公司作为影视内容产出的源头,影响着行业的正常运转。在内外因素的影响下,很多从业者正在离开这个行业。

去年疫情缓和后,俞飞把自己开了近10年的影视公司的业务转向短视频,他们决定不拍剧了。2019年的两部剧至今都没有播出,直接废掉、亏了不少钱,加之疫情的影响,干脆转行做当下正火的短视频。

“由于有剧集制作的经验,我们最初在短视频平台也是先做的剧情类账号,粉丝量起来了之后接过广告、带过货。这个过程也很难,短视频行业新东西太多了,挺难适应的,但是好在公司活下来了。”俞飞说。

转型后,俞飞的公司专门成立了针对短视频创作的部门。另外还有一个部门大多是原来留下来的老人,他们主要转向做广告片、宣传片,以及现在各个平台都在扶持做的短剧。

“现在我们公司招人也越来越年轻化了,短视频还是得年轻人来玩。原来拍电视剧,很多员工适应不了短视频,离职的人不少。”

他表示,虽然现在赚不了大钱,但是好在不亏。做短视频相较于原来拍剧,风险小很多。“这几年疫情,很多行业都不稳定,也不指望赚大钱。虽然拍不了剧,但好在还可以做做短视频不至于失业。”

短视频的兴起对长视频行业冲击无疑很大,尤其是在用户碎片化时间的争夺上。但是很多传统影视行业从业者并未把短视频视作影视行业遇冷的根本原因。

上述影视行业从业者表示,短视频对影视行业是有影响,但短视频的出现对于很多影视从业者来说并非坏事。长视频现在好内容太难做了,不从根本上改变长视频行业成本过高、流量横行等问题,内容质量也是很难提升的,留不住观众很正常。“只有创作环境好了,更多的人涌入,行业百花齐放,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好内容产出。”

“对于很多从业者,在长视频行业做不下去的情况下,转行短视频、微型剧我觉得是一个好事,至少可以不失业,同时丰富网络内容。观众找不到喜欢的电视剧,就去刷短视频,影视工作者也是一样,长视频干不下去自然会转行。“

广州一影视公司的人士表示,他们公司原本主做网剧和网络大电影,不上卫视和院线。但是一部网剧成本也在5000万左右,网络大电影在1000-2000万之间,邀请明星成本则更高。

“现在这类剧同质化很严重,如果没有宣传和流量明星做背书,播放量都不是很高。我们接下来也有转型做短剧的计划。”他表示。

另外,上述影视版权工作者表示,大概从三年前长视频平台明显减少了外采版权,而是偏向自制剧。“这几年平台的版权支出比例已经非常小了,反而是在自制剧上的花费越来越高。”

对于长视频平台亏损,多是把原因归结于版权太贵,但实则是长视频内容的整体制作成本太高,自制剧也救不了平台。

长视频的高成本在自动筛选很多中小玩家,行业盈利难,便会有更多的从业者离开。

转型之路艰难

影视寒冬下,整个视频行业正处于主动与被动转型的关键时期。光子星球在与多位影视行业从业者的交流中了解到,传统影视相关企业转型的方向主要是在涌向在线平台。

首先,在电影市场不确定增加的当下,部分原来主做电影的公司开始转向电视剧、网剧、以及网络大电影。例如博纳影业出品网剧《阳光之下》、华谊兄弟出品的网络电影《九指神丐》等等。

大型影视公司在资金等方面占据优势,在院线电影业务受挫的情况下,涉足电视剧以及网剧可以视作为公司开辟了第二增长曲线。

但更多的中小影视公司则处于被动转型的状态。

短剧是很多影视公司转型的另一个方向。“原来很多拍网剧、网络大电影的都转型做网剧了。”上述广州某影视公司的人士表示。

相比于电视剧、电影,短剧更像是一门小而美的生意,成本低、拍摄周期短、上线快、随时回款。

上述制片人赵晖告诉光子星球:“现在5-15分钟/集,共30集的一部短剧总共成本在130万-150万。拍摄周期一个半月左右,一般拍完就能上线。与平台分账,回报率在40%-50%左右。”

短剧融合了长短视频共同的特征,即在长视频重内容的剧情形式下缩短时长。在短视频全民化的当下,短剧在主动顺应趋势,很多长视频从业者把短剧视作进入短视频的切入点。

“现在各个平台对于微剧都是有扶持的,例如流量曝光、宣发扶持等。”在越来越多的人涌向短剧的同时,平台也在加大对这一块的扶持。

“现在主要的流量来源都是年轻观众,短剧也是以抓年轻人为主,例如甜宠、都市、青春、悬疑、武侠等题材。网文是现在短剧的主要IP来源,短短几分钟的剧情涵盖很多“爽点”,反转、穿越、逆袭、高甜的剧情都有意在顺应年轻人的口味,抓住年轻人才是最重要的。”赵晖表示。

在传统影视公司追逐年轻人的过程中,体现了视频行业外部环境的变化,因为行业甚至有人直接放弃长视频转做MCN。

其次,广告片、宣传片是很多中小影视公司度过难关最直接的选择。相对于抖音、快手的短视频内容,以甲方需求为导向的宣传片更容易被传统影视人所接受。

“短视频的玩法与长视频相比相差太大了,短视频无论在拍摄手法、网感追求、以及变现等方面都不同。”一位影视公司剪辑师表示。

不过在这场越来越多的影视人涌向短视频、涌向流量的过程中,内容质量也值得深思。“短视频接住了很多传统的影视从业者,这是好事。但现在很多网络内容良莠不分,全民追逐流量,短视频内容在艺术的呈现上是难以与长视频媲比的,影视内容属于艺术创作,长此下去我们的路会越走越窄。”上述某国家一级导演表示。

疫情和政策因素也是导致这一轮影视公司退潮的原因。基于视频的共通性,很多公司抓住短视频趋势暂时度过难关,但还有很多没能在这个过程中挺过来。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2021年影视相关企业吊注销量达4.9万家,2020年吊注销量为4.8万家。

在上游内容难产的情况下,发行、宣发、放映等整个产业链都在陷入僵局,长视频行业日益维艰。

文中被访者皆为化名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